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去天堂找安琪儿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2 | 浏览 :62

去天堂找安琪儿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中,只觉得懒洋洋的,放松到了骨子里,然而男人却没有什么好心情。男人住进了一个病房,他的邻床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男人的情绪有些烦躁,毕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滋味都是不好受的。他冷眼看着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哼,不知道有点什么不舒服,也要住院,现在的父母就是对小孩儿太溺爱。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有些难受,奋斗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些成就,然而不要说孩子,连婚也没有结,就患上这种病,在命运面前,钱又能发挥多少作用。哼,我要你们有什么用啊,啊?他愤怒的想要撕掉手里的零钱。钱是买可乐剩下的,买完后想起医生不让喝碳酸饮料,还忌


姜太公钓鱼(故事新编)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16 | 浏览 :1

老姜在江边直钩钓鱼,千年过去了,没有钓到一条,始初的那点悠闲感荡然无存,他实实在在感到落寞了。如果就这样收起鱼竿,就等于把悠闲的愿望彻底粉碎,他是有点不甘心的。 这天,老姜读了《鬼眼穿魂诗集》之后,被鬼眼穿魂的懒散、消沉的诗情所感染,中毒颇深。昏昏欲睡之际,浮子急剧下沉,他心中大喜,用尽老力赶忙提起鱼竿,钓上来一条金丝大鲤鱼。他捧着这条大鲤鱼心头荡起了千层波、万重浪,怜鱼惜水之情顿生,不禁老泪纵横,幽怨地说:“鱼儿啊鱼儿,你怎么那么傻哟?直钩也能把你钓上来,你是世上最傻的鱼儿!”没想到鲤鱼反唇相讥:“谁傻谁傻?用直钩钓鱼,才是世上最最傻的傻瓜!我不过是好奇,想上来瞧


我因车祸而失明,所以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07 | 浏览 :3

我因车祸而失明,所以我从不知女友长什么样。那年,她得了胃癌,临终前她将眼角膜移植给了我。我恢复光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的照片,然而我只找到她留给我的一封信,信里有一张空白照片,照片上写有一句话:“别再想我长什么样,下一个你爱上的人,就是我的模样。”


愿你安好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2

愿你安好依旧 似水流年,匆匆相遇,浅浅相知,淡淡思恋,虽然,或许一切都只是一厢情愿,依然感激着那份相遇的美好。 ——题记 “你瞧,那不是张霖溪么!”楠儿拍了拍我,我抬起头,向着她转头的方向看去。是呢!的确是张霖溪,在张霖溪身旁……那个背影……是李航! 心弦微动,回忆如同潮汐,蓦然涌起。 第一次见到李航,是在高二。 忘记了那天是乌云密布还是晴空万里,只隐约记得那天在学校H社团的新干部竞选会现场很吵,甚至关于我如何选上了H社团副社长,记忆都很模糊。而李航那段竞选词,至今记忆犹新。 “大家好!我叫李航,李航的李,李航的航,来自3班。我从小与“副”字结缘,小学和初中都是副班


死亡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1 | 浏览 :8

她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 那是在女澡堂,一个清脆的女声,“付小雷死了知道不?”带着几分嘲讽。 “真的?!” “可不怎么说的,一星期前就死了。” 一声凄厉的尖叫,接着是“砰”地一声,隔间的人重重摔了一跤。洗澡间随着这声巨响猛间只剩下水撞击在地上和女人皮肤上的声音,几个脑袋转向那个莫名地方向。两秒钟之后,这里恢复了正常的喧哗,水声人声重又交融在一起。 付小雷是这里知名的傻子,傻子就是傻子,在人们眼里,傻子死了也只是个笑话。 她感觉人声的消融是一件幸福的事,尤其是在人群中,在一片人声鼎沸中。 付小雷是怎么傻的,坊间流传着不同的版本。 最靠谱的应该是那个家庭问题说:他爸是个


寂寞的相对论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9:12 | 浏览 :4

“我丢东西了。”我用宣布的语调说着。 “嗯。”面前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慢吞吞的吃面的他,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哀叹一声,局促不安的抠着手指甲,空气中是长久的沉默。 他好像终于从什么囚笼里走了出来,如释重负的放下手机问我:“丢了什么?” 可是我却深邃无比的摇了摇头,目光对上他半信半疑的眼睛,很坚决的说了句:“真的什么都没有丢啦。”,却把那句“就算真丢了你也没办法帮我“憋了回去。 他选择了相信吧,再一次拿起手机玩着此刻只属于他的游戏没有说些什么,就像我期望他说些什么一样,但是他没有。 我只得在这种尴尬的氛围中站起身,看着食堂的大钟说:“再过一会就上课了,我先回去了。”其实离上


催债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20 | 浏览 :5

警车在长贵家门口停了好几辆,巷口站满了人,注视着站在警车旁的荷枪实弹的警察,人群中议论纷纷,说是长贵杀人了,跑了。不一会儿,几个警察,紧紧地押着长贵老婆出了门,长贵老婆叫英子,大声喊叫着,我没杀人,干嘛抓我,你们去抓长贵,是他杀的人!三个警察紧紧按着她,将她押上了车。她在车里依然喊叫着。警察全部上了车,打开警报,嘟嘟的开走了。 人们站在巷口议论了很长时间,天快黑了,都早早地回了家。晚上,大家都不敢出门了,生怕碰上了长贵,仿佛一个人在杀人之后就立马变成了恶魔,变成了见人就杀的禽兽,人们怕极了。睡觉前,将大门、屋门都锁结实了,长贵跑了,千万别跑到自己家来,人们想着。 实


停下来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5:38 | 浏览 :3

淙淙十七岁的时候就在拉萨开了这家叫停下来的酒吧,她说他总是爱半夜光临各种各样的酒吧所以她在这儿等他,可是她等了十年他还是没有来。 她十七岁毫无顾忌地一个人跑到北方去见不久前在网上遇见的男人。那是一个穿风衣不留胡子的干净男人,比她大十二岁,拿着一把小雏菊等在火车站门口,他径直地向淙淙走来接过行李把雏菊递给她,她带着调皮问他你怎么就知道是我要是认错了呢,他看着她笑笑说你不是也认出是我了。他自己开车来的,先给淙淙开了车门再把淙淙带来的灰白布包放在了尾箱。


最后的时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0 | 浏览 :2

医院的病房里有一位孤独的老人。他得了绝症,而他的儿女却不在自己身边。他的病情每况愈下,人也变得郁郁寡欢。 有一天,他的病房里住进了一个小女孩,年纪大约九、十岁。她的妈妈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夜,悄悄的来临。病房里一片宁静,病人们大都已经入睡。可是老人却夜不能眠。他听到周围传来了抽泣声。“妈妈你怎么哭了?”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响起。“没事,赶紧睡。”“妈妈,请不要因为我而伤心。我会带着美好的记忆离开.......”妈妈停止了抽噎,安慰地说:“孩子,快睡。妈妈不哭了。”周围又恢复了寂静。 老人听见这一席对话,便缓缓地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张珍藏已久的照片。他抚摸着照片,眼角流下了


假装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6:12 | 浏览 :5

家里打来电话,电话的一头,妈说:“平儿,实习工作辛苦吗?”“妈,放心吧,我在这公司挺好的,工作轻松。您要注意身体,记得准时吃药。”刘平故意提着嗓音高兴地说。“好,那妈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先挂了。”话音刚落,经理快步走来,拿着一文件,严肃地说:“赶紧给我打好,半个小时后我要用……”


往事如云烟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

(一) 往事如云烟的罪孽是心……情……没了找落点! 秦小苜如是说,但旁人却不明白。 秦小苜是谁?一个悲剧性的小人物吧,但秦小苜通常是这样回答的:秦小苜就是秦小苜啊,你还认识其他叫秦小苜的?此中意味,很多人都明白,秦小苜有种很可悲的自信,那就是再不起眼,她还是独一无二!对了,还是郑重介绍下:秦小苜,女,三流本科院校机械小生,无才无德无貌,典型三无人士,秦小苜很庆幸,幸好我不是个男的,不然铁定打光棍。研究数据有云:在未来的小日子里,中国将会有3~4千万的光棍出现,尽管秦小苜直到现在感情上从未得意过,但她始终坚信:在茫茫棍海中,总有那么一根是属于她的,是能够让她抓住,救她


毒酒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

1 KTV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叫凌标,大二。今日初中同学聚会,口袋隐藏着他自制的阴谋。 2 趁大家注意力都在其他地方时,他终于有了下手的机会。 他首先将手机掏出,然后右手伸入右口袋抓住一粒圆圆的小药丸,此刻刹那做了一番思想挣扎:到底投不投?万一被查出可是犯法的,可那江羽策着实可恶,初中时害自己破了相。 凝了凝神,用余光扫了众人几眼,确定无人注意他时,用手机做掩护,冷静得将小小的毒丸投入江羽策的酒杯中。 药丸遇水即化,无色无味。 为了捏造一个他毫不知情的不争事实,他没有换位置,生怕惹人怀疑,于是一直坐在原位专心玩起手机游戏来。 3 “大家来干一杯吧!”一名同学提议


变钱记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

在一个高原的寒冷夜晚,弗兰克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心绪很不平静。 一个多小时前的时候,母亲让弗兰克到楼下去买面,母亲在家做吃面的臊子。弗兰克应声下了楼,迈着轻快的脚步。在买面的超市里,弗兰克碰到了一对情侣,艾玛和杰克,是他的高中同学。“哦,怕什么来什么。”弗兰克心里想(弗兰克有见熟人恐惧症)。艾玛最先和弗兰克打了招呼,杰克在讲电话。“弗兰克,干什么呢?”艾玛张扬又挑逗的说道。“没什么,我妈让我下楼买点面。”弗兰克颤巍巍地回答。“哦,真是乖孩子啊。哎呀,你这小胡子可更浓密了。”艾玛又很大声地说,弗兰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这时杰克也注意着弗兰克,电话里说着:“行啊,好


无题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

琅琊是新来的同事,高高瘦瘦的。 “琅琊,琅琊,”我在嘴里轻轻念着这个名字,一边抬头偷偷地打量着他。 我一向不喜欢精瘦的男人,特别是这种长的比我还白的。 ………………… “我刚来公司的时候,你干嘛老是偷看我?”周末跟琅琊打完羽毛球,趁着休息的空闲,他挑着眉问我。 “只是好奇为什么会有男人长的像你这样白嫩。”这是他第N次问我这个问题了。我就是关闭大脑也能想出N个不同的答案。保证每次都不一样,绝不重复。 “哼……”某人用鼻孔出气。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每次的答案都不会是自己喜欢听的,却每次都会问同一个问题,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琅琊,为什么你叫琅琊?”


纤弱的时光

分类 :微小说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17:33 | 浏览 :1

纤弱的时光 by 安苏逸 我因为自己记忆力不是很好,尤其对于过去的自己亲身经历事件,有时候还不如读过的小说记得更加清晰。因此在安帧走后,我发现以前不以为意的这个毛病成了我最讨厌的事情。因为我记不得很多和安帧一起度过的幸福时光。所留下的,有一些仅仅是片段,有一些是安帧的话语。 当妈妈过来和我说:“没关系,你一定还会找到一个和安帧一样好的男生的。”我终于忍不住趴在妈妈怀里哭了出来。安帧,是我心目中唯一一个这样的存在,世界上还能有谁可以和我创造出我和安帧的那么多快乐的回忆呢。 为了让我快点从失去安帧的回忆中走出来,姐姐在我还去安帧父母那里探望伯父伯母时就开始给我物色新的男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