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演讲稿400字


作者:郑宗良

    时下,在成功的男士们中间,流行这么一句话,叫做“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侯波就是这样的一位男士。然而最近,侯波家里的“红旗”和“彩旗”之间却闹得比较激烈,已经让侯波感到了危机。

    对于南苑小区的居民来说,6月19日是一个特别难忘的日子。那一晚上先是来了110。110刚走,又来了120。那“呜哇呜哇”的汽车鸣笛声让整个小区的人都心惊肉跳。

侯波在外面的女人叫小琦,今年24岁。长得虽然并不是太靓,但身材苗条,个子高高的,也还算是不错。

    那天晚上都快11点了,家住二楼的侯波两口子都快要睡下了,突然就从外面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把侯波两口子吓了一跳。侯波问了一声:“谁呀?”就听得敲门声更响了,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传了进来:“侯波,你出来。我给你打一晚上的电话你都不回,是不是老妖精不让你出来呀,看得你那么紧呀?啊?!”侯波听了正要回答,侯波的妻子刘娜接上了腔:“好你个小妖精,平日里你在外面胡搞八搞的就算了,今天你还找上门了。侯波他是我老公,又不是你老公,深更半夜你来找他干什么?”“干什么,我想他了,我愿意找就找。侯波他是你老公不假,但他还是我男人呢?我的男人你干吗霸着不让他见我?有本事你把门打开?”小琦尖声嚷道。两个人吵得是越来越凶,把个侯波难为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去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不一会儿,110民警就来了,把小琦从楼上拉了下来,告诫她赶快离开,不要晚上扰民。要是再扰民,就要把她带走。小琦说:“我不想扰民。这家的男人欺骗我的感情,我只是来和他们讲讲道理。”110民警说:“讲道理,什么时间不行,干吗非要选择晚上呢?”小琦说:“每到周六晚上,他总要到我那去的。今天无论我怎么给他打电话,他是既不接电话也不去,我来就是想问问清楚。几年的感情总不能没有一句话就这样算了罢。”110民警说:“你们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但你还是尽快离开不要再扰民了。”小琦说:“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走,你们先走罢,不要管我。”110民警见状,觉得他们这种事情是狗皮袜子没反正,就是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于是便开着车走了。

    等110民警刚走,小琦就又上到了二楼,一边用脚踹防盗门,一边大声骂道:“姓刘的,你有本事把门开开。”刘娜在里面一听,心中十分气愤,想要冲出去和她撕打。当她把里面的木门打开之后,候波把防盗门的钥匙给夺了去。两个人只好隔着防盗门继续大吵大嚷。小琦见侯波不出来见她,就说:“侯波,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撞门了啊。”紧接着,她就开始用身体朝防盗门上撞去,撞得门咣铛咣铛直响。最后,她干脆用头部向防盗门撞去,一下子就把自己给撞晕了过去。刘娜一看,没了主意。候波自己只好又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将小琦背到了楼下。不一会儿120急救车呼啸而至,候波只好搂着小琦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直守着医生把她给抢救过来。医生说她这是脑震荡,注射一针镇静剂,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小琦在医院醒来后,看到侯波坐在床前陪伴着自己,心中甚是感动,觉得特别的甜蜜。她向候波倾吐了自己的相思之苦,责怪他对自己太狠心。候波无奈,只好用甜言蜜语哄她。刘娜见他们走了之后并不放心,既担心丈夫,又害怕小琦真有个好歹,就自己打车赶到了医院。结果就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和小琦在病床前窃窃私语的那一幕,心里说不清是酸是苦,觉得很不是个滋味。于是她又怏怏不乐地回到了家。等她刚在沙发上坐下,就接到了候波打来的电话,说小琦一定要给刘娜说几句话。刘娜刚要说什么,就听得电话那头的小琦得意地说:“你个老妖精,别光想着霸着男人。怎么样,他现在不是还在陪着我吗。”刘娜刚想回击小琦几句,小琦那边却已经关了机,把个刘娜气得咬牙切齿地说不出话来。

    小琦在医院住了一夜之后,就让侯波把自己送回自己的家去。说是家,其实就是侯波花钱给小琦在外面租的房子。

    小琦的家在农村,她是他们家中的第三个女孩。一直想要个男孩的父母在刚生下她不久就把她送给了在城市里做事的老乡王二喜。他们之所以要收养小琦,是因为他们结婚好几年都没有生养小孩儿。收养小琦是想做一个引子。刚收养那阵,他们对小琦也很亲,疼她爱她,给了她许多的关心和爱护。这些小琦因为年龄太小,并不记得。不过事情也正像他们想的那样,收养小琦的第二年,他们就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又过了一年,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又出生了,这一回他们生的是一个男孩。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之后,王二喜一家渐渐对小琦不那么亲切了,有时甚至嫌她有些多余。早知道他们很快就能生养,他们就不该再领养小琦。懂事了的小琦从邻居大妈的嘴里知道了自己不是亲生女儿之后,开始对自己的生身父母和养父母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恨意。她心里想:父母既然生下了自己就应该养,养不了就不要生。而养父母既然收养了自己,就应当把自己当作亲生的来养,不然就不要收养。现在她与养父母和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天天生活在一起,实在是无聊而且荒唐。面对着养父母的冷眼,小琦从小就懂得了寄人篱下的滋味。为了摆脱这种环境,实现自己人格上的独立,她高中一毕业就走上了社会,应聘到一家名叫金福缘的大酒店里去当了一名服务员。

    刚开始当服务员时,小琦每天忙着端菜送饭,斟茶倒水,擦桌子扫地,干得挺卖力气。因此上很得老板的赏识,老板很快就升她做了领班。小琦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每天穿梭于酒店大堂和雅间里,指挥着一帮小姐妹们为老板打工。因为经常要管理服务员们,久而久之,一帮小服务员对她也有了看法,认为她是老板的帮凶和狗腿子,对她不是置之不理,就是敬而远之。因此上小琦无论是在酒店里还是回到自己住的单身宿舍,从里到外,她都能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独。就在这时,一个人走进了她的心里。

    结识侯波是小琦到酒店工作三个月后的事。小琦她们的酒店在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运作之后,在当地立住了脚,站稳了脚跟,开始有了一些固定的客户。经常来的有一家机械产品加工厂的办公室主任侯波。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侯波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已经干了快6年了,服务过三任领导。时间长了,他发现像他这样没有多少水平,只是靠着耍些小聪明拍领导马屁的人是不可能再有什么大出息了。心里也常常生发出一些郁闷的情绪来,产生了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加之经常出入于酒店及休闲娱乐场所,偶尔也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由于单位距金福缘酒店比较近,他出入这家酒店的机会也就比较多。一来二去的,与领班小琦就混得很熟。见了小琦总要开上几句不荤不素的玩笑。寂寞的小琦从侯波这里感到了一些温暖和情谊,如同久旱的秧苗得到了雨露的滋润,心情感觉好了许多。因此上她对侯波也就充满了好感。如果仅仅这样下去,事情也不会有太大的转机。接下来发生的两件事情让他们二人的关系更加密切,相互之间不仅感情浓烈,甚至都深深地喜欢上了对方。

    侯波因为是办公室主任,经常要迎来送往,到酒店里吃饭喝酒那是常事。自打他们单位与金福缘酒店建立了合作关系之后,吃饭不仅可以签单,而且还能够享受到打折的优惠待遇。这下,侯波来的可就更勤了。侯主任是一个出手大方的人,有一次他带了一些订做的礼品准备在金福缘酒店吃饭时送给客户,结果有一位客户因为有急事已经匆匆离开了当地,侯波便将礼物送给了代表酒店前来为客人们敬酒的小琦,这让小琦对侯波有了更加良好的印象。有一次侯波他们厂招待山东来的一位客户,那客户颇有些山东好汉的味道,非要跟侯主任用吃饭的碗连干三碗。这一干不要紧,把个侯波就给喝醉了。喝醉了的侯波吐了一地,这一切恰好被小琦看到了。因为侯波是酒店里的常客,加之自己对侯波的印象也不错,于是,小琦便为侯波又是仔细擦洗又是精心照顾的。并特地倒了热茶水给侯波醒酒。还把他扶到酒店值班室的床铺上去休息了好一阵。后来又叫来了出租车把侯波送到了他自己的家里。这件事情让侯波很是感动。等到侯波单位里组织到附近的静心禅院去游玩时,也许是出于感恩也许是为了答谢,反正是侯波特地叫上了小琦和他一块去。到了晚上,他们住进了附近的宾馆里。和小琦住在一个屋子里的女孩因为家就这在附近便回家去住了。而侯波因为是领导干部住的是单间。侯波在打电话确认小琦房间里只有她自己之后,便以聊天为由来到了小琦的房间。就这样,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就这样单独聚在了一起。说不清他们究竟是谁主动的,反正到了后来他们就睡在了一张床上,两个人的关系从此有了实质性的突破。等到小琦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侯波把她带到了自己妻子担任妇产科主任的市中心医院里去做了人工流产。妻子刘娜对自己的丈夫管这样的事情感到有些奇怪,便问侯波说:“这是怎么回事?”侯波说:“这是我经常去的酒店里的一个领班。她在与男朋友交往中不慎怀了孕,现在男朋友又不要她了。因为和我比较熟,就看我能不能帮她找个地方做人工流产。我是想帮她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她给领到你这里来了。”妻子听了之后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还是认真地为小琦做了流产手术。

    常言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侯波与小琦的事情最后还是被刘娜知道了。为了拆散侯波和小琦这对野鸳鸯,刘娜可没少费劲。

    刘娜先是找到酒店老板反映小琦勾引她老公的事情。老板说:“这是他们个人的事情,与酒店没有什么关系。”刘娜说:“你要是不管,我就经常来闹。”一天中午,正当客人最多的时候,刘娜来到酒店里见到小琦冲上去就又撕又打。这刘娜一边打,还一边骂,说:“叫你勾引我老公,我见你就打你这个小狐狸精。”别人见是妻子在教训第三者,没有一个向着小琦的。有那爱管闲事的还指着小琦说:“年纪轻轻的,自己找个男朋友结婚成家过日子多好,干吗要勾引人家老公?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不道德了。”刘娜在酒店大打出手,给酒店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本想息事宁人的酒店老板也只好去做小琦的工作。他说:“你在我这里干得很不错,我本来也是很器重你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爱上了人家的老公,最终影响到了咱们酒店的生意。这次我只好忍痛割爱了。我给你多开三个月的工资,你自己另谋高就吧。”

    小琦含泪辞别了酒店老板,并将她被酒店辞退的事情在第一时间里告诉了侯波。侯波闻讯后,迅速找到小琦。对她说:“这件事情我有很大的责任。既然有责任我就要承担。我负责给你找地方住,再想办法给你找个事情干。”当天,侯波就为小琦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后来又劝小琦开了一家粮油食品店。侯波不仅为她批发来各种粮油食品,有时候还亲自帮她销售。如果日子就这样下去,倒也还好。只是有人将侯波帮小琦开粮油食杂店的消息告诉了刘娜。刘娜又跑到店里大闹了一场,把粮店弄了个乱七八糟。小琦向侯波哭诉了自己的遭遇,侯波安慰她说:“既然这样,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刘娜为了控制侯波,把侯波的手机卡换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只要是小琦打来电话,刘娜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乱骂。后来侯波又换了一部小灵通,与小琦保持单线联系。事情虽然很隐蔽,但到了后来还是被刘娜发现了。刘娜干脆就把侯波的小灵通给没收了。小琦见联系不上侯波,就跑到侯波单位里去找侯波,这下子让侯波单位里的人都知道侯波在外面搞了情人。正好单位里干部调整,对侯波本来就有看法的书记边借机撺掇厂长把侯波的职务给免掉了。小琦的死缠烂打,更加惹怒了刘娜。刘娜找到自己的好友小莲,哭诉了这件事情,让小莲帮助她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小莲这个人名字听起来虽然比较柔,但却长得人高马大,脾气也特别暴躁。听说自己的好姐妹刘娜的老公有了情人而且怎么都扯不脱,小莲便感到十分气愤。她对刘娜说:“你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半个月内我要不给你摆平,我就不再见你。”这之后的几天里,内退在家的小莲就开始明察暗访小琦的行踪。工夫不负有心人。几天之后,小莲就查到了小琦的住处。小莲是不讲什么章法的人,叫开了门便与小琦撕打起来。常言说:人大力不亏。小莲人高马大,把个小琦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披头散发的小莲只好狂喊救命。邻居中有人看要出人命,就打了110报警。110民警来时,围了好些人看。110民警问怎么回事,小琦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是她跑到我住的地方来打的我。”110民警又问小莲,小莲说:“她不认识我,我可认识她。她是个狐狸精,勾引我姐的老公,把人家好端端的家庭都要给拆散了。”110民警只好问小琦有没有这回事。小琦说:“我们俩是真诚相爱。她说的那些是对我的污蔑。”小莲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又要打小琦。110民警见状,只好把二人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110民警先是对二人进行了劝解。然后又让小莲和小琦把自己的亲人叫来。小琦的养父母来了之后说:“她都那么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我们没有能力也不想再管她的事情。”小莲则打电话叫来了刘娜。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刘娜又将小琦给臭骂了一顿。110民警觉得虽然小琦有些吃亏,但她却是一个第三者,不值得让人同情。于是就让小琦和小莲写了不再打架的保证书准备放她们走。因为担心让她们一起走怕出了门之后两个人再打起来,民警于是就让小琦先走,然后再让刘娜和小莲再走。

    小琦回到自己的住处,越想越委屈,越想也难受。打电话给侯波又联系不上。这就有了后来开头的那一幕。

    小琦这一下可把刘娜给惹恼了。刘娜大小也是一个领导,认识的人也不老少。于是她就找了几个人,想要将小琦绑架送到精神病院。这一天,小琦正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长安面包车就停在了她的身边。小琦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抓住给塞进了车里。在车上小琦问他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他们说:“我们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是为了给你治病。”小琦说:“我没病,不需要你们管。”那些人说:“有没有病不是你说了算的。到医院去一检查就知道了。”小琦被这些人强行送进了第四人民医院。说第四人民医院比较好听一些,本市的居民一听说是第四人民医院,就知道说的是精神病院。那两个人把小琦放在这里就走了。一位姓赵的医生告诉小琦说:“有位姓侯的男子已经为你交纳了各种费用,你只要在这里接受治疗就可以了。”小琦说:“我没有病,我要出去。你们这样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我要告你们。”赵医生说:“病人刚进来的时候,情绪都比较急躁,经过我们的治疗,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不会像你现在这样了。我们这里管理非常严格,进来容易出去难,没有我们医院开具的出院证明,你就是一只鸟也飞不出去。”小琦见说理叫喊都没有用,只好先呆在这里。为了阻止她和外面联系,医院没收了她的通讯工具小灵通。四院不仅远离市区,而且这里的饭菜质量也比较差,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小琦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感觉就像住了一年似的。在这里备受禁锢之苦的小琦只好向医生求情,尽快把她给放出去。医生拿出一份出院后不再去纠缠侯波,不再破坏侯波和刘娜的家庭的保证书,让小琦签字。小琦这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是刘娜他们预谋好了来对付她的奸计。被迫签下违心保证书的小琦,又重新获得了自由。当她闻到那熟悉的自由的空气的时候,她的眼里竟然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在家里休息了两天之后,经过反复思考,她决定一边寻找工作,一边继续寻找侯波。侯波是她深爱的人,她与侯波之间的感情是真挚的。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情,完全都是侯波的老婆刘娜从中作梗。没用多长时间,小琦就在一家叫做“包你美”的洗浴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负责打扫这里的卫生,清洗客人们洗浴和按摩用过的毛巾等。小琦人虽然在这里上班,但下了班回到侯波为她租的房子里却感到特别的空虚和无聊。而侯波也会常常想起小琦的年轻和多情。侯波在经受了长时间的情感折磨之后,给小琦打去了一个问候电话,就是这一个电话竟让小琦热泪横流。侯波问小琦这一段时间到什么地方去了,小琦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并让侯波马上到她的住处。两人一见面,自然激情难抑。先是哭了一回,后又笑了一回,最后就上到了床上。作为小琦,侯波是她人生这张白纸中的一支最好的彩笔,她愿意让她在自己身上描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而作为侯波,小琦则是他当下所有的欲望和梦想。比起自己那个刚刚人到中年就已经发福的像一个皮球的老婆来,感觉不知要好了多少倍。过去,小琦也曾多次给他提到过让他和自己的老婆离婚,她再嫁给他。但侯波前思后想,也难以下定决心。毕竟他和妻子的孩子都已经快16岁了。此外,妻子每个月的工资都在2000块钱以上。而小琦虽然年轻漂亮,但却是一个没有正式工作和固定收入的柔弱女孩。对于小琦到单位里找他,结果导致他被领导免职,他虽然也有意见。但据知情人告诉他说,他和小琦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现在这样的事情已经没有谁那么关心,那么在意了。最主要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朝不用那朝人。领导是想要安排自己的人,所以才找了那么个理由免了侯波的职。侯波虽然懊恼,但又毫无办法。两颗孤独寂寞的心灵现在就像是两只被猎人打伤的动物,只好彼此用自己的体温和温情去温暖对方。他们两个在床上一直躺到晚上7点多,才感到肚子有些饿了。这时,小琦提出去到他们过去常去的老扬家沙锅店解解馋。不料想这顿饭却让他们从此不得安宁。

    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小琦和侯波在老杨家沙锅店正吃饭的时候,被小莲的一个同事给看到了。过去小琦到侯波家里找刘娜闹,小莲的同事也在现场看热闹。此时看到侯波和小琦在一起,也许是出于对小莲的友情,也许是出于想看笑话的她就立即给小莲打电话,把她看到小琦和侯波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了小莲。小莲闻讯后,顾不上通知刘娜,就自个赶到老杨家沙锅店去堵小琦和侯波。到了沙锅店门口,正好看到小琦和侯波勾肩搭背地从店里走出来。小莲冲上去,照着小琦就是一把掌扇了过去,被紧跟在小琦后面的侯波给用手架住了。小莲对侯波说:“你也算个男人,自己管不住自己。叫这个野狐狸精一勾引就上钩。亏得我刘娜姐上没兄,下没弟的,要不然,不卸你一条腿,也得卸你一条胳膊。你给我靠边点,不然的话,我连你一块儿打。”侯波见状,只好摆手要了一辆出租车,和小琦仓皇逃走。刘娜闻讯后,找到当初把小琦送进精神病院的那两个人,让他们帮助查找小琦现在的工作单位,要想办法阻挠她和侯波在一起。两个人查到小琦现在在“包你美”洗浴中心工作之后,跑到洗浴中心去骚扰小琦。他们故意叫小琦来做按摩,领班告诉他们小琦不做按摩,他们就非要小琦来做。并说他们认识小琦,过去常在一起玩的。没有关系的。领班无奈,只好让小琦去见他们。小琦一看是他们两个人,当时就想往外走,结果被他们堵住了门。小琦说:“你们要是在这里敢胡来,我就叫人报警。”那两个人冷笑道:“用不着那么紧张,我们俩今天来,只是要告诉你要自重一点,不要既在这里当小姐,又去勾引有妇之夫。我们今天只是来口头警告你,希望你想想住精神病院的滋味,好自为之,不要让我们下次再看到你。”两个人说罢扬长而去。遭到骚扰的小琦,心里是又惊又怕。立即将此事告诉了侯波。正在家中给刘娜解释的侯波,便问刘娜是不是她又找人去威胁小琦了。刘娜说:“别人威胁她不威胁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找人再管这件事。对于你我也无所谓,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侯波说:“不是我非要和她来往,是她老要缠着我。不过我想来想去,小琦老这么纠缠下去,也的确不是个事,不如尽快给他找个男朋友,让她结婚成家算了。”刘娜说:“你怎么处理这件事,那是你的事。你只管看着办好了,反正我是不会管那个狐狸精的。”

    侯波打电话约见了小琦,苦口婆心地劝说她赶快找个男朋友谈恋爱结婚好了。免得这样双方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小琦在侯波的开导下,答应找男朋友结婚。小琦后来就谈上了男友。看到小琦有了男朋友,刘娜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感觉。她对侯波说:“这么一个狐狸精,这么快就有了男朋友,看来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也没有把你放在多么重要的位置上。我想找人告诉她男朋友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把他们彻底拆散。”侯波说:“她有了男朋友,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她要是不谈男朋友,总来纠缠我,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过上清净日子呀。难道你就不能放过她,给她一条生路吗?干什么要去捅她那个马蜂窝呀?”听了丈夫的话,刘娜这才打消了拆散小琦和她男友的念头。一场由红旗和彩旗之间爆发的热闹纷争至此终于偃旗息鼓,他们各自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