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我的明天没有你,我的世界一直有你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9 | 浏览 :4

我一直在想怎样的人生才算是真正的人生,从我们呱呱坠地到我们学会用自己大脑思考,周围有太多的人大方的给予我们他们的独特见解,并试图让我们在他们的理论指导下过活。可是,最后,他们还是他们,我们还是我们。 上帝让我们诞生,不过是让我们不断的向他屈服,一再的妥协。等年老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追求过的梦,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也不会能真正的完整的得到我们的梦。 这是严石告诉我的哲理。随遇而安也就成了是他的生活态度,不张狂、不焦躁,淡漠的站在吧台后,不言不语。 他似乎从来没有悲伤过,也没有高兴过。 真的是一块岩石,不为物伤,不为情动。 “不食人间一点烟火!”大飞总是


相生相守的七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55:52 | 浏览 :86

——仅以此文献给失恋的女人们 他与她是冬天认识的,刚过完年,家里催着她赶快去相亲,其实她年纪还小,刚出社会参加工作,本可以不用这么急的,只因家里人思想比较传统,觉得女孩子还是早点嫁人好。 约好的咖啡厅里,有一个水帘台,里面一个穿白衣服的纯情少女弹奏着暗香的情调。他早已在里面等候,脸望向窗外,修长白皙的手指端着咖啡杯,细细品尝。初次见面,她觉得他是一个儒雅的谦谦君子,对他有了些好感。于是两人从最简单的谈话开始,比如姓名,比如工作,比如爱好。越交谈,她越觉得和这个男人有默契,两人经常对视,不经意的笑,似乎心有灵犀。这样,第一次见面后,他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开始约她出来看


老同学(9分钟剧本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3 | 浏览 :3

善周和老同学简强一同到s城办事。在s城定居着他们唯一的老同学黄黄飞。 善周和黄黄飞在多年前的学子生涯里曾有过一段因爱而生的怨结。自那之后,两人就此断绝了关系。 过了那么多年,善周终于拨打了黄黄飞的电话。当善周听到黄黄飞在电话里头爽朗欢快的笑声后;他想,他们之间的怨结就此在各自的心里成了过往云烟了。 包厢房的窗外是s城迷人的夜色。三个老同学在包厢房内频频举杯豪饮着,伴随着的是阵阵爽朗的笑声。 窗外的夜色渐浓,房内三位老同学慢慢的不胜酒量了。他们的嗓子变低沉了。黄黄飞因醉意而谈起了过往,说自己过去对不起善周和小茵。他说自己当时就知道茵是真爱着善周的。那时,他不应该和善周


时间在流逝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3 | 浏览 :3

时间在流逝 萧决武 记得每次去邻居家玩时,母亲都会叮嘱我,“别人家的东西再好,也只能看不能拿。” 我那是还是一个小学生,不过母亲的这句话似乎真有着魔力,我长这么大看到许多美丽的东西,但是不是我的,我从没拿过。 一次我和几个孩子去邻居平阿姨家玩,平阿姨的丈夫是海员,那是的海员不仅工资高(是普通工人工资的近十倍),而且每次远洋回来都会带回许多有趣的东西,什么美丽的贝壳呀、珍珠呀、外国人做的漂亮衣服呀,还有我不知名的古怪东西。那次我们玩了一上午,各家站在门口高声喊叫,“回家吃饭了”,我们才意犹未尽的离去。 午饭刚吃完,就听到平阿姨在门口打孩子,口中不断的说着,似乎说给自家


说说当兵时候那些事儿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3 | 浏览 :6

说说当兵时候的那些事儿(连载中) 我是一个带着纸笔与眼泪走进绿色军营的八零后。 作为一个农家子弟,似乎除了上学外,去当兵是唯一的出路。自父亲在车祸里去逝后,我上学就成了一句空谈的话。像许三多说的一样,我喜欢上学,因为书中有好多可有意思的事儿,可我爸说上学好像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当我料理完父亲的后事,见到昔日的老师与同学,老师同情地说:“孩子,你的命儿也不好啊!”我伤心地暗然落泪,那年我十八岁,灰色的十八岁! 即然上不了学了,就去当兵吧!在我们那个村子里,当时有七八个与我年纪相仿的青年应征报名,可征兵处是不可能录取这么多的。在那极度痛苦的岁月里,我极度的不安,怕自己被部


一米阳光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0 | 浏览 :2

一米阳光饼仔 米裳说:“ 我最喜欢这样的阳光了, 秦岭的那一侧,有个城市叫西安。那里是我向往的地方,有一望无际的平原,有大朵大朵的浮云。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去那里。那里的阳光会一直跟今天的重庆一样,温暖灿烂。” 多年以后,我仍然能够回想起那时的阳光和米裳当时微笑着的脸庞。 “米裳,我现在很幸福。你呢?” 开到荼蘼 米裳与吉乐之间的恋爱,像一场闹剧; 而米裳的告白,更像是一个笑话。 当米裳第一次看到摘下头盔,从摩托车上走下来的吉乐时,便无可救药地陷入了爱情的漩涡。 而当她第二次作为拉拉队队员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米裳穿着自己绘制的T恤,走到吉乐面前,大声地念出


“窗户”、“鱼网”、“汽车”、“女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5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片蔚蓝的海,一片蔚蓝的天。阳光普照的时候,海风徐徐,海鸟依依。洁白的浪花拍打在金黄的沙滩上,泛起七彩的泡沫。慵懒,自在。如果此刻你有心蹲下来,拾一枚小小的贝壳,你会发现一朵最大最美的浪花里,有一个神奇的世界...... 你一定会说这是一篇于海有关的老掉牙的童话故事,不,你错了,这不是童话,因为故事的主人翁是一条鱼,而不是美人鱼。它是一条普通的鱼,它不聪明而且害怕黑暗,所以从出生它就没有去过深海,每天它游荡在浅水里,与层层排浪嬉戏,无忧无虑,悠然自得。 它有一个梦想。 去岸上走走,岸上有多神秘啊!它望着似窗如梦的另一个世界,时常有奢侈的幻想。在它


《断情缘》9乘2单元故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6 | 浏览 :2

冬夜,一个穿着厚大衣的女子,似乎在等待着谁,拿着文件夹路过的安宇凡特意绕了弯走过去,提醒这位深夜独处的女子最好走到大道上为好。 “小姐,这里不安全,往前一点就是大路了,那里人多。” “啊,谢谢你。”那女子从容的回头,笑了下,微微的犹豫后跟随着安宇凡往热闹的马约尔街走了几步。 “那么再见了。”安宇凡点点头,随即朝着回家的路走去,身后的女子伸手似乎要叫住他,最后还是放了下来,身影在热闹的人群里显得有些孤寂。 一个礼拜后,安宇凡照例夹着文件夹穿梭在阿尔卡拉大学的几个学院中,就在他踏进教室的时候,安吉拉主任将一位女子推到他面前,“安,这是你的语言班新来的学生。” “安教授,


手纺线线心纺情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34 | 浏览 :38

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多年不见的纺车。手工纺线的纺车已经成了古董,现在农村也已经很难一见了。 相信但凡留心的朋友对纺车还有印象,木制的“米”形轮,两个“米”形的中间有轴,外端以线交错相系,像一个小小的“摩天轮”。轮子和缠线的锭子固定在简单的木架上,轮和锭子之间用粗线传动。纺线的人用左手转动“摩天轮”的摇把,带动锭子快速的旋转,将用棉纕做成的条形棉絮,扯拧出长长的棉线,缠绕在旋转的锭子上。 描述纺车的形状让自己感到语言实在缺乏功力,几欲动手画出。并且这样的叙述有损主题,但是如果不加描述,恐怕以后的人们就没办法从文字中来了解这些将要绝迹的东西了。 在北方农村,纺线也


赶梦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7 00:54:15 | 浏览 :108

ACT.1 在每日的清晨去福瑞宫给母后请安是左旗哈维的例行功课,周暨国民风开放,对于他们的国母是个男人这件事并不太介意,尤其他并不会久居后位。洛尧是个赶梦人,众所周知赶梦人超脱于生死之外,徘徊于阴阳两界,天生能与夙愿为了而逗留于世的魂魄交流,并能在达成一致之后出借肉身于其协助他们达成遗愿,因而赶梦人尽管稀有但是却并不罕见。 母后的遗愿是能尽可能多的逗留在父亲身边陪伴他,以洛尧的能力,能使她在阳间逗留的时间延长20年,所以他便与母后签订了一个20年的契约。母后故去的时候,左旗哈维才4岁,现如今他已快满24了,这表示洛尧的契约即将到期,那个在开始的几年还协助母后适应这个


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6 | 浏览 :94

【一】、白衣翩跹,逃不过此间少年。 “白衣翩跹,逃不过此间少年”,看着新改的网名,往事如潮涌般扑向我,墨子轩、叶泽曦、曾经熟悉的面孔也好像越来越远,变得模糊了起来。不知不觉又是三年过去了,剪去的长发又长了回来,路边的梧桐树也绿了三回,你们,却不知去了哪里,是你们丢了,还是我丢了。 我叫苏漓,记得第一次见墨子轩的时候,我刚从外地转学回老家,教室里没有课桌了,身为班长的他友善的帮我搬了一套桌凳过来,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喜欢上他的吧。 墨子轩总是安静的,跟自己一样,可他又是热心的,班上有什么事他都会帮忙,老师怪罪下来也是独自扛下,对每个人都很温和,成绩优异,为人善良,


猫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75

猫女 天渐渐黑了,在大街上玩耍的最后一群孩子也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他们知道,天一黑,猫女就要出来了。 果然,当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有人看到一个黑影在街上走着,慢慢的朝着村外的方向走着。人们说,那就是猫女。 大家都叫她猫女,至于她真正叫什么名字,早已没有人记得。据说,猫女家里养了数百只猫。白天,她便同那些猫一起在家里睡觉,晚上则在那群灵兽的陪伴下出门寻觅吃的。 从来没有人知道猫女长什么样子,只是听说,她每晚出行时都会在脸上蒙上一层黑色的面纱。人们说,猫女怕光,甚至是月光。但终究是有人远远的看见过猫女的。他们说,猫女的眼睛就如那猫的眼睛一样,每到晚上便会绿光闪闪,远远望去就


一夜成名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9:19 | 浏览 :73

未走出派出所大厅便看到了外面的白亮,走出了,炽热的阳光便猛地照在身上,阳光很刺眼让人只得低着头向前走。肚子很饿,掏出手机看时间,也因为这白亮的太阳不得不用手半捂着,十一点过十分,难怪太阳挂这么高。五月的成都就开始热,再加上大太阳,更让人难受,本来想打的回学校的,可掏了掏口袋愣是没有找到一分钱,倒霉,只能走着回学校了,虽然离学校不远,这天走回去还是要遭一番罪的。 城市就是很让人头痛,偌大的一条街你是找不到几棵可供人乘凉的大树的。我走出派出所正门,就专挑阴凉的地方走,至少让自己舒服些。街上的人并不多,有几个也是刚刚从理发店、美容店或是时装店出来的年轻妇人,我想她们出门选


幸福与我同在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7 | 浏览 :110

我置身于一片开满无边无际白色花朵的海洋。不似想象般轻飘飘地无休止坠落,而是如同身形奇快的武侠高人,腾挪转换,从花海里忽左忽右地突出来。 可是,始终没有出路。没有出路。我绝望地停止,身子一软,就要融在花朵里。远处,漫天漫地的白色里突然跳跃出一抹淡蓝色,喜悦和希望如此醒目;我开始不懈地迎向它,迎向,迎向——人啊,对于美丽的追随,远不如对新鲜的渴求那样根深蒂固。 “琼儿。琼儿……琼儿,琼儿”。低徊沙哑的声音冲撞着我的神经,找不到意识的入口。但它温暖而充满疼惜;要知道这样念着一个女人的名字,最容易触动她的伤口。我的眼泪首先流下来,紧接着伤口果然疼痛欲裂。 1、 我的名字叫做


懵懂的青春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0 | 浏览 :4

懵懂的青春 她和他是在大学那年军训的时候认识的,那年她19岁,刚踏进大学校门,对他是一见钟情,他,比她大两岁,是她的教官。 “这也是你们的教官,他叫军。”先前的教官说。“军”她看着他自语道。因为她个子比较高,因此排队时她站在了排头,第一天,她们学习的是走正步,她跟着之前的教官身后学,他,则在一旁吹哨子,有时,她会偷偷地瞄他一眼,有时听到他的声音,她会忍不住嘴角上扬,而这一切都只埋在她一个人的心里,有一次,他感冒了,她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她没有给他送药,但当她看到室友送药给他时,她由衷地感谢那个室友。 有人说:如果一个人喜欢一个人,那她就会在朋友面前不断地提他,因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