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准穴位的一次点击


(一)

一辆敞蓬车在滨海路狂奔,雾水和眼泪在童馨的脸上攀爬,路灯一晃一晃地交织地在她脸上,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把她整个脸弄得浑花不堪,她大口大口地喘息,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像要把它掰成两瓣,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她顾不上被海风吹落的丝巾,手边的婚礼请柬被撕成碎片。

嘎——童馨突然把车停下,那声音像是心被撕裂了似的刺耳,她趴在车盘上小声地呻吟。数十分钟后,童馨缓缓地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停了会儿,又重新启动车子,开走了。

(二)

童馨想着这三年来和夏然恋情的一幕幕,一种委屈、懊悔和愤恨由然而生。她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也不停地给自己合理的解释。夏然是童馨的大学同学,夏然比她大一岁,他们是在一次校演讨会上认识的。童馨不是女孩子群里漂亮的那种,但她的开朗、活泼、有主见深深打动了夏然,而夏然正好与其相反,他聪明但很踏实。两人的初次相识,彼此被对方的才华所吸引,双双坠入爱河。他们的相恋在学校里也是起了一阵的小风波。这些,现在让童馨回想起来,那是她的一种骄傲,因为夏然在学校里让太多的女孩子追求,而她却是最终的胜利者。

毕业后要面临分配的问题,夏然是学校优等生自然不会为工作发愁,而童馨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童馨心里明白,工作要自己去努力才能得到,靠夏然那不是她的个性,她也很自信。果然,她很快以优异的表现在一家外资企业谋得一个很好的职位。童馨的性格决定了她无论在何处人际关系都会处得很好,这是她的优势。进公司不久,童馨的聪明、伶俐深得上司和同事的喜爱,加上她的工作成绩更是为她锦上添花。而夏然是与世无争,求得平稳。

由于童馨工作的原因要经常应酬,夏然对此也没有任何怨言,经常很晚去公司接她。对童馨而言,夏然的关心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没有什么新鲜感了。

童馨在工作上的努力为她的升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半年后,她自然而然地升上了部门销售经理。而夏然依旧是机关小职位。但这些似乎对他们的感情影响不大,但约会却越来越少。

(三)

童馨,我们,是不是该结婚了?

结婚?!你怎么会突然想到结婚?

难道你不想嫁给我?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现在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你想结婚?

不知道……不要这么急吗。

童馨,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结婚了,你太累了。而我……

夏然,你想的太多了,我也是为了咱们能过得好点儿。谁干得多、干得少又何仿?

但现在我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我也不想这样,以后我会尽量把时间都给你,好吗?别这样了。

夏然心里明白,尽管童馨没说什么,但她的表现已经说明了问题。

童馨和夏然的感情没有瞒过她的上司肖楠的眼睛,童馨的努力也离不开他的帮助。因为工作的原因,童馨和肖楠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肖楠的关心让童馨有种异样的感觉,必竟在这花花世界里,怎会叫人没点想法呢?此时,童馨总会用一些莫明的理由来拒绝夏然的约会,他们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多。短短一年,夏然觉得童馨变得像换了个人。当然,夏然心里还是爱她,关心她,但童馨却不以为然,不时用些尖刻的话刺激他。

一天,很晚了。早早等在那的夏然看见童馨和肖楠嘻笑着走出办公楼。

童馨抬起头,看了看夏然,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

都这么晚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夏然对她的话有些莫明其妙。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还有个酒会要参加,别罗嗦了。你先回去吧。

你!……

好了,我赶时间。

转身头也不回地上了肖楠的车,把夏然一个丢在街上,自己走了。

夏然心里很矛盾,难道在童馨心里钱比自己还重要吗?

(四)

转眼年底,童馨被公司任名为地区销售总监,她的努力总算没成泡影,公司奖励她一辆名牌轿车。

童馨把这个好消息第一个告诉了夏然,夏然真的替她高兴,同时他也很无奈。

数月后,童馨意外得知夏然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童馨为了搞清楚真像,她找到了夏然。

夏然,你现在很忙吗?电话里童馨的声音微微颤抖。

童馨?你有事?

有时间喝杯咖啡行吗?

当然!哪里?

老地方。六点钟。

她说的“老地方”是他们大学读书时常去的“老电影”咖啡店。喝咖啡是他们那时最奢侈的消遣了。夏然说喝咖啡是一种人生,而童馨说喝咖啡是一种浪漫。他们每次去,夏然总是不加糖,而童馨正好相反。

六点钟,夏然准时负约。

童馨早已等在那儿。

叫点什么。

老规距。

Waiter,两杯咖啡,一杯加糖,一杯不加。谢谢。

童馨转脸,看看夏然,她笑笑,只是有点不自然。

童馨,我正好也有事要跟你说。

不,不,让我先说好吗?

行,你说吧。

童馨用勺子轻轻地搅拌咖啡。

夏然,……我想说,我们之间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这段日子,我确实没有照顾到你,……

童馨,可能有此事你已经知道了。不错,我是又交了个女友,我承认她不如你。没有你聪明,没有你有钱,但她很关心我,会处处为我着想……是,我是没有钱,但我会让她幸福。

别说了?

童馨,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然,我承认我确实对你不是很关心,但我都是为了咱们呀,难道这我也错了?

我说过,两个人在一起,有困难、有快乐彼此来分享。而你执意要一个人来承担,对我的关心爱护不理不采。你知道吗,你高高在上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很难受,透不过气来。而我跟她在一起,活得却很轻松。没有包袱,没有压力。你太好胜,太要强,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出现了差异。所有我也是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才……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