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海洋


沉默的海洋

主题(在爱与信任中得到认可)

生命是种奇妙的形体,它包罗万象,它千变万化,它复杂难测,你永不知道它以何种方式呈现在你眼前,你永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人类是生命最复杂的产儿,灵与肉,血与躯,即实实在在,又琢磨不透。即是触手可及的肌肤,又是无法拽测的眼神,像是在靠近又是在远离,若即若离的关系永无止境地循环下去。

这种微妙在酒精下的意乱情迷,在夜幕遮挡下的躁动不安,在爱与不爱间交织缠绵,在信任不信任间踟蹰不前。情感这条洪流来势汹汹,仿佛要淹没整个人类,你挣扎,犹豫,艰难地度过一生。

饭桌上的杯觥交错,人们的高谈阔论,酒精和唾沫发酵成一种厌恶的氛围。这里没有绅士淑女的优雅成稳的格调,没有文人雅士的政治艺术的语调,有的只是一群乡下粗野男子的栝躁。想在这样一座小县城窥视文明的存在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叶子很后悔来到这样一个场合,眼前精雕细琢的菜品使人索然无味。叶子粗俗地想,自己好像在观看一群傻子在一间装饰考究的酒店套房里拉屎,满是江湖的臭气。这样想后,叶子是再也吃不下一口菜了,于是提起背后的包,直直地站起来,轻轻拢了拢裙摆,径直朝出口走去,头也不回地逃离了现场。

外面依然下着雨,空气显得很燥热。雨中各色各样的车挤在酒店门口,似一群疯狂的蚂蚁堵在了洞口。叶子快速撑开雨伞大步迈进雨里,忘记了这顿乏味的午餐。若不是昨日开玩笑地说一些话,这位真诚的同事也就不会邀请自己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了。叶子想想以后再也不开你这种玩笑了。本来就不喜欢目前的工作,这种烦闷的人家交往更让人乏味。叶子想,还得在乡下呆上多久才会出现转机,回来正常的生活轨道里去,似乎咫尺不远,似乎有遥遥无期。

命运总喜欢给人安排一些插曲,让你心生绝望有缅怀感激,让你有时候不得不相信这些插曲就是为了制造非比寻常的人生。

叶子思考人生的结局往往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她给出一种希望,这种希望就是总相信无聊的生活总会有奇迹产生,这种奇迹就像叶子每次见到一位位以各种身份出现在她乏味生活中的陌生人。一位有涵养且风趣的女士,一位有思想且低调的男士。这只是她的一种希望而已,她希望遇见这样的人,和他们交流,碰撞出思想的火花,互相欣赏对方身上的闪光点,沐浴在被人认可的河流里。然而,往往出现的男人和女人都平庸之极,傲慢,自负,虚伪,孤芳自赏,各种标签的人性代名词。她尽可能地从他们身上挖掘出美好的一面,好比在一堆劣品中寻找过得去的次等品,一堆牛粪中寻找干牛粪。

一次叶子正在办公室整理资料,同事小王进来叫她,说是上面某部门经理来了,大家一起吃饭。叶子放下手里的活,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刚走到门口便抬头撞见了一个男子。此男子略有英气,一袭休闲装扮,双手抱胸笔直站着。叶子怔怔地看了两眼,好奇劲又上来了。这时小王走过来介绍了这就是某经理。叶子向来不知道怎么应付上级,只好随着大家一起向饭馆走去。饭桌上大家谈笑风生,叶子却有些犹豫不安。以前小王老是提醒她说的学会喝酒,尤其是向领导敬酒。今天小王又开口了“叶子,经理来了还是敬一杯,怎么样?”。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到她身上。叶子忐忑地举起杯,对着某经理语无伦次地说了几句就喝下了酒。这时经理开口讲话了,说什么家里老婆还年轻之类张二摸不着头脑的话。说完,小王赶紧开玩笑答道,好福气,遇到这样年轻漂亮的嫂子。叶子一阵好笑,此经理是话里有话,弦外之音啊。

诸如此类的笑话让叶子是又好气又好笑。经过这次事件,叶子觉得自己一直用来欣赏梵高向日葵的目光其实是在一坨坨牛粪上。不过纳纹经理竭力证明自己的正直和刚正不阿的态度倒是值得让人肃然起敬的。

正当叶子整天对着一坨坨牛粪绝望的的时候,一个同样绝望的男人滑进了叶子的世界里。

面对枯燥的乡村生活和面对冷漠的城市生活似乎有着同等的感受。一个呗城市遗忘寄居乡下过着寂寥人生的女孩,一个行走在城市边缘挣扎前行的落魄男人。照理说似乎永远都不会有瓜葛,但是现代社会的文明一直在进步,先进的通讯工具,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各种虚拟的社交平台时刻都在促使素未谋面的男女关注交流。叶子与落魄男人崔勇的相遇也在现代文明产物中催生了。

寂寞男女的对话,无非是变态的寂寞。安慰失恋的男人就是想把自己搭进去。叶子鬼使神差地让自己多余的时间有点用处,展现出女性最多的温柔。无论崔勇是出于何种心理,最初很感激有这样一位耐心的倾听者,很依赖有这样一位温柔的安慰者。她有同情心,怜悯心,善良且温柔,恰好在视屏里发现她如此年轻,美丽,或许有了爱慕之心。

于是,见面,喝酒,聊天,**,离开。网友,朋友,情人,陌生人。各种身份转换,一切开始便是结束。叶子在这种微妙关系里很茫然,很显然他不善于玩弄这种关系。开始她有一点天真地认为他或许是可以恋爱的对象。就像她始终留给自己一点希望相信奇迹一样。她以为可以和一个向往出国留学的普通白领来一段美好的爱情,让自己麻木的神经对生活开始觉醒。这真是一个可笑的插曲。叶子并不认为这种幼稚可笑,而是这种幼稚源于同龄中很多人都已结婚生子,或是有了对象,父母的担忧而已。叶子很早就知道自己并不适合结婚相夫教子,时不时找个人做做样子是必须的,而做做样子的对象是有感觉的有点幼稚也是可以原谅的。

叶子抱着最后一丝幻想给崔勇打了一个电话,像所有悲情的女主角一样质问“你到底喜欢过我没有”。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许久传来一声叹息,“你不了解我,我是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人,我原以为你冷漠的神情告诉我你是个不容易动情的人,怎么会就动情了呢?”这个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让叶子一阵冷笑。对呀,怎么会动情了呢,这一次肯定又是假装自己恋爱了吧。

沉默了好一会,叶子从床沿上爬起来,把一包雀巢速溶咖啡从抽屉里拿出来,顺便拿了一只杯子,走向饮水机。咖啡总是让人清醒的,可以让落寞的叶子在绝望的生活中继续绝望。男人,让陆琪去说吧,爱情,让张小娴说去吧。

对工作的怠慢和对生活的漫不经心已成为叶子的习惯。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什么是可以用热情来对待的东西,人事皆空。但叶子并非是大彻大悟的人,她把一切归结于环境,环境有作用于心理,然后互相影响,循环作用。比如说,叶子觉得自己很失意,然后父母额外关心,父母月关心,叶子反而越觉得对不起他们,越觉得有压力,有压力有越觉得现实失意,如此循环。当叶子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她从床上坐起来,是时候打破这个怪圈了,她喃喃自语到。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