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重视的背后


也许翻开当今行政机关、事业单位乃至企业的公文之重要一种――总结一看,你不难发现“八股”现象的重现,或者可以说是愈演愈烈。暂且不去评说“总结”的整体“八股”现象,只取“总结”中最重要的一条所谓经验――“领导重视”来分析之。

想来,“领导重视”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重要经验。大凡是总结,总能看到她的靓影。她要么被执笔者放在首位,以突出主题、烘云托月;要么被置在未尾,以重点收官、画龙点睛。我曾一度以为总结出“领导重视”这么一条有水平、值得人人皆而效之的经验的人,肯定是一位深懂领导心思、善于溜须拍马的急欲上爬之辈。但或许是我错了,因为事实确是如此。前不久,公安部规定公安厅长、局长要亲自接待**后,便有了这样一条新闻:安徽阜阳有一两兄弟被害,家属报案后一等就是13年。13年后,也就是2005年的4月29号,在安徽省公安厅长接待群众上访的活动中,厅长对此案当场作“命案必破”的批示。于是下面的公安机关立即行动,只用了13天,这一13年的积案就破获了。这样要靠领导重视才能解决问题的例子很多。所以,这也当是“领导重视”被作为总结里一条首要经验的事实依据。

当问题需要靠领导重视才能解决的时候,我们能透过这种现象看到她背后隐藏着什么本质呢?我以为,她首先让我们看到了领导者的高高在上。一个高高在上的领导,他会借口主抓宏观问题而不会主动过问生活中的细枝末节;他会有走马观花的作秀式的调查研究而不会真正关注民生;他会有下级提供的各种数据当然是报喜的夸大的数据多,而少有弱势群体欲上达天听的呼唤。

其次,她让我们看到了制度的缺位或制度的形同虚设。制度的缺位,就是制度的未设,这是自然、环境和人自身认识的局限所造成的。因此,假如仅仅是制度的缺位,还能亡羊补牢,未为晚矣。但假如是制度的形同虚设,则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可怕与悲凉。也许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缺少制度甚至是好制度和严法的国家。南开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程宝国教授针对天津德普诊断产品有限公司长达11年的“回扣门”事件说:中国法律规定之严,为世所罕见,如果不折不扣地执行,足以让一些想依靠商业贿赂发财者破产。但现实的情况却是,法律规定不敌潜规则,执法不力实质是对商业贿赂的默认。可见,有很多东西,为官者是非不能也,而是不为也。也可见制度或者好的制度、好的法律却只是挂在墙上、钉成本子供领导阅看或他人参观或挂在嘴上的。为官者不是常说:“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么。于是制度成了摆设而且是无用的摆设,所谓的贯彻和执行,却是可以绕开现有制度甚至和现有制度背道而驰的,却是为着既有的私益或小团体利益牺牲他人的利益或大局利益的。在制度的形同虚设的背后,深刻地体现了人性的势利,以及由于长期的熟视无睹,已使之成为习惯和潜规则的人性的冷漠与麻木。

在领导重视的背后,或许还有一点是深值得我们关注的。那就是,广大民众对清官的心理预期与渴望。也许文化的发展总是落后于经济的发展,但时间自纪元始毕竟走过了2000多年。尽管阶层的存在,让我们生而不平等。但作为自然人的个体,人人又绝对是生而平等的。这是我们要始终不懈树立的观点和竭力去追求的。因此,在科技如是发达的今天,我们的广大民众还抱着一种渴望清官的心理,这不仅是启蒙者、教育者、哲学家的悲哀,而且是对民主自由的嘲弄。社会需要为官者大多是清官,而不是个别的一时的清官;社会更需要有一个培植清官的社会、文化环境和氛围。

然而,口说总是容易的。生活中,说者又何尝不是无奈的参与者。我当忏悔的。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