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取人为哪般(杂文)


【导读】说完这话,我突然感觉起一种悲哀来,当然这种悲哀不仅仅是指警察,其实,大多人都有这种悲哀。所以我要问,,以貌取人到底为那般?因为,容貌不是一个人的标签,坏人也不是把一个“坏”字写在自己的脸上。  

  

  读过小学的人,也许都还记得《晏子使楚》这篇课文,其中讲到晏子出使楚国,楚王因为瞧不起晏子的矮小,便几次想戏弄晏子,结果,晏子以自己的智慧反倒戏弄了楚王。那么,身为一国之君,为何会这样做呢?说来,这都是“以貌取人”在作怪。

  

  中国历来“以貌取人”的人颇多,上到王侯将相,下到黎民百姓,顺眼者,或加官进爵或引为知己。而看你形象猥琐,或者穿戴不甚整齐,那么你就被打到不受待见之列。可老祖宗也曾经为我们留下这样一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意思就是说,人不可以貌取人,对他人要善待之。但我们中国人似乎已经养成了积习,终究也没能按老祖宗所说的去做。甚至心里还常常想,老祖宗算个什么东西,这个道理我早就明白,哪还用你来指点我,你以你为你是谁呀?

  

  有了这般想法,于是道义就没了,于是以貌取人的恶德就盛行起来。为此,罗贯中先生在他的《三国演义》这部小说中,还特别写了这样三个经典的故事:一个是在黄巾军闹事的时候,董卓被黄巾军杀得打败,被刘关张三兄弟救下后,一问他们三兄弟还是白身,当即就露出不屑,气得张飞当时就想找他算账。另一个是庞统经诸葛亮的推荐后,前来拜见刘备,希望受到重用。可刘备这时已经不是白身,自然也就有了以貌取人的恶德。他见庞统长得奇丑,貌不堪言,但出于对军事诸葛亮的尊重,便打发庞统做一个知县去了。第三个就是刘备在取西蜀之前,西蜀的张松前来拜见曹操,结果曹操一见张松形貌,当即就大倒胃口,把本来应该是他得到的川蜀地图,却让刘备最后得到了,由此,才出现了三国鼎立的局面。当然,这是小说家言,可能历史上并无其事。可从中却能让我们懂得,以貌取人,似乎已经不仅仅是恶德了,它往往与你的发展有关系。比如一个国家,你总妄自称大,瞧不起那些弹丸之地的小国,可你正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小国却在某些方面发展了起来,接着就来欺负你了,占你的领土,杀害你的人民。再比如一个人,也许他看似猥琐,不值一提,可就是这样的人,往往倒有些大作为。

  

  都说时代是发展的,社会是进步的,人类是逐渐走向文明的。可就现在,在我们中国,以貌取人的恶德还依然存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举两个我亲眼看见的例子吧,一个是我在河北保定参加一个文学笔会的时候,有一位作者穿的衣服很旧,而话语又迟不善言谈。结果就引来了其他作者的嘲弄,并且在讨论他的小说稿之时,大伙都笑笑地看他。而最令我气愤的是,其中有一位也是写小说的作者,当场就发表言论说:“瞧你穿的,我就知道你写的小说水平怎样,你在这篇小说里,是不该有闲笔的。”要不是笔会的主持人阻拦,我当时真想过去给他一耳光。可就是这位被瞧不起的作者,后来成了一位电视剧的编剧。

  

  而另一个例子,可能也是别人曾经见到过的,说的就是火车站的警察和天安门广场的警察。首先我要说明的是,维护社会治安是警察的职责,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这个社会才会安定,偷盗抢杀案件才能减少。可我亲眼看见多次,他们在盘查过往行人的时候,不是察言观色,而是采取了以貌取人的方法,只要见你穿戴不整齐,或者是乡下人的打扮,必把你拦住盘查个没完。要知道,真的违法犯罪分子,都不是这种穿戴不齐和像乡下人这样打扮的,他们往往装扮的很绅士,至少也不像个乡下人。而最可笑的,就是几日前我陪着妻子去天门广场,在途经检查口的时候,遇见了这样一幕:有一位练书法的人(我猜想也可能是一位书法家),被负责检查的警察拦住了,又让他解衣服扣子又让他把身上挎的一个包打开。结果这个人按他们的要求都做了,可还是没放过他。最后一卷草宣和一本字帖被警察拿在了手里,连声问这是干什么用的?我实在有些看不过,就在后面隐不住对警察说:“他可能是练书法的,你手里拿的是草宣和字帖,都是练毛笔字用的。”

  

  事后,妻子怪我多事,说警察又没有盘查你,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说如今的警察也太低能了,连个草宣和字帖都不认识,也许这都是以貌取人把他们给害的!说完这话,我突然感觉起一种悲哀来,当然这种悲哀不仅仅是指警察,其实,大多人都有这种悲哀。所以我要问,,以貌取人到底为那般?因为,容貌不是一个人的标签,坏人也不是把一个“坏”字写在自己的脸上。写到这里,我想提一下清朝的和珅,都知道他是大奸大恶又是巨贪之人,可你要看他的容貌,你准会把他当成好人或者君子,一路放行。

【责任编辑:怡儿】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