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钓鱼(故事新编)


老姜在江边直钩钓鱼,千年过去了,没有钓到一条,始初的那点悠闲感荡然无存,他实实在在感到落寞了。如果就这样收起鱼竿,就等于把悠闲的愿望彻底粉碎,他是有点不甘心的。

这天,老姜读了《鬼眼穿魂诗集》之后,被鬼眼穿魂的懒散、消沉的诗情所感染,中毒颇深。昏昏欲睡之际,浮子急剧下沉,他心中大喜,用尽老力赶忙提起鱼竿,钓上来一条金丝大鲤鱼。他捧着这条大鲤鱼心头荡起了千层波、万重浪,怜鱼惜水之情顿生,不禁老泪纵横,幽怨地说:“鱼儿啊鱼儿,你怎么那么傻哟?直钩也能把你钓上来,你是世上最傻的鱼儿!”没想到鲤鱼反唇相讥:“谁傻谁傻?用直钩钓鱼,才是世上最最傻的傻瓜!我不过是好奇,想上来瞧瞧世上最最傻的傻瓜的嘴脸是什么样子。”他听了眉头一皱,想不到自己遭人类嗤笑不说,现在还要遭鱼类讥讽,心中的火再也压不住了,厉声地说:“好吧,你今天看清了我的嘴脸,算你荣幸,但必死无疑!”他将鲤鱼扔进了鱼篓。鲤鱼在鱼篓里还嘴硬得很,继续讥讽,“我看清了你,不仅是个傻瓜,还是个伪君子,死而无憾!”

老姜气愤不已地又将直直的鱼钩扔进了江里,没过多久,又钓上来一条大鲢鱼。他怒目而视,问:“你是不是也要看清我虚伪而愚蠢的嘴脸?”鲢鱼摇头摆尾地说:“姜善人,江河遭到工业废水严重污染,我在水里生不如死,我宁愿下你的油锅,一了百了,你就成全我吧,大善人!”他这下可怒不起来,为鱼儿的命运凄然泪下,哀伤地说:“江河污染了,你呆不下去;人世污染了,我又呆得下去么?还不是照样要咬着牙坚持,坚持就是胜利。死是件容易的事,活着才堪称伟大。试想,倘若人人都像你,经不起考验,痛痛快快去死,人类早绝灭了;倘若鱼鱼都像你,经不起考验,痛痛快快去死,鱼类早就灭绝了。你这种行为相当恶劣,是不负责的态度,一定要纠正。你还是回到水里去,坚持住,努力为鱼类作点贡献出来,也不枉为一条鱼。”他毫不犹豫地把鲢鱼扔到了江里,它接着又蹦出水面,疾呼:“姜善人,你不能见死不救……”

为防止想不开的鱼儿上钩破坏自己垂钓的雅兴,老姜即使明明看见有鱼儿咬钩也装作不知道,任由它们在水下捣鬼,这叫眼不见心不烦。他翻开鬼眼穿魂的长篇小说《流浪新歌》来解闷,读着读着就忍俊不禁,自言自语:“流浪是生命的无谓挪动,垂钓是避开尘世烦扰的悠闲,非饱读经书者岂能做到乎?”

正当老姜为自己的雅兴骄傲自满、洋洋得意的时候,一只乌龟汗流浃背地顺着钓线爬上了鱼竿,端坐在竿头喘着粗气,用愤怒的眼光逼视着他,好像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他吃了一惊,合上书朗声问道:“王八先生,你也是想借我的手来结束生命吗?你想错了,我不可能做这种残忍的事来玷污我的人格。你还是原路返回吧,别把我的鱼竿压断了。”乌龟听了脖子伸得更长了,冷笑道:“虚伪的小人,骗子!你倒是想要我的命,可你不一定做得到。我来问你,你放根情丝到水里干什么?害得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来,还以为有只母王八在上面等着我呢。你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做,可恶之至!不得好死!”说罢,乌龟“扑通”一声跃入了水里,水面冒起了几个水泡,可能还放了几个王八屁给他闻一闻。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老姜有生以来,虽说仕途不是很顺,但淡漠名利,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不是君也是子。他从没受过这种没头没脑的冤枉,委屈又哭不出,一时内火攻心,老羞成怒,把心爱之物鱼竿折成了数截来泄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鱼竿里面早已驻扎进了蚂蚁兵团,见他怒气冲冲的恐怖样,顿时乱作一团,大呼:“快跑呀,不得了啊,拉登来了,要毁掉我们的大本营……”

老姜当场倒地,自此直钩钓鱼者绝种。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