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何必执着


他绝食了,他只想寻死,他真地非常非常想不活了。

他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可是毕业多年后却根本没有合适的机遇在银幕上亮相。有的只是些无关紧要的死跑龙套的小角色和干些买盒饭之类的跑腿活。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很失败,他悲愤地想:与其这样苟且活着,不如死了算了!他是个很倔强很执拗的人,一旦钻进了牛角尖,就很容易地陷于死地。他的死志异常强烈,家里人感觉到了这种危机,他们轮流呆在他的身边劝慰他;尤其是年老多病的母亲,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的身边,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寻了死路。

可是这种情况是拖得愈久愈危险,他已经绝食整整五天了。形势异常危险,可是究竟该怎么办呢?

这一天,他的电影学院的导师登门;导师支走了屋里所有的人,包括那位暗暗垂泪的面容异常憔悴的母亲。

导师并没有象大多数人一样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寻死觅活,而是长叹一声道:“孩子,你想知道,如果你就这么轻易抛弃自己的生命之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吗?”

他垂死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的狐疑:这是什么意思?

导师没有再说什么,他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一股若有若无的悲凄之声从屋外传来,是那么地凄苦,那么的忧伤。他挣扎着倚扶着门框往外看……

满院的缟素,一地的悲声,一座肃穆的灵堂赫然入目!

灵棚里,一具“尸骨”躺在低矮的门板上,上面再罩着一匹素白的布单。他的母亲,满头银发的亲娘,就那么瘫倒在尸骨旁悲凄哭嚎,仿佛天崩地陷般的悲泣不已;他的父亲,就如失魂落魄般地呆立在老娘身侧,大滴大滴混浊的老泪流落衣襟;周围的所有亲朋好友亦是悲恸不已,一碗浊酒,两根白烛,四柱殘香,八副花圈,整个小院沉浸在了一片悲痛之中……

导师平静地开口道:“人生如戏。白发人送黑发人,中年人送青年人,这也许就是这世间最大的悲痛;如果你还是这般地求死心切,弗如就让这一切提前发生吧!

切记,你在你的老母亲和老父亲的心中,永远是最完美的主角!既然大家都是这滚滚红尘中的匆匆过客,不过都是些演员,仅此而已!又何必如此较真呢?”

他的双眸出奇的灼亮起来。

人生如戏,何必执着?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