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这雨


   这个夜晚,这雨又来了,是悄悄地来了。它本不想打扰到任何一个人,可是它还是惊醒了我的浅浅的睡梦,在梦里,我似乎在扮演一个很风光的侦探,我在帮自家人找寻两件方格子的行李包,结果行李包,被一个卖冷饮的小贩偷偷用了去。我没有放过他,抢了行李包,也抢了他的冷饮,分给我的家人吃。吃着,吃着,卖冷饮的小贩不见了,行李包不见了,冷饮不见了,我的家人也不见了。只剩下来我一人木愣愣地躺在床上,回味棒冰冷冷的味道,我睁开眼睛,屋里依然漆黑,梦里的那片热闹瞬间都化为现实的宁静。我的夫君在憨睡着,他的睡眠质量很好,很少会被吵醒。我曾在他睡着的时候剁肉馅给他做糯米丸子,那嘣嘣嘣菜刀碰案板的声音很响很不悦耳,我心里总也过意不去,当我停下来回头瞄他时,他竟打起了浅浅的均匀的呼噜。我轻轻晃了晃我的睡神,“又下雨了,”他嗯了声,继续他的美梦,想起昨天我们俩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晴天,不,应该只有小半天的晴天吧,我们各自完成了自己的愿望,我如愿洗了衣服。他如愿打了篮球,但就在结束时却被他的对手弄扭了胳膊,很疼,抬不起来的样子。我让他贴下膏药,尽管不知道管不管用,我实在不知道可以用什么办法可以快速消除他的疼痛。他说没事,等着自然治愈,很坚强。这个很坚强的男子也很细心,昨天傍晚我在观战,顺便给宝宝做做篮球的胎教,希望以后宝宝可以和他爸爸一样有出色的球技。天色已经见黑,加上天又阴下来了,他一直催我先回家,我实在不情愿独自回去。远远看他凝重的表情以为会生气呢,等他打完最后一局,他只说了下今天打的有些没有意思,队友不够给力。并没有因为我的晚回家而生气,牵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回家了,此刻我嗅到的是幸福的味道。听这雨声,估计不会停下来吧,似乎更大了,雨打在雨蓬上噼里啪啦的,想想三月里大都是雨来作伴,心里难免簌簌的。没办法,南方的天气总会多雨,这里的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对下雨的恐惧与愤怒。而我也许过了几个年头也会慢慢习惯,或者慢慢变得麻木。远处似乎可以依稀听到马路上的大卡车的汽笛声,是勤劳的司机早早地出车呢,还是他们还在一直忙碌,没来得及休息呢。这雨挺大,这夜挺长……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