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倾心 再见依然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题记

  

  纳兰性德一曲《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柬友》,读后让人万分感慨、无限惆怅、却又是那么无奈。

  

  诗歌以女子的口吻出之。其意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交友之道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人生若总像初相识的时候,那么美好,那么淡然,既无怨恨、也无埋怨,那么就停留在初见时那美好的一刻。

  

  诗歌中描述,意中人相处,若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样的甜蜜,那样的温馨,那样的深情和快乐多好。但你我本应当相亲相爱,又怎么会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如今轻易地变了心,你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我与你就像唐明皇与杨玉环那样,在长生殿起过生死不相离的誓言,却又最终作决绝之别,也不生怨。但你又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

  初见的那一颦一笑,铭记在心,自今烙印还是那样深。我为我的爱,痴情一生、思念一生、牵挂一生,这也是我对爱的执着、追求和幻想。多少岁月,人生脆弱,可我还是一路风雨、一路磨难、寻觅那风雨磨难中的情爱。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世世为夫妻。我之所以喜欢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欣赏唐元稹《离思》(其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诗句,不仅是语言幻美,意境朦胧。而是诗歌诗写出了久藏心底不尽的情思。

  诗歌直抒胸臆,让人情不自禁地感叹初见的这份情感,哀怜心中的那份别情。我只想记住“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一句就够了。初见倾心,再见依然,把这美好的记忆永久藏匿心底。怎奈曾经沧海,却换了人间。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是种怎样的情怀?每想这一层心海微恙,乱了情怀,溢了情思,我汗颜。

  

  秋风谢春花,春水无归路,“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短暂相会,终要离去。此生无果,唯等下一个轮回守候,奈何人间无轮回,千百年的寻寻觅觅.守候的却只是这短暂的目光。我不禁感叹,来生是否能再依偎你的怀里,听你那跳动的心律,抚慰我的柔情。怎奈岁月无情,终究都会无奈的离去,下一个轮回,又有谁读懂个中无奈与凄凉?

  

  繁花依旧,“却道故人心易变”。你离去,我留下,我会依然默默地守侯,守候那段“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情感,那怕“空守望,白了头”。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