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那天早上,我刚要开始一天的工作,突然接到死党惠的电话,说她肚子痛的厉害,说身上发冷,要我马上过去陪她。

我拿了一件毛衣,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她的工作单位。

她双手紧捂着腹部,蜷成一团坐在椅上。

我将毛衣与她披上,搂着她坐下,我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她说没有,说前段时间也这样痛过,可只痛一会儿就好了,但今天痛的特别厉害。

我与她的同事赶紧将她带到医院。

挂了号,医生初步检查可能是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需要化验大小便进一步确诊。

我扶着她进了卫生间,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得到了便样。

化验结果证实确实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做手术。

我一边打电话告之她的家人,一边去办入院手续。

伯父很快赶来了,并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一切安排妥当,就等着医生开始手术了。

头打来电话,有事找我,我只得暂时离开。

办完了头交待的事情,已经中午了,我又急忙赶到医院。

惠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

伯父,惠的姨父、弟弟与丈夫都守在手术室的门外。

见了我,他们嘴里虽然安慰着说这只是个小手术,而脸上还是显露了些许不安。

我看他们都还没吃午饭,便去买了盒饭。

手术比较顺利,经过半个多月的疗养,惠出院了。

惠的夫是个很细心的人,惠生病期间,将惠照顾地很周到。

惠住院期间,我们去看她。

她的家人一见到我,就拉着我直道谢,直说我是惠的救命恩人。

我不觉得有什么,这只是作为朋友,我应该做的。如果我与惠的位置互换,我相信惠也一定会这样救助我的。

惠出院后,我们到她家去玩。

闲聊一会儿,惠突然看着我一笑。

惠笑曰,惠的夫对她这么危急时刻,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他,却是首先想到找我求救,是非常梗梗于怀的。

惠说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

我也笑了,我说他吃我的醋了。

我原本是没将救了惠的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可因为惠的夫对于惠身处危急时刻,第一个想到的人不是他而梗梗于怀,当我一个人闲下来,随心所想的时候,我便常常会想到这件事。

惠的夫为什么会梗梗于怀?

一个人在身处危急的时候,会首先想到向他最信赖的人求救。

我想作为一个男人,不管他实际上是不是能够完全成为他的女人的有力依靠,但他的内心一定是有这样的非常强烈的愿望的。

我想在惠的夫看来,惠在身处危急时刻,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也就是说他不是惠最信赖的人,不是惠最有力的依靠。

我想夫妻之道,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相互信赖,相依为命吧。

夫妻间的情感应该是亲情、爱情与友情的混合与统一。

惠的夫的梗梗于怀,似乎关乎爱情,又高于爱情。

想到尘世间有人这么信赖自己,我是感动的。

而感动之余,又稍有不安。

当你身处危急时刻,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如果你们是夫妻,我希望你们的答案是彼此。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