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杂文大先生“妙脸”谢天下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48 | 浏览 :12

常是无视文界清规戒律,整日无所事事,而又妄生非非之想的林间笑客先生,近日,忽而更加大忙起来。玩心不退,自然是其心有旁骛之恶俗行径的直接动力与主因。而确切些的讲起来,林间笑客先生,便是于近日突然一下又喜欢上涂鸦写真的漫画技法了。虽然,“玩画”之于林间笑客先生,固然很有一时兴起的多种因素混杂其中,不过,但以林间笑客先生向来之文品而看,不因自我的一时之疏忽或稍有不慎,而至于亵渎观者清白之眼的起码良心,还不至于全无的。因而,又本着对读君观者高度负责之态度,林间笑客先生以为,他自己眼下的当务之急,乃是很应该沉潜下浮躁之气,多读几本书,充充电,到群众中去丰富历练历练,而后再拿出


幸福与我同在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7 | 浏览 :113

我置身于一片开满无边无际白色花朵的海洋。不似想象般轻飘飘地无休止坠落,而是如同身形奇快的武侠高人,腾挪转换,从花海里忽左忽右地突出来。 可是,始终没有出路。没有出路。我绝望地停止,身子一软,就要融在花朵里。远处,漫天漫地的白色里突然跳跃出一抹淡蓝色,喜悦和希望如此醒目;我开始不懈地迎向它,迎向,迎向——人啊,对于美丽的追随,远不如对新鲜的渴求那样根深蒂固。 “琼儿。琼儿……琼儿,琼儿”。低徊沙哑的声音冲撞着我的神经,找不到意识的入口。但它温暖而充满疼惜;要知道这样念着一个女人的名字,最容易触动她的伤口。我的眼泪首先流下来,紧接着伤口果然疼痛欲裂。 1、 我的名字叫做


流浪归来的女子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19 | 浏览 :10

舒暖格坐在门口墙边那一块用石砖垫高的长石板上,微微侧首,眺望前方不远不近那一棵翻白叶。高高大大,疏枝朗叶,微风中,轻轻翻飞,绿的,白的,清凉的。舒暖格一派闲适,眉眼淡淡舒展,仿佛盛开在墙角的白茉莉,契合的仿佛一副静默的中国画。可是远远走过来的那个人,一眼看见就觉得刺痛。 这个女人是舒暖格吗?舒暖格回来了?她看起来好像很好。可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你怀孕了?” 舒暖格转过头,是翠萍。这个与舒暖格从小一起长大,也是一直暗暗较劲的女子。有三年没见了吧?她的头发剪短了,学会化妆了,身上的布料也少了,看着是比三年前也要年轻些。不过那一双刀子一眼的眼睛却是更犀利了。舒暖格想


磨灭的天才(完整篇)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20 | 浏览 :16

母亲家住的小区,因为被一个港商看中,准备建商业街,所以要动迁了。她打来电话让我回去收拾东西,因为去年结婚后,除了我自己几乎没带走任何东西。 记得我家搬上楼房时,正好是我十岁生日,而我结婚那天,正好是我二十八岁的生日。在这里住了十八年,虽不十平米却摆得满满当当的小屋中,我第一次感到不知无措。当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在没一样东西上停留时,心里都在想,该把它放在我人生的什么位置呢? “你这件房间呀。”母亲说道:“我还是一天擦一回,像以前一样,这下你可得拿回去自己弄了。” “拿回去”我重复她的话,不禁脱口说道:“可是让我放那里啊?” “放哪儿?”母亲似乎很生气,“你那屋里什么都没


猫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19:32 | 浏览 :78

猫女 天渐渐黑了,在大街上玩耍的最后一群孩子也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他们知道,天一黑,猫女就要出来了。 果然,当夜幕完全降临之后,有人看到一个黑影在街上走着,慢慢的朝着村外的方向走着。人们说,那就是猫女。 大家都叫她猫女,至于她真正叫什么名字,早已没有人记得。据说,猫女家里养了数百只猫。白天,她便同那些猫一起在家里睡觉,晚上则在那群灵兽的陪伴下出门寻觅吃的。 从来没有人知道猫女长什么样子,只是听说,她每晚出行时都会在脸上蒙上一层黑色的面纱。人们说,猫女怕光,甚至是月光。但终究是有人远远的看见过猫女的。他们说,猫女的眼睛就如那猫的眼睛一样,每到晚上便会绿光闪闪,远远望去就


一把弹弓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34 | 浏览 :10

又是一年的春节,犹豫了好几天的我还是决定了回家,中国人心中的那一份团圆是比千八百元钱重得多的。母亲叹息着,花费了这么多的车费,冤枉着啊,但又兴高采烈地忙前忙后,儿女们回来了,她的快乐都凝聚在了忙乎中了。我问起家里的情况,她仍一刻不停,嘴里只叨了好着呢。又不在意地加了一句,街上的王栋老儿十几天前死了,惨得很。我心下一凛,但似乎又觉得正常。母亲说他死在家里好几天都没人知道,末了还是老张找他还所借的钳子时发现他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显是老早就死了。 王栋老儿其实并不很老,六十左右而已,但只要见过他的人都会以为他很难活过第二天。他佝偻着身子,脸上尽是沧桑的皱纹,头发蓬乱而灰


将计就计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59 | 浏览 :10

发表于故事会 谁不想邂逅一个身家过亿的钻石王老五?谁不想拥有一份没有杂质的真爱?在金钱与爱情的矛盾纠葛中,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1. 初次邂逅 金威珠宝行有一名女店员名叫梅影仪,她无论对谁,始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久而久之,其他女同事少不了在背后对她说长道短冷嘲热讽。对此,她也充耳不闻,泰然处之。 然而,这天下班之前,梅影仪却破天荒进了经理办公室,过了老半天才走出来。就在同事们议论猜测时,一个中年男人在经理的指引下来到梅影仪的柜台前。原来这个男人昨天把公文包落在了洗手间的台子上,是梅影仪拾到后把包交给了经理。 男人很激动,他压根不敢想象公文包还能失而复得,因为包里有


一树繁花浅相送(完整版)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6:13 | 浏览 :15

若有树开花,请你别回眸. 文/繁花羽落 "翼,你不能去."中年男人抓住他的手,"为了那岛,失踪的人还少了么?" "父亲!若是不去,母亲怎么办?如果不亲自看到,又怎么知道那岛是否如古人所说那般凶险?"男子摇头,"为了母亲我一定要去的." 中年男人身子一震,随即松了手. 那座岛,被村里的人成为梦仙岛,而古书上的名字,是蓬莱. 蓬莱岛那个梦境一样的存在,又怎会是凡人能够踏上的? "师傅真是的,又睡着了!"一小僮将月老手中的红绳取过,随手一挂,施了法将月老送回寝殿. 海水翻滚,是缘起,还是孽生? 逆翼出海的时候全村的人都来送别.去寻岛的人,从古至今便没有一人能回来.他们祈祷


三个苹果的故事——“天方夜谭”之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26 | 浏览 :14

一天晚上,国王哈鲁恩.阿尔拉士德把大臣扎法尔召唤来对他说,“我要到城里去,问一问那些平民们,看看那些负责法律的官员们业绩如何。要是老百姓对我的某些官员有怨言的话,我们就要把他们全部解职,要是有的官员受到赞许,就要给他们适当擢升。” “一切都听你的,”扎法尔回答道。 因此国王就跟扎法尔还有一个名叫马斯塔尔的宦官一起到城里去了,在大街上和市场里面四处一阵转悠,而当他们经过一条狭窄的街巷之中时,看到一个老年人拿着一张捕鱼网、头上还顶着一只装着一些小鱼的柳条筐。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件东西,这位老人悠闲地步行着,嘴里哼哼着一支穷苦人的小调。 国王听到他吟唱的这支曲子,就对扎法尔


断点(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5:09 | 浏览 :6

“第一美人”织筠终于如愿嫁与武林盟主赵熙,夫妻恩爱,羡煞江湖儿女。一日,赵熙辞别织筠,外出处理江湖事务,此乃常事,但一般不超过一月,而此次一别竟是三月有余。三月后,赵熙风尘仆仆赶回,和织筠相见的一刻情难自禁,紧拥不放。那一夜,胜似新婚洞房,织筠一扫多日的相思之苦,满足地香甜入睡。 赵熙回来后,对织筠更是眷恋有加,如胶似漆。两个月后的某夜,织筠打扮得明艳动人,和赵熙在房中小酌,不胜欢欣。酒过三巡,赵熙抱着织筠正欲移步帐幔,却突感腹中痛疼,大汗淋淋。 织筠一反刚才的媚笑,冷冷把赵熙推倒在地,剑指其颈。 “说!你是谁?” 倒地之人强忍腹痛,艰难地一字一字说:“我是赵熙。织


枪 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2:09 | 浏览 :16

一分钟前还在低着头审材料的董事长现在已经彻底趴在血泊中了,作为凶手,数学全程见证了这一切。 “总算做了回第一,世界上第一个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的人……”存在在脑子里的话还没想完,数学的灵魂一把夺过数学手里的枪,用枪托狠狠敲了数学一下,数学顾不上开枪时震伤的手腕,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迅速召集起所有的警惕,精心策划接下来的动作,只有两种选择——逃跑和自杀。 “总体思路已经清晰了,接下来就要选了。”数学头顶在董事长办公室的门上紧皱着眉头,空洞而恐慌的眼睛看着刚刚挣开眼眶落在地板上的空洞和恐慌,“还有两颗子弹,一不做,二不休,我去处理了大家都讨厌的那两个人吧,也算是除害了。”想


重瞳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36 | 浏览 :8

序 章 史册载云:“凡重瞳者,一目双眸。破军坐命,为兵必持。所为之事,惊天地、泣鬼神。然其命途多舛,一生孤寂,多不得善终•••••••” 深秋时节,天地间原本该是一片肃杀,此刻临安城内也是秋风扫落叶,茫茫然的一片。但是唯有将军府内却是笙箫不断,人头攒动。今日恰逢大将军叶宸的二公子满月,一时间各路人马可谓齐聚一堂。 当今武林,这位叶大将军可谓是手眼通天,无论是上至朝堂还是下至江湖,三教九流,无不对其敬畏有加,叶宸以其手腕残忍而闻名于世,据闻他曾奉命收服江南各路人马,为了震慑人心,竟于一夜之间屠尽雷、楚、箫、云四大家族,未留一个活口,一时之间掀起轩然大波,叫江湖中人无不


我找不到我的小白狐了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12 | 浏览 :62

前世:小白狐的报恩 很久以前,在一座叫做翠峰的雪岭下,住着一户人家,只一书生,名唤胡恩,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他为人心地善良,惜老怜贫,却学业平庸,连个秀才还是考了三次才勉强考上的。因他平日里,只一味专心读书,从不无故出门。人们见他有些痴,以为他不可能有多大出息,方圆几里,竟没个正经人家愿意把女儿嫁与他。但这胡书生倒不烦恼这些,仍旧闭门苦读,立志要读出个功名来。 一天晚上,他读书太累了,趴在桌子上便睡着了。迷糊中,他发现有个小白点悄悄地来到他的窗外,看他埋头苦读,那小白点似乎还有两个闪亮的小黑痣。 第二天,他早把这个梦忘了。只是在这天晚上,他又梦见了那个小白点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6 10:21:06 | 浏览 :89

【彩,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你从未来这世上一朝。】 彩还未出生时有经验的老人就对三姨说她肚子里一定是个男胎,三姨父为此乐得每次路过村口的小寺庙时总会跪下虔诚地拜上几拜,三姨父也对全村的人说等娃一出生就去把手术给办了,家里有了继承香火的儿子,也就无心再过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了。 彩出生那天,三姨父刚从寺庙祭拜回来。还没跨进门槛听说三姨生了个女婴,三姨父一膝盖跪在门前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看见眼泪爬出他的眼眶,和着鼻涕打湿了浓密的胡子。 彩出生还不到半个月就被送给我家邻里的牛舅妈,三姨把彩抱给牛舅妈时早已哭肿了眼睛,她不停地把唇靠近彩瘦瘦的脸,亲得只叫小孩哇哇大哭也


异国奇缘

分类 :悬疑故事 | 发布时间:2018-05-15 23:34:35 | 浏览 :5

锲子。 我叫陈天浩,在我短短的人生中遇到过很多样的女孩子,有高贵、典雅的;有清新、格调的;也有娇小、可爱,善解人意的机灵鬼,比如眼前的这位岑佳音小姐。 我是去年才留学到韩国的留学生,我的家世不是很好,爸爸是一个百货商场的老板,妈妈是大学教授,父亲性格古怪、暴躁;母亲性情平和,却又终日埋头于学术创作。 我呢,从小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养成了既自卑又自尊,既含蓄又内心热情奔放的人,总之是个矛盾综合体。 留学韩国与其说是享受异国求学的快乐,倒不如说是一次灵魂的放逐,为什么呢,因为我这个人太散漫。 还不得不提的是我唯一的弟弟陈选声,将在今年6月搭上开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