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告别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落地窗边他收拾好了最后的几件衣物,锁好行李箱,拉它走向门边。他回头望了望妻子,说了句,再见。语气中充满依恋。 照片上的妻子在罩着家具的白布映衬下,笑容灿烂,一样充满依恋。 他关上门,眼角抹过一串泪水。 他关上门,关上了一屋子的回忆与爱恋。


完整的残缺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孩子会走路了!”男人笑道。 “一年前就会了。”女人淡淡开口。 “那,那我能抱抱他吗?”男人犹豫着开了口。 “你是孩子的父亲。”女人依旧语气淡淡。 “我……我能在家里住一晚再走吗?”男人抱着孩子小心翼翼问道。 “别忘了,我们两年前就离婚了。”女人从男人怀里接过孩子。 “是啊……我没有忘。”


报道艺术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为积极营造“亲商、爱商、扶商、安商”的投资环境,县新闻中心的记者接到一个政治任务:为工业园区某企业老总作一次全面的深度报道,到其居住的老家去挖掘新闻素材。 老总母亲:你说的是狗蛋(老总小名)哦。唉,别提了,这个不孝子好多年没回来看我了。 某老农:你说的是狗蛋哦。他小时候太调皮了,经常带着一帮娃去偷东西。村里的老人常说,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啊。唉...... 小学老师:你说的是狗蛋哦。他小时候经常和同学打架,上课不听讲,成绩全班倒数。而且啦,他特别喜欢偷看女生上厕所。 同桌同学:你说的是狗蛋哦。他可厉害了,就因为他,我们班主任都换了好几个。 几天后,报道正式出炉:由于贫


#回家#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他考上了最高学府,深造至海外。后留在海外,过得很富足。年前,老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病危。他还没到国内,父亲就突发心梗辞世。他是海外著名的心外专家,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却没看到父亲的最后一面。回去后他开始打包行李,洋妻惊问:What are you doing?他淡淡的用中文答道:回家。


不变的家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从小到大,我一共搬过三次家。第一次是从农村搬到城市,为的是让即将上小学的我接受更好的教育;第二次是从母亲的职工宿舍搬进无电梯小区的顶层,那时爬楼总要拽着父亲的衣角才能吃力的到达;现在,我们住在靠近郊外的房子里,每天吃完晚饭一家人都会一起去河堤边散散步。住所在改变,但家一直在心中。


母亲的梦想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母亲80高龄双眼皆盲又被确诊癌症,最多再活三年。母亲最大愿望就是亲眼看见孙子结婚。儿子要求孙子两年内必须结婚,并安排母亲的换眼手术。然婚期易定而眼源难寻。婚期临近母亲焦急。好消息传来,眼源找到。手术,儿子没来,拆线,未见儿子,母亲生气。婚礼上母亲终于看见戴着墨镜被人搀扶着的儿子。


回家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

父亲打来电话:“你大姑死了,喝的农药,”急急忙忙奔回去,她已经安静的躺在那里了,手抖得厉害,眼泪早已经下来了。星期二她打电话说找到暑假工就找,找不到就回来,星期五却说她死了,开什么玩笑。祖母死后一直住在她家,总觉得自己是外人,不想回去的,可是现在,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微小说)演讲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1 | 浏览 :2

作为十大孝子之首,自然要第一个出场。 掂量着手中厚厚的演讲稿,再瞅瞅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尽管事前早已折腾了很久,可憨厚朴实的他还是一个字也念不出。索性把稿子一撂,异常激动地道:俺觉得不够格,因为俺没能让娘过一天好日子。也没啥动力紧赶着俺这样做,俺只知道家里有娘才像个家。对不起,俺该走了。


错过你,只应那时年少(二)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0 | 浏览 :34

原来爱想泡沫,只是那时的我还不懂 她就像个孩子一样,喜欢泡沫,她说“你看那泡沫在阳光下的样子,就像爱情,璀璨夺目,那是年少时,她以为的爱情的样子,现如今,她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心想着“是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 她走着,看着,回忆着,每一个角落都藏着她的回忆,和他一起的回忆,只是那街道的熟悉带着一些陌生,似乎在嘲笑着,早已不见了他们的影子,嘲笑着,她曾说过的“永远和爱情……” 转过街角,她看见一群孩子在吹着泡泡,孩子追逐着,嬉闹着,伸出手去触碰那光彩夺目的泡泡,每当双手轻轻触碰到时,它就消失在了空中,孩子那满是天真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遗憾后,转瞬又去追逐其他的泡沫,她站


我俩都在一起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1

哥哥对弟弟说:你来当新娘,我来当新郎。 弟弟:为什么不是你当新娘,我当新郎? 哥哥:因为我比你大,新郎都比新娘大。 妹妹问哥哥:那我当什么? 哥哥考虑了一下:你当伴娘吧! (不管谁是新郎,我俩都在一起)


你走了,带不走我的天堂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8

你走了,带不走了我的天堂 “这街上太拥挤,太多人有秘密,玻璃上有雾气在被隐藏起过去,你脸上的情绪在还原那场雨······”Jay的歌依旧充满感情。漫步雨中,黑色的耳机感染着黑**绪,依旧是这首歌。不喜欢打伞,让雨水肆意的洒落在身上,冲刷着思想,雨滴打在身上,身凉心更凉······ 不知不觉来到与你初次相遇的地方,几乎每个下雨天我都会不知不觉的来到这。可是仅仅一年,真的就一年,就足以让我们相遇、相恋、相爱再相离。一年足以物是人非。 那天也是下雨,也是听着Jay的歌,不同的是我那时会打伞,也不认识你,更不会知道以后的一年里我会爱你爱的入骨入髓。 你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坐在


我的爱情故事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3

近来,我打算去相亲的,这几个月相了几次亲,都灰头土脸地回来了。我回来后心情糟糕地去做饭吃,饭做好了就去吃饭。 我坐在饭桌前拨着碗里的一颗颗米饭,自言自语地说:“找到一份只属于我的真诚的爱情原来很难,未来的爱人你会在那里啊?”假如爱人会在我的人生中的某个年龄段出现,某月的某天某个地点我们相遇,那么我会静静地等待她的出现;可是守株待兔地等待她,她真的会出现吗?假如她不出现,我可怎么办。 饭吃好了,我在窗外吹了一会儿的夜风,就去睡了。我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上帝,我向上帝讲述了自己的苦恼,上帝问我:“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我说有,我接着说:“和她虽然只在医院见过一次


遭遇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50 | 浏览 :7

天气炎热的夏天,按理说生意应该很好,谁都怕高温下烈日的烤晒,出门爱打车。 可是,洪流在烈日下穿行了几条街道,竟然没有碰到一个生意。 洪流是出租车司机。为了省油,洪流干脆把车内的空调关了,打开了窗户。 终于,拐过城南转盘的路边上。有人招手,是个女孩,手里拎着个小的旅行包。洪流打转向灯,靠边。 “师傅!麻烦你您就近把我送到卖淫的地方去……”上车后,女孩操外地口音急切的说。 洪流一愣,那种地方出租车司机自然知道,可是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这种要求!洪流不由自主的从后视镜瞟了一眼后座上的女孩,瘦瘦的,穿着朴素,二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挂着忧郁和委屈。根本不像那种浓妆艳抹,或花枝招展


再见,我的马戏团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3

再见了,疯子的马戏团...... 致大熊 亲爱的大熊,你还好吗?大熊,疯子有些想你了,想你憨憨的笑了,傻得。 大熊,你不在疯子的身边,疯子觉得很伤心呢,好久以前,即使你和疯子一句话也不说,可是疯子只要看见你得瑟的样子,就想笑,很快乐哟。 大熊,疯子其实也蛮自信的,不光只有自卑,只是有时候对于人生,疯子想以自己的态度去面对,桀骜,不驯。可是疯子只是一个疯子,只能出演已经编好的剧本,在这个舞台上,束手无策。滑稽的站着。 大熊,疯子很好,你也不许忘了疯子哦。 致木偶 小木偶,小木偶,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那个坏坏的疯子呀。 小木偶,疯子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刚刚满十天。小木偶


钟老师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2

钟老师是个特别美的女人,像充满灵性的母鹿,清纯可爱、体态优美。看见她,总让人联想起春天。事实上,无论春夏秋冬,她总是穿着飘逸的连身裙。上头的小碎花,会随着季节变幻。春天是龙樱的缤纷、夏天是睡莲的高雅、秋天是雏菊的纯真、冬天是腊梅的端庄。无论何时何地,她就是幅能走动的美人画。 就连顶着大太阳,指挥全班四十多名学生,排成十人一伍的方队,她都能出落地像虔诚温顺的牧羊处女。少了这么一位有魅力的师尊,同在操场上列队升旗的其他班级显得暗淡失色。 但那只是钟老师的假面。 为了维持全校荣誉榜上的秩序第一名,她规定班级里的每个人轮流当任“守护者”,以维持秩序。美其名是“守护”好同学,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