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读


  空闲的时候,我喜欢独自一人到医院的后山去玩。

  

  到后山的路,陡峭不易行走,坡度几乎呈八十多度,路面细小的沙砾极易使人不小心掉下山去,但我们还是兴趣盎然,因为它的清风吹拂,四周的美景以及四围变得细小的房屋、梯田,使我们不禁拥有一览众山小的诗人情怀。一大早,天还不怎么大亮,我就到山上去看书了,我当时读初二,住在爸爸医院的宿舍里。大石块被露水打湿了,我用手胡乱擦了一下就坐下,无心欣赏美景,捧起带来的书本拼命的啃起来。半个多小时,我就将带来的书本看完了,离上课还很早,我随便拔了一根小草用嘴叼起来,淡淡的青草味儿,很香,难怪牛羊喜欢吃。离石块几步路的地方,有一株不大的树,黄绿相间薄的发亮的树叶,很是惹人垂涎欲滴,村民叫它黄角树,叶子可以吃,禁不起诱惑,我摘了一片,酸酸的,嗯,比青草好吃,越吃越有劲,我又摘了几片,容我们玩的空间还是有的,小麦地,油菜地围绕四周,菜豌豆角挺着弯曲肥美的身躯引诱着我,再看再看我就吃掉你,看四周没人,我偷偷地拔了几个,快速的送进我的嘴里,好吃,真好吃;那个时候西南三省经济不发达,特别是农村更加差,平时包谷玉米番薯高粱的把肚子填饱了就好了,连白米饭都不能多吃,哪里还有什么零食吃,因此野外有很多好吃的叫不出名字的都吸引着我们,我们经常到外面打牙祭。远方袅袅的炊烟升起,大人们叫孩子起床的声音,狗叫声,鸡叫声,这个院落,那个院落都沸腾起来,上的上学,干的干农活,一刻都没停歇。

  

  时间到了,要上课了。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