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音谱(一)


一、香飘西子

明朝中年,杭州是三吴都会,参差十万人家。正值初春时节,西

湖更是十里桃花,美不胜收,令游人留恋忘返。湖畔熙熙攘攘,热闹

非凡,正是一派盛世景象。

突然,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将游人驱散。少顷,便雨过天晴,雨

水将西湖洗刷的如出水芙蓉一般,愈加清新美丽。

湖东断桥边飘过一叶小画舫,舫中有位女孩弹琴唱到:“双飞燕

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阴来。”

正是北宋诗人徐师川名句《春游湖》。经舫中女孩一唱,竟如仙

乐一样好听。舫中一位女童道:“三师姐琴弹的真是好听,素素将来

也要练到这样。”另一位女童答到:“三师姐的琴艺在咱们黄山琴门

无人能比,素素你就是练一辈子,怕是也赶不上了。”舫中稍长的女

孩说道:“红红不可乱说,你和素素总有一天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稍顿一下,又道“‘春雨断桥人不度’,真是写断桥之绝句,想

当初东湖居士(徐俯号)此诗一出,立刻传诵一时,人说‘解道春江

断桥句,旧时闻说徐师川”。名叫素素的女童道:“那‘两岸桃花蘸

水开’一定形容西湖桃花美丽了,三师姐、四师姐,不如我们一起出

去看一看桃花?”名叫红红的女童斥道:“你忘了三师姐昨日刚入茧

期,两年内不让别人看到容貌。”素素作个鬼脸:“两年内不露面,

闷也闷死了。”被称为三师姐的女孩道:“你们两个离茧期还早,既

然好不容易来一次西湖,那就出去看看风景吧。”

只见仓门一开,两个女童走上甲板。皆着淡红衣衫,各抱一部古

琴。年纪虽小,单已现倾国倾城容貌。年长一点的女童眉宇之间多一

分凝重,名叫红红,师门排行第四。年幼一点的多一分稚气和顽皮,

名叫素素,师门排行第五。

素素一上甲板便拍掌大叫:“三师姐,没想到这地方这么漂亮,

真是人间……”红红抢道:“人间仙境”。素素接道:“对,人间仙

境。三师姐这次真是没有眼福。”接着,两人便唧唧喳喳的评点各处

美景。

不知不觉中,船已靠近小孤山。只听见仓内三师姐弹琴唱道:

“我乘油壁车,郎乘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红红道问

“三师姐弹的是我琴门入门曲《西陵松柏》?”三师姐答道:“正是。

你们可知词曲典故?“素素抢先应道:”我知道,师父早就讲过,

此曲说的是南齐苏小小故事。“三师姐道:”不错,算起来苏小小也

是我辈的祖师爷,你们可知道苏小小死后葬于何处?“素素和红红同

声应道:”这个却不晓得。“三师姐道:”就葬在你们眼前的小孤山

上。“

素素和红红均哦了一声。素素道:“四师姐,不如我们一起去拜

拜这位祖师爷?”三师姐道:“你们应该去拜一拜,也替我拜一下。”

素素和红红遂弃舟登岸。

二人走后,三师姐在船中唱到:“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

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

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正是唐朝李贺凭吊苏小小的词,

听罢让人神伤。

突然,岸边有一位红装女人弹琴和唱:“西陵桥,水常在。松叶

细如针,不肯结罗带。莺如衫,燕如钗。油壁车,斫为柴。青骢马,

自西来。昨日树头花,今朝陌上土。恨血与啼魂,一半逐风雨。”是

当朝袁宏道的凭吊苏小小的词《西陵桥》。唱罢道:“程盈盈,两年

不见,你长进很大。”

原来仓内的三师姐名叫程盈盈。程盈盈隔着仓门行了一个礼,道:

“原来是四师叔驾到。盈盈昨日刚入茧期,恕不能出来拜见。”

四师叔问到:“今晚你二师姐的开恩典都准备好了吗?”盈盈道:

“多谢四师叔劳心,已一切就绪。”四师叔道:“那就好,我们晚上

见。”说罢飘然而去。

不一会,素素和红红气急急跑回,素素喘着气道:“我们在苏小

小墓前看到了二师叔和三师叔的笔迹。三师姐,你说她们今天晚上会

不会捣乱?”盈盈眉头一皱:“今晚有多位师叔坐镇,又有群豪观礼,

量她们也不敢怎样。”

小孤山对岸是柳浪闻莺,是西湖著名景点。柳林后面临街处有一

座酒楼,名为闻莺楼。楼上靠窗的一张桌旁坐着两位少年剑客,左首

一位约二十一、二年纪,身着华服,一副贵家公子派头,容貌英俊,

眉宇间现出一份英气。右首一位十七、八岁,身着青布衣衫,容貌并

无出众之处,但却现出一份真诚之色。

华服公子拍案道:“还是让毛海峰这狗贼逃掉了。”青衫剑客道:

“南宫师哥小声,此地为四海帮地盘,小心隔墙有耳。”两人无话,

均向窗外望去。

少顷,华服公子指着靠岸边的柳林道:“江师弟,你看岸边有不

少江湖人士,他们好象是在查看地形。”青衫剑客凝神一看,果然在

岸边有一些神色匆匆的江湖人士在岸边四处张望了一下,便即离去。

只听楼梯响,上来四个身着麻衣,皮肤黝黑的壮汉,每人手持一

把弯刀。华服公子与青衫剑客对望一眼,小声道:“四海帮。”

四个壮汉坐到不远的另一张桌旁,叫了些酒菜,大吃大嚼起来。

一位壮汉问道:“这黄山琴门的开恩典是怎么回事儿?”另一人

答道:“黄山琴门说到底就是**,只不过是天下最漂亮的**,这

个开恩典就是破瓜。今天晚上这场戏一定很好看,说不定咱们毛爷能

抱的美人归呢。”壮汉又问:“怎么咱们副帮主毛爷也参加么?”有

人答道:“咱们毛爷就这点爱好,即使掉脑袋,他也会去。”

华服公子小声道:“咱们今晚再去会会毛海峰这狗贼。”

午夜子时,西湖已除去了日间的噪杂,显得异常宁静。又逢月亏

之夜,整个西湖更是伸手不见五指。突然间,柳浪闻莺处人声鼎沸,

刹那间聚起五六百人,个个握刀配剑,手持火把,好象都是江湖中人。

相互之间也有些旧相识,寒暄之声不断。

华服公子与青衫剑客偷偷纵到一棵大树上俯瞰群雄。华服公子悄

声道“今天场面还真是很大,少说也有数百个帮派。江师弟,如果毛

海峰不露面,我们也不现身,省得影响咱们门派的名声。”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