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坐飞机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6 | 浏览 :11

坐飞机 刘培亮 据说台湾文化名人李敖先生一生惧怕坐飞机,但是去年还是前年他来大陆实现他的文化之旅的时候还是坐了飞机,其实,我觉得他不坐飞机坐轮船也可以来大陆,轮船是不是比飞机更安全? 我也不敢坐飞机,平时我没有机会坐飞机,我的工作不需要坐飞机,自己花钱坐飞机我更舍不得,因此我就一直没有坐过飞机。我害怕坐飞机,我没有坐过飞机,我不反对别人坐飞机,我也不羡慕别人坐飞机。今年元月份,我们公司要组织我们小队级干部和部分大队级干部坐飞机去云南学习考察。什么学习考察,其实就是去旅游观光。旅游观光你说我去不去?去吧,我真怕坐飞机掉下来;不去吧,领导和同志们会说我不知好歹不识抬举。


骑士之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20 | 浏览 :6

骑士之殇 01.忆往昔重现西域 骑士家族。这个渐趋模糊的印象再次出现,好似触怒大漠的闪电。 看来,骨子里的骑士家族,抹不去,忘不掉,深深嵌在我的生命。 痛苦的记忆之门,再度开启,仿佛大漠为秋冬开启寒冷的大门。 骑士们挥舞长剑,紧随勇猛的头领,打马冲刺,冲刺的地方,像战场,更像黑渊。速度很快,比在家族竞技场上狂奔的勇士还快,那位勇士是我们家族肢体最发达却无坐骑的骑士。我有些慌乱,因为这样的速度使我难忍下体的疼痛。突然,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铺天盖地而来。队形瞬间崩溃,骑士们随即消散或消失,留下恐惧的叫喊,来自痛苦深渊的凄厉惨叫。 眼睛很疼,费好大劲才睁开。骑士家族的勇士们


酒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0 | 浏览 :9

很多人都说酒神王久是死在酒杯里了。 王久是我师傅。那年,我从知青点被招工进厂。老主任把我领到王久面前,他停下手中的活,脱掉手中油呼呼的手套,又大大咧咧握住我的手说:“我就是王久,王婆卖瓜的王,天长地久的久。非七,八,九的九,也非这个酒。”他说着哈哈一笑,将右手握成杯状,脑壳往后一仰,做了个饮酒的姿势。我忍不住笑起来,好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还在厂部集中学习时,我就听到过这样一个顺口溜:“酒神王久,气死济公。喝遍全厂无敌手,半斤八两漱漱口。” 一次,同宿舍的几个哥们将从知青点带来的一条小土狗宰了,说是一来大家解个馋,二来给我过二十岁生日。狗宰了,抓一把盐拌上,用脸盆在煤


大山中的日本军装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7 | 浏览 :8

题记: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在察哈尔境内,有个叫火烧寮(今属河北)的山坳,在上个世纪30年代,这里的老百姓不少人穿着日本人的军服,令进山人都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 张学良奉蒋介石的命令,必须全军撤出东北,不能对日本人放一枪。命令一下达,军官们议论纷纷,不少人都在埋怨:有枪有弹却要逃跑,这算什么事!但军令如山,军官只能把满腔愤懑压在心底,默默地撤军。 军队后来驻扎在江南地区,张学良任豫鄂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专对付**。这时,部队的正直官兵都义愤填膺:这叫打仗吗,放着小鬼子不打,专打自己人。此时,蒋的嫡系部队也对这么多的东北军很提防,他找个借口和老


天使坠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55 | 浏览 :8

隔壁新开了一家美发店,名字很抢眼,叫“炫天使美发店”。在一整条喧闹的街道中央,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各家服装店打折促销的叫卖声中,深黑色的阶梯延伸下去,直到地下一层。明明叫“天使”,却仿佛深居地宫的幽灵。 里面清一色的美少年,留各式各样的长发,五颜六色的挑染,黑衣,一脸玩世不恭。 出入者,有年轻貌美女士,也有雍容华贵太太,还有腰肥肚挺老板,一如万圣节,百鬼夜行。 店里的小姑娘几天后开始跟我絮叨:“姐,外边儿那个男孩,长得好帅哟!” 每天,从清晨到深夜,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乐声震耳中,总有那么一个男孩,长发遮眼,垂眉顺目,一身黑衣,背着双手,站在美发店阶梯的入口


说说当兵时候那些事儿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3 | 浏览 :21

说说当兵时候的那些事儿(连载中) 我是一个带着纸笔与眼泪走进绿色军营的八零后。 作为一个农家子弟,似乎除了上学外,去当兵是唯一的出路。自父亲在车祸里去逝后,我上学就成了一句空谈的话。像许三多说的一样,我喜欢上学,因为书中有好多可有意思的事儿,可我爸说上学好像与我没有一点关系。当我料理完父亲的后事,见到昔日的老师与同学,老师同情地说:“孩子,你的命儿也不好啊!”我伤心地暗然落泪,那年我十八岁,灰色的十八岁! 即然上不了学了,就去当兵吧!在我们那个村子里,当时有七八个与我年纪相仿的青年应征报名,可征兵处是不可能录取这么多的。在那极度痛苦的岁月里,我极度的不安,怕自己被部


《暴风雨的夜》剧本梗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6 | 浏览 :16

故事发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的公交车站,达子和云儿是来自农村的大学毕业生恋人,刚刚工作一年,准备结婚贷款买房。但现实是这城市的房价太高,买个房子需要首付十万元,还得向银行贷款四十万元。这对于他们俩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但他们都想在这座城市发展,必须在这有个家。首付呢,达子和云儿和家人揍了五万元,还有五万呢?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获得了意外之财。 达子和云儿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做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他们住的地方——城市的郊外。在下车的一霎那间,云儿发现了在公交站庭的一个角落的一个小黑包,云儿本能打开它。一股莫名其妙的惊喜涌上心头,里面有厚厚一扎钱,云儿叫了一声钱。达子


智商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7 | 浏览 :8

(1) 人人都说孔大川以后会有福——会跟着他的儿子享福。 孔大川也这样觉得。虽然他的儿子现在才只有5岁。 他的儿子孔明明智商很高,那次的智商测试结果,孔明明的智商达到了180。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140以上的分数,就说明得到这个分数的人是个天才。 而孔明明得到的分数,说明他是天才里的天才。 认识的人都说,孔明明将来念的,不是清华,就是北大,甚至有人把哈弗、耶鲁的名字也搬了出来。 不过孔大川最近正是因为这个而烦恼:孔明明在妈妈去世之后,好像得了抑郁症。曾经亲戚、朋友、邻居的看着孔明明时所流露出的羡慕的眼光,如今仿佛已经恍如隔世了。 孔明明变得沉默寡言,对什么事都没有兴


最后的天堂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24 | 浏览 :10

阿四看着面前这个穿红鞋子的女人,她的头发被挽到了脑后,用一根橡皮筋扎得简单而整齐,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身披一件浅灰色的风衣。女人左手上担着一件棕色的男士毛领外套,右手捏着一个精致的小包,白晰的皮肤下包裹着的手指纤细而修长,不仔细的话,看不出她涂了指甲油。 阿四已经不记得自己作了多少年乞丐了,也不记得面前这个女人施舍了他多少次了。 阿四每天在不同的地方乞讨,但总能遇到这个女人。每当他饿的时候,女人就会出现,或是掏些钱放在他的缸子里,或是碰巧女人手里有吃的索性就把吃的全给了他,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今天气温突降,到了傍晚,无边的寒冷更是让人无处可避。一个更加残酷的冬天来


生活并不美好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5 | 浏览 :10

乡村里婆婆掐着我浑圆的胳膊,在油菜地里... 那鱼塘边的桑树下落满了葚子,将我的脚丫染成紫色,夜幕里蛐蛐都在吱吱叫,我怕黑不敢去厕所,那个令我纠结一生的白胡子老头居然恶狠狠地说:“别惯着她!惠惠的悲剧不能在瞳瞳身上重演!” “我擦嘞!闹哪样啊!话说惠惠是谁啊!再又话说这都新世纪初了,拜托我有我的个性好不好~~~~~~” 半夜的知了鸣叫让我歇斯底里,我一直期望北方的生活,据说那里冬天有白白的雪,可以身着风衣像女杀手一般。 那是台湾电视剧的剧情,当我知道琉球岛屿还在战火纷乱的时候,我懂得了一水相隔的崇明是多么的和谐团结··· 对啊···团结,为什么街道上还有很多挑夫在码


第999朵玫瑰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21 | 浏览 :7

如果有人愿意每天送我一朵玫瑰,999天后,我就答应做他女朋友。 ­ -题记 ­ 安常常在我耳边说:“如果有人愿意每天送我一朵玫瑰,999天后,我就答应做他女朋友。”她说这话时,眼里总是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嘴角微微上翘,眼眸轻轻闭上,像极了一个正在许愿的虔诚的少女。那些话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她喜欢玫瑰,喜欢浪漫,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而她,亦是那样的清高、孤傲。 ­ 文,就是那个送花的男子。 ­ 他们念同一所大学,所谓的大学生活是枯燥、乏味的。唯一的一点新意就是每天清晨,总会看见学校假山后面的枫树下,他就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枝火红的玫瑰。那时的安,总是羞涩的笑笑,然后轻


青鸟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31 | 浏览 :15

匆忙穿上导游小姐发的雨衣,夏空跑到离旅行团远一点的地方拿出手机,拨号。 “妈!明阿姨没告诉我这次是去凤鸣岛啊!” “什么……去……凤鸣……” “啊?去还是不去?这里风太大我听不清!” “……怎么会……风……” “那边的游客!请您快点登船!”导游小姐冲夏空的方向高声喊着,因为突然而来的风雨,公司没有批下来取消或暂停这次旅游的单子,看着满脸愁容的游客们和这只在风中拼命保持镇定的可怜小船,新来的导游已经把神经绷到了弹性的最大边缘。 船离了岸,在阴霾的云层和剧烈起伏的波涛夹缝中摇摇欲坠,从陆地到凤鸣岛要四五个小时的船程,看着海岸线渐渐模糊,夏空兴奋地抓着甲板的栏杆。雨渐渐小


【回家过年】回家过年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9 | 浏览 :3

回家过年 文/清月柳痕 又是年末。 水泥钢筋构建的城市丛林里,他嗅不到年的味道。 他开始怀念乡下,过年的时候,拇指粗的红肠挂在房檐,数米长的大咸鱼悬在梁上,小贩从村头走到村尾,打着响板喊着“财神爷喽,保你发财喽!”,野孩子的笑声,空旷的麦田里,咯咯咯的回响。 他尤其记得,除夕的晚上,家里会祭祖。青菜,豆芽,豆腐,鱼,红烧肉,是必不可少的。然后还要点上两根红蜡烛。父亲绕着桌子走圈,给老祖宗的杯子里斟上水酒。嘴里念念有词:吃好,喝好!老祖宗保佑。烛火摇曳,家里的每个人还要去磕上几个响头。最后在门的角落里烧纸钱,元宝。烟灰飘在空中,落在肩头,空气中,便是有了淡淡的年味。


十八岁的青春挽歌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4 | 浏览 :8

十八岁的青春挽歌 在这个世界上,适者生存。太强或太弱,都会被淘汰。 ———十八岁的青春挽歌 那时正值梅雨季节,窗外的雨点肆无忌惮地打在窗玻璃上,似在为青春奏一曲挽歌。 见到他时,暖暖正在舒适的客厅里吃饭,屋外风雨交加,黄昏如夜般黑暗,而屋内明亮温暖,俨然两个不同的世界。他浑身湿透地站在她的面前,他身上的雨水滴下弄脏了豪华的地毯。 暖暖放下碗筷,吃惊而仔细地看着他。在她的印象中,她似乎从没见过这样的男生,他很瘦,皮肤黑黑的,一件黑色的T恤洗得快要发白。他裸露在外面的胳膊又细又长,上面还分布着纵横的伤疤。他的脸阴沉着,眼睛幽幽地直视着前方。他始终没有说话,人像木头一样站


抗洪斗争中的老兵(修改)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02 | 浏览 :9

抗洪斗争中的通信老兵(修改) 在军队中,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任务,不一定就有立功或嘉奖、表扬。那不是战士们唯一的追求。向往美满的生活,为大家、也是为自己,才是他们时刻的渴望。 那是1963 年夏天,一场危及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等地的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也危及了京杭大运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洪水,象千万匹无可驾驭的烈马,咆哮着、奔腾着、倾泻过来。一夜间,洪水竟溢满过高大的大堤使大运河及其河西变成了一片汪洋。昔日运河顶上那200米飞线的两端,被位于大堤内的30来米高,由四根十几米长品字型捆绑的大木杆支撑拉牵,高耸入云,电杆四方又有各种斜度的拉线拉扯,可谓是威武壮观不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