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洋淀纪事


白洋淀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号称“华北明珠”。过去,这里的淀水镜一般平,稻花香,鱼儿肥,莲藕脆,菱角鲜,甚至连空气都带有新鲜的莲叶荷花香。

这是我第二次来白洋淀。每次来,感触都不同。

白洋淀的湖面非常广阔。坐在快艇里面,飞驰在湖面上,风吹在身上,感觉非常惬意痛快。景随船移。湖面非常平坦。芦苇荡很多,很密,蜿蜒曲折。大家开玩笑,说又可以打个埋伏。农民悠闲得划着小木船,船尾蹲着几只鱼鹰,不时钓鱼,又忠实的替主人吐出来。

又动了在这里盖间小木屋的念头。房子要朴实无华,象梭罗那样,亲自动手,周末过来,在这里写写东西,或什么也不干,看着湖边飞来飞去的小鸟,体味“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不过,一想到这将破坏生态环境,也就作罢,不知这算“思想污染”吗?

船在那漫天漫地的芦苇里穿过,芦苇正好一人多高,我仿佛又回到如火如荼的抗战年代,充满了火药的气息。抗日战争时期,活动在白洋淀的抗日武装“雁翎队”,在**的领导下,利用芦荡遍布,沟河交错的有利地形,开展机动灵活的游击战,以弱胜强,痛击日本鬼子,大长我中华民族之威风。

想起了水生和他的女人。

“女人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想是叫苇眉子划破了手,她把一个手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刻画的多么细腻,多么富有乡土气息。

孙犁的代表作都是这个时候完成的。孙犁将那凄婉悲壮的抗战岁月写得却很平淡,富有诗意,再翻看他那时的作品,人们思想都很单纯、淳朴,胜利的信心很坚定,总之,很有思想。

一个地名成就了一名作家,也诞生了一个文学流派。其他如徐光耀的《小兵张嘎》,孙厥、袁静的《新儿女英雄传》。

前年有港商司徒玉莲在这里投资开设赌场,规模豪华、空前,被称为中国的拉斯维加斯。司徒玉莲是赌城案的主要案犯,她是港澳有名的赌王之一,有上百亿元的资产。赌城从1996年9月25日试营业至1997年1月10日被查封,卖出筹码总额19亿港元,输赢总额1.55亿港元,仅1月10日就设赌资3000万元人民币。参赌人员之多,涉赌资金之大,在全国尚属首例。原保定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白洋淀温泉城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何兰亭交代自己从93年3月至94年3月间,先后3次收受司徒玉莲4万港元和价值1.1万元人民币的金丝如意等问题。现在的干部一攻就倒,甚至不攻自破。他还检举了时任地委书记姜殿武的问题。姜殿武当时是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面对调查,他摆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架式,甚至对调查组大动肝火,横加指责。

水生打下来的江山,改革开放后却搞这个,水生听了多寒心,这就是我们的招商引资。

湖面上有一小块一小块的小岛屿,散落着住着几户,属于水上人家。今天的老百姓,生活还是很苦。还是用这里的芦苇编上好的席,那可是的的道道的纯手工!

回头望去,白洋淀还是那么碧波荡漾,将那纷飞的硝烟战火和灯红酒绿的权钱交易都隐在其中。

九九年六月任丘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