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主义


为什么所有的第一次都是那么的印象深刻?!很平常的,象第一次谈话。同你的第一次谈话,应该说你第一次跟我说的那句话是:“CL2的密度大,还是HCL的大?”我说:“是CL2的大吧。”跟着,我心想:怎么问些这么无聊的问题?!很有些明知故问的味道吧。算了,我也不计较,反正大家刚刚认识,打好关系也好,因为你就坐在我附近!

不过我还是想了想,可能在此的几天前,你转笔的时候,把笔掉到了我的书上,我只觉得很尴尬,相信你也有同样感觉吧。又可能你初来这间学校,对周围的人都好奇吧;又可能你跟我的同桌已经熟悉了,但跟我就还没有讲过话!你跟同桌的熟悉也有一件小事,那天开会,我和同桌都没听,在玩五子棋,后来老师走下来,大概你太好人了吧,你在暗示我们,不过暗示的声音好像太大了吧!后来下课了,同桌跟我说:“这么大声,不知道都变知道了,你去骂他!”我没有出声,因为跟陌生的男孩子说话,不是我的习惯。同桌见我没动,她就自己去了,我在旁边看,他们在笑,我想,同桌真活泼。

你是一个很开朗的人,跟你熟悉,很有点理应这样的味道,好象是很自然的事,就因为这一点,使我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进了一班以后,坐在我附近的男生都很开朗啊,但我硬是跟他们熟悉不了!是不是我太想念跟你同班的日子?!

你很喜欢睡觉,连班主任的课你都敢睡觉,我们都把你的花名改为SLEEPING KING,你大概应该忘了这一称呼!

我一向讨厌背书,自然的默写FAILED,自然的要去见语文老师,而你,也是同道中人,于是就一起去了,一路上,你很健谈,其实那时刚开学,跟你的确不是很熟,虽然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你的,但不代表些什么。我好象比你勤奋一点吧,因为那书我还背得个大概,你却把它写在手上!太夸张了!老师怎会不发现?!

有一天扫地,我发现原来同桌跟你一天生日,这么巧?为什么不是我呢?于是到了你们生日那天,你递了个本子,上面写着“生日快乐”,叫我给阿甘,甘看了后没有什么表情,只写了“YOU,TOO”给你。我不知道她怎么想,要是换了我,我会认为你比较无聊。

CONTINUE记得有一次,下午回到去,你同我讲:“我借了你10元。”我没说什么,后来同阿甘讲起这件事,她叫我以后D M不要让人看见。其实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只是有点惊讶,你有点随便,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可能那时候大家都很熟吧,没计较那么多。是的,如果我们是陌生的,你又怎敢如此做呢?

那次生小黎的气,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好象是希望你给我解决的办法吧,但最终我都没问出口,为什么呢?你们都好象很怕我生气,如果换了我,我是不会如此主动的。有一天,小黎告诉我,有一个中午他们在谈论我,并且是你挑起的,你为什么会突然讲起这个话题呢,我有什么好讨论的,我又不是美女!

说到美女,那时候的级花,一班的小李,你是看上了,一昧的称赞人家漂亮。我那时候可能IQ特高吧(以后都没有这么高过),到一班去上课,但要还那本练习书给你,然而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能叫你在我上课的时候到窗口处拿,你开始的时候不肯,我问你的原因,得到的居然是一条好奇怪的理由,你害怕被小李看见!!说起这个小李,真是美貌与智慧并重,本来已读重点班,还上这样的高IQ班,厉害!你说出理由后,我十分不明白,我说:“为什么?”你不肯说,我才恍然大悟,于是说:“她认得你吗?”你说:“这样也是。”我想:唉,不是又说人家漂亮,又喜欢人家吗?怕被人看见!!真怪!原来这是你的习惯,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那时候很多人都说我们,其实大家都没什么,只是熟而已,当人家不说的时候,就有问题了。一切一切都是这么熟悉,不要说心事,连一般地说事,甚至见解,我都很少跟男孩子说,你是唯一。上公开课,你问我感觉如何,我说:“好假。”想不到,你居然说:“有同感。”是真的吗?我们的见解都这么相近吗?

CONTINUE今天考试的时候,我做完,没事干,就拿起涂改液,在桌上画了只猫爪,于是我又想起你。应该说说桌面的故事了。

记得那天上着课,很闷,我不知道拿起谁的涂改液,在桌面上涂了个实心圈,还在它的旁边涂了三个小圈,也是实心的,象一只猫爪。于是诸如此类的,我一连画了五六只。阿甘看了看,说:“涂改液是谁的?”我说:“不清楚。”她笑了笑。下午,我回到学校,OH,NO!我的桌面上有两行猫爪!全是涂改液画的!小黎笑着说:“你猜是谁做的?”我又望向在一旁的你,除了你,还有谁这么无聊!你怎么这么喜欢跟我玩?!两周后,例行的换位,你就坐我们上周坐的位置,不过你跟你的同桌换了桌子,“猫爪”是属于你的,而且还多了两行!以后,这张桌子都是你的了,无论位置怎样换!!

有一次上地理课,小燕看到了你的桌,大惊小怪的说了你几句,全班都在笑,不过我不觉得好笑!好像地理课上的纷争特别多,那次地理小测,你把答案写在桌上,后来被小燕发现了,她说:“你真不乖。”后面的小王插嘴说:“是的,他经常不乖。”全班又在笑了,而我却是吓了一大跳,因为我也曾想把答案写在桌上!后来又有一次,是我把那贴纸贴在你后面的,不过你却误会小黄做的,就在上课时跟他抄了,小燕问你怎么了,你说小黄玩你,其实是我,不过我不敢出声,也不敢对你说,因为我很少见你发火,虽然我知道要是你知道是我干的,你是不会发火的,但我还是不敢。相对来说,我发火的次数要多了吧。说实在,我只亲眼看见你发过一次火,不开心呢?两次吧!

CONTONUE我第一次见你不开心,是你自己告诉我的。那晚你打电话到我家,说小黄屈你偷了他的圣诞卡,好象有50多张吧。我问你,他为什么要冤枉你呢?你说不知道。我说清者自清啦,别管他。其实我觉得我们这一堆人对小黄的印象都不是太好,我就觉得他很小人,怎么的,说不清了。你再没说什么就收线了。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呢?我是一个值得倾诉的对象吗?当时我爸在旁边,他一直怀疑我和你的关系,其实也不只他怀疑,许多人都怀疑,我除了觉得无奈都不觉得什么,因为我觉得你挺好的,挺真,是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不过不是男朋友,因为我对你没有感觉!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也许你并不常打电话来我家,不过对于我家来说,除了你,几乎没有男孩子打电话来的,所以我家人都认得你的声音。每逢你打电话来,家人总说:“你电话,是那个声音有点象女孩的男仔。”有一次,我一拿起电话,你就对我说:“忘了扮女孩子来骗你!上次我打电话去小黄那里,她父亲以为我是女孩子呢!”我想这个怪人,真是阴阳大裂变!!居然以此为荣!于是我又记得你唱歌的时候,故意把声音调高八度,听得我全起鸡皮!!我不想听的,但谁叫我坐在你旁边!!是班主任!!这个女人,我一直都讨厌她!!哼,怎样讨厌法,以后再说!!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