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请原谅我的逃之夭夭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4

当夏远拉着一个漂亮长卷发齐刘海女生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有种缺氧的感觉,准确的说是心痛,痛到麻木得不能呼吸。就在前几天,我还天真的以为夏远会在情人节给我一个惊喜,可是我没想到却是有惊无喜。我曾经幻想我会有一个浪漫的情人节约会,可最终却成为了夏远和别人约会的电灯泡。 情人节后的三天,我一个人躲在宿舍强迫自己接受了夏远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我告诉自己:夏远有女朋友了,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谢向薇。她温柔、漂亮、有气质,最重要的是她的家庭背景很好,这些我永远比不上。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在情人节后的第四天挂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出现在夏远面前。夏远问我这几天为什么失踪了,我告诉他我


蒲公英,约定了离别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80

从没想过,四年后的自己会呆呆地盯着照片上的两个小小的身影流泪。照片上的小女孩望着天空中迷茫的繁星,那时的我一度认为星星是白色的,因为曾经天真的固执过只有白色才能在漆黑的夜幕中闪烁得如此耀眼,如此辉煌。 照片的背景是初夏傍晚的海河,那两个孩子笑得很甜,其中一个坐在轮椅上,伸手指着天空中最闪耀的星星。记得那天,寂静。她指着星星对我说:“迁雪,妈妈说人死后就会变成星星!”“那我就要变成最亮的那颗。”我认真道。她淡然一笑:“我才不想做那最亮的星星。”“你真傻!”我取笑她,“最亮的那颗多美啊!周围还有这么多小星星,一定很幸福。” 初识她的那天是在初二时,夏雨连绵不断。她坐在轮


惟有母爱经年如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0 | 浏览 :15

5岁,最爱的人:妈妈; 15岁,最爱的人:初恋; 25岁,最爱的人:老公; 35岁,最爱的人:儿子; 45岁,最爱的人:儿子。5岁,最爱我的人:妈妈; 15岁,最爱我的人:妈妈; 25岁,最爱我的人:妈妈; 35岁,最爱我的人:妈妈; 45岁,最爱我的人:妈妈。 惟有母爱经年如一


吃慕斯蛋糕的猫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48

苏檬在秋天的街角捡回了一只黑猫,她想在即将来临的11.11,至少不必一个人了。她叫它“三木”,这只猫除了吃饭的时候动一下,平时总是卷成一个球霸占苏檬的沙发小窝。苏檬从未见过这么懒的猫,刚捡回来的那几天她还以为猫咪生病了才一动不动,急急忙忙带三木去了宠物医院,结果医生说它只是太胖了懒得动。 从此开始一人一猫的生活。 苏檬总是想方设法的逗三木,三木心情好就抬眼皮看她一眼然后“喵”一句。大部分时间都是苏檬抱着它窝在沙发里看肥皂剧,“冬天不用买热水袋了真好!“苏檬这么想着,决定明天买一盒鱼罐头犒劳三木。” 苏檬的小区里住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他在每个星期三的下午三点都会准


学不会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学不会 “喂?建。我们星期六出来玩吧,你可能得陪我去解一下锁。我的手机被我同学锁住了。”女孩对着叫建的男孩说道。 “嗯,好啊。星期六几点?”建对这个叫婷的女孩说。 “一点半怎么样?学校见。” “学校见。” 他们是一对情侣。他们不善言语给对方的爱,多数也就在默默的付出,也许对方也不知道。男孩是一个自卑的人,他很沉默,有时候见到女孩儿偶会多,甚至没有仔细地观察过她;女孩儿呢,开朗热情,但是她不善于去给男孩表达,更多的是在于给他默默的付出和改掉自己的坏毛病,女孩努力改掉自己花痴,努力改掉在他面前不驼背,在他面前不乱说话。男孩也在改。男孩努力改掉不和女生过度来往,尽量主动和


老薛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自打老薛退下来后,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常把自己反锁在书房里,静静地盯着手机,一言不发。偶有铃声响起,都让老薛兴奋不已,但接听后,老薛又将一返常态,难以自拔。 某日,老薛与老伴正准备出门散步,这时电话响起了:“老薛,是我潘老二,三缺一呢,要不过来搓几圈?”老薛愣了会儿,“不来了,你们玩吧。”说罢,狠狠地挂断了电话,一旁的老伴忙问何故,只见老薛一声长叹,“是餐馆老板潘老二打来的,以前经常在那吃饭。唉,他都叫我薛局的,今天怎么,怎么......”。 老伴看出了老薛的心思,于是提议到工作过的地方找找感觉。翌日,老薛来到局里,看到那些曾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熟悉面孔,老薛的自豪感


雪峰势小说•拾荒者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拾荒者蜗在笼子里,笼子就是他的家。 笼子在海边。这样他就可以每天从海里捞起日出。尤其在春暖花开时,他甚至可以闻到从喜马拉雅山传来的冰雪寒气。 每天看完日出,他就背上个空口袋,钻到尘世中去翻捡,他不知道自己要捡什么,也不知道会捡到什么,他只想找到一些东西。并在赶走黄昏之后,用他捡来的东西,装饰他的笼子。笼子本来是空的,那一年,海燕把巢筑在他的笼子旁,精心修葺着,看上去很舒服,他也跃跃欲试起来。第二年,海燕夫妇下了许多蛋,他偷吃了一个,觉得没什么滋味,不再去理会它们了,它们却依旧用排泄物填着他的笼子。 笼子外有片空地,他把捡来的东西种进去,海结了冰又融化,空地上长出草,


五马分尸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五马分尸 二零一二年深冬,我冒雪外出打工。早六点飞步上路至晚十点终于在马路边一屁股坐下,疲劳奔波,鞠躬尽瘁。瘫倒睡一会儿吧。无奈饿得难受,一天食水无滴。 我身后就是西客站。那里人群阵阵沸腾,小食品商店小吃部磨嘴擦肚。一瓶矿泉水要两元钱,舍不得喝!一个小面包要五元,舍不得吃!转啊转,没有天上掉打狗包子的好事!于是我勒勒裤腰带,晃晃敢挑革命重担的双肩——就这么着吧……老红军吃草根吞树皮照样跨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就我这条件,进了冠冕堂皇的食品店,站在熟食面前饱饱眼福,这就是自豪,这就是骄傲,这就是精神富有。那一夜,我就在车站地下疏通广场同贫穷逗留的人们相互壮着胆子坐等天亮。


活着真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秋季的天空下 ,铺满荒凉的气息,流淌在单纯的岁月里。静穆成熟的田野里,又飘来稻秸燃烧刺鼻的糊味......坐在车里,抬头看昏暗的树叶,由枝头飘落,在空中悠然地滑翔。像是乞丐身上的衣衫,在阳光下坠落,悲凉的阳光穿过破开的洞口,洒了一地的零零落落。田地里的村民都在无精打采的收割着已经成熟的粮食。我记得在很多年前的那个秋季,也有这么一样的天。 那时,我已经是一个初中生了,我从镇上的学校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家三口正在我们村子的后面推着手推车,好似逃荒那样。被子,锅,碗,蚊帐都在一点点的往那个很久都没人住的瓜棚里搬。后来,他们便在这里定居了。这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记的一个玩伴


文秋短篇系列(六)金龙情缘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六)金龙情缘 吴茗留香 虽已近中秋,但有些时候还是有点热。每当吃饭,文秋和儿子总是要打开电扇并且还是直着吹,那样才觉得舒服些。为他们娘俩服务的依旧是那早已消失的品牌金龙电扇。它已经在文秋家服了二十八年的役,现在那些功能键已经凹陷了,触摸起来很不方便了,并且也没有了常风和阵风之分了,只有常吹不停的常风功能依旧猛峻。直到今天晚饭时,儿子去开它,它已开始漏电,为了不让它伤着人,文秋急忙拔下插座说:“再来收费品的,我把它卖了。”“别!留下作纪念吧!”儿子大声吆喝着。“要不,明天早上我再送到电器修理店,让小王再给修修吧。说实话还真舍不得它。现在的电扇品牌哪里能比得上它?”文


亲爱的M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3

亲爱的M: 见信如面。 外面下雪了,已经一天一夜。天地干净,叫我怎么不想你。 麻雀不在我窗前的丁香树上落,你看,它们整齐的列在停车位的白线上。那个小的想插队!M,快抓他过来!哦,唉••••••M,我又在做梦了。和你分手后我经常做梦,昨天是我们在S的生日会上拼酒,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前天我们分吃一碗土豆粉,辣椒放太多,我不停用纸擦鼻子;大前天你第一次吻我,你说我的鼻尖像小狗一样,凉凉的;再以前,你做软软的金镶玉给我吃,你说那也是你妈妈的拿手菜••••••可是从没有哪一天,我梦到你说:“我们分手吧。”唉••••••M,是我在做梦了,你不在,是你的马克杯放在窗台上。 M,


无题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无题 叶落无痕处 风过断桥家 谁人识骏马 驰骋赴天涯


两个甜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今天,我贴着墙根散步,偶一走神儿,被一个东西绊了个趔趄,低头一看:呵!在水泥路面与砖墙根的夹缝中爬出一棵甜瓜秧,根系的容身之地也就一厘米左右,借着这条缝隙,它竟展开一米多长,在叶子的掩映下,大大方方结出两个泛着绿玉光的甜瓜。我不禁惊叹于它的生命力。第二天,我看遍市集上所有人工种植的甜瓜,竟找不出一个泛着绿玉光的,个个都是喝饱了化肥农药的死相。我恍有所悟:原来,一切众生,一旦被人工干预,就皆不具了如来智慧德相。


我的懦弱与卑微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再见到老木,让我有点始料未及。 晚上和杭州来的朋友去BB泡吧、蹦迪。三瓶克罗那见底,自然而然就有啤酒妹来推销。花枝招展中一眼看见那抹依然窈窕的身影,于是情不自禁的喊出声,尽管在声音飞扬过去的刹那就已经开始后悔,依老木的个性,恐怕被认出来未必会是好事吧……果然,伴随千娇百媚的微笑回应我的还有可以杀死人的眼光。 “老木……”我讪讪的,卑微的笑容让身边的朋友几乎认不出来。 “哦……是班长啊!”她将“哦”字拖的非常之长,以至于在她周围的人一下子就将目光集中到了我们两个的身上。 “嗨!帅哥,是我们班长的相好么?”老木一屁股坐在朋友的身旁,自然的将手搭在了“帅哥”的肩上。浓郁的


实验室的兔子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7:16 | 浏览 :2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实验室了。 实验室各种化学试剂,和动植物的腥味杂陈,扑鼻而来。一会时间,竟让我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可是我见到那个男生了,那个我喜欢很久的男生。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年的中秋节那一天。 那时,我还是住在广寒宫的那只玉兔。嫦娥姐姐带我挨家挨户的品尝月饼,例行每年的节目。 可是,你知道吗,我喜欢上了那个男生。 他和同学们一起在校园里组织中秋节晚会。 他在舞台上唱歌。那么有感情。 他长得不帅,甚至普通话也不标准,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只是那个情绪对了,在舞台上,灯光下就只剩下了他。仿佛曾经那么多的旋律,填词,都只是为了此刻他在台上表达他那些无法用语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