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爱情化为灰烬(二)


很长时间没有西宁的音信,自从那次谈话后,西宁象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一样。小羌不敢打电话,她害怕她的一句问候会打破某种平衡。对这个爱她的却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就让他的爱恋尘封在青春的往事里吧。

每当牵挂西宁的时候,小羌总是把头深深的埋进丈夫的臂弯,丈夫微微的鼾声,好象在提醒她,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人生。

十一年的光景,记忆已成悬在枯枝上的叶,回头望望时,已没有多少青春可抛掷,那年少时的口琴声,早已吹起天黑的颜色。十一年啊,你来了,我走了。这缘,只是夜不能寐时舞在窗棂间的月光如水。小羌在黑暗里睁着眼睛,有种感觉让她无法原谅自己,她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下班后,小羌漫然走在熟悉的路上,路边的树哗啦哗啦的唱着歌,高兴得满脸发光。看着两只小狗在绿地上追逐,以一种极其自然的表情,在如此满意的享受着阳光、绿草。那一刻,小羌竟然有些艳羡,艳羡到落泪,它们不知道,它们在享受着人也许永远也享受不到的平平淡淡中的满足。

小羌没有注意到一辆白色的桑塔纳悄悄停在她的身边,直到嗅到一种淡淡的熟悉的烟味。“西宁”,小羌慢慢的转过身来。果然,西宁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凝望着小羌,可是他的眼光那样疲惫,好像走了很远的路,再也不想离去。小羌看着西宁消瘦的面庞,心抽搐了一下。

“西宁,你好吗。”

“还好吧,局里在竟选局长助理,这些日子忙了些,来吧,我送你回家。”

小羌迟疑着坐进车里,一路上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躲着什么,平淡的交谈着一些诸如天气很好,天空很蓝的话题,只是临下车时,西宁轻轻地拉了一下小羌的手,直直的看着小羌的眼睛,轻声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小羌的眼泪哗地一下流了出来,扭头跑掉了。跑了几步匆匆把眼泪擦去,抬起头来,却发现丈夫正站在单元门前,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他是谁?”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