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电话那端的爸爸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41 | 浏览 :28

今天是贾鸿出国打工整两年的时间。他准备给妻子打个长途电话。 “喂,家里都还好吧?女儿乖不乖啊?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女儿乖着呢。邻居都说越来越像你了。嘟嘟现在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嘟嘟,快过来,叫 爸爸” “爸爸、爸爸” “乖女儿”贾鸿高兴地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 一年之后,贾鸿带着辛苦攒下的二十万元和对妻子、女儿的无限思念回到家中。 “嘟嘟,快看谁回来了,快叫爸爸啊” “爸爸、 爸爸” 嘟嘟跑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喊了起来。


三生石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2

爱情是什么?是不离不弃的守护,还是魂牵心动的和鸣?能遇到两全的少之又少,不是缺了魂魄的归依就是少了一心的牵挂,到底哪个才是爱情的本真呢? 园子 清源镇不大,像一柄弯长的如意落在了长满青竹的山坳里,山里13条小溪,银链一样倾泄在这柄如意的中线,汇成一条窄长的河,清源河,清源镇也由此得名。河水一路顺着如意把儿流下来聚集在如意头成了一汪碧水潭如意潭,这潭是真有些神奇的,无论盛夏的雨季还是冬日的旱季,这潭水既不高一分也不矮一寸。清源镇就这样世外福地一般,平平安安地在这柄翡翠如意边渐渐兴盛起来。 清源镇的商铺、酒4、客栈都沿河而建,其中最出名的有两家,一家是镇上最大的米铺日升


吴大妈买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52

天寒地冻,吴大妈很辛苦,每天一大早要上街买菜,而且还要费一番脑筋,希望能够从牙缝里多省下几个钱来。 这天,只见吴大妈在菜市场兜了一圈之后,在一个菜摊前停了下来。卖菜的是个中年妇女,笑嘻嘻地对她说:“大姐,买白菜么?又白又嫩,好吃得很呢!”吴大妈瞟了一眼白菜,慢条斯理地说:“想是想买一点,多少钱一斤?”中年妇女说:“刚才卖两块二,给你两块算了,要多少?”吴大妈撇了撇嘴,说:“一块八,卖么?” 中年妇女叫屈:“大姐,又白又嫩,已是到底了,再少,会亏死的!”“亏!”吴大妈指着白菜说,“一个虫眼都没有,亏,看着是嫩!”中年妇女急了,说:“我说大姐,没一个虫眼还不好,你是要吃


小狗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46

天飘着白雪,昏黄的路灯洒在洁净的白雪上,我和朋友静静地走在放学的小路上,耳边传来“呜!呜!”轻微的的狗叫声,我寻声望去,一只小狗在狭窄阴暗的小巷,夜晚看不清楚,只能看到眼睛在黑暗之中泛着美丽的绿光。这么冷的天,天啊!我泛滥的爱心使我走近了一点,我像电脑中所说的蹲了下来以使它安心,朝它拍了拍一下手掌,“啧啧啧!”。它仿佛回应我,发出“呜呜——”的声音,从阴暗的小巷中慢慢走出来。我被吓得起身,那是只“赖皮狗”,黑毛掉了一大半,裸露在外的皮肤像被开水烫过一样,身上长满了红色斑点,特别在头部和脖子上,几乎一点毛都没有。 身边的朋友也瞥了一眼,对我说道:“好恶心,我们快走吧!


沉默的海洋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0 | 浏览 :48

沉默的海洋 主题(在爱与信任中得到认可) 生命是种奇妙的形体,它包罗万象,它千变万化,它复杂难测,你永不知道它以何种方式呈现在你眼前,你永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人类是生命最复杂的产儿,灵与肉,血与躯,即实实在在,又琢磨不透。即是触手可及的肌肤,又是无法拽测的眼神,像是在靠近又是在远离,若即若离的关系永无止境地循环下去。 这种微妙在酒精下的意乱情迷,在夜幕遮挡下的躁动不安,在爱与不爱间交织缠绵,在信任不信任间踟蹰不前。情感这条洪流来势汹汹,仿佛要淹没整个人类,你挣扎,犹豫,艰难地度过一生。 饭桌上的杯觥交错,人们的高谈阔论,酒精和唾沫发酵成一种厌恶的氛围。这里没有绅


在海边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38

夏天过去快三分之一的时候,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就像今天,倒不是温度有多高,只是湿度太大。没准得下雨,他想。 布置温馨的家庭旅馆四楼,他们刚放下行李。他们开车来到这座小镇。她正在卫生间洗漱,他趴在窗台望着外面。 窗外,沿着大约30度的斜坡,是高高低低的屋顶,屋顶尽头是一道防波堤,堤下有一小片树林,不知道是什么树。过了树林,就是海了,海滩狭长,海水蔚蓝,微波起伏。海滩上零落着一些五颜六色的遮阳伞,有人三五成群地躺在伞下,估计是在打盹。 若不是这扇可以望见海的窗户,他是绝对不会选择住在这里的。甚至说,若不是她的盛情相邀,他连这个小镇都没想着过来。半个小时前,他们刚刚来到这间


下一辈子,你们俩我都爱了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7 | 浏览 :51

韩敏来到了一座新的城市,来到新城市的她,被城市的一切吸引了,让这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新鲜感,上海是一个对她有特别意义的城市,这就是她为什么选择来上海的原因。 “上海,我来啦···”韩敏把放在心里的话,大声的说了出来。 韩敏上了计程车,一路上,她看着沿途的风景,她之前在网上已经租好了房子,现在就是前往那里去,韩敏回忆起,房租阿姨给她发的房子的照片,那是一间装潢特别的房子,是田园风格的,是韩敏喜欢的风格,房子特别没,走廊上还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这就是韩敏租这间房子的原因,终于来到了房租阿姨给她写的地址的地方,韩敏付过钱呼,就拉着她那不算多也不算少的行


我从哪里来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48 | 浏览 :23

“哭了?” “我一直有个问题不敢问我妈。” “?” “小时候该问的:我从哪里来?” “大人会说是从外面捡的。” “可我去年才知道。” “?” “当时我险遇车祸,我妈救了我。 但她却成血海。 到医院输血才发现我血型不对, 然后,我便再没有机会问她了。 可即使我现在跪在她坟前, 我也不敢问她: 我从哪里来?”


房间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8:11 | 浏览 :3

早上6点半,他醒了。泡了份泡面,安静地连汤也喝光了。 他坐在床上,整个房间很暗,光线透不过厚厚的嫩黄色窗帘,视线所及都是朦朦胧胧的家具,它们仿佛都跟躺在床上的女人一样还没睡醒。女人露在粉红色被子外面的手臂裸露着,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其实仔细看,还能看见女人光滑的背上左边肩胛骨的一个角上有一颗黑色的痣。 男人喝完了汤就一直看着女人,而且那视线一直都没有移动,一直停在女人棱角分明的脸上。 女人呼吸均匀,薄薄的嘴唇微张着,似乎随时可以张开嘴跟男人说句话。男人终于动了动,因为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了震动。他迅速而安静地伸手去拿过手机,并挂断了电话。随后他起身,一步步向房门外


生日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1

生日 母亲死后的第三年。 三月初八他下班回家,妻子坐在桌前静静地等他。 一桌丰盛的酒菜让他摸不着了头脑。 “有什么贵客吗?”他不解地问。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妻问。 他记不起来了,周岁生日那天他死了父亲,母亲一直没给他过过生日。


带瓶回家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1

爸妈,你们干嘛老捡那塑料瓶子,能买几个钱啊!又不是没钱花,要是熟人看到了,我多没面子,以后出去啥见人!二老不语。天有不测风雨,生意失败,到山穷水尽,母亲打开手巾,这是我跟你爸这几年捡瓶子。。。。。现在我也时常告诉女儿,瓶子拿回家给爷爷奶奶卖钱。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2

家是有爸爸、妈妈、弟弟的地方。“妈……”“又没进吧,晚上告诉你爸,收拾你”“不用告诉,早知道了,就跟你说,没这命的”“姐,肩膀借你靠一下”“纸巾拿去擦一擦,女孩子这样很丑”“晚餐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茄子”……这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永远不会嫌弃你。


无人接听的电话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1

去年中秋,老人静静地守候在电话机旁,整整一天,电话铃都没有响起。 城里的儿子们担忧母亲出事,晚上匆匆赶回乡下。结果发现是电话线被老鼠啃坏了。 今年中秋,老人不幸病倒在床上。当电话铃响起时,老人无可奈何!只好任它不停地响。 遗憾地是,到晚上也不见儿子们回来。 原来儿子们以为是电话线又坏了!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1

一双长满老茧的粗皮手,抚摸着已经熟睡的儿子。他眼里满是不舍,可是为了这个家他不得不选择背井离乡,远踏广西。 临走时,他在屋桌上留了张字条,上面写着:“老婆,家里的一切要靠你了。我会定期打钱回来,照顾好爸妈和儿子,等我稳定了回来接你们。”


太子选拔记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1

建炎三年二月,宋高宗赵构到了扬州,晚上正和宫人淫乐,突然有人报告金兵来袭,他受了很大惊吓,因此得了锁精症,失去了生育能力。 按现在的医学观点来看,是心理压力造成的,到某某现代男科门诊谈谈心吃点什么什么药就好了,可惜那时的医疗条件不发达,放到现在,高宗微服的时候可以在电线杆子、公厕墙壁、巴士车厢上看到很多治疗他那秽病的小广告。 接下来,有人发动兵变,立两岁的魏国公赵勇为帝,迫赵构退位。平定叛乱后,赵构立唯一的儿子赵昚为太子,可惜这位小朋友在政乱中被吓出毛病来了,比如说臆想啊、自闭啊、大小便失禁啊,总之是挂了。该怎样立储,大家争论不休,最后,决定在太祖后人中选皇子。结果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