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湾


刚刚告别了浑河大拐弯,我们便翻过山向南走,去寻访离此不远的苏子河大拐弯。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正是这两大河流成就了这个巨大的水库,同时也淹没了一个著名的古战场。但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与历史是无关的,我们更为看重的是此处自然山水的秀丽。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曾经作为战场的地方太多,这只能说明人类经历过太多的战乱和劫难,这其实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以为后人所称道的,假若一个地方从未燃过战火,我想,那才堪称是泽被后世的光环。幸好,自然山水胸怀博大,可以容忍她不懂事的孩子的胡作非为,然后又不声不响地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让后人见到的只是满目的葱茏和苍翠,而见不到一丝血迹,闻不到半点硝烟。这个辽东的古战场也是一样,早已被一片汪洋所掩盖,成为了群山之间的一方乐土。

春天的山是最使人愉悦的,满目的鲜绿和其它鲜嫩的色彩到处冲击着你的视神经,让你的内心不断升发出阵阵快意。我们就在这悠闲而又快乐地情绪中,辗转于群山之间,几乎忘记了疲劳。中午时分,一行四人来到了离苏子河不远的一个村庄。在那里,已然饥肠漉漉的我们想要寻一家饭店饱餐一顿,可是,在这样偏僻的乡村根本就没有饭店,于是只能在小卖部里买点面包、火腿肠等聊作充饥。我们了解到,在这一带只有一个大村子,叫转弯村,它被分作四个小村子,目前我们所处的即是其中之一。转弯村总共约有一千多人,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群山之间与大河之滨,他们过着恬静的生活。每天,只有一辆中巴与几十里外的镇子定时往反两次,除此之外,整个漫长的公路就那样闲置着,使我们走在上面,有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的感觉。

终于离大河之滨不远了,我们发现这一带的平地陡地多了起来,人们正在播种,多了些田园景色。一个五十多岁的农人正赶着马车迎面而来,了解到我们的目的后,热情地邀我们上车,这对于已然十分疲惫的一行人来讲无异于雪中送炭。到达河边了,原来这里竟是苏子河流向水库的入口,水面开阔而又是平缓,景色倒也美丽,不过向上游望去却看不出太远,因为河水转过山角就不见了。我们很想到上游的山上看看,老乡说那里路太陡马车上不去,其实在那远远看过去的上游的山顶就是他所住的村子,我们只要跟他回家就可以看到了。于是,我们便决定去他家。一路上,马车在山间绕来绕去,直走了两三个小时。此时,我们方才明白这转弯村名字的由来。到达老乡家时已是黄昏将至。他对老伴说了声“来客了,准备晚饭”后,就领着我们上了村后的山。

站在山顶上,我们所看到的景色我想我只能用“奇伟”两个字来形容,我想不到我们家乡的山水竟也有如此雄奇之处。从山顶向西望去,苏子河呈“之”字形流向一片汪洋,而往上游看,河的右岸是壁立的山崖,而左岸则是大片的良田。苏子河绕着这片田野静静地流着,而崇山峻岭则捍卫着这片水域。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红日映照着山山水水,使得一切景物全都浸润在这梦幻般的橙红之中。一群牛在一声声地呦喝中正欢快地趟过苏子河,向着村庄而来,而村子里的炊烟正袅袅地升起,农人也正杠着锄头,三三两两地过河归家。这是一首田园诗,也是一幅风情画。只是河上没有撒网捕鱼的渔人,使得这幅画中少了一个重要的内容,令人多少感到有些遗憾。经老乡解释,原来这里是禁止捕鱼的,因为这片水域是归水库管辖。但是我想,无论怎样禁,老百姓守着河边居住也是不会缺少鱼吃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家的院子里都挂着鱼网呢?对此,我不禁怀念起那个可以自由渔猎的时代了,可是,我也明白那个时代是不会再回来,因为早已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供人类任意获取了。好在,大自然的山山水水还是那么美丽,还在给人类以精神上的满足,还在以有限的乳汁滋养着它越来越多的子民。在这一点上,大自然何曾吝惜过?可是,反过来,我们所有这些被自然供养的人们,又何曾真正的对大自然加以呵护过?但愿,这里的人们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守护好这片山水,保留住这个美丽的大河湾!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