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蝶恋花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2 | 浏览 :54

“来来来,我给你讲个故事,” “M现在住的地方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M住在四楼,下水管道总不顺畅,大夏天的一整停个半天水。 离这不远,有一座彩电塔,M喜欢在晚上趴在沙发上仰视它,塔尖是红色霓虹包裹的,向下是绿色的。每天彩电塔的灯一开,附近居民楼的灯便逐渐熄灭,黑色的窗逶迤成一道长线。就是这么一个垂垂老矣的社区。” 你突然停了下去,慢条斯理的咽下一口加了冰的香草奶茶。我抬头看你,你觉得吸引了我的注意,又接着讲了下去。 “小区的却很老了,路灯只剩下个灯罩,晚上回家时漆黑一片,有时还有野猫,M就吓得不敢走了。小路边上的野花长得比人还高,白粉,淡粉,深粉的,娇艳欲滴。尤其是白


卡拉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1 | 浏览 :7

“卡拉,你爹是贼,被抓起来永远回不来啦!”。“不是,我爹不是,你们胡说!”。不知道是第几个这样的情景让年幼的卡拉从梦中惊醒。母亲慌忙跑了过来,卡拉像只惊恐的小兽偎在母亲怀里,小声问道:“娘,爹会回来的,还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是吗?”,“是的,卡拉,只要你乖乖听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望着窗外空洞的黑夜,眼中不禁噙着泪。伴着夏夜的虫鸣,卡拉再次沉沉地睡去。 夏日的阳光像一把把利刃穿过婆娑的树影,照亮了整个村子。忙碌的一天也伴随着破晓的鸡啼声缓缓拉开序幕。“卡拉,你给我回来!”母亲大声地喊道,话语间卡拉已经拿着弹弓窜得没影了。卡拉这个名字听说来的很奇怪,是卡拉他爹和娘


或许天堂更美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1 | 浏览 :74

李宇翔漫步在繁华的大街上,身着褴褛之衣,头上戴一残破的毡帽,手上冻着疮,皲裂的手指布满血丝,手背只是几根骨头,另加几根血管。这是一趟不平凡之路——对于他来说是痛苦的,甚至可以说,他多么想安息于天国,看到自己年轻的母亲——若不是母亲突发病而死去,活到现在才60岁,父亲不曾给过他好脸——整天吸鸦片,赌博,是社会上的败子。谁愿意跟这男蟊贼过呢,然而小宇翔——他才17岁,还没到指定的法定年龄,可以说——他是一个童工。一直在老板的店里干活。不敢有过懒惰——他怕被挨打,并且一日连一个窝头都啃不上。 谁能想到他此时此刻无比愊忆的心情呢?他的恓栖之心何时才能被丝丝微风吹散呢?他的踟


人造惨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1 | 浏览 :75

一、惨案发生瞬间 黄昏的海岛,落日的余晖还在西边长江上空若隐若现,喧嚣的一天缓缓走向平静。退休的赵校长和夫人肩并肩在家门口的黄石公路边散步,老两口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龙岗桥附近。 突然,身边“咕”“嘭”“叭”三声短暂而急促的巨响,两口子猛然抬头,看见龙岗桥下燃烧起了熊熊烈火。赵校长拉着夫人向着始发地奔去,旁边也有了其他目击市民,赵校长掏出手机立即报警:“黄石公路龙岗桥发生车祸,车辆爆炸燃烧,一人掉进河里已被群众救起,另一人伤势很重……” 十分钟后,110、119、120紧急到达现场。、 只见龙岗桥下一辆东南得利卡面包车,烧得只剩下空架,副驾驶位置上一人已经被烧成焦


最佳好市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87

一 某年10月6日中午,a市市中心本来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可没过一阵子,一片晴朗的天际骤时变得黑压压一片,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 而在市中心地铁口刚出来不久的人们却完全没有预料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纷纷都在雨里狂奔着找寻一个避雨的地点。 当然的,离地铁口不远的老韩报亭前自然就站了许多来到这里的避雨的人。 老韩经营这家报亭也有些时候了,工作算是很清闲,有时没事还能看看报纸。可是,这天下了这么场大雨,他也就没那么消停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一有下雨天,那些来他报亭躲雨的人,多多少少都会买一份报纸,或者买一瓶矿泉水才能在报亭下站得心安理得。而今天下了这么大的雨,在他报刊亭里买


臧氏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127

吾村臧氏,官至局级,初尚奉公守法,后渐入世俗,飞扬跋扈,宰割百姓,家万贯。其妻自为官夫人,假借官势,更是战斗在为恶之前沿,有求于臧氏者,多不与语,只与臧妻言。臧妻收受礼金后,不问事屈理直,多有办成者。 人言“富贵不能淫”,臧家偏背道行之。 臧氏育一女一儿,女出嫁后,不安生活现状,傍一大款,与大款盟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以为寻到浪漫,获得了真正的爱情。遂抛夫弃子,欲随大款去。然大款家自有悍妇,岂能容之?终落得流落街头,与浪荡子为伍,成吾村一笑谈。 其子本为官二代、花花公子,婚后因育一女,不能再要二胎,臧妻认为已绝其嗣,阴怂恿其子另找,至替其子跟相好者开房


十八岁的夏天,我们一起对抗全世界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2 | 浏览 :66

李岚的电话让正在床上熟睡的我一个跟头翻滚到了地上,我没好气的拿起了床上的电话冲李岚大吼“你丫有病吧你,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没好气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因为我有低血糖,会因为睡眠不足而烦躁。其二是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在做一个梦,一个很久没做过的春梦,我和一位似曾相识的姑娘彼此在对方的身体上寻求着安慰。 李岚细声细语的在电话另一头说“现在中午了。乐队要排练,你来不来。” 我回头瞅见放在床头的闹钟,时针不偏不倚正好指向12,并且窗外大片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地上,我才确信这是正午而不是午夜。 “好吧,我马上过去,准备好午饭等我吧。” 李岚还想说几句什么,但我强行挂掉了他


之七、九尾。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5 | 浏览 :69

九尾和姜尚是在翠竹园餐厅门外遇上的。时隔数千年,但相遇之后,他们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 姜尚:妲己?! ­ 九尾:你是……姜尚? ­ 姜尚:呵呵,是我,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 九尾:哈,我也没想到呢。 ­ 姜尚:这家餐厅的菜烧得不错,走吧,今天我请客,算是为当年的事情赔罪! ­ 九尾:好吧,不过请次客就算是赔罪,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 姜尚:咳,一次不行,那一百次可以了吧?我印象里你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哪。 ­ 九尾眨了眨眼,眸子里泛起一抹妖艳的红:嘿嘿,你记错了,我可不是人吧? ­ 二人说笑着步入餐厅,点菜上菜之后,继续闲聊。 ­ 姜尚神秘地笑笑:你不知道,自


【细小暧昧】悸动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13 | 浏览 :2

突然想起第一次与双胞胎之一见面的情景,不由的失笑。 那是我在医学院度过的第一个冬天。 不是很冷,但始终找不到一丝暖意。 阴沉沉的天,老是压在心头,有些呼吸困难,颇为不爽。 晚自习后,从教室走出来,被迎面而至的冷空气惊的缩了缩脖子。 随着人流,我若有所思的走向宿舍。 有一点奇异的感觉,迫使我的头转向了一个记忆中应该是空旷的黑暗的角落。 没有路灯,只有淡淡的月光轻柔的拂过。 无尽的黑暗描绘出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不是风——那一刻,我松了口气。 陌生的黑眸中跳脱出的是熟悉的玩味的色彩,模糊的轮廓让我明白这个人有着很清爽的气息。 与我无关吧? 我扭头,继续走我的路。 “也许你


《暴风雨的夜》剧本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6 | 浏览 :4

故事发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的公交车站,达子和云儿是来自农村的大学毕业生恋人,刚刚工作一年,准备结婚贷款买房。但现实是这城市的房价太高,买个房子需要首付十万元,还得向银行贷款四十万元。这对于他们俩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但他们都想在这座城市发展,必须在这有个家。首付呢,达子和云儿和家人揍了五万元,还有五万呢?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获得了意外之财。 达子和云儿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做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城市的郊外。在下车的一霎那间,云儿发现了在公交站庭的一个角落的一个小黑包,云儿本能打开它。一股莫名其妙的惊喜涌上心头,里面有厚厚一扎钱,云儿叫了一声钱。达子


无处搁置的爱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22

无处搁置的爱(若米小样儿) 小莫出生后不久,他的母亲就死了,死在了他家那间破旧的瓦房里。对于母亲,小莫自然没有任何记忆, 只听说她是一个瞎子,坐在凌乱的床头,受着父亲老莫的责骂。小莫子出生起,就成了一个缺乏母爱的可怜男孩,后来就有人说这便是小莫喜欢年长女人的渊源了,他们不懂得这种症候专业一点叫做恋母情结,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持有不同看法,他们说小莫不是喜欢年长女人,而是小小年级就开始喜欢女人了,这一切都缘于他有一个色鬼父亲。 老莫是陈楼村的木匠,十几年如一日干着敲敲打打、钉木制板的行当,靠走街串巷打床制柜为生。他是一个身材矮瘦的中年男人,面容却棱角分明,给人一种精神抖擞


不识字,真的好可怜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99

作者:陈茂存 1 不识字,真的好可怜。这句话是景老爹说的。这是景老爹亲身体验到的感受的总结。 景老爹的女儿名牌大学毕业后,分在城里工作,后来又在城里结了婚。春节回家,女儿说要接景老爹到城里去住几天,享几天的清福。景老爹也同意了,于是景老爹就与女儿进了城,到了女儿家。 这一天,女儿和女婿都上班去了。景老爹想出去走走。到了楼脚,景老爹怕出去逛了之后,回来记不得这间平房了。于是,景老爹想起了一个办法——景老爹把一只鞋子,用棍子顶住,靠在了墙上。 景老爹想:过一会儿逛了回来后,只要看到这鞋子,就不会走错地方了。 景老爹刚走后,一位清扫工走了过来,看到了这鞋子,就把它丢掉了。


【建党90周年征文】树的秘密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11 | 浏览 :24

白河,穿行在大片的鹅卵石间,翠绿的菖蒲点缀着水面,远远地望去,就象飘动的束腰绸带,两岸是苇帘搭起的花旗参棚,顺着河的流向,消失在水雾中。 加林拄着扁担,站在这山脊,端详着西边白河里的漂流游客,红的象一团火,白的象片羽毛,缓缓地漂浮在丝带上。 “再过两月,又是一个五年,花旗参就能刨了。”加林看到参棚时,总要回头望望身后的锅盖梁,光光的石砬子上,大锅盖一样的石头下,长着一棵弯柏树。大砬片子周围,排布着规整的树盘,里面长着树,大的有茶杯那么粗,小的也有一指粗了,这是他十几年来,抚养孩子一样的杰作。 脚下是二十年前的泥石流扒开的岩石,象剔去肉的骨头,岩石已经晒成了赭色。 “


神马都是浮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1 | 浏览 :4

现代的城市生活,有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隔门而相望,老死不相往来”,然而这一切在雾林小区不存在。这个小区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里面住的全是华南工贸公司的员工或家属,同一小区,不仅是邻居,还是同事,哪家丢一粒米,不用半天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了。 在这个小区里,有三片“浮云”——销售部长的儿子、财务总监的女儿还有老总经理的孙子。他们每天除了K歌玩游戏,就是伸手向家里要钱,毕业后就没有正经的上过一天的班,家里人每每提起,都是直摇脑袋,却因在游戏领域里的精湛造旨,在小区年青一代中很有人缘。当然这不包括牛星。 牛星最恨的就是他们这样的啃老一族,甚至觉得跟他们同住一个小区都是耻辱。


预知彩票号码的数学博士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1 | 浏览 :7

1. 张川是个超级彩民,对彩票不知道有多痴迷!只要他身上有钱,就大把地往彩票投注站扔。他老婆小翠为这事儿,也不知道说了他多少回。可是张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不当回事。这不,今年的年终奖一发下来,就让他头脑一热,全给买了彩票。 张川手拿着彩票,一边幻想中奖后的情景,一边哼着小曲往家里走去。哪知道刚到家,就发现小翠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这下把张川吓心中一惊,连忙解释道:“小翠!不是我管不住自己,只是这期的奖金实在是太高了!有4000万啊!” 小翠望着他冷冷地笑了一声,竟然也没给他吵闹,只是默默地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嘴里就蹦出来两个字:“离婚!” 张川原本以为小翠只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