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约定了离别美


从没想过,四年后的自己会呆呆地盯着照片上的两个小小的身影流泪。照片上的小女孩望着天空中迷茫的繁星,那时的我一度认为星星是白色的,因为曾经天真的固执过只有白色才能在漆黑的夜幕中闪烁得如此耀眼,如此辉煌。

照片的背景是初夏傍晚的海河,那两个孩子笑得很甜,其中一个坐在轮椅上,伸手指着天空中最闪耀的星星。记得那天,寂静。她指着星星对我说:“迁雪,妈妈说人死后就会变成星星!”“那我就要变成最亮的那颗。”我认真道。她淡然一笑:“我才不想做那最亮的星星。”“你真傻!”我取笑她,“最亮的那颗多美啊!周围还有这么多小星星,一定很幸福。”

初识她的那天是在初二时,夏雨连绵不断。她坐在轮椅上,被老师推进教室,她眨着眼睛,深灰色的瞳孔里闪烁着的光芒,充满了对新鲜事物的向往。“大家好,我叫洛歆。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度过初中时光。”

我清楚地听到后面女生的嘲笑,“长得挺漂亮,可惜是个瘸子!”

“你们说她怎么有脸来这儿上学,她应该去残疾学校才对啊!那儿更适合她!”

那些嘲笑像匕首般刺进洛歆心里,脸上的灿烂不禁黯然失色,额头上渐渐渗出汗珠。过了一会儿,她又恢复了笑容,也许是因为听惯了这些人的语气了吧?那笑依旧美好,充满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和憧憬。

“这是班里的新同学,因为她的腿不方便,所以请大家多多照顾,那有谁愿意和她同桌?”老师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

我走过去扶着她的轮椅把她推到我旁边的位子上,然后低头呢喃:“你好,我叫卓迁雪。”

下课后,我推着她到操场上,她看着操场上打篮球的同学,眼底露出些许遗憾。一个女生冲我走来:“你好啊,卓保姆。”她着重了“保姆”两个字,洛歆刚想插口,就被她拦下来了,“这没你说话的份,瘸子!”

我想了想,忽然就笑了:“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瘸子,真可笑!你以为你的身高比瘸子高很多吗?”也许是刺到了她的痛楚,她狠狠的咬咬牙,转身离开。洛歆扭过头,看着我:“对不起!”

“你没事吧?”我清楚的知道洛歆在颤抖。

“没事!”她平静地说。我转到她面前,她的手心里全是汗,还有些轻微的指甲印,嘴唇也被她咬得溢出血丝。

曾敬佩过她,敬佩她面对那些刺耳的嘲笑还能微笑出内心,微笑出真诚的勇气。让我了解洛歆的,是在之后两年的相处中。那两年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太多的悲伤渐渐黯淡。这两年里,洛歆经历了最重要的康复手术,这两年里,经历了太多太多。

这两年看那花开花落,长叹流年如水,水如沙,几时惊梦。

终于挨过中考,考题相对于平时的训练要容易得多,作文题目是《梦》。“迁雪,你作文怎么写得?”洛歆走过来,手术做得很成功,现在她已经不用依附在轮椅上了。

“我的梦就是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我摘下一片桃花瓣,这个季节能看见桃花是很难得的。浅紫色的花瓣刻满了沧桑,诉说着风的冷和这美丽背后的凄凉,“你呢?”

“我呢,是想考上英国芭蕾舞学院。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去看芭蕾舞表演,从那时起我就爱上芭蕾了。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只能坐在轮椅上,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所以对舞蹈的一种向往吧!”暖风吹过,奚落的花瓣飘落到洛歆头上,她用手掸下花瓣,不经意间触碰到了黝黑的长发,秀发披到腰间,第一次发现不坐轮椅的她是这样美与这景,这物融为一体。

后来上了高中,生活轻松了许多,也变了许多。老师变了,同学变了,学校变了。唯一没变的就是我的同桌依然是洛歆,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缘分吧!

高二的我一度痴迷写作,那时一直垂怜于一家杂志公司。

洛歆从门外跑进来;“迁雪,我有话和你说。”

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她的话:“歆,你说我要不要往杂志社投篇散文?”

“可以啊。”她呢喃。

我一副乖猫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瞅着洛歆:“求鼓励!”

她无奈道:“乖了,姐们挺你!”

“你刚才想说什么?”我满意的点点头。

“迁雪,我……我喜欢高二三班的叶寒

“啊?”待反应多来,我早己笑得合不拢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卓迁雪,严肃点!你说我该怎麽办啊?”

我耸耸肩,“我是情感顾问吗?真不知道你脑子是被门掩了,还是被驴踢了。他有什么好的?再说,他知道你喜欢他么?”我看看面前摇头的洛歆深感无语,“既然不知道,那你就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放弃;第二是让他知道你喜欢他。你听懂了吗?”我点点头。

“我觉得,你真有做情感顾问的潜力。”说完,就又跑出教室。我愣愣地看着她,接着,低下头继续修改散文。像是想到什麽,我翻开本新的一页:

青春在毁灭了一些人的同时,也造就了一些人。

在我和另外几个朋友的怂恿下,洛歆决定向叶寒表白。周五的下午,我们藏在角落里,叶寒的身影映入眼帘。

“快去啊!”我冲洛歆悄声说。

“我不敢。”她的两颊涨红如霞,瞳里略带羞涩。

在犹豫了一分钟后,洛歆走到叶寒面前:“叶寒,我有话对你说。”我还待在教学楼后偷笑。

叶寒蹲坐在草坪上,望着洛歆:“什么事?”他怀中抱着足球。

洛歆背对着我,但我依稀听到她说,叶寒我喜欢你。之后,两人的窘相浮现在我脑海中。洛歆说完,就转过身向我跑来。脸上已通红一片,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细腻的更像是在装饰一张唯美的少女画像。

操场上,叶寒的表情透过眼帘直入脑海,有些是吃惊,像是要解释什么。

“他回复你了吗?”虽然没有得到答复,但她眼里还是闪烁一丝兴奋,由内而外的高兴。

“没有呢!”她有些遗憾,“我说完就跑过来了。”

忽然觉得,眼前羞涩的少女好可爱:“你真可爱。”说完,我就笑着离开了,也不顾跑来追我的洛歆。

之后的一个月,洛歆天天心不在焉的,总是在想叶寒会不会回复她。那天的雨连绵不断,让我想起了初见洛歆时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初识时就对她产生了好感。

就是在那天,洛歆收到了叶寒的回信。一行窄窄的小字把信纸反衬地愈发富裕。她的眼眶红红的,始终没有哭出来,手用力地抓着纸不停地颤抖。我抢过那张信纸,上面赫然写道:

洛歆,抱歉,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算是婉转的拒绝吗?洛歆忽然把头搭在我肩膀上,依稀觉得衣服湿润了,她哭了?

“好了,没关系.那个叶寒有什么好的?”我安慰她,接着我听见了沉沉的哽咽声,索性不再说话,等她想开了就好。

那天,她昏昏沉沉。现在已经放学了,外面的雨还在不停地下。洛歆背起书包走了出去。地面已经积了深深的水,雨点打在伞上更是肆意的砰砰作响。正看着雨景出神,发现操场跑道上熟悉的人影。洛歆没打伞,只是疯了似的围着跑到跑啊,跑啊。我站在旗杆下看着,只是静静地看着。许久,她停下了脚步,实在不忍看到那狰狞的雨露打在她头上,肩上,我打着伞冲过去,冲着她咆哮:“你够了吗?”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