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摊派烟酒是行政乱作为


  行政摊派烟酒是行政乱作为

  

  央视《朝闻天下》报道湖北省公安县向乡镇摊派当地产烟酒的销售任务,村干部表示完不成任务会被扣工资。章庄铺镇政府人员表示,县里下达了任务,他们只能层层分解到村。公安县分管烟草工作的副县长苏云国否认硬性规定销售指标,并称“那他们理解错误”。(10月23日京华时报)

  

  通过“红头文件”向乡镇摊派卖烟酒任务,致使乡镇干部无心工作,这不能不让人觉得蹊跷。而更蹊跷的是,该县分管副县长的解释是“没有硬性摊派,只是市场预测”、是“为了净化市场”,打击非正常渠道进货以及走私等,是“他们理解错误”。

  

  事实上,据相关媒体调查,该县以卷烟市场整顿工作领导小组名义印发文件,要求全县销售卷烟必须达到25100箱。文件附有销售计划任务分解表,明确了各个乡镇应该完成的销售量,销售情况跟绩效考核和镇村干部的工资挂钩。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而为了完成此项专项“任务”,乡镇自然是一级压一级地往下分配下去,摊派下去的烟和酒,成为许多村里的沉重负担;调查显示,部分村组每年要拿出一笔钱来填补销售烟酒产生的亏空。由此看来,乡镇干部无心工作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仔细分析起来,硬性摊派烟酒销售,其消化渠道无非有二。其一,是作为政府公务招待的既定用品,由财政买单;其二,正如央视报道所言,是迫于“政治任务”,部分村干部将其低价卖给烟酒经销商,差价由村里垫付。无论是哪种渠道,这类消费行为带来的并不是地方财政税收的增长,相反是财政负担的加重。

  

  红头文件,代表的是公权力,要求的是执行力。众所周知,国家早就三令五申,不得搞地方保护主义,也不得以红头文件形式搞烟酒销售摊派等。政府机关作为公共服务部门,更不该为一个特定产品或企业做代言。红头文件被滥用,不是公权力被滥用,就是权力绑架了红头文件。公安县下文摊派本地烟酒销售,本身就是一种地方保护主义,也是政府职能错位、越位的表现,更是行政乱作为。如果是从发展地方经济的角度出发,该县政府或许更应该制定有利于市场蓬勃发展的政策,营造公平公正的环境,提高干部服务企业、适应市场的能力。否则,不但是企业主不满意,干部群众也会有怨言。

  

  当前,各级政府正在加快转变职能,其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划清政府和市场、企业的关系,进一步强化服务意识,提高服务质量,提高群众的满意度。在这样的大势之下,各地政府更是应该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能做,更应主动改变代替市场主体、充当市场资源分配者的角色,解决政府越位、错位、缺位的问题,杜绝行政乱作为、不作为的问题,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才能打造勤政廉政和为民利民政府。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