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深海鱼的眼泪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8 | 浏览 :3

我是一条深海鱼,在几千尺深的海水中独自飘游,只为掩饰噙在眼中的泪水,在海水浸入双眼,与泪水相融的刺痛中,告诉自己,我是一条深海鱼,我不会流眼泪。 六年前,沈筱若含着眼泪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段话。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掉眼泪。她也确实做到了。 今天,在陈梓瑶的葬礼上,她没流泪,她甚至连一丝悲伤都装不出来。看着舅妈肥胖的身躯在剧烈抽搐,哭得死去活来。她心里竟有丝丝快感闪过。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墓碑上的陈梓瑶,笑靥如花。那笑容明媚如春光,灿烂如夏花,想必当初林然也是被这笑容所俘获。 林然?很久远了。 沈筱若第一次见到林然时,十四岁,正值豆蔻年华。彼时的沈筱若安静,沉默


梦的路边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2 | 浏览 :4

我住在铁路边上,在我出生的时候,我家这里还没有火车铁路,这是我自己推理出来的,理由很简单,谁愿意把房子建在铁路边成天得忍受火车的呜鸣声呢,房子和铁路,这只是先后问题。 作为这里的原住民,我有必要稍微讲一下我们的生活。首先得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林话,是一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男孩,现在11岁。老实说,我并不喜欢林话这个名字。我每天五点半起来,然后——你们会以为我接下来要说我那么早起来是准备砍柴做饭甚至喂猪从小就肩负家庭的重任什么的吗?不不不,我只是不想浪费美好的早晨罢了,不过,我只会跑到铁路边。 在更小的时候,当大家都喜欢站在铁路边看火车的时候,我总喜欢躲得远远的,不想被


生活并不美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5 | 浏览 :4

乡村里婆婆掐着我浑圆的胳膊,在油菜地里... 那鱼塘边的桑树下落满了葚子,将我的脚丫染成紫色,夜幕里蛐蛐都在吱吱叫,我怕黑不敢去厕所,那个令我纠结一生的白胡子老头居然恶狠狠地说:“别惯着她!惠惠的悲剧不能在瞳瞳身上重演!” “我擦嘞!闹哪样啊!话说惠惠是谁啊!再又话说这都新世纪初了,拜托我有我的个性好不好~~~~~~” 半夜的知了鸣叫让我歇斯底里,我一直期望北方的生活,据说那里冬天有白白的雪,可以身着风衣像女杀手一般。 那是台湾电视剧的剧情,当我知道琉球岛屿还在战火纷乱的时候,我懂得了一水相隔的崇明是多么的和谐团结··· 对啊···团结,为什么街道上还有很多挑夫在码


写给你,故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5 | 浏览 :4

妮: 忽然想起你,我竟然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的称呼你,敌人,朋友?好像都不是,我从没有把你当成过朋友,也没有当成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如今想起你,心里竟然燃起想与你做朋友的念头,因为我们都是同一种人,太没有安全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并且对感情太过执着。觉得自己应该更好更完美,有时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和别人。 也不知我这样想对不对?我想轻声的唤你一声朋友,但却没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也许这话你永远也听不到,因为你不可能相信一个外表冷漠却内心似火的人的心声,可是你是否能明白那冷漠不过是害怕受到伤害,因为放下了伪装的我们会变得不堪一击,我们无法接受被人背叛,因为我们的心


情钟茉莉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5 | 浏览 :2

茉莉花,有三次展示自我的机会。你和我是否也可以有三次机会呢? 和你相识是在茉莉花开的时候,那天你手里拿着一杯茉莉茶,我也不列外,因为茉莉茶是我的最爱。 你说你喜欢茉莉花的清雅,它有着很美的花语清纯,贞洁,质朴,玲珑。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某人很喜欢 我说,我喜欢茉莉花花香的清雅 你说,我身上也有这种味道,那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我说是啊,我也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你傻笑着说,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我推推你的头说,别傻了。 第二次相见时,你没有喝茉莉茶,只是身上多了清雅的茉莉香 转口味了吗?我问 没有,只是想某人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到我身上,你答 哦,但这和你喝不喝茉莉茶有什么


谁是真凶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0 | 浏览 :3

【1】女孩被害!公元2010年的7月20日,在我国东北某个县城,发生了一起令人发指的血案。一位刚刚过完17岁生日的妙龄少女被人绑架了强奸杀害了! 原来,这天早上七点多钟,家住东城平安社区的小芳姑娘,像往常一样,高高兴兴背着书包去私人补习班去上英语课。姑娘昨天刚刚过完17岁的生日,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微笑。“出门走路小心点!”她的妈妈韩建不放心的祝福女儿。她是一位充满慈爱的母亲。可她哪里知道这是她与女儿的 最后诀别! “您回去吧!我知道!啰嗦!”姑娘乐滋滋的哼着张娜拉的歌曲,走出社区大门。他像往常一样,走站在路边等候公交车的到来!“喂!你的女儿在我手里!赶紧准备5万块钱!


蛛网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4

文/xiao 莫桑指间的香烟快要燃尽,长长的烟蒂摇摇欲坠。对面坐着的儿子,默然地注视着莫桑的两眼,两人都没表情,只是静静的坐着,中间摆着的案几上落满了烟灰。 '吃饭了!'莫桑的妻子在厨房喊道。 儿子莫愁站起身,扭了扭脖子,咔咔的声音从颈部传出。 '吃饭……'莫愁说。 莫桑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然后站起身子,慢腾腾得走向厨房。 三人围在小小的方桌旁,桌上两菜一汤,颜色诡异。 '你怎不吃饭?'妻子端着问莫桑。 '莫愁!盛饭……'莫桑说。 '我不饿,不想吃,你饿自己去盛!'莫愁说。 '好罢,我自己来盛!'莫桑掀开锅盖,先盛满满一碗,但随后又倒出了半碗。 '我要出去。


外卖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7 | 浏览 :4

个人声明:这是我去年七月份投给《独唱团》第二辑的作品。无奈该杂志被禁,这篇杂文也不知去向。 里面有些**描写,是为了迎合《独唱团》的胃口,本人是个见到小姑娘还会脸红的君子,不会那么色。应文之迫,实属无奈。 还有, 我,不是流氓。 北京。­ 有个相较于其他城区区域面积很大经济发展迅速的朝阳区,它就像一轮朝阳一样照在北京市的东面。­ 而我现在就在这轮骄阳下面,一脸的阳光灿烂。­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放到嘴边,咬住,然后把手机音乐播放器打开,选出韩寒的《混世》,开始播放,放到餐箱的盖子上,拧动摩托车的钥匙,一路“混世”的向前方飙去。­ 总是骑着车和手机在风里一起唱,不管


猫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73

猫女 天渐渐黑了,在大街上玩耍的最后一群孩子也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他们知道,天一黑,猫女就要出来了。 果然,当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有人看到一个黑影在街上走着,慢慢的朝着村外的方向走着。人们说,那就是猫女。 大家都叫她猫女,至于她真正叫什么名字,早已没有人记得。据说,猫女家里养了数百只猫。白天,她便同那些猫一起在家里睡觉,晚上则在那群灵兽的陪伴下出门寻觅吃的。 从来没有人知道猫女长什么样子,只是听说,她每晚出行时都会在脸上蒙上一层黑色的面纱。人们说,猫女怕光,甚至是月光。但终究是有人远远的看见过猫女的。他们说,猫女的眼睛就如那猫的眼睛一样,每到晚上便会绿光闪闪,远远望去就


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6 | 浏览 :91

【一】、白衣翩跹,逃不过此间少年。 “白衣翩跹,逃不过此间少年”,看着新改的网名,往事如潮涌般扑向我,墨子轩、叶泽曦、曾经熟悉的面孔也好像越来越远,变得模糊了起来。不知不觉又是三年过去了,剪去的长发又长了回来,路边的梧桐树也绿了三回,你们,却不知去了哪里,是你们丢了,还是我丢了。 我叫苏漓,记得第一次见墨子轩的时候,我刚从外地转学回老家,教室里没有课桌了,身为班长的他友善的帮我搬了一套桌凳过来,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喜欢上他的吧。 墨子轩总是安静的,跟自己一样,可他又是热心的,班上有什么事他都会帮忙,老师怪罪下来也是独自扛下,对每个人都很温和,成绩优异,为人善良,


再别楼兰,黑色曼陀罗花绽放的瞬间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0 | 浏览 :4

茫茫大漠,正午烈阳,一株妖异的植物放肆地伸展开来。 那是朵徐徐绽放着的深黑色花朵,浓得如同暗夜女神流下的最后一滴眼泪。 花瓣层层叠叠,花枝妖娆簇拥,在微风中微微地颤抖,仿佛死神的频频招手。鲜红色娇嫩的花蕊如同殷红的玛瑙,又似妖异的鲜血,在一片浓黑中点上晶晶的红色光泽,低调的华丽。 那就是她,黑色曼陀罗。 任何人的视线被她吸引住的那一瞬间,就会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开始眩晕。 那些带着毒刺的根茎可以瞬间躁动起来,盘旋,扭曲,捆住来人,并且越来越紧,枝叶划破皮肤,勒断筋骨,人类如兽般的嚎叫声凄惨地回荡在大漠之中,血肉的腥味弥漫于整个花丛。 曼陀罗恣意地吮吸着,唇边是一缕若有


这辈子让我做掩埋你的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45 | 浏览 :41

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女孩和男孩不仅是同窗,而且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玩伴。在男孩女孩花季雨季的时候,已经心心相印许下了终身,那时候的女孩觉得自己好幸福,她觉得上天对她是那么的厚爱,身边的一切事物是那样的美好。而男孩稳重,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发誓,要让女孩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很快,男孩女孩都毕业了。女孩去了深圳,男孩因为专业关系呆在了东莞。虽然工作让他们拉开了距离,可是却让男孩女孩的心更贴近了。男孩承诺,帮女孩联系一个环境好的企业后,女孩就调到东莞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男孩很优秀,不仅在职场上春风得意,也颇得几位女同事的青睐。每每与女孩谈到这些女孩总是故


山行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9 | 浏览 :70

金色暮霭下深青色的无限连绵起伏,触摸天空般的傲然耸立,灰色丝绒、凝固似的江面上深黑色的倒影和那平静掩盖下的汹涌澎湃。高山流水怎孕育得出如此剽悍如刃、行走如风的民族?! 1936年,边宁县方圆八百里瘟疫肆虐,县城城门大开、昼夜不禁,瘟疫已蔓延到山上彝族人居住的寨子,头人们带人下山抢人、抢物的行为完全停止了。作为边宁县县长和唯一的大财主的刘家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以为只是普通春天流行的感冒,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只是开了门禁,准许百姓上山采药,同时通知山上的彝族乡长、保长,要求他们暂时停止劫掠汉人百姓的行为。彝族人遇到事情没有向上级政府请求帮助的先例,其实边宁县城


酒鬼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3

酒鬼以前并不叫酒鬼,有个好听的名字——秦轩。 一出生 秦轩出生在50年代初。他母亲漂亮,父亲英俊,而他又是继承了父母的优点。 50年代出生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出生就挨饿,上学就停课,毕业就下乡,回城没工作”。这个年代出生的人大部分生活都很苦,但是凡事都有例外,秦轩就是。而例外又有好多种,他则是比一般人生活得更加苦的那种。 秦轩的曾祖父的是地主,祖父和父亲都是商人。他并没见过曾祖父。他曾祖母是曾祖父的5姨太,也是最后一个姨太。祖父出去经商第二年曾祖父去世。等他祖父回到家中时,曾祖父已经下葬,其他几房已经分完家。祖父带着悲伤的曾祖母和很少的盘缠去城里。 祖父和他父亲的


天******地之语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49 | 浏览 :3

传说这世上只有“天”和“地”的时候,大“地”一片翠绿,因为有“天”为它送来雨水,阳光和雾。“天”一片蓝色。它俩共同制造这一切的和谐。 “天”抚慰着“地”,“地”依赖着“天”,时间在稍纵即逝,过了好多年。 “天”开始在想,我的颜色太单色了,它和“地”商量,说:“地”我在想如果我有七彩,是说颜色你想呀会有多美呀。“地”没听明白的地说:浮本云也,自由不扯不挂,本该知,不是吗。“天”:色温而不彩心略带缺憾。“天”觉得与“地”实难构成一致。 开始在宇宙中寻找安慰。一次“天”见一池就想这是“天池吗?”好深好深哦,它靠在池的身边为池唱了一首从“地”那儿学来歌,它用最磁性的音,带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