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鸟和木雕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4 | 浏览 :29

曾经,在这个星球上,发过一场规模巨大的洪水。 人类的先知预先得到了洪水即将到来的消息,他和他的族人砍倒大片大片的树木用来建造方舟。那方舟据说十分巨大,能够容得下这世上的每一种动物,一样一对,好使得它们能够避过洪水,繁衍生息。 洪水将至,天空乌云密布,飞鸟和走兽陆陆续续上了方舟。只有一只鸟被拒之门外。因为这是独特的一只鸟,无论如何,它都找不到自己的“对”。 暴雨倾盆而至,方舟载着上面的人和鸟兽漂浮起来,陆地开始变得越来越少。那无偶的鸟起先还能躲避在仅存的陆地上生着的树中,然而眼看整个世界即将化作汪洋,再无遮风挡雨的场所。 于是孤独的鸟儿从树上啄下一枝树枝,双爪抓着它,


小狗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29

天飘着白雪,昏黄的路灯洒在洁净的白雪上,我和朋友静静地走在放学的小路上,耳边传来“呜!呜!”轻微的的狗叫声,我寻声望去,一只小狗在狭窄阴暗的小巷,夜晚看不清楚,只能看到眼睛在黑暗之中泛着美丽的绿光。这么冷的天,天啊!我泛滥的爱心使我走近了一点,我像电脑中所说的蹲了下来以使它安心,朝它拍了拍一下手掌,“啧啧啧!”。它仿佛回应我,发出“呜呜——”的声音,从阴暗的小巷中慢慢走出来。我被吓得起身,那是只“赖皮狗”,黑毛掉了一大半,裸露在外的皮肤像被开水烫过一样,身上长满了红色斑点,特别在头部和脖子上,几乎一点毛都没有。 身边的朋友也瞥了一眼,对我说道:“好恶心,我们快走吧!


无偿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29

女孩因失血过多生命垂危,等醒过来后看男友一直守着她,说:“还是你最关心我。” 男孩摇摇头:“你是稀有血型,是她救了你。一次输血量根本不够,是她跪下来哀求医生,又抽了两次的血,你才能醒过来啊!” 女孩三年没回家了,因为她不喜欢那个后妈。 现在,女孩哭了:“爸爸走了,没想到她还当我是女儿……” 142


停留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9 | 浏览 :22

午后,安以陌一个人抱着吉他在阳台上练习着,琴弦在指尖拨动下传出来熟悉的曲子。这首曲子是安以陌最熟悉最爱的惟一曲子,安以陌从小便有健忘症,她能记到的事情不是很多,而且对于一些重大的事情来说,她也能在几分钟过后就忘掉了。这首曲子是安以陌最爱的,亦是安以陌能够怀恋对那个人的暗恋的唯一办法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做林宇凡,他是一个小乐队的吉他手,这首曲子便是他所作的,曲是他谱的,词也是他所写的。这首歌的名字名为《停留》。安以陌和林宇凡一样都是一个吉他手,但有所不同的是安以陌是民谣吉他手,而林宇凡是电吉他手。他们俩个所弹的吉他不一样,也连风格也不一样,在此之前,安以陌是很不喜欢电吉


古迹(续)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46 | 浏览 :29

古迹 (二) 古时候,乡里有一户人家,住着兄弟二人,老大叫磨架子,老二叫粪起子。这兄弟俩虽然是一个妈生的,个个长得相貌堂堂,但秉性却大不相同。磨架子自幼勤奋好学,而粪起子打小好吃懒做。乡里乡亲多半喜欢磨架子,讨厌粪起子。有人说,一个窝的猫子,总有个把斃鼠的。也有人说。一个圈的猪崽,总有一个电巴子。 兄弟二人长大后分了家,各过各的日子。磨架子白手起家,开起了磨坊,以打豆腐为生,整日忙忙碌碌,很快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当官的大老爷在府前设了榜,定了规矩,如果谁闯了榜,就要当场说个四言八句,说得好就有奖。一日,磨架子挑着一担豆腐去城里卖,路过府前时恰巧遇见大老爷骑马经过,慌张


译梦屋(修改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9 | 浏览 :30

明天是小年,但我不打算回家。 我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散着白云山小柴胡颗粒和阿司匹林,隔夜的苦荞贴在玻璃杯底。还有一盆五彩椒,从2013年开始,至今也没结果。 电话铃声持续了1分钟,间断后又持续响起。终于让我无奈的接受了来电者不肯罢休的决心。我撑起身子,扯掉电话线。 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也许是不想听见妈妈的声音。我不喜欢她说鸡蛋怎么怎么营养,菊花茎,水芹,新鲜的洋椿头怎么怎么好吃。一听我就来气。真想反驳她一句“能不能换个话题”。我才不会认为这些东西多有价值呢。我都二十岁了,妈妈还把我当成独自一个人就会害怕伤心的不懂事的孩子呢。她总是在我的交友工具上留言,在刺眼的电脑


我为女生去道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8 | 浏览 :23

陈亚云是我们火锅店最漂亮最有能力的服务员。在我们店里要求服务员每天晚上推销五份鱼锅和两份奶茶,她每次都能超额完成任务,拿着作为奖励的的奶茶很神奇的走出店门。尽管如此,大家平时也能和她说说笑笑,但是没有人敢追求她,大家说她身上仿佛有一股寒气。而且听说她最近她自考考上了一个大学,这在平均文凭停留在初中的火锅店传为佳话。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尽然找我帮忙帮她道歉。 那天我正在收拾桌子,她笑眯眯的凑到我跟前来,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看来传菜部的那群屌丝说的没错,她身上果然有寒气,好歹作为大学本科生的我到底还是表现镇静。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语气中透着不得已和命令性,好似一个因


茉莉花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12

1 幽渊里,没有阳光,没有水,饥渴的食物疯狂的生长,吞噬一切没有灵力的生物,我蜷缩在墙角,眼泪一直流到脚边的一株小小的茉莉花上。 2 我抱着那盆茉莉走在人类的街道上。奶奶去世了,她消散的时候说,你走吧,你不属于这里。我沉默着,或许是无言以对。 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阳光的关系,在阳光的灼烧下,我的眼睛竟然有些微微的刺痛。 一片阴影落在我身上,我仰头,微微眯起眼睛。面前眉目如画的少年执伞而立,向我伸出手:“给你,水。”我有些讶异,一半是因为他身为一个雄性生物居然还打伞,一半是因为他能看得见我。这人的声线干净。很好听,却种莫名的熟悉感。 “丫头你好,我叫季风。” 3 “这是


微小说之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26

已经定好的机票,已经期待好久的行程。却被女生又一次爽约了。 “这次事情真的很急,不能赶回去了…sorry”匆匆挂掉了电话,嘟嘟的盲音让他心力交悴。 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爱情,一个在走,一个再追。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坚持。被两次说分手,然后她哭着受伤了,又两个人在一起,每次鼓起勇气,想恶狠狠的骂她,讨厌她,恨她,但是看到她的笑……却只有满满的喜欢。沉迷。 这样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好疲惫,说好的相聚呢?从一开始就在等你,但你从没有让我如愿以偿!买好的电影票只能作废,安排好的和你度过的日子只能上网打发无聊… 他每天都在想,她在忙些什么呢?为什么打电话不接,不爱我吗?不像普通情侣


可怜的厨师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0 | 浏览 :22

那家伙的鼻孔里露出三根尖细的鼻毛,鼻毛上凝结着水珠,水珠反射着灯光,一闪一闪亮晶晶。 他很忙,因为今天客人很多。馆子里就他一个厨师,连个帮手都没有。待遇也不咋地,老板是个抠货。他一想起这个就来气。嘴里嘟嘟囔囔,骂个没完没了,从最终喷出的唾沫星子洒在就差放盐的凉拌黄瓜上。 “老板呢?出来!你这菜里咋有根的头发?” “我看看…这…厨师刚理了发,所以就…要不这样吧?再给你换一份!” “那就换一份吧!” 老板急步走进厨房。 “嘿!那个顾客找茬呢,硬说他菜里有一根头发!你见过细尖的头发吗?哼!给他换一份,我也不能吃亏!今天你只能领一半的工资!”老板说罢,端起一盘凉拌黄瓜走了。


错过你,只应那时年少(二)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0 | 浏览 :12

原来爱想泡沫,只是那时的我还不懂 她就像个孩子一样,喜欢泡沫,她说“你看那泡沫在阳光下的样子,就像爱情,璀璨夺目,那是年少时,她以为的爱情的样子,现如今,她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心想着“是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 她走着,看着,回忆着,每一个角落都藏着她的回忆,和他一起的回忆,只是那街道的熟悉带着一些陌生,似乎在嘲笑着,早已不见了他们的影子,嘲笑着,她曾说过的“永远和爱情……” 转过街角,她看见一群孩子在吹着泡泡,孩子追逐着,嬉闹着,伸出手去触碰那光彩夺目的泡泡,每当双手轻轻触碰到时,它就消失在了空中,孩子那满是天真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遗憾后,转瞬又去追逐其他的泡沫,她站


情若在,天涯何处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26

一 起床,在阳台俯瞰,收入眼帘的景物湿漉漉的。雨滴在玻璃窗上滑落,宛若风不干的泪挂在脸颊。六月的雨,总是猛烈地。以往,碰上这么大的雨,街上的行人应该是是稀稀落落的吧。从昨天开始,这个城市醒来的比平时早。即使下雨,也阻挡不了“全城高考”的脚步。拥挤的街面,只看见色彩斑斓的雨伞在蠕动着。我拿起电话“小白,一会儿到教师公寓这边来接我。” 高考就像六月的雨,如期而至,篮球场外的玉兰花浮动着暗香。我们在一把伞下,并肩走着。雨沿着伞滑落,滴答在地面的声音,入耳清晰。“最后一天了,我们就要解脱了”你仰起脸笑着。眸子里分明有一丝落寞闪过。我佯装,像一个久牢出狱快要获得自由的囚徒一样


那一年,我们是兄弟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16

某孤儿院内有这样的一对兄弟,哥哥自来时便是孤儿院里最优秀的,而弟弟则不受喜欢,没有任何人喜欢他。 两个小孩在孤儿院的待遇是完全不同的,哥哥聪明,机灵,能说会道,大家都很喜欢他,相反的弟弟确十分不招人待见,这些人当中就有他的哥哥。。。 哥哥每天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院长将他当宝一样供着,因为那是他的财神爷,摇钱树,弟弟穿的衣服带补丁,吃着发霉的馒头,但他心里却很高兴,因为他哥哥过得比他好。。。 兄弟两十几岁的时候,孤儿院来了一个商人,大腹便便,小小的眼睛满是精明,得知商人是来领养小孩的,院长突然变得很高兴,不断的向商人介绍着孩子,好似他们都是商品,而他自己是一名优秀的推


电话那端的爸爸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41 | 浏览 :9

今天是贾鸿出国打工整两年的时间。他准备给妻子打个长途电话。 “喂,家里都还好吧?女儿乖不乖啊?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女儿乖着呢。邻居都说越来越像你了。嘟嘟现在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嘟嘟,快过来,叫 爸爸” “爸爸、爸爸” “乖女儿”贾鸿高兴地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 一年之后,贾鸿带着辛苦攒下的二十万元和对妻子、女儿的无限思念回到家中。 “嘟嘟,快看谁回来了,快叫爸爸啊” “爸爸、 爸爸” 嘟嘟跑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喊了起来。


最后一片叶子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43

十一月的夜风丝溜溜地吹过,把窗户摇曳的直响,像是谁的心空落落地挂在空中,随风戏弄,孤独的病房白得让人刺眼,琼西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神呆滞,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能从他身上找到的唯一生命气息,就是他眼球中晃动的梧桐树影。 “老头,医院的费用我们帮你交了,到你死也够用了,你就安心的在这躺着吧,不要有事没事让医院给我们打电话了,我们很忙。”琼西3个儿子中最大的儿子面无表情地对着老人说道。 “爸,其实你也没有大病,不要担心,过几个月我们来接你。”小儿子说完这句,老人朝他微笑了下。 接着就是冷冷地关门声,房间内再无生气,梧桐叶开始凋落,琼西像是在数数一般,张合着干裂的嘴唇。 单调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