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小星的爱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7 | 浏览 :8

作者:手刀 人物:小星 A大学在校学生 父母离异后母亲去世 高倩 A大学在校学生 李小星舍友 林浩 A大学在校学生 小可 A大学在校学生 林浩的好友 一:A大学校园 日 外 在夏天的这个建筑略显陈旧的大学校园里,中午光线很好,一个看起来满脸泪痕和疲倦 似乎整夜未睡的姑娘,坐在树荫下,睁着满是血丝和惊恐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宿舍楼下的一片空地,旁边路过的学生对着那片空地指指点点,大多是惊讶和恐惧的表情,有的学生小声议论着:“有啥想不开呢?”。。。。。。“太恐怖了”。。。。。。(两个女生)“昨晚听见砰的一声响,到窗口看的清清楚楚,穿着白睡裙就那么趴在地上,好像腿还动了两下来着


我最爱的人亲手把我变成第三者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33 | 浏览 :10

爱让我们如何相守 曾有人说爱情是一剂良药,它可以治愈人心里最深处的伤痛;也有人说爱情是一味毒药,它可以让人“痛彻心扉”;要我来说,爱情更像是一副补药,如药量适度则身康体健,如药量过度则损体伤身。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总会有诸多种可能和诸多种变化,归到底它是何种“药物”,那么也只有“用药之人”心里最知了。 宽敞的摄影棚里,著名的摄影师威廉正在全身心投入的为一位女模特拍摄照片。(威廉,男,29岁,国内著名的摄影师,特点是中性时尚达人。) 在摄影师威廉的激情调动下,女模特精准的诠释着她的每一件新娘礼服。(女模特叫施雨霏,26岁,美丽的民族舞老师,业余时间兼职平面模特等工作。)天


渴望不发财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70

渴望不发财 我有些苦恼,不经意间,我有了多种慢性病。没办法,生意做大了,每天各种迎来送往不仅累人,还要整瓶地喝酒,白酒,你说我的身体能好吗? 酒不能不喝,死也得喝下去,这是职场规矩,否则会损了朋友面子,生意会马上泡汤,如果得罪了要人,我的公司马上可能被检查、被整顿。 我只有不停地喝,不停地前进。因为,我要成功,我要发财。 这是我对老婆作出的庄严承诺。 5年前,她一家人都反对我们的婚事,说我是个穷小子,没有车没有房,连个象样的工作都没有,没资格娶他们的漂亮女儿。最后,我们跪下来恳求准许我们结婚。他们说做父母的都是盼望子女有出息,希望我让他们感觉到他女儿也幸福。最后,我


豆蔻之恋——莓的故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6 | 浏览 :12

打罢春,是夏天,崖畔上新一茬的山丹丹花开了,红艳艳的花朵,装点了后沟村的坡坡洼洼,这坐落在沟道里的村庄就多了许多的亮丽、许多的妩媚、许多的生机。这花开在后生们的眼睛里,就跃动了那颗骚动的心。在老一辈人不经意中,他们的目光总是悄悄地跟着自己心仪的女子旋转。和女子们在一起“受苦”的时候,他们会像发情的公骡子一样本能地撒欢子,寻找各种表现的机会;他们忽然地对衣着打扮表现出意外的热心,把从河口镇的年集上买来的羊肚子毛巾在头顶上扎出一个漂亮的“虎豹头”,气昂昂地从姑娘面前走过,他们的第六感觉,敏锐地捕捉到身后有一双晶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于是,心跳就加快,身上就燥热,喉咙就发痒,


电影脚本:一场绵延千古的男女鏖战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78

窗外风雨大作,雷鸣电闪,一道霹雳亮出片名--- 一场绵延千古的男女鏖战 风雨渐息,镜头转向室内。 突然一声河东狮吼,惊天动地,振聋发聩---“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镜头摇向饭桌,男人甲端着满满的饭碗,眼睛却直钩钩地盯着盆里一块油光可鉴的红烧肉,目光迷离,垂涎三尺。身边的女人甲把筷子一摔,撂下脸子怒喝:“吃着碗里看着盆里,这饭没法吃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余音绕梁,回声久远,西-西-西---。 镜头定格,旁白(类似赵忠祥主持"动物世界"的雄浑风格):这个案例说明,天下男人一般傻,他们只是出于好色本能而片刻意识出轨,多数并没吃到嘴,就被骂得狗血喷头。女人们或真或


十八岁的夏天,我们一起对抗全世界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2 | 浏览 :67

李岚的电话让正在床上熟睡的我一个跟头翻滚到了地上,我没好气的拿起了床上的电话冲李岚大吼“你丫有病吧你,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没好气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因为我有低血糖,会因为睡眠不足而烦躁。其二是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在做一个梦,一个很久没做过的春梦,我和一位似曾相识的姑娘彼此在对方的身体上寻求着安慰。 李岚细声细语的在电话另一头说“现在中午了。乐队要排练,你来不来。” 我回头瞅见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针不偏不倚正好指向12,并且窗外大片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地上,我才确信这是正午而不是午夜。 “好吧,我马上过去,准备好午饭等我吧。” 李岚还想说几句什么,但我强行挂掉了他


爱,说不出口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1 | 浏览 :5

四野选择女友的标准是这样的:温柔、安静、披肩长发、喜欢倾听,像一多温顺的兰花静静的开放,默默地散发着自己的清香。我常常在想,是不是上帝是不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泼辣、活跃、短发、爱说话,把这些截然相反的性格安排在我身上。四野常说我像一只精灵古怪的小鸟,每天都叽叽喳喳有着说不完的话,我说你不知道我讨厌飞禽类吗?他揉乱我的头发,你是一只淘气的小猫,这样可以了吧。 我真的是一只小猫,偶尔也有安静的时候。 叶子问我喜欢四野多长时间了,我认识四野多长时间就喜欢了他多长时间,在我和我的第N任男朋友分手的时候,那男人大声跟我吼,“四野好,你和他过去啊!”我恍然间认识到我原来一直爱


名捕智破案中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9 | 浏览 :7

【发表于《古今故事报》】 祸降豪门 司马成福是方圆百里首屈一指的大财主,不仅有良田千倾,还有数十个绸缎庄,光漂亮的小老婆就有九个。这几年,司马成福虽然买卖兴隆,但家里却不平静,接连有几个儿子莫名其妙地死去,让已近花甲的他倍感凄凉。谁知,屋漏偏遭连阴雨,中秋节这天夜里又出事了,八姨太的儿子司马梁突然失踪了。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八姨太。她和其他姨太太陪着司马成福赏完月,独自回到自己的偏房,刚要解衣宽带上床休息,丫鬟秋玲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把她吓了一跳。八姨太一瞪眼,呵斥道:“我平时怎么给你说的,进屋先敲门……” “不是……太太……”秋玲哆嗦着嘴唇,好久才说,“……少爷……


老子要杀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4 | 浏览 :11

我选了一组号码,正想去隔壁的福彩站。有人把我堵住在我的店门口。一个比我高大的男人,怒气冲冲地站在我面前,开门见山地说:“老板,我买你的电视机坏了!” 我和颜悦色地问:“怎么坏了?” “坏了就坏了,我要是晓得怎么坏了,我还来找你?”他的话语里掺杂着很浓的火药味。 “还通电吗?” “哪那么多费话!我是买了你的,现在坏了,看你怎么给我解决吧?”他显然很不耐烦。 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兄你莫急。哪想他一把捉住我的手,目露凶光,盯着我道:“怎么?想打架是不?” 我吓了一跳,心想遇着一个不讲理的家伙了,但我佯装镇定,照样对他陪笑说:“你误会了,老大。” 这家伙似乎故意找岔,抓


最佳继承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42 | 浏览 :5

本文于2010年发《古今故事报》1161期 最佳继承人 张金刚 当我赶到病房的时候,王总的三个儿子都围在病床旁。看到我,王总艰难地坐了起来,示意我坐在他旁边,然后对三个儿子说:“我的身体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了,今天把张律师请来,就是要立一下遗嘱,把我的财产进行合理分配!” 我很吃惊,忙说:“您一定会康复的。”三个儿子也都很吃惊,老大王辉忙说:“爸,你看你说这是啥话呀,多不吉利!”老二王光和老三王明也都随声附和。“不!”王总摇头,说,“你们的妈妈走的早,遗产分配也很简单,我今天就当着张律师的面立下遗嘱,以免将来我发生意外来不及。我已经把房产和现金分别划入了你们三人名


堕落鸢尾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6 | 浏览 :6

像一个巨大的缺口,一点点的撕裂扩大,于是从那个缺口里,孑然血肉模糊的脸一点一点的朝我压来,那双眼睛却狠狠盯着我,就像吻合的锯口,要穿透我的胸口,“颜诉,我恨你,我恨你。”孑然的声音尖锐的冲入我的耳膜,于是在那一瞬间,我被那种尖锐吓醒了,像无数次一样,我每晚做着属于孑然的噩梦,她就像一个诅咒,充斥着我支离破碎的人生。 我不恨她,因为我是个坏人,又或者我根本不是人。 孑然死了,自杀,为我。 我从没有想过,像我这样的人,会有一个女子会真心的待我,真心到会为我去死,只因我的背叛,或者不能说是背叛,因为从一开始到孑然死我都没爱过她,所以孑然恨我,所以我真的是该死,但现在我居然


沉淀过往,让伤口开出花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52 | 浏览 :21

任何伤口都会开出美丽娇艳的花朵,一切的痛楚,会消逝在时间的罅隙中,永不再现。 写在前面 现在的苏柒是幸福且满足的,她拥有明媚的笑靥,好看的眉眼和很好的人缘,她会时常跟我说,暮,你说的对,一切过往都会沉浸,伤口会开出美丽的花朵。亲爱的暮,谢谢你,你出现于我生命最低迷的时候,给了我一世的温暖。 认识柒的时候,我们高一,那时候关于她的传言很多。几乎所有人都用鄙夷的眼神看她,流言蜚语一时四起,他们说,柒是毒贩的女儿,她妈是个挨千刀的杀人犯,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我偏偏不那么想,我喜欢这个低垂着媚眼的女孩儿,我不相信她妈妈是人人不齿,的女子,而且,即便是,那又如何,她看起来那么


心中的魔鬼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42 | 浏览 :55

一阵大风拂过身体,扬起黑色柏油路两旁满地的枯黄叶子,顺着Y面朝着的方向飞舞而去。这应该还算是个让人心感舒畅的天气,尽管还有些冷流在随着这风乱跑而带来些许凉意。Y慢慢地走着,双手插在黑色上衣的口袋中,不停乱抓,似乎想在这里得到点什么。不时注意到对面的学生们肩靠肩,手挽手,冻红的脸蛋显露出明亮的笑。他们有的紧贴在情人怀里,一手提着什么。像是精致漂亮的女士手提包,提手鑲着粉红色花瓣状花边,配上银白色包身,显得高雅美观。有的正聊得起劲,似乎是在为“Cross Fire”*中的装备争论。恰在此时,一个披着栗色外衣的小伙子匆匆跑过,一只手紧夹着一碟厚厚的书,而另一只手还在往嘴里


我们的初见宛如一场缱绻花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33 | 浏览 :11

这个夏天可怜得没地方悲伤。 阳光闪耀的照射在草地上,蓬勃的生机的绿色刺得我的眼睛深疼。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片段。一位有着琥珀色的眼眸的男子他背着逆光朝我微笑。我的世界仿佛因为有了他的笑容所以才会如此明亮。可是,他走了。仍我怎么抓都抓不住。 我沿着你的轨迹在这座城市里不停的走着。我想寻找到你在这座城市里留下的气息。我想能遇见与你拥有相同颜色的眼眸的人。我想如果我回头了你是不是还是和以前一样站在我身后对我露出又被你发现的可爱表情。我想我忘了。你已经不在了。可是我还是这么傻,以为你还能陪我走到地老天荒。 我蹲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市上,仍由眼泪肆意我的容颜。 Chapter。1


或许天堂更美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1 | 浏览 :77

李宇翔漫步在繁华的大街上,身着褴褛之衣,头上戴一残破的毡帽,手上冻着疮,皲裂的手指布满血丝,手背只是几根骨头,另加几根血管。这是一趟不平凡之路——对于他来说是痛苦的,甚至可以说,他多么想安息于天国,看到自己年轻的母亲——若不是母亲突发病而死去,活到现在才60岁,父亲不曾给过他好脸——整天吸鸦片,赌博,是社会上的败子。谁愿意跟这男蟊贼过呢,然而小宇翔——他才17岁,还没到指定的法定年龄,可以说——他是一个童工。一直在老板的店里干活。不敢有过懒惰——他怕被挨打,并且一日连一个窝头都啃不上。 谁能想到他此时此刻无比愊忆的心情呢?他的恓栖之心何时才能被丝丝微风吹散呢?他的踟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