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灵山岛


幼读苏轼《石钟山记》,至“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之句,不禁怦然心动。青年时代偶经鄱阳湖,也曾泛舟于石钟山下,不知是江涛不兴还是所寻非其处,终未能领略东坡先生笔下描绘的奇境。前年盛夏季节,与友人同游灵山岛,本意是暂时躲避一下都市中蒸笼般的酷暑,享受海风拂襟的清凉,却于不意之中观赏到造物在这黄海一隅的小岛上鬼斧神工的杰作,其声之宏、其形之异、其气势之雄壮、其色彩之绮丽,比石钟山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是在山东省青岛市胶南一个叫做“积米崖”的小渔港乘上渡轮的,海面上飘着轻纱般的薄雾,排水量只有百十吨的白色小轮轻巧的划开翡翠般的海面,向东南方疾驶。20多分钟后,微微的海风将雾气吹成了条状的白云,白云之上兀现出一座黛青色的山峰,我们知道,这无疑就是灵山岛了,因为,黄海海域只有灵山岛有如此的高度,海拔513.6米,堪称黄海第一高岛。

灵山岛的码头面朝大陆方向,整个周长十几公里的小岛,只有西侧有狭窄的平地,坐落着渔村的房舍,海防军人的营房全建在山坡和山顶。沿灵山岛简易的战备环岛公路北行,到北海角,(当地人也称为“好运角”)拾级而下再右折,豁然一片新天地:浩淼黄海的波涛自东而来,荡涤着陡立的岩壁,裸露的礁石经亿万年的潮汐冲刷变得千奇百怪,千孔万窍,色彩斑斓;一巨石斜立海边,坐于石上揽一襟海风,任浪花飞沫浸湿了衣衫,静静地听大海的涛声。将近午时,由外海吹来的风越来越猛,潮位越来越高,忽然,有低沉森然的巨响发于远处,初闻疑为开山炸石的炮声,俄而,又好似滚滚闷雷自天边响起,再细听,又似成千上万的战车轰鸣。心中悚然,奋身而起,于潮起潮落的间隙,在湿滑的礁石上循声而去,经数百米攀越,登上一块岩壁探头朝下望,岩下的情形令我惊心动魄。

岩壁脚下藏着一个大洞穴,洞口高阔丈余,洞深不知几许,巨浪自海上扑来,如冲决的洪水,携千钧之力直冲洞中,轰然巨响使脚下岩石都在颤抖,洞穴深处似有万千匹巨兽齐齐发出怒吼。巨响尚未消失,洞中突喷出一股水柱,冲击在洞口岩壁上化成白色的水雾,正午的阳光直射,水雾幻化成彩虹,七彩缤纷。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奇境周而复始,变幻无穷,我真怀疑是在人间还是在仙境。那喷飞的水沫,不正是龙的呼吸,那幻化的云霓,莫非龙女的羽衣?

伫立岩上,我忽然想起,我背后一海之隔的大陆上,正是古琅琊台,而北方水天相接处,是田横岛,两千年前,秦王扫六合,率八百里秦川的虎狼之师,最后平定的就是这一片海滨之地,始皇帝忽然失去了对手,弯弓射海,该发出怎样的喟叹?田横五百士拒不降汉,集体自尽的故事,又使东夷人宁死不屈的精神与这永无止息的海潮融为了一体。时空的无限与永恒在灵山岛的一隅浓缩为一瞬,此时的所见所思,我知道我将终生都无法忘怀。又设想,若当月明之夜,再值天文大潮,这里空无一人,任万古不灭的精魂雄鬼,驭百万龙骧虎贲之师,携排山倒海之势,在这山海之间决死拼杀,只争这如此多娇的江山,又将是怎样的惊心动魄?我恍然若失,记不得身在何时、忘却了人在何处。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