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我为女生去道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8 | 浏览 :65

陈亚云是我们火锅店最漂亮最有能力的服务员。在我们店里要求服务员每天晚上推销五份鱼锅和两份奶茶,她每次都能超额完成任务,拿着作为奖励的的奶茶很神奇的走出店门。尽管如此,大家平时也能和她说说笑笑,但是没有人敢追求她,大家说她身上仿佛有一股寒气。而且听说她最近她自考考上了一个大学,这在平均文凭停留在初中的火锅店传为佳话。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尽然找我帮忙帮她道歉。 那天我正在收拾桌子,她笑眯眯的凑到我跟前来,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看来传菜部的那群屌丝说的没错,她身上果然有寒气,好歹作为大学本科生的我到底还是表现镇静。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语气中透着不得已和命令性,好似一个因


仁慈的上帝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35

某日上帝突发奇想决定向世人展示自己的仁慈,苦思冥想之后他决定在人间造就一处伊甸园——没有战争,打破一切自然常规的天堂。当然,为了防止这一项伟大的决定走向人间老毛子所谓的左倾路线,上帝聪明的划定了一片湖泊,大张旗鼓的搞起了定点实验活动。虽然这只是一小片湖泊,但是河水的流动往往昭示着生命的不息,只是为了严格的遵照单一变量原则,上帝仁慈的对湖泊里的生灵说道:“从今天起,我许你们长寿,许你们永恒的记忆,但是仁慈的我仅有一点小小的要求。”他微笑着伸出食指——以尽量显现出他的仁慈——轻轻摇晃着指了指远方的出水口;“那你是你们世界的边界——原本世界是没有边界的,但是……。”上帝就


枯叶也能随风飘扬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2 | 浏览 :43

今天对于兮而言是生日,可是这辈子的第5个生日只有自己一个人过,2月29日的生日四年一次,4岁时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过着公主的生日,8岁时在家人的祝福下过着女王的生日,12岁在朋友的簇拥下过着明星的生日,16岁在病床里看着父母的遗像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日,今天兮不知道该和谁过生日,站在路边看着车祸的现场,眼泪风中飘扬,路边树上那仅剩的几片枯叶随着眼泪落在马路上,在扬起的尘土里成了碎叶,谁又知道那碎叶上有着眼泪。 兮看着路上的车辆,除了划过的泪水看不出还有其他的痕迹,面无表情的就那么站着。 “你好,请问你知道****路怎么走吗?”翼看着这陌生的城市,却对兮有着莫名的熟悉。


小狗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74

天飘着白雪,昏黄的路灯洒在洁净的白雪上,我和朋友静静地走在放学的小路上,耳边传来“呜!呜!”轻微的的狗叫声,我寻声望去,一只小狗在狭窄阴暗的小巷,夜晚看不清楚,只能看到眼睛在黑暗之中泛着美丽的绿光。这么冷的天,天啊!我泛滥的爱心使我走近了一点,我像电脑中所说的蹲了下来以使它安心,朝它拍了拍一下手掌,“啧啧啧!”。它仿佛回应我,发出“呜呜——”的声音,从阴暗的小巷中慢慢走出来。我被吓得起身,那是只“赖皮狗”,黑毛掉了一大半,裸露在外的皮肤像被开水烫过一样,身上长满了红色斑点,特别在头部和脖子上,几乎一点毛都没有。 身边的朋友也瞥了一眼,对我说道:“好恶心,我们快走吧!


那年你一眼,慌乱了我整个年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3

“大家好,我叫夏雨荷。” 夏雨荷一开始是这样自我介绍的,我听了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夏雨荷,是那个从大明湖畔来的夏雨荷么? 但是夏雨荷接下来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不是来自大明湖畔的哦,我是西安本地人,来自12级软件工程专业,很高兴能加入宣传部这个大家庭,以后大家要多多关照我哦。” 不是来自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嗯,我记住了。 大一开始时在食为天餐厅里,XX俱乐部正在举行新学期的第一次见面会,而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夏雨荷,这个留着齐肩短发戴着黑色大框眼镜的女生,第一眼就给了我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原来还真是有女生叫夏雨荷的,而且还是那么可爱的女生。 “呃。”轮到我自我介绍的时候,


未完待续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34

2010.11.12 小径旁,绽放一季的梧桐叶飘落,碎了一地的秋天 近在咫尺的远方,霞光渲染,粉饰不了遗落的天边 惊恐声中折翼的虫儿,是不小心跌落人间的天使 高速公路上渭经分明的白线,都延伸到很远很远没有我的地方 L,一直都想写一篇关于我们的童话。或许,是因为太幸福了,一支笔,几个字,承载不了所有的绚丽,想把我们的剧本一直藏在心里。只是,小丑带着疲惫下了台,旋转木马载着我和对面的你绕着圆圈追逐着,却始终赶不上,然后音乐戛然而止,那一刻,我想要时光倒流,音乐回旋 天使送来的礼物,陪我共度的韶华,一纪未冷的烟花 我们1+1=2 我说,只有你才愿意陪我做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


蚊子与车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66

清晨的城市还没有完全在梦中睡醒,霓虹灯依旧炫耀着它那艳丽的光彩。他驾驶着豪车在城市的环城路上安全行驶,车速达到了道路设计的最高时速。大批车队还没有到来,偶尔一辆与他的车擦肩而过,就迅速退去了。 他十八岁就考取了驾照,今年已经整整十年了。十年来,他一直保持着安全行驶的记录,从来没有违章扣分。现在他在一家私企为老总开车,尽管他的学历不高,但是他非常的勤快又机智敏锐,故而深得老总的赏识。在用车之余,老总会把一些别的需要信任的工作交给他做,每一次,他都能够独自的去完成。 中秋的北方,早晨已经有些凉意,他没有打开空调,这样可以节省燃油。虽然不用他出燃油费,可是他并没有浪费的习


人生如戏,何必执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100

他绝食了,他只想寻死,他真地非常非常想不活了。 他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可是毕业多年后却根本没有合适的机遇在银幕上亮相。有的只是些无关紧要的死跑龙套的小角色和干些买盒饭之类的跑腿活。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很失败,他悲愤地想:与其这样苟且活着,不如死了算了!他是个很倔强很执拗的人,一旦钻进了牛角尖,就很容易地陷于死地。他的死志异常强烈,家里人感觉到了这种危机,他们轮流呆在他的身边劝慰他;尤其是年老多病的母亲,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的身边,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寻了死路。 可是这种情况是拖得愈久愈危险,他已经绝食整整五天了。形势异常危险,可是究竟该怎么办呢? 这一天,他的电影


电话那端的爸爸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41 | 浏览 :51

今天是贾鸿出国打工整两年的时间。他准备给妻子打个长途电话。 “喂,家里都还好吧?女儿乖不乖啊?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女儿乖着呢。邻居都说越来越像你了。嘟嘟现在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嘟嘟,快过来,叫 爸爸” “爸爸、爸爸” “乖女儿”贾鸿高兴地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 一年之后,贾鸿带着辛苦攒下的二十万元和对妻子、女儿的无限思念回到家中。 “嘟嘟,快看谁回来了,快叫爸爸啊” “爸爸、 爸爸” 嘟嘟跑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喊了起来。


情若在,天涯何处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73

一 起床,在阳台俯瞰,收入眼帘的景物湿漉漉的。雨滴在玻璃窗上滑落,宛若风不干的泪挂在脸颊。六月的雨,总是猛烈地。以往,碰上这么大的雨,街上的行人应该是是稀稀落落的吧。从昨天开始,这个城市醒来的比平时早。即使下雨,也阻挡不了“全城高考”的脚步。拥挤的街面,只看见色彩斑斓的雨伞在蠕动着。我拿起电话“小白,一会儿到教师公寓这边来接我。” 高考就像六月的雨,如期而至,篮球场外的玉兰花浮动着暗香。我们在一把伞下,并肩走着。雨沿着伞滑落,滴答在地面的声音,入耳清晰。“最后一天了,我们就要解脱了”你仰起脸笑着。眸子里分明有一丝落寞闪过。我佯装,像一个久牢出狱快要获得自由的囚徒一样


鸟和木雕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8:54 | 浏览 :75

曾经,在这个星球上,发过一场规模巨大的洪水。 人类的先知预先得到了洪水即将到来的消息,他和他的族人砍倒大片大片的树木用来建造方舟。那方舟据说十分巨大,能够容得下这世上的每一种动物,一样一对,好使得它们能够避过洪水,繁衍生息。 洪水将至,天空乌云密布,飞鸟和走兽陆陆续续上了方舟。只有一只鸟被拒之门外。因为这是独特的一只鸟,无论如何,它都找不到自己的“对”。 暴雨倾盆而至,方舟载着上面的人和鸟兽漂浮起来,陆地开始变得越来越少。那无偶的鸟起先还能躲避在仅存的陆地上生着的树中,然而眼看整个世界即将化作汪洋,再无遮风挡雨的场所。 于是孤独的鸟儿从树上啄下一枝树枝,双爪抓着它,


吴大妈买菜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87

天寒地冻,吴大妈很辛苦,每天一大早要上街买菜,而且还要费一番脑筋,希望能够从牙缝里多省下几个钱来。 这天,只见吴大妈在菜市场兜了一圈之后,在一个菜摊前停了下来。卖菜的是个中年妇女,笑嘻嘻地对她说:“大姐,买白菜么?又白又嫩,好吃得很呢!”吴大妈瞟了一眼白菜,慢条斯理地说:“想是想买一点,多少钱一斤?”中年妇女说:“刚才卖两块二,给你两块算了,要多少?”吴大妈撇了撇嘴,说:“一块八,卖么?” 中年妇女叫屈:“大姐,又白又嫩,已是到底了,再少,会亏死的!”“亏!”吴大妈指着白菜说,“一个虫眼都没有,亏,看着是嫩!”中年妇女急了,说:“我说大姐,没一个虫眼还不好,你是要吃


希望你在未来等我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0 | 浏览 :68

穿过漫长漫长的黑夜,为何总是看不见希望,在绝望的时刻,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时,才发现希望一直在身边未成离去,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最后留下眼泪作为结局。——题记 睁开朦胧的双眼,天还未亮我已经醒着,月光偷渡进我的卧室映射在还没有写完的文章上,那笔似乎变得更加憔悴,不难发现文章在月光下哭泣。水杯里的水莫名的激起一阵涟漪,披上蓝色的外套迈出大门一眼望去,似乎整个世界都被黑色的乌云笼罩着,只有凄清的月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在这安静的世界里我彳亍于柏油路上,周围的高楼大厦给人一阵阵压抑,曾经熟悉的一切,此刻却觉得如此陌生,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似的,我的心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彷徨与这


微小说之一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9 | 浏览 :64

已经定好的机票,已经期待好久的行程。却被女生又一次爽约了。 “这次事情真的很急,不能赶回去了…sorry”匆匆挂掉了电话,嘟嘟的盲音让他心力交悴。 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爱情,一个在走,一个再追。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坚持。被两次说分手,然后她哭着受伤了,又两个人在一起,每次鼓起勇气,想恶狠狠的骂她,讨厌她,恨她,但是看到她的笑……却只有满满的喜欢。沉迷。 这样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好疲惫,说好的相聚呢?从一开始就在等你,但你从没有让我如愿以偿!买好的电影票只能作废,安排好的和你度过的日子只能上网打发无聊… 他每天都在想,她在忙些什么呢?为什么打电话不接,不爱我吗?不像普通情侣


译梦屋(修改后)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9 | 浏览 :82

明天是小年,但我不打算回家。 我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散着白云山小柴胡颗粒和阿司匹林,隔夜的苦荞贴在玻璃杯底。还有一盆五彩椒,从2013年开始,至今也没结果。 电话铃声持续了1分钟,间断后又持续响起。终于让我无奈的接受了来电者不肯罢休的决心。我撑起身子,扯掉电话线。 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也许是不想听见妈妈的声音。我不喜欢她说鸡蛋怎么怎么营养,菊花茎,水芹,新鲜的洋椿头怎么怎么好吃。一听我就来气。真想反驳她一句“能不能换个话题”。我才不会认为这些东西多有价值呢。我都二十岁了,妈妈还把我当成独自一个人就会害怕伤心的不懂事的孩子呢。她总是在我的交友工具上留言,在刺眼的电脑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