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我独步


  冬天的夜很美,很静,很冷

  冬天的夜有时候美的让人窒息,静的让人感到温暖,冷的让人惊悚。还好今晚的月色足够的诱人,心中不免有了一种窃喜和坦然,我不否认我是喜欢冬天夜里那圣洁而又带点朦胧的月光。

  夜阑如静,凉风就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从衣服的缝隙里偷偷的钻进你的衣兜里,于是我放缓了脚步,静静的听着它们在口袋里窃窃的私语。走在曾经走过的路上,看着那从地平线慢慢爬上来的月亮,双手忍不住的放在口袋里,却不曾想惊扰了那些小家伙,它们像泥鳅一样从指缝里逃了出来,向着远方跑去。此时那弯不知被多少文人墨客歌颂的仙子却在不经意间完成了她慵懒的梳妆。冬天的夜是静謐而安享的,虽然少了些景致,却多了几分傲骨,远处的山,水墨画似的氤氲在淡默在夜色中,安安稳稳的卧在月光下如一头随时待发的雄狮。

  路两旁的树木早已退却那无用的枝枝叶叶,伸出那苍劲而有力的枝丫在月光的照耀下静静的入睡,等待来年的再次出现。有时候我在想人的一生不正是那树上树叶吗,春天的时候它们希望我们快点长大,秋天的时候它们又希望我们快点落去,在来来去去的时间里我们又能在这个世间做些什么呢?我们只不过是行走在夜间的盲者,孤独的游走。

  夜已深,城市中的灯光也渐渐的消失在这如水的月色中,在远处那几座冒出青烟的房屋里我想他们早已酣然入梦了吧。喜欢这样的夜色,也喜欢这样的月色,于是我把白天不敢在世人面前祼露的心坦然的放了出来,让它接受月光的洗礼,我不敢承认她能不能接受我,但我是爱她的,爱她的温柔与恬静,爱她的圣洁和安享,爱她的美丽和冷傲。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我如一个卑微的祈求者,行走在你的世界中,在你冷冷的眼光中我又是那么的渺小。月光如一精灵,从深蓝色的天空中轻轻漂漂的落在世间,在那苍劲而有力的枝条上它们嬉笑着打闹着,偶尔发出一两声风铃般的响声像远处那涓涓流淌的小河,最后又狠狠的摔在地上形成一个个斑驳的光点;月光如从九天下凡的仙子,身披薄薄的轻纱,在山涧浮起的轻雾中,缓缓的挥舞着,柔软的腰肢在寒夜中尽情演义着优美的舞姿,寒风中她的一颦一笑又消失在这个没人欣赏的夜中;月光又如那多年未曾凋零的心,在彷徨无助时,它如一个指点迷路的人,在忧伤与茫然时,它如一股清凉的泉水慢慢的滋润着内心的无奈,在失败痛苦的时候,它如一个细心的倾听者;

  我曾试图用心去和她碰触,却发现这么多年来我的心已被腐蚀的不堪入目,再也找不到往日的圣洁,于是我只能行走这条晚没人走的路,只能用眼睛来观看这月色,我知道我以后再也没机会去用心来感受这优美的夜色了。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我的眼睛已被故乡的月光给遮住了,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慢慢的滑下融入大地中。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伸开双手合上眼睛站在原地自己慢慢的转起,今晚的月色是我的,虽然它是冷的,但它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体会,枝上的风和月光依旧在玩耍,可我却想起小时候家乡的月色,那里有我的踪影。

  赞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