悬疑故事


平庸,也很美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42 | 浏览 :92

平庸,也很美丽 我本平庸。 当我还是一粒种子的时候,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以为我会长成一棵树,一颗顶天立地的大树,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做“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般的栋梁。可是,无论我怎样地深深扎根,怎样地汲取阳光雨露天地精华,我还是无法长出挺拔的身体,我还是一棵匍匐在地面的小草。我一年一年默默地经受春的初绿夏的蓬勃秋的枯黄冬的死亡。有时也会仰望身边的参天大树,自怨自艾自己的平庸。那天我听到有人吟唱:“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不禁砰然心动,平庸的默默坚持也是一种美!我开始在牛羊的咀嚼里痛并快乐,我开始喜欢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壮美。 当


猫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79

猫女 天渐渐黑了,在大街上玩耍的最后一群孩子也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他们知道,天一黑,猫女就要出来了。 果然,当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有人看到一个黑影在街上走着,慢慢的朝着村外的方向走着。人们说,那就是猫女。 大家都叫她猫女,至于她真正叫什么名字,早已没有人记得。据说,猫女家里养了数百只猫。白天,她便同那些猫一起在家里睡觉,晚上则在那群灵兽的陪伴下出门寻觅吃的。 从来没有人知道猫女长什么样子,只是听说,她每晚出行时都会在脸上蒙上一层黑色的面纱。人们说,猫女怕光,甚至是月光。但终究是有人远远的看见过猫女的。他们说,猫女的眼睛就如那猫的眼睛一样,每到晚上便会绿光闪闪,远远望去就


终极报复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6 | 浏览 :15

1,2,3,4,5。5根,那个男人在小雪的床上留下了5根毛发。“不知道他会怎样”小雪心里想。 X城的冬天像往年一样,一样的冰冷。小雪像往常一样出了门,小雪出门会很晚,1年前是工作的原因,现在或许也是为了工作吧。小雪没有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现在是晚上11点,加上天很冷,行人很少。“或许今天不会有人出来了吧”小雪心里想“喏,转过这个小巷,要是没人,就该回家了”。小雪边走边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一个黑影从一旁的冬青树里窜了出来,一个“虎扑”,将小雪压到了身下。“他有些胖啊”小雪心里说到,那个男人开始疯狂的撕扯小雪的衣服,这让小雪很不舒服,但小雪并没有反抗,嘴角还留下了一抹笑


龙泉和龙河的故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0:54:25 | 浏览 :83

台儿庄区张山子镇境内的十八黄邱,群山连绵,峰峦起伏,山连山,山套山,成了山的世界。山套的外延有不少的山头不少的山村,但中间聚集着十八个村庄,由于十八个村庄与山套中的独山子、黄山、涧山、驼子山、尖子山、花山子、影山子、库山、大黑山、龙门山、大围山、小围山、蝎子山、寨山、疙瘩山,羊蹄山、聚钞山、刘寨山十八座山相吻合,故以十八黄邱而闻名。俗话说,山多高,水多高,有山有水则有名。十八黄邱不仅群山闻名,而且在这美妙神奇的群山俊岭中还润藏着大大小小数也数不清的青泉。走进这大山里,随处都可以听到叮叮咚咚的泉水的声音。在山涧里漫步,不经意间,就可能发现一个泉眼正汩汩地向外冒着泉水。


坐飞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6 | 浏览 :15

坐飞机 刘培亮 据说台湾文化名人李敖先生一生惧怕坐飞机,但是去年还是前年他来大陆实现他的文化之旅的时候还是坐了飞机,其实,我觉得他不坐飞机坐轮船也可以来大陆,轮船是不是比飞机更安全? 我也不敢坐飞机,平时我没有机会坐飞机,我的工作不需要坐飞机,自己花钱坐飞机我更舍不得,因此我就一直没有坐过飞机。我害怕坐飞机,我没有坐过飞机,我不反对别人坐飞机,我也不羡慕别人坐飞机。今年元月份,我们公司要组织我们小队级干部和部分大队级干部坐飞机去云南学习考察。什么学习考察,其实就是去旅游观光。旅游观光你说我去不去?去吧,我真怕坐飞机掉下来;不去吧,领导和同志们会说我不知好歹不识抬举。


感动真情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42 | 浏览 :11

说起赵大妈没有一个不敬佩的,她是一个贞洁烈女,是一个苦守丈夫二十年的苦命女人,王宝钏为薛平贵苦守寒窑十八载,而赵大妈虽然没有住寒窑,但是一个女儿带着孩子苦苦等待从军的丈夫二十载,在当地也是很令人敬佩的女子。 赵大妈的丈夫赵志林四十年代参军,当时他们结婚刚刚一年,大妈已经怀有身孕,丈夫去朝鲜参加抗美援朝。大妈在家一个人既要照顾年迈的公公婆婆,还要做家务,她是个十分孝顺,贤惠的媳妇,对公公婆婆细心的照顾。冬天不让他们冻着,给他们做厚厚的棉衣棉裤。把他们的小火炕烧的暖暖的,婆婆年岁大了,行动不便,她就给婆婆洗澡。给婆婆梳头,做老人可口的饭菜,就想哄小孩似的照顾他们。公公婆


磨灭的天才(完整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0 | 浏览 :19

母亲家住的小区,因为被一个港商看中,准备建商业街,所以要动迁了。她打来电话让我回去收拾东西,因为去年结婚后,除了我自己几乎没带走任何东西。 记得我家搬上楼房时,正好是我十岁生日,而我结婚那天,正好是我二十八岁的生日。在这里住了十八年,虽不十平米却摆得满满当当的小屋中,我第一次感到不知无措。当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在没一样东西上停留时,心里都在想,该把它放在我人生的什么位置呢? “你这件房间呀。”母亲说道:“我还是一天擦一回,像以前一样,这下你可得拿回去自己弄了。” “拿回去”我重复她的话,不禁脱口说道:“可是让我放那里啊?” “放哪儿?”母亲似乎很生气,“你那屋里什么都没


枪 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9 | 浏览 :18

一分钟前还在低着头审材料的董事长现在已经彻底趴在血泊中了,作为凶手,数学全程见证了这一切。 “总算做了回第一,世界上第一个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的人……”存在在脑子里的话还没想完,数学的灵魂一把夺过数学手里的枪,用枪托狠狠敲了数学一下,数学顾不上开枪时震伤的手腕,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迅速召集起所有的警惕,精心策划接下来的动作,只有两种选择——逃跑和自杀。 “总体思路已经清晰了,接下来就要选了。”数学头顶在董事长办公室的门上紧皱着眉头,空洞而恐慌的眼睛看着刚刚挣开眼眶落在地板上的空洞和恐慌,“还有两颗子弹,一不做,二不休,我去处理了大家都讨厌的那两个人吧,也算是除害了。”想


方卓艺的决定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0:54:46 | 浏览 :79

(一) 去省里开完教学研讨会的方卓艺回来了,刚进家门,妻子汪清就笑脸盈盈地为她接过行李箱,并送来一杯热茶。他没说什么,只是闷着头,端着散发着蒸汽的茶杯,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此篇文章,非“滴呐”创作,应当归属好友授权发表,未做修改,好友授权原始版。】 为他递过茶后,汪清就继续翻起了她还没看完的时尚杂志,她是个喜欢追逐潮流、崇奉时尚的人,任何关于时尚的元素都逃不脱她那双锐利的眼睛。她是这座城市的时尚代言者之一。 方卓艺轻轻地抿了几口茶,突然神色沉重地说道:“我们离婚吧!”她手里的杂志啪地一声掉在了地板上,汪清故作镇静地朝他笑道:“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说完后,就俯


我找不到我的小白狐了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2 | 浏览 :64

前世:小白狐的报恩 很久以前,在一座叫做翠峰的雪岭下,住着一户人家,只一书生,名唤胡恩,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他为人心地善良,惜老怜贫,却学业平庸,连个秀才还是考了三次才勉强考上的。因他平日里,只一味专心读书,从不无故出门。人们见他有些痴,以为他不可能有多大出息,方圆几里,竟没个正经人家愿意把女儿嫁与他。但这胡书生倒不烦恼这些,仍旧闭门苦读,立志要读出个功名来。 一天晚上,他读书太累了,趴在桌子上便睡着了。迷糊中,他发现有个小白点悄悄地来到他的窗外,看他埋头苦读,那小白点似乎还有两个闪亮的小黑痣。 第二天,他早把这个梦忘了。只是在这天晚上,他又梦见了那个小白点


花田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13 | 浏览 :13

我死了 是的我死了 我自己知道 不管 别人怎么看 怎么说 其实是在花田 在月下 有颗大大的榕树 就有自己 只有自己 我死了 其实是心死了 我自己在那花田那月下那榕树旁 当时我正在浇花 那美丽带脾气的 玫瑰 那华贵不说话的 牡丹 其实我只养两种花 但我说是花田 就是花田 当时我的牡丹难得和我交流 我高兴 兴奋 激动 那无法用语言表达 她对我说其实一直在对我说 只是我没懂的她的心 ……我当时过于激动 以致没有听清她后面说了什么 于是我死了 当时我我看见了一个花一般的女孩 花的年纪 花的衣裳 花的面容 花白的头发 就像是那牡丹和玫瑰 她说是为了等我 等白了 我不懂 可是我


恶魔之盾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36 | 浏览 :16

恶魔之盾 引子 在这个世界上总流传着许许多多的传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故事总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 我叫卫竹宣,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男孩,或者说,曾经是。这个故事要从我8年前那次偶然的闯入开始说起。 对于那件事,除了我之外另一个当事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这一段的记忆,但是我还是请求幽蛇把故事记录下来。我坚信,总有一天藏在层层迷雾间的真相会被人揭开,我们的故事会被人了解。 当年,我十三岁,我提到的另一个主人翁,小霜,十二岁。小霜是我的邻居,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我们住的地方是一个古老的小山村,名字叫鬼无里。 古老的鬼无里有着许许多多的传


流浪归来的女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19 | 浏览 :11

舒暖格坐在门口墙边那一块用石砖垫高的长石板上,微微侧首,眺望前方不远不近那一棵翻白叶。高高大大,疏枝朗叶,微风中,轻轻翻飞,绿的,白的,清凉的。舒暖格一派闲适,眉眼淡淡舒展,仿佛盛开在墙角的白茉莉,契合的仿佛一副静默的中国画。可是远远走过来的那个人,一眼看见就觉得刺痛。 这个女人是舒暖格吗?舒暖格回来了?她看起来好像很好。可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你怀孕了?” 舒暖格转过头,是翠萍。这个与舒暖格从小一起长大,也是一直暗暗较劲的女子。有三年没见了吧?她的头发剪短了,学会化妆了,身上的布料也少了,看着是比三年前也要年轻些。不过那一双刀子一眼的眼睛却是更犀利了。舒暖格想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6 | 浏览 :91

【彩,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你从未来这世上一朝。】 彩还未出生时有经验的老人就对三姨说她肚子里一定是个男胎,三姨父为此乐得每次路过村口的小寺庙时总会跪下虔诚地拜上几拜,三姨父也对全村的人说等娃一出生就去把手术给办了,家里有了继承香火的儿子,也就无心再过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了。 彩出生那天,三姨父刚从寺庙祭拜回来。还没跨进门槛听说三姨生了个女婴,三姨父一膝盖跪在门前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看见眼泪爬出他的眼眶,和着鼻涕打湿了浓密的胡子。 彩出生还不到半个月就被送给我家邻里的牛舅妈,三姨把彩抱给牛舅妈时早已哭肿了眼睛,她不停地把唇靠近彩瘦瘦的脸,亲得只叫小孩哇哇大哭也


丢失的布娃娃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5 | 浏览 :19

小妖: 火车上有好心的人,一遍一遍地说起这个城市的险恶。“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有没人接啊?”他们不住地问我。 我抱着自己的小包,带着茫然的微笑,轻轻摇头。 他们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拼命地回忆过去,想弄清楚自己是做什么的。还没找到答案,火车“嘟”一声长鸣就到站了。 我跟着拥挤的人群,迷迷糊糊地下车,迷迷糊糊地走在站台上,迷迷糊糊地过天桥,迷迷糊糊地出站。 周围一直喧闹异常,操着各地方言的人们,互相叫嚷着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他们背着大包小包,风尘仆仆,脸色兴奋。 而我面无表情地走路,面无表情地东张西望,抱着一个小包。 包里有我的身份证,有一百七十元三角八分钱,一张一百,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