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有谁不是这样荒唐地爱着一个人呢? 井栏边大朵的木兰花开了,三春刚过全都变得又黄又旧,潦草而邋遢。 她已蓄起了指甲,掌心的老茧早就摸不出来了,然而指间骨节间历历,终不似玉指芊芊。有时候不经意照见镜中的白发,她才恍然知觉,岁月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她最好的年华,就在这日复一日的颓然中,仓皇老去。她风烛般地跟命运耗着,这是一个经年的赌。 很多年前,她还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天真少女,母亲常常一边做着针黹,一边不厌其烦地向她数落“女孩儿家要行动以礼,风风火火让人见了笑话,刀枪棍棒这些东西是男孩儿的玩物。”她坐在太师椅上削着一个金黄的梨子,两条竹节一样的腿搭下来,晃来晃


夏秋•苏拉美的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苏拉美坐在长长的凳子上,坐在她身侧的是一片长了窟窿眼的干黄梧桐树叶,枯槁得让苏拉美的视线久久离不开它。苏拉美最终拿起它,小心翼翼地捏着叶柄,触感是僵硬硌手的。她把树叶对准橘黄色的夕阳,阳光从大窟窿眼里面透过来,直直地戳进苏拉美的眼睛,她吓得丢开了树叶,一阵风正好来了,卷着那片树叶丢到半空里了,树叶转了好几圈最终摔进湖里了。 “好冷。”苏拉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然后把大红色的围脖紧了紧。树叶在一片死寂的湖面上略略荡了荡。“风让湖面活了,没有风,就死了。”苏拉美自顾自地说,然后仍旧死死盯着那片长了窟窿眼的梧桐树叶在湖面上挺着。 太阳最终缩到地平线以下去了,寒冷让它也不敢多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剑 山顶有风动 似开似阖 有如呼吸 一人静坐山巅之上 无思无念 有一游者登而观之 笑而返焉 一武者登而观之 笑而返焉 一宗者登而观之 弗解 疑而复观之 惑而返 三登而观之 山间风似疾有缓 有如剑痕 顿感汗如注下 敬而退矣 闹市一痴者 于一臭不可闻之所 挥手中之木剑 欲动或静 行可笑也 一妇人过而望之 怜悲而走也 一穷者过而望之 笑且惧而走 一富者过而望之 耻而走也 一宗者过而望之 走也 回而复观之 惑也 三返其所而观之 虽无所动 然蝇虫不得入其三尺之内 惊惧不矣 礼而退焉 一马市有一佣者 人瘦而力巨 担物乃人之倍也 性温文 人尝笑之而不为过 所做之事担物矣 终日埃尘


当我唱起这首歌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当我唱起这首歌,我又想起你了。 农村的孩子总是带着乡土活泼天真的气息和野性。 纵横的田间小路,曲折的山路,甚至是柔软的水田,没有什么地方不是他们的乐园。 可是他们会成长,四五岁的年纪便要乖乖的背上 书包,和大一点的孩子一起去学校。一开始,朗朗的读书声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魔咒,他们会哭会闹,可是他们不会放弃读书。因为大人们总是说:我们家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似乎对我来说 ,懵懵懂懂的日子只存在于小学三年级以前。那之前的我,任性,不想读书。直到爸妈去了远方,一年又一年,再也难以见到他们。说起来似乎很搞笑,因为我恨他们不在我身边,所以我早早的学会了


血的潮汐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血的潮汐 越清 栋和缪在一座岛城的一个老式单元房住着,他们的房子在顶层,房间很小,除了一张折叠床和一个便携式衣柜,再也放不下其他东西了。不过他们另外租了一个小型厨房——在房间外面隔出的一个小隔间,里面只有一个单式炉灶和一方灶台,可以放些调味品。但是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当时他们是以兄弟的名义租下这里的,而实际上是,他们是恋人关系。 春天的时候,缪到海边去喂海鸥。栋将他和海鸥一起拍了下来。两个人暗生情愫,开始搭讪。正如你所知,在海边总是有话题可聊的。自然地,他们开始交往,并且在七夕这天决定同居,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白天,他们各自去上班,缪总能早些回来。于是,他开始准备饭


刀先生品大学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MR.DAO Hallo 大家好,这里不是中央一台每晚八点的中年妇女电视档,这里是大学私人校园情报频道。而且如果你想看温情可口的青春校园励志偶像等诸多美好华丽的形容词修饰的理想大学,那么我可以建议你去百度搜索日韩青春偶像剧了。但是这里告诉你的绝对是一个真实的大学。 你有权知道真相。我是刀先生。你还在等什么? CHAPTER 1 不入流的女孩们 Hallo,大家在等我吗?现在刀先生将带你见两位special girls。当刀先生拿起笔的时候,一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了。你准备好了么? 二妹 二妹和猪是1102班的最后两位女生,和同是三班的大妈、包子是室友。工大对新生的宿舍


活着、真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秋季的天空下 ,铺满荒凉的气息,流淌在单纯的岁月里。静穆成熟的田野里,又飘来稻秸燃烧刺鼻的糊味......坐在车里,抬头看昏暗的树叶,由枝头飘落,在空中悠然地滑翔。像是乞丐身上的衣衫,在阳光下坠落,悲凉的阳光穿过破开的洞口,洒了一地的零零落落。田地里的村民都在无精打采的收割着已经成熟的粮食。我记得在很多年前的那个秋季,也有这么一样的天。 那时,我已经是一个初中生了,我从镇上的学校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家三口正在我们村子的后面推着手推车,好似逃荒那样。被子,锅,碗,蚊帐都在一点点的往那个很久都没人住的瓜棚里搬。后来,他们便在这里定居了。这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记的一个玩伴


生死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09 | 浏览 :63

他咽了一下口水,双手颤栗着翻开两张牌。 “四六别十,天门杀!”庄家的嗓音如破锣震耳。他茫茫然起身,这下全输完了。走不到门口,两把尖刀眼前晃悠,“朋友,一个星期,到时不还,拆屋砍手。懂吗?”他机械的点了点头,脚步错乱。 屋外漆黑,他出门不知何往? 翌日中午,他携钱重来此处。大门已上封条,细聆闲言:昨夜有几人输了不甘,拿刀乱砍,以致酿成命案。 他哭笑难状,“早知会有这事,我又何必去以命搏钱啊?”


相见时难别亦难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1 | 浏览 :68

我从沈阳风尘仆仆的回到家里,便一头扑倒在床上。可是,那忧伤的旋律却一次又一次敲打着我的心扉,一种酸涩如水般在心底荡漾开来。眼前一直浮现的是,我多年的好姐姐病榻上那张憔悴、苍白的脸。我的一颗心啊,被揉得疼痛难耐,久久都无法释怀。 我怎能不心痛、怎能不难过呢?那个拥有一颗慈母心肠,既亲切又温柔的大姐姐,那个我几十年的挚友---刘姐,竟然被告知得了甲状腺癌且已扩散到了肝脏。医生告诉我们,说病人“开刀手术”已没有什么意义了,只能“保守治疗”。闻此噩耗,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难过、无助得泪洒衣衫...... 我接到电话得知刘姐病情的当天,就坐火车赶到了沈阳。当我在病房里看到刘姐


“以前”走了,不是还有“现在”吗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54

perceive1 三年前的夏 日子流水般的划过 与现在是那么相似 perceive2 堕落,颓废 可笑的字眼却严肃的出现 变还是没变 无从追究 perceive3 痛与不痛 伤与不伤 不在乎,也不想在乎 perceive4 距离究竟有多远 一支烟的长度 我与你所在城市的路程 perceive5 低诉 无人聆听的言语 却只是给自己的借口 perceive6 孤独的人 落寞的城 即有繁华万千 也不会让心灼热 perceive7 街巷的身影 找不到曾经的熟悉 perceive8 时间带走了太多 无力挽回, 纵有千般恨,万般苦 结局已成定局 perceive9 浮生若梦


小虾米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14

小虾米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同学,他本名叫虾丞相,但是我还是喜欢叫他小虾米,因为他长得非常弱小,听说是转学过来的,而且性格有些孤僻,所以很多同学都喜欢叫他小虾米,并且经常有那么一群人欺负他,或打或骂,但是我很喜欢小虾米,因为我也不喜欢和其他人说话,而且小虾米的眉目特别清秀,上课的时候我喜欢呆呆的看着他,看他柳叶般的眉,甚至有时候把他当成了女生,我也时常会想,男生有几个会长柳叶眉,我也只是单纯的喜欢他,因为我也是男生。 有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了小虾米,我就快步追了上去和他打招呼,并且告诉他,你的眉毛很好看。他腼腆的笑了笑,说我是第一个夸他的人。 今天的天空很蓝嘛,我努力


让他也幸福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让他也幸福 接到他的电话,她开始翻箱倒柜,在镜子前脱了穿、穿了脱,没有一件满意的。 最后从柜子里找到那件六年前常穿的白底碎花连衣裙,她舒了口气。 他们是从小到大的同学。她的父母看不上他,嫌他家里穷。他说:“你相信我,我不会辜负你的!一定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就这一句,她偷偷随他去T千里之外。 是她对不起他。一年,两年,三年,他允诺过的美好未来迟迟不肯出现。在现实面前,她终究选择了退缩。说过非他不嫁的,却偷偷离开了。 见面地点是他定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宾馆大堂装修得富丽堂皇,她站在门外,有些局促。身上的装扮明显不合时宜,表和衣服更是冲突,她摘下来塞进了包里。 他依然很


她是战俘,却意外被他...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04 | 浏览 :3

她是战俘,却意外被他看上,每日被迫承欢,有谁知道她心中的苦心中的恨,她忍辱讨好于他,暗地里传送国家的机密,终于,看到被攻破的城墙,她笑了,拔出剑想要自刎,却被打落,转身是狼狈的他,来不及说话,被他抱着从高台跳下。


列车上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5

这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列车,诗人无法忍受思乡之苦,登上它,回家。 诗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但发现被一双套着丝袜的娇小玲珑的脚占据了,他的目光顺着这双可爱的脚往上移动,找到了脚的主人的脸,呵,原来是个美丽的姑娘!他真诚地冲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微微一笑,那双可爱的脚便知趣地缩进了鞋子。他习惯性地用墨香浓郁的手拍了拍座位,弹起的尘埃中,他隐隐约约嗅到了一股墨鱼身上特有的味道。 旅途遥远,靠窗的胖子伏在茶几上睡得正香。诗人精神尚好,暗忖:怎样来打发这难熬的时光呢?或许,聊天是个好办法,对面坐着的这个姑娘似乎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可是,太多的事实证明,出门在外,对陌生人保持警惕是必不可少


《曹雪芹要上访 》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8 10:14:58 | 浏览 :4

故居被强拆了,消息传到曹雪芹耳里,沉睡数百年的他,决定找有关部门讨个说法。 第二天,曹雪芹找到乡长,开门见山便说:“为何要强拆我的房子?” 只见乡长打量着曹雪芹,大声呵斥:“你是谁?穿成这幅模样,要干啥?” 曹雪芹指着身上的长褂,“没看出来?我就是《红楼梦》的创始人啊!” “什么红楼梦、白楼梦的,别耽搁我时间,我赶着去县里开会!”乡长催促道。 “我名沾,字梦阮,号雪芹,中国四大名著的作者,难道还不认识?” 乡长见曹雪芹一本正经的模样,“你真是曹雪芹?” 见乡长半信半疑,曹雪芹继续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不是曹雪芹,难道是贾宝玉?!” 这时,乡长放下手中的活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