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龟


八月,火辣的太阳持续了半个月了,依旧没有下雨的意思。

刘老太眼瞅着门口干得发裂的土块,心想着必须要去那两亩薄田里人工加点水施点肥了,不然那辛辛苦苦种下的种以及好不容易长得半大的秧苗就要像自己这把老骨头那样随时可能坍塌在土里了。

走到后院提上之前拾荒得来的还剩半边残封盖的胶水桶,扔进一个葫芦瓢和一把小铲子,刘老太忽然想起施肥的事,就叫老伴的名字,没人应,估计又是去村头大槐树下看人下棋去了。“成天就知道到处溜,一点也不操心家里的事。”刘老太嘀咕着,慢悠悠地带上门,顶着破草帽提着小桶出发了。

就那么半里路,刘老太觉得自己走了很久,可能是太阳太大,年纪也太大了吧。好在自家的田离一条小沟不远,据说这条小沟曾是条大河,连着汉江的一条比较大的支流。不过可能干的太久,只剩下这么点苟延残喘的水,仿佛风一吹就要全部蒸发了似的。

来到田边,果不其然,刘老太的心肝们全部耷拉着脑袋,趴在土块上喘气,刘老太赶紧走到小沟旁,可是不太好下去,虽然干的厉害,可是能够得着水的旁边泥土很是淤,一脚踩下去,**就很费力了。刘老太四处瞅了瞅,看见一块砖头大小的圆石头在一旁,可是光一块石头不够站,于是刘老太又到旁边捡了些枯树枝扔在石头旁边。刚一扔下去,那石头竟然脱离了地面,转了个圈,又重新趴下,发出吧嗒一声响,这着实让刘老太吃了一惊,定睛一看,原来不是块石头,是只大龟在晒太阳,壳上由于沾了许多泥巴,又经晒干,看起来还真和石头没什么差别。有这等好事!刘老太心中一喜,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把这家伙端了起来,那黑乎乎的家伙瞪着两只清亮的眼睛,张开大嘴做出要咬人的样子。刘老太赶紧上岸,把龟放进破桶里,可是龟太大了,桶的口又只开了半边,刘老太塞了半天才把龟塞进去。

也顾不上给菜浇水了,刘老太兴冲冲的回到了家,除了去年年底儿女们带着孙子孙女们回来玩,已经很久没有事情让她这么高兴了。刘老太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就重新提着龟走向菜场去了。来到卖甲鱼乌龟的摊贩前,刘老太看了看那小贩卖的龟,个个都不如自个的大,个个都不如自个的有活力,心想估计可以值不少钱呢!小贩见刘老太在摊位前徘徊,赶紧上前来打招呼,问刘老太是想要甲鱼还是乌龟,刘老太喜气洋洋地说:“我不买,我刚捉了只大乌龟,纯野生的,是个好宝贝呢!”小贩一听兴趣来了,说:“我看看太婆的见到的宝贝!”刘老太把桶递给了他,小贩三下五除二把桶上的半边破盖子掀开倒出了龟,“个头还真是大!我看看……”小贩嘟囔着把龟翻过来,“哦,原来是只巴西龟啊,难怪……”“巴西龟?巴西龟是啥子?”刘老太好奇地问。小贩说:“巴西龟是最不值钱的一种龟,这么大少说也有三斤了,如果是野生土龟,至少可以卖到五六百,可是如果是这个就五十块钱了不起了。因为这种龟长得很快,又很凶猛,且产肉不多肉质一般,没什么人要它。”刘老太听闻这么一说倒不太相信,小贩见了,赶紧解释道:“不信你看我盆子里的,那绿色的小龟就是巴西龟,它们有个特征是有两只红色的耳朵,而本土的乌龟就是那黑色和棕色的,有很大区别的,那绿色的越长大颜色也越深,最后也成黑色的了。这龟每年都有很多人买来放生,估计就是放生的长得这么大了。但是肉不多,没什么人吃。”说着小贩把龟递还给刘老太,刘老太仔细端详了半天,确实就是那绿色小龟的成体,也明白自己只是捡了个便宜货。留着也没什么用,就问:“你刚才说五十块钱,你要吗?”小贩想了想,说:“这……不知道有没人要……”刘老太说:“反正你是做这个生意的,这么大肯定有人买的,你收了吧,说不定不止这个价。”小贩面露难色,不过还是说:“好吧,我就当帮您一个忙。”

刘老太怀揣着五十块钱,心里的失望也逐渐消散了,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值钱,可是五十块也不少了,自己卖点小菜得多久才赚五十块啊!这么想着,刘老太又高兴起来,买了点肉和老伴爱喝的散白酒回了家。想起菜园里还没浇水,就又提起小桶出门了。

不多时,一个哼着黄梅老戏的老头逛到了小贩的摊前,目光立刻被那盆里的庞然大物吸引了,“哟!这么大一只乌龟啊!是家养的吗?这估计的值不少钱吧?”老头惊叫道。小贩一听,立马走了过来,说:“这可不是家养的,纯野生的,您看着泥巴还粘在上面没掉呢!家养的龟哪里这么有活力和生气,颜色也没这么深啊!”老头问:“那这值多少钱?”小贩说:“您要吗?你要是要,我按家养乌龟的价格给您,三斤多,就三百块!您想啊,这么大一只还是野生的,买回去肯定可以保家宅平安,老乌龟可是灵物啊!我也想留着,可是自己就是个卖龟的,屠杀了太多,这龟灵气对我家不管用了。”老头心想:“这龟准是个宝贝无疑,不过三百块还是多了点……”看到老人在迟疑,小贩赶紧不失时机的说:“这样吧,我本来是买肉用龟的,这镇家宅的宝贝如果您不要,我就直接当肉用龟卖了,您要是真心想要,我也不愿意让这宝贝直接被下锅了,我就少您50块怎么样?这是我看在您爱惜宝贝的面子上才让步的。”老头一听,无奈的说:“可是我手头也没这么多现金现在……”“那没有关系,我今天一直在这儿,您可以回家取了再来买。”“好,那你一定要帮我留着啊,我家不远。”说着,老头赶紧赶回家了。回到家,老伴不在,正好,可以给她一个惊喜,这样她就不用老是唠叨自己不操心家里的事了。老头取了钱,赶紧回到了摊贩前,还好,龟还在,小贩还算讲信誉,老头心想。小贩点了点零碎的钞票,然后麻利得用网兜包好龟给了老头。

老头回到家,找到家里洗澡用的木盆盛满了水,把龟放了进去,龟一到水中就活跃起来,伸出头和手脚,快乐的游来游去。老头又把它拿出来,放在地上,这时龟不像刚开始那样缩头缩脚了,开始快速爬动起来,似乎全身都是劲。老头暗自高兴自己买了真的好宝贝。

傍晚,刘老太好不容易给菜园都施了水,回到家,发现门开着,“这老东西,总算晓得回家了。”刘老太嘀咕着刚走进门,正看到了刘老头在逗龟,就问:“你在干嘛呢?这是哪里来的乌龟啊?”刚说完,忽然想起了什么。刚要开口,就听老伴兴奋的道:“这是我买的镇宅之宝,才250块钱,纯野生的哦!怎么样,划算吧?”刘老太不可思议的看向刘老头又看向那只龟,那龟也正好瞅见了她,马上缩了进去,圆圆的龟壳离开了地面转了个身,发出吧嗒一声响,跟她第一次见到它时一样。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