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一缕头发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7 | 浏览 :4

一缕头发 新婚之夜,他看到她手里攥着一缕头发。一缕男人的短发。 “你还惦念着他?”“嗯,我爱他,他死了。我让他的头发陪我一生。” 他用剪刀剪下自己的一缕头发,放进她手心。“让我和我的一缕头发陪你一生吧!” 她眼里有了泪光。


救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8 15:44:28 | 浏览 :4

一辆公交车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上。忽然猛地一个刹车然后靠边停了下来。 车上的乘客虚惊一场,纷纷指责司机。一个差点摔倒的男子走上前去,嘴里骂骂咧咧。 就在这时,前排一个坐在妈妈怀里的孩子突然说到,“妈妈,司机叔叔晕倒了——” 那男子却看到司机脸上欣慰的表情,惊慌地掏出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疯子的傻子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1

从前有一个疯子和一个傻子,他们结婚了。一天傻子带疯子去游乐场玩,傻子拉着疯子的手 。 许多人都很羡慕他们,傻子给疯子买了他最爱的甜筒。还有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因为别人都说傻子不懂爱。他们回家时从一个没有人烟的小道经过,傻子是不想让别人那吗看着他们。但是他却不知道这里更危险,这条路上有好多小混混。他们看见了疯子想要占有疯子,疯子拼命的反抗。这样是没有用的,他们更是疯狂,他们撕扯这疯子的衣服。疯子超他们其中一个人的手咬去,那个人大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停下了。 那个被疯子咬了一口的人抡起大手向疯子打去,傻子站在了疯子前面。傻子被打了,疯子冲到了那个人面前,用手掐住那


小A的焦虑症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50 | 浏览 :3

小A最近焦虑症发作,停下工作,焦虑症好似平息了一阵子,现在卷土重来。 小A爸前天晚上喝酒回来,红着脸倚在皮沙发上发了些牢骚:“你现在还年轻呢,不能不工作,你告诉我们你想做什么?”听这话小A的神经瞬间就紧绷起来。每天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她好不容易抑制住了焦虑症,忘了自己身在浮躁中的世界中,渐渐发现自己追求的那些周围人认为很好的事物,尽管那些事物对于自己来说貌似一文不值。小A觉得自己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么多年了都生活在别人的希望里。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不晓得会不会有一天没有会下去的勇气。 小A爸还在口中喷出酒气,声音越来越大:“我们已经看了医生,医生也说没有毛病


另一个家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41 | 浏览 :4

女孩嘟着嘴,小手紧紧攥着说,妈妈,我想家了,我想回去。 女人抚摸着女孩的头,两眼无神,随意说,好,天快黑了,我们回家吧。 可女孩像是被钉在原地,她使劲摇头说,不,我是想去有爸爸的家。 女人愣在原地,这时一位男人冒了出来,他看向母女说,我带你回家。 此刻,女人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


我的世界 你来过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8 04:16:42 | 浏览 :1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注意你。一个总爱坐在角落里,不爱说话,不爱笑的女孩。他们都说你很高傲,是傲女,我却不这么认为,我总觉得,你身上有别人不知道的故事,这个故事还可能是你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 你总是喜欢夏天一个人在树下看书,静静地,那样的画面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有时,你会在树下睡着,那时,我会悄悄的在你身旁放一杯温开水,想你醒来可以喝上一杯温开水。虽然,你每次醒来,总是淡淡的看一眼这杯水,起身,离开。我仍会在你熟睡时,在你旁边放一杯温开水。宿舍的人都说我很傻,喜欢就应该告诉你,但,我并不清楚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应该是好奇吧,这应该不是喜欢,更不可能是爱吧。 就这样,夏天


送你的阳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6

这是一个关于天使和魔鬼的故事。 在被野花点缀的“绿毯”上,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她清澈的眼中没有一点杂质,就如同绽放在草地上的一朵甜美的百合。她惬意的仰着头,用手支撑着身体,任由温暖的阳光温柔的洒在她的脸颊上。过了一会儿,她的目光转向一扇拉着笨重的黑色窗帘的窗子。 那个窗子背后,是一个“牢笼”,它束缚着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就是她的亲姐姐。姐姐因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能接触阳光。由于长期与外界隔离,姐姐变得孤僻、冷漠、悲伤。 来过他们家的人,都认为女孩是徜徉于阳光下的天使,而姐姐就是徘徊在黑暗里的魔鬼。 可他们一点也不明白,不明白姐姐有多么向往阳光。有很多次


过客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39

为了祭奠我的那个时代和…… 撰着手里的链子,邱洛漫无目的的踏着青石板路,泛着蒙蒙水汽的江南巷子,淅沥的雨在下着。 洛,一会我们翘课吧。刘洋这么说着,然后他和洛头凑一块悄悄商量着,小小的声音浑然不顾班里突然的安静,哈哈,就这样了……洛窃笑着将自己的头歪到另外一边,然后洛就看见秋雨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看见秋雨的眼神洛呆愣了一下,然后洛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这一片诡异的安静。还有自己最讨厌的阮毅那贱贱的幸灾乐祸。洛朝秋雨顽皮的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秋雨看着洛搞怪的样子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但是一想到现在的状况,秋雨羞恼的蹬了洛一眼,这个洛这时候还有心情跟人开玩笑,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08 | 浏览 :2

老婆不明白老公为何放着豪华的别墅不住,无论春夏秋冬,一到周末,总是开车几百里回到老家与父母挤在几间肮脏的小破屋里。 当老婆再次问起老公为何这样做时,男人抬头问漂亮的媳妇,“别墅里有苍老的爹娘吗?有娘煮的热腾腾的地瓜粥吗?


无偿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36

女孩因失血过多生命垂危,等醒过来后看男友一直守着她,说:“还是你最关心我。” 男孩摇摇头:“你是稀有血型,是她救了你。一次输血量根本不够,是她跪下来哀求医生,又抽了两次的血,你才能醒过来啊!” 女孩三年没回家了,因为她不喜欢那个后妈。 现在,女孩哭了:“爸爸走了,没想到她还当我是女儿……” 142


尘是雨的心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08:48:10 | 浏览 :2

学过中学物理的人都知道:高空中的小雨滴不断地向尘埃靠拢,越凝越大,最后就形成降雨。所以,尘是雨的心。 雨上班的单位,中午只有短暂的休息,而雨的家离单位很远,所以中午没有时间回家吃饭。单位对面有一间快餐店,不过雨不喜欢吃快餐,所以每天中午,都是尘给雨送饭。 就在刚才,天还是晴朗的,也没想到,老天说变就变,突然之间就下起倾盆大雨来。 雨试图打开窗户看看外面是什么环境,窗刚开了一点,一阵雨水就劈头盖脸地打在雨的脸庞和手上,好疼。雨才知道,外面不但雨大,风也好大。 如此风雨交加,雨想尘今天应该不会来了,等一会儿雨小一点,到对面吃快餐算了。 反正也无事可做,于是雨把门关上,打


我从哪里来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48 | 浏览 :38

“哭了?” “我一直有个问题不敢问我妈。” “?” “小时候该问的:我从哪里来?” “大人会说是从外面捡的。” “可我去年才知道。” “?” “当时我险遇车祸,我妈救了我。 但她却成血海。 到医院输血才发现我血型不对, 然后,我便再没有机会问她了。 可即使我现在跪在她坟前, 我也不敢问她: 我从哪里来?”


和他一样的天使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40

我叫蓝芯,十五岁,今年读初三。 你们知道吗?我心里住了一个恶魔。没有人知道,因为平时除了蓝菲没人愿意和我说话,也没有人愿意了解我。 蓝菲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只比我早几分钟出生而已。可我们的性格却完全不同。 她活泼开朗,笑起来就和天使一般。而我呢?因为学习处于中等,长相算不上漂亮,不爱说话,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我恨她,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被爸妈说我学习不如她好,不如她懂事。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人跟我争叶辰逸! 叶辰逸是篮球队里的队长,也是我的同班同学。虽然不是很帅,但是却很阳光。和她一样喜欢笑。 所以,我恨你啊,蓝菲! 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趴在窗前,看叶辰逸练习。 因


袋鼠抢“食”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71

朋友结婚的那天,我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婚礼是在朋友的农村老家举行的,朋友给了我一个“炮手”的美差,就是让我为他的新婚点炮助兴。 新娘子刚娶到家,我抱着一大筐粗炮竹刚跑到空旷的大门外正准备点炮,忽然看到有一大六小七个袋鼠蹦蹦跳跳着跑了过来。 “新郎官,七个袋鼠来贺婚,你快拿出一些喜糖好点心,来慰劳一下这些袋鼠贵宾!”我大喊起来。 “好咧!袋鼠来贺我大喜,我送袋鼠好吃的!”新郎在一群宾客和新娘子的簇拥下,高高兴兴地端着一盆子糖果蛋糕大叫着跑了出来。 “袋鼠们能跳得很高,把这些糖果一个个都抛到高空,让它们都跳起来接美食。”我说着便抢过新郎手中的果盆抓起一个小蛋糕抛上了天。袋


在海边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57

夏天过去快三分之一的时候,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就像今天,倒不是温度有多高,只是湿度太大。没准得下雨,他想。 布置温馨的家庭旅馆四楼,他们刚放下行李。他们开车来到这座小镇。她正在卫生间洗漱,他趴在窗台望着外面。 窗外,沿着大约30度的斜坡,是高高低低的屋顶,屋顶尽头是一道防波堤,堤下有一小片树林,不知道是什么树。过了树林,就是海了,海滩狭长,海水蔚蓝,微波起伏。海滩上零落着一些五颜六色的遮阳伞,有人三五成群地躺在伞下,估计是在打盹。 若不是这扇可以望见海的窗户,他是绝对不会选择住在这里的。甚至说,若不是她的盛情相邀,他连这个小镇都没想着过来。半个小时前,他们刚刚来到这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