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花 之 流水樱花


如果花爱上了人,就是罪了。

三月间。某江南小城。

身着粉色夹衫和绣花罗裙的奉湄小姐撑着粉白的阳伞缓步走过石筑的小桥,粉红的绣花鞋尖上的绒球带起了一点点早春里软绵绵的尘土。桥下是潺潺的春水流过。因为经过了一个春天的蛰伏而更显得清澈碧人。

美丽的女子淡淡地看着水面上漂着的一两片粉色的樱花瓣。那么孤独的花瓣,旋转着,无助又惘惑。

美丽的姑娘,你去往何方?一路上可曾有过停留的地方?

奉湄茫然地四顾,不知道是谁在她耳边轻语如诉。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河春水,和浮于其上的樱花瓣。

忧郁的眼睛像要流出水来,暗自叹息,樱花啊樱花,若我能像你一般自由,便是只有一江流水也是整个世界了……

将目光收回来,看着罗裙下露出的鞋的绒球。这双美丽的脚,十七年都不曾踏出过高高的阁楼。今天也是仅有的一次。但是代价巨大……

美丽的姑娘,你为何叹息?身边可有给你安慰的人?

奉湄又四顾,没有任何人在对她说话。

是谁?说出这样奇怪的话来?在早春的时节,在我唯一能够出游的时候,说出这样扰乱我心的话语?

奉湄缓缓走过石桥。她在桥栏上,看到一片白色的樱花瓣。她怜惜地将它拾起,捧在手心里。心中涌起了同病相怜的苦楚。

樱花啊樱花,你是否和我一样悲苦?看着同伴们逐水而流,你却只能在这里等待枯萎,年华老去。

珍珠般的眼泪,滴落在手心里,滴在寂静无声的花瓣上。花瓣在女孩的手中变得异常柔软芳香。奉湄又折回桥上,伸出手,抛下花瓣,看着它落到水中,逐波流去。

然后回转身,默默无语。

花瓣啊花瓣,我可以将你放入水中。可是有谁能将我放走?

奉湄走过一个街角,看到路边蹲着一个乞儿。蓬头垢面,肮脏不堪,可是一双眼睛却闪着灵动的光芒。

奉湄蹲下身,伸出手抚了抚乞儿蓬乱的头发,叹了口气。

我出门时没带任何东西,也不能给你什么。就把我身上的香气留给你吧。闻了这香气,人们也不会大声斥责你了。

女子起身准备离去。乞儿忽然开口说话。奉湄小姐。

奉湄回过头,看着乞儿。你认识我?

奉湄,你会幸福的。你会遇到让你幸福的人。

奉湄露出美丽的微笑。谢谢你。但愿如此。可却在心里流下泪水:不会有幸福了……

小小步地走到一片樱花林里。越过这里就要回到自己的高楼,然后等着几天后的出嫁。和那个素未谋面的男子。这种步伐走得茫然。

奉湄……奉湄……

奉湄四顾周围。没有人。但是她听到了一个幽忧的声音。好象就在这个空间里飘散着,四面八方都有的。

算了。都只是幻觉吧。奉湄轻叹一声,提着罗裙准备穿过树林。

奉湄小姐……

一个男子从一株樱花树后走出来。

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少年。他有狂放的长发追逐着春风。明亮的双眸柔柔地看往这里。他的嘴角多么精致笑容多么甜美。他的身上都散满了白色的樱花瓣。这里都弥漫着樱花的淡淡香气……

奉湄看得呆了。你是谁?你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奉湄小姐。我是你放入水中的那片樱花瓣……

有一种花生于大地却逐水而活。它们都是精灵,顺着水流到许多地方,然后找一个爱人。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人和花是不能相恋的。人间有一种巫术,叫归水,就是为了杀死那些爱上了人的花瓣。

这种叫流水樱花的诡异之花,生来就被刻上了诅咒的烙印。无论到哪里,它们都逃不出归水的惩罚。但即使这样,它们也会执着地去人间找一个人去爱。这些都是上天注定。上天给了流水樱花诡异甜蜜的心,再给它们痛苦无奈的结局。造物主的玩笑。

但是谁都逃不出上天的安排。

奉湄小姐,我叫流水。美丽的少年睐着精灵的金色的眼睛。

谁会想到,拥有一双金色瞳仁的美少年会是绝鬼的化身?

流水……传说中一生都在追逐爱的流水樱花……出现了。奉湄目瞪口呆,木木地睁着黑色饱满的眼睛。

奉湄小姐,带我回家吧。

少年消失不见。一枚白色的樱花瓣轻落在奉湄的袖上。

奉湄将花瓣举在太阳下,眯起眼睛看它。真美丽。脑海中映出流水金色的眼。那是让热一见就深深钟情的眼睛,在春天的无边寂寞里闪烁。

如果我能爱上你,你是否能将我拯救出这无边的黑暗与寂寞?奉湄的泪水滴在手心里,滴在手心里的花瓣上。

十年前。窗外有一个明亮的月亮。

流水樱花?那是什么?小小的美丽的女孩子放下手中的毛笔,抬起头问身边的乳娘。

那是精灵。它们一生都在追求爱。人们都憎恨它们,千方百计要杀死它们。

为什么要杀它们?小小的脸蛋上全是精致的困惑。

人和花是不能相恋的。这是世俗,是人们都要遵守的。年轻的乳娘深深地看着小奉湄。她说,但是小姐,你若遇见了流水樱花,你会幸福的。你会很幸福。

流水樱花……也许我真会遇见。也许,它能将我从这寂寞里救出去。它会带我离开这里……也许它会爱上我……不,一定会……

十年前,窗外有一个明亮的月亮。

静夜里,黑黑的高楼。雕花的窗前,奉湄静静地坐着。金色瞳仁的少年倚靠在窗边。两人一起看着天空。深深的天空里没有星月,也看不见大片云翳臃肿地浮动。天空异常的清澈干净。

我们生来就是有罪的。我们为爱而生却不能去爱,生来就受到追杀……淡淡的口吻,金色的眼睛。

为什么……你生下来就被打上烙印?如果生下来就是为了被杀死,那你为什么要被生下来啊……

奉湄小姐,你为什么哭了?

我心里难过。

从十年前,就不断在心里描绘着那个救世主的样子。眼前的这个少年,和心里无数次想象的,竟然一模一样。可是此刻,却觉得像一个幻景。

流水,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金色的眼眸。深深的目光。

我们不是花的精灵。我们只是爱的奴隶。

流水,再过两天,我要嫁人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