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译梦屋(修改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9 | 浏览 :82

明天是小年,但我不打算回家。 我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散着白云山小柴胡颗粒和阿司匹林,隔夜的苦荞贴在玻璃杯底。还有一盆五彩椒,从2013年开始,至今也没结果。 电话铃声持续了1分钟,间断后又持续响起。终于让我无奈的接受了来电者不肯罢休的决心。我撑起身子,扯掉电话线。 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也许是不想听见妈妈的声音。我不喜欢她说鸡蛋怎么怎么营养,菊花茎,水芹,新鲜的洋椿头怎么怎么好吃。一听我就来气。真想反驳她一句“能不能换个话题”。我才不会认为这些东西多有价值呢。我都二十岁了,妈妈还把我当成独自一个人就会害怕伤心的不懂事的孩子呢。她总是在我的交友工具上留言,在刺眼的电脑


再见,再也不见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1 | 浏览 :81

“王子?德亚王子?”管家奇怪的叫着年轻英俊的德亚。其实也不怪老管家,因为从他的王子见到那个倒在海滩上的纤细少女以后。就愣在那里,直直的看着女孩修长光洁的双腿。       “王子?!”老管家伸出手轻轻的在德亚眼前晃了晃。“嗯?”王子终于回神了。“德亚王子,认识这位姑娘么?”老管家好奇的问。       “不,我不认识她。”王子脸色奇异的回答到。“不认识?”管家看着王子。怎么可能不认识,愣愣地看了这少女这么久,满脸的复杂表情。不过王子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他可是从小看着王子长大的呢。不过看王子呆呆的看着少女的样子,老管家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城堡里,薇薇安躺


心理学家哈洛用铁猴子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06 | 浏览 :24

心理学家哈洛用铁猴子和绒布猴子做了一个实验,得出结论,爱源自接触而非食物。事实也证明:如果没有肌肤的接触,婴儿几乎活不过6个月,即使活过了,也反应迟钝,常做噩梦。爱并不高深,温柔的抚摩,轻微的晃动.....,所以请不要羞涩,拥抱你爱的人吧,这便是爱的真谛。


茉莉花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56

1 幽渊里,没有阳光,没有水,饥渴的食物疯狂的生长,吞噬一切没有灵力的生物,我蜷缩在墙角,眼泪一直流到脚边的一株小小的茉莉花上。 2 我抱着那盆茉莉走在人类的街道上。奶奶去世了,她消散的时候说,你走吧,你不属于这里。我沉默着,或许是无言以对。 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阳光的关系,在阳光的灼烧下,我的眼睛竟然有些微微的刺痛。 一片阴影落在我身上,我仰头,微微眯起眼睛。面前眉目如画的少年执伞而立,向我伸出手:“给你,水。”我有些讶异,一半是因为他身为一个雄性生物居然还打伞,一半是因为他能看得见我。这人的声线干净。很好听,却种莫名的熟悉感。 “丫头你好,我叫季风。” 3 “这是


你还欠我一条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61

这样的事情是不常见的:孝顺女儿突然成了杀父的凶手,报警的人却是死者的外孙。死者的心脏被戳了一刀致死,但是死尸那冷冰冰的脸上却绽放着淡然的安详。这让负责调查此案件的警员感到奇怪。 案发现场是在被害者的家里,一处依山傍水的恬静处,远离喧嚣和人群。房子是田园风格的,全由高贵木材建制。血流在棕栗色的大厅地板上,警员到达时,血迹已经干了,不再扩张地流。 瘫痪在冷尸体旁边的便是蔡妘,警员亲眼看见那把凶器还握在她的手里,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两侧沾染着血,在灯光下暗淡着。 警员蹲下来讯问被勾了魂的蔡妘:“人,你杀的?” 没有回复的声音,只有两道深深的泪痕,只是既惨白又战抖的脸,只有眼


七度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90

几度 几度风雨, 几度春秋。 几种冒昧, 几回风流。 几杯淡酒, 几斤哀愁。 几次忐忑, 几次回首。 热度 洲一个人在台阶上抽着烟。 凉爽的夜晚。 对门的陈姐刚刚跳完广场舞,从洲的面前经过。 洲看到了她散发出的那种释然,那种好像刚从烈日中浸过倾盆大雨的享受。 而洲,却什么也享受不到。 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去承受,去享受。 下午,菁的电话打破了这炎炎夏日仅有的一点清爽。还有洲的心湖的一片宁静。 菁说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你不要抽太多烟。 晚上少吃饭,多运动。 但是菁没有说,我想你。 以前的菁,第一句,一定是“我想你”。 洲在沉默着。 听着菁在貌似宁静地说。 洁用**给


请原谅我的逃之夭夭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4

当夏远拉着一个漂亮长卷发齐刘海女生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种缺氧的感觉,准确的说是心痛,痛到麻木得不能呼吸。就在前几天,我还天真的以为夏远会在情人节给我一个惊喜,可是我没想到却是有惊无喜。我曾经幻想我会有一个浪漫的情人节约会,可最终却成为了夏远和别人约会的电灯泡。 情人节后的三天,我一个人躲在宿舍强迫自己接受了夏远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我告诉自己:夏远有女朋友了,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谢向薇。她温柔、漂亮、有气质,最重要的是她的家庭背景很好,这些我永远比不上。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在情人节后的第四天挂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出现在夏远面前。夏远问我这几天为什么失踪了,我告诉他我


下一辈子,你们俩我都爱了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7 | 浏览 :83

韩敏来到了一座新的城市,来到新城市的她,被城市的一切吸引了,让这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新鲜感,上海是一个对她有特别意义的城市,这就是她为什么选择来上海的原因。 “上海,我来啦···”韩敏把放在心里的话,大声的说了出来。 韩敏上了计程车,一路上,她看着沿途的风景,她之前在网上已经租好了房子,现在就是前往那里去,韩敏回忆起,房租阿姨给她发的房子的照片,那是一间装潢特别的房子,是田园风格的,是韩敏喜欢的风格,房子特别没,走廊上还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这就是韩敏租这间房子的原因,终于来到了房租阿姨给她写的地址的地方,韩敏付过钱呼,就拉着她那不算多也不算少的行


蒲公英,约定了离别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80

从没想过,四年后的自己会呆呆地盯着照片上的两个小小的身影流泪。照片上的小女孩望着天空中迷茫的繁星,那时的我一度认为星星是白色的,因为曾经天真的固执过只有白色才能在漆黑的夜幕中闪烁得如此耀眼,如此辉煌。 照片的背景是初夏傍晚的海河,那两个孩子笑得很甜,其中一个坐在轮椅上,伸手指着天空中最闪耀的星星。记得那天,寂静。她指着星星对我说:“迁雪,妈妈说人死后就会变成星星!”“那我就要变成最亮的那颗。”我认真道。她淡然一笑:“我才不想做那最亮的星星。”“你真傻!”我取笑她,“最亮的那颗多美啊!周围还有这么多小星星,一定很幸福。” 初识她的那天是在初二时,夏雨连绵不断。她坐在轮


巴西龟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85

八月,火辣的太阳持续了半个月了,依旧没有下雨的意思。 刘老太眼瞅着门口干得发裂的土块,心想着必须要去那两亩薄田里人工加点水施点肥了,不然那辛辛苦苦种下的种以及好不容易长得半大的秧苗就要像自己这把老骨头那样随时可能坍塌在土里了。 走到后院提上之前拾荒得来的还剩半边残封盖的胶水桶,扔进一个葫芦瓢和一把小铲子,刘老太忽然想起施肥的事,就叫老伴的名字,没人应,估计又是去村头大槐树下看人下棋去了。“成天就知道到处溜,一点也不操心家里的事。”刘老太嘀咕着,慢悠悠地带上门,顶着破草帽提着小桶出发了。 就那么半里路,刘老太觉得自己走了很久,可能是太阳太大,年纪也太大了吧。好在自家的


报应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86

一 已步入知天命的老邱布满皱纹的脸上挂着一双装满了世间沧桑的肥厚眼袋,黄黑相间的八字胡上偶尔粘着些唾沫或是几颗饭粒,喉咙里发出粗声瓮气的声音,就像一头胃里有了牛黄的老黄牛一般。 改革开放初期,刚步入不惑之年的老邱在县城一所废弃的小学里开了一家微型汽水生产厂。为了节约成本,老邱将生产原料进行了有效的改进,本该用白糖的改用糖精,本该用果汁的改用色素……由于价格极其低廉,所以产品迅速在县城的大街小巷的副食店站稳了脚跟,偶尔也冲出县域,到达邻县附近的几个穷乡僻壤。老邱也因此一度成为了县里的名人、企业家、人大代表。但凡县城谁家有什么红白喜事时,餐桌上也准保少不了由老邱的汽水厂


被轻描淡写了的爱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66

一辆载着小霞的大巴正在沈海高速上维持着一个稳定的高速向着小霞家乡的方向奔跑。今天这条公路一点不拥挤,这辆大巴做匀速运动的样子就像我们在散步,平稳,悠闲。偶尔有车超越,偶尔被车超越,都情绪不变。的确,在这样平静的空闲日子里,真的不需要急着去追赶什么,即使有人心情波澜起伏。 今天阳光明媚灿烂,小霞却神色凝重。她坐在大巴中间右边靠窗的的位置上,右手肘支在窗沿,手掌握成拳状,托着右脸颊,像某个伟大的科学家或者哲学家在思考着某个世界大问题。但她却愁容满面,二十岁光景的女孩,此刻脸上隐隐透着疑似皱纹的东西。 她那清澈明亮的双眼呆呆地望着窗外公路旁不断飞速倒退的树木,闪现,又闪隐


那些失去的兴趣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8 | 浏览 :21

如果说,要用一种所谓科学的方式,去解构一个的理想是如何破灭的,这也许是一件挺有挑战性想法。但有时候要真正去了解并且比较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苦难,并把他们记录下来,这或许是更有挑战性的事情。因为我们做了太多让自我感觉到安全,但实际上却真正地戕害自己的事情。再者,我们许多的懦弱的“原则”把事物扭曲成一种压抑的力量,我们期待某个事情会按照程序结束的完美主义思维会让心变得停滞不前,犹豫不决,痛苦焦灼。当然,类似的情绪也会出现在教师的情绪之中,比如一个所谓正常的,带着“创业心”和“积极性”的老师是如何成为一个消极愚痴,性格多愁善感,而极其敏感,满腹牢骚,心理焦躁的非正常人民教师的


吴大妈买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86

天寒地冻,吴大妈很辛苦,每天一大早要上街买菜,而且还要费一番脑筋,希望能够从牙缝里多省下几个钱来。 这天,只见吴大妈在菜市场兜了一圈之后,在一个菜摊前停了下来。卖菜的是个中年妇女,笑嘻嘻地对她说:“大姐,买白菜么?又白又嫩,好吃得很呢!”吴大妈瞟了一眼白菜,慢条斯理地说:“想是想买一点,多少钱一斤?”中年妇女说:“刚才卖两块二,给你两块算了,要多少?”吴大妈撇了撇嘴,说:“一块八,卖么?” 中年妇女叫屈:“大姐,又白又嫩,已是到底了,再少,会亏死的!”“亏!”吴大妈指着白菜说,“一个虫眼都没有,亏,看着是嫩!”中年妇女急了,说:“我说大姐,没一个虫眼还不好,你是要吃


天阙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1 | 浏览 :72

天阙 题记——当现实粉碎了我的信仰,我的灵魂也跟着支离破碎。碧蓝的海天一色分割成无数片碎块,从我的脑海里渐渐消失殆尽。我死了,是的,我以为我已经死了。 (一) 梦醒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心跳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是先前的惊惧和惶恐。 这是我致命的弱点,一旦我受到强烈的刺激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昏迷过去。我周围的人对我都小心翼翼、诚惶诚恐,他们害怕一不小心说了什么话或者是做了什么事情就会莫名其妙的让我彻底而果断地、并且大无畏地、毫不保留地、昏死过去,然后受到我的父亲严厉的惩罚。所以,相比较,他们害怕我胜过害怕我的父亲。虽然我是族里最弱不禁风、最没有力量、最像凡人、却不是凡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