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timental


漂浮不定的枫

落了

层层涟漪

激起无限伤感

这是否代表着

我的心?

独自一人守在家中,无聊当中想起了网络,曾经熟悉的网络——因为凌。凌并不是从网络走进我生命的虚拟灵魂,他是我生活中真实的角色。尽管每天在学校里都能相见,但我们仍然通过网络频繁地接触,并在网络上互相表白,因为爱,走到了一起。我们的爱,在虚拟的网络中产生,但却不是虚拟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你们不适合。”晾说。在我告诉他我和凌的恋情后。

“我认为适合就行了。”我在抑制我的不快。

“相信我,他还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爱你。”晾无视于我的不快。

“即使是那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我一脸的坚决。

“美晴,别太任性。”

“不,不是任性。”

晾无语。

“美晴,你真的决定了?”晾问。

“决定了。”我答。

“真的舍得吗?”

“不舍得又能怎样呢?”我苦笑。

“你应该继续你对他的爱的。你太容易放弃了,别太冲动。既然爱他,那就努力挽回。”

“你不要为难我,我已经选择。”

晾无言。

爱也好,不舍也罢,既然凌选择放弃我,那我也只好离开凌,结束我的痛,我的苦,结束思念的折磨,结束我对他的爱,结束一切,一切。

独自一人在网上冲浪,漫无目的,无聊,乏味。

“Hi!靓女!”是森发来的信息。

“Hi!我要说明一点,我不美,真的。”我回他的信息。

“我不介意。出来见面好吗?”森说。

“好。”

我是从来不见网友的,太无聊了。尽管森提出了很多次见面的要求,但我一直没有答应,尽管我和他谈得很投契,但我只愿意和他在网络上交流。见了又能怎样呢?一大群青蛙,即使不是青蛙,也是注定见光死的。对于自己的反常,我并没有太大的惊异,我只是想借某些东西排遣我的空虚寂寞与愁苦罢了。仅此而已。

见了森,样子还好,高高的个子,斯文又不失时尚。可是,没有凌的亲切。为什么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凌呢?我在心里嘲笑自己。

“这次你答应得这么爽快,真的令我受宠若惊了。”森笑着说。

“有那么严重吗?”我笑。

“为什么说自己不美呢?我看你挺美的,尽管不是美得令人窒息的那种。”

面对森的赞美,我笑而不答。美吗?只看外表,是否太肤浅了呢?

“去哪?”我问。

“看电影吧。”

我略为一愣,去我所逃避的地方吗?也好,是时候淡忘,是时候面对了。我对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来到电影院坐下,环视四周,一切如故,改变的只是坐在身边的人和内心的情感。尽管座位离屏幕的距离适当,室内的气温适中,但我从一坐下的那一刻起就浑身不自在,心在莫名地悸动。我感到我的身体在微颤,我只想逃离。前座的一对恋人相互依偎着,使我不自觉地想起和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场电影下来,我的脑子里只充斥着和凌相处的片段,一次又一次地不断在我的脑海里重复着,不能停止,无法控制。直到散场的时候,我还是沉浸在和凌的回忆中,根本没有意识到人都差不多走光了。

“看得那么入迷吗?”森问。

“哦,是的。”我突然回过神来。

“哦,那你最喜欢哪个情节呢?男女主角互许承诺的那一段吗?”

“是的,好感人。”我顺口应道。其实我连这场电影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何况情节?

森叹了口气,无奈地笑笑。“喝杯咖啡吧?”森提议。

“好的。”

这家咖啡厅设计很特别,椅子做成秋千的样子,光线很暗,空气里飘着柔和的音乐,气氛很好——对于情侣来说。我心不在焉地用茶匙不停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美晴。”森的一声很温柔的叫唤竟使我吓了一大跳,把杯中的咖啡撒到了桌面上。森适时地递来一张纸巾。“对不起。”我向森道歉,并伸手接过那张纸巾。而森则捉住了我的手。我并没有挣脱,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森。

“还在想他?”森问。

我深知森口中的“他”是谁,也暗惊于他为何会知道。“想谁?”我明知故问,脸上依旧平静。

“凌。”

我笑:“为什么要想他呢?”心口有一丝的抽痛。

“其实,你并不需要在我面前掩饰任何东西。我全都知道,知道你和凌,你和萧的故事,知道你的一切。”森直视我的眼。

“你是谁?”我的心一惊。

“我注意你很久了,只是你没有发觉而已。网络只是我接近你的工具而已。”他避而不答。“你还爱他,想他。一些细微的东西都能让你想起和他在一起的片段。我说得对吗?”

“别自作聪明地去开启我已尘封了的记忆。”我感觉被眼前的这个男孩所看透。我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尊透明的玻璃雕像,没有任何遮掩的能力。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是尘封的记忆,你认为会被随意的一句话就开启了吗?”他不放过我。“忘了他。”

我想抽回我的手,却被他捉得更紧。

“I love you .And 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Trust me.”森一脸的真诚。可惜却无法在我平静如镜的心湖上泛起一丝微弱的涟漪。

我静静的看着森的眼,深邃,真诚。“不要爱我。你不会得到我的爱的,任何人都不会。我已经忘了怎样去爱了。”我抽回我的手,转身而去。这次,森没有阻拦。

爱吗?我已经忘了。

烦闷的很,一切在我的眼中都是那么的不顺眼。我需要自由的空气。

独自穿梭于喧嚣的闹市,寻求心灵的慰籍,呼唤思想的解放。繁华中的灯红酒绿,情侣们的打情骂俏,年轻一代的Hit-hop,围观的人的掌声,只能使我倍感压抑。地痞的口哨,无聊人的搭讪,厌恶死了。我感到头脑快要炸掉。我决定逃离,却不知逃往哪里。不自觉中来到河堤,抛开繁尘的喧闹,沉浸于宁静。我凭栏远眺,欣赏缓缓的流水倒影着柔和的灯光,感受着身后偶尔几个来去匆匆的身影。久违了的宁静洗涤着我郁闷的心灵,一丝快慰浮现于我的心头。

“Hi,小姐。一个人很寂寞的哦。我来陪陪你。”一个很讨厌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宁静。我厌恶地看向那个声音的主人。只见是一个把头发染得像稻草,一身奇装异服,鞋子不穿好,踩着鞋跟,不修边幅却又认为自己很有型且时尚的痞子。我懒得理他,于是没有答话。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