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黑色的四月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0 | 浏览 :71

四月,在每个人的心目中应该是春和日历,阳光明媚的,而对于我来说,今年的四月却是黑色的,然而也是刻骨铭心的,尽管外面太阳那么大,但我的内心世界却下起了雪。而那颗刚刚开始跳动的心,已在那王码电脑公司软件中心瞬间变得麻木了。 愚人节那天,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只是没有想到,他竟敲开了我封闭了十七年来的心。他长得并不是很帅,只是他身上的那种气质深深的吸引着我。从此以后的,他的一言一行,他的音容笑貌都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也开始习惯性的在人群中寻找他的影子…… 没过多久,班上就传来信息,同寝室里的大姐竟也喜欢他。我当里心里猛的一颤,我开始害怕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无法在白天


今天我相亲(3)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23

晚上回来,老三向我汇报:“黑衣服对你有好感哦,他一直在问我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算了吧,黑衣服不是给你打的批发吗?你少给我扯淡了!” “不呀,我看他对你有好感,就灵机一动,当机立断,向他全面推销了你,你可不要坐失良机哦!” “是不是你对红衣服有好感, 就把黑衣服甩给我?” “红衣服长的不错,就是过于腼腆……” “谁不错?谁腼腆?”正在这个时候,寝室那群女人推门而进:“哎,我说老大,说下情况,汇报下动向呀”,“老三,你们今天相的如何?有没有牵手?有没有拥抱?有没有……” “够了,你们还有完没完?老三,洗脸,睡觉,少理他们!”我不能让他们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明天又可


叛徒的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4

世界上有人倒霉,就一定有另一个人走运。一个人做了小人,另一个人就做了君子。一个人做了叛徒,就一定有另一个人做了义士。有人得了道,就一定有另一个人坏他的道。有人美名千古流芳,必定就有另一个人的名声遗臭万年。这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但是我气愤的是人们根本就不去考究当时的实际情况,轻易下结论,更甚者,根本连结论也不是自己下的,完全听信别人胡说,谬误就越传越远,最后就谁也说不清了,谁也把那些结论当成铁定的事实,永远没有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一天了。 其实你做下了什么事,无非你恰好处在那个舞台上,你又恰好被分派给那个角色,这就够让你委屈的了,而事后承担一切罪过简直就倒霉透顶了


人间仙境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7 | 浏览 :7

冬无严寒,夏无酷暑。 以溶洞景观而闻名天下的九乡风景区,位于昆明市宜良县境内。它拥有大小溶洞上百座,为国内规模最大、数量最多、溶洞景观最奇特的洞穴群落体系;而且这里的水也非常的美,既可泛舟而行进入暗河溶洞,又有瀑布溅流,还有两壁峭立,水翠天青的峡谷河道。如果有机会乘船一行的话,那就更能领略到大自然的静谧与神韵了。 九乡的门面很有民族特色,有点象古时的城堡。穿过它,在导游的指引下,我们乘观光电梯下到清幽迷人、浓荫摇曳、水翠天青的荫翠峡(听说又叫情人谷)。荫翠峡又长又窄,且流水又深又凉,可划船游览。划船是我强项,可惜航道已塞满,有点象开碰碰车,不给我任何施展的机会。导游


夜宿陕北窑洞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8 | 浏览 :75

2001年6月16日下午,飞离广州,到达西安,沿210国道,经铜川、宜君、黄陵,晚七时左右,来到洛川市郊一个名叫“谷咀苹果树旅游村”的地方。 村长恭恭敬敬地站在村口,等待着旅游车的到来,三下五除二,他极其熟练地就把全车游客分配给了等待在他身后的一群村民。一位时而搓着手的中年汉子,领着我们五人去了他的家。 这是一个典型的现代陕北农民的家,一个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地方:大约400平方米左右的院落,座北朝南方向,并列着三眼窖洞。窖顶用土砖垒成拱状,上面铺着厚厚的黄土。我问,这黄土怎能做屋顶?中年汉子说,我们这儿土好。院落里,除了门窗是木结构外,其它全是黄土筑成的:围墙、窖洞


大河湾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36

刚刚告别了浑河大拐弯,我们便翻过山向南走,去寻访离此不远的苏子河大拐弯。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正是这两大河流成就了这个巨大的水库,同时也淹没了一个著名的古战场。但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与历史是无关的,我们更为看重的是此处自然山水的秀丽。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曾经作为战场的地方太多,这只能说明人类经历过太多的战乱和劫难,这其实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以为后人所称道的,假若一个地方从未燃过战火,我想,那才堪称是泽被后世的光环。幸好,自然山水胸怀博大,可以容忍她不懂事的孩子的胡作非为,然后又不声不响地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让后人见到的只是满目的葱茏和苍翠,而见不到一丝血迹,闻不到半点硝


龙居寺访花蕊夫人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7 | 浏览 :179

一 从四川省什邡市章山李冰陵折回,到湔底镇龙居山麓,已现暮色。 沿山谷深涧而上,淙淙流水声里过一带碧瓦红墙,青苍苍两株古柏掩映之下现出一道门楼:石狮雄踞两侧,“龙居古刹”四个鎦金大字,气势磅礴,引人注目。“水秀山明鹤舞龙盘悬两峡;风清月白松深寺古隐双林。”是为门联。 进得门来,左右却无金刚护卫,一道上有“龙”字草书的照壁屏蔽内外,折过照壁,现出一方庭院来。花木扶蔬,左右各一喷水方池,庭前正中,一彩塑女子侧身而立:螓首蛾眉,清丽可人;体态修长窈窕而显丰盈,头略左扬,后背的双手执一卷诗文,作行吟状。同行文人围立而视,方知其为本寺主人——花蕊夫人。观其面目,总觉亲切而面熟


偶然,亦是一种缘份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2 | 浏览 :8

“一转眼,就做梦到天黑……只要一口甜蜜的滋味,可以忘了你是我是谁,像是月光将枯井灌醉,或是昙花一现,今夜绽放明天的毁灭,是注定落日的白雪,选择在你脸上溶解,渴望刹那温热的安慰,容许你的呼吸、我的呼吸在空气中纠结。” 许美静的歌里,总是流露着淡淡的悲伤与无奈,无论是对城市还是于爱情,也许这就是让可可着迷的原因吧! 冬天的时候,可可一直很喜欢雪,那一份轻舞飞扬,那一份纯洁无瑕。自从在那个冬天,最亲爱的外婆离去后,可可开始害怕下雪——因为可可的梦中曾出现过皑皑白雪。夏天的时候,可可爱穿一袭白裙,或是一身白衣,飘飘然似一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自从那个夏天遇见了杰,发觉有着激越


芦花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05 | 浏览 :21

有一个少年在从小就学会了编苇席。他的家乡盛产芦苇,当芦苇长成的时候,白晃晃的芦花在湖边随风起舞。夜晚降临,少年和他的家人背着竹筐来到湖边,大地这时正孕育着生机,静静的睡去,看不见鸟儿缠绵,听不见蝉声欢叫,黑暗中只有一弯月牙儿挂在树梢,湖水在微风中散发出无尽的微鸣,穿过耳孔,直达心肺,一股清凉冒上心头。少年把竹筐放下,弯弯的镰刀过去,芦苇像散了架的风筝,直直的倒下。芦花的尖处白白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像绽放的棉花的絮,在空中一晃,头部摇摆几下就躺下了。后来他的母亲说可以了娃回家了。少年把成片的芦苇抱到一起,砍掉芦花,一码一码的堆好,用绳子捆紧背着朝月色的另一头走了。夜很


对准穴位的一次点击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2:35:24 | 浏览 :164

(一) 一辆敞蓬车在滨海路狂奔,雾水和眼泪在童馨的脸上攀爬,路灯一晃一晃地交织地在她脸上,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把她整个脸弄得浑花不堪,她大口大口地喘息,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像要把它掰成两瓣,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她顾不上被海风吹落的丝巾,手边的婚礼请柬被撕成碎片。 嘎——童馨突然把车停下,那声音像是心被撕裂了似的刺耳,她趴在车盘上小声地呻吟。数十分钟后,童馨缓缓地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停了会儿,又重新启动车子,开走了。 (二) 童馨想着这三年来和夏然恋情的一幕幕,一种委屈、懊悔和愤恨由然而生。她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也不停地给自己合理的解释。夏然是童馨的大学同


音乐与情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9:32:30 | 浏览 :72

音乐是用组织有声音不创造艺术形象的,表达人们思想感情,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艺术。早在两千多年以前,我国古代乐论《乐记》就提出了“凡音之起由人生也”的看法。并描述了音乐是如何用不同的声音来表达人的哀心,乐心,喜心,怒心,敬心,爱心等六种不同的心情的。音乐是一门善于表现人的情感的表达,即对生活的感受对人生的思索,以及对大自然的描摹;从欣赏者的角度来说,从音乐中可以获得种种的情感体验和美的享受,因此黑格尔说“音乐是最具情感的艺术”。 音乐是表现情感的艺术,但和其它艺术相比又是很独特的,因为音乐是用声音的高低,强弱等组成的,它建立在两个无形有基础之上,声音和时间。它一现即逝,


云南行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6 | 浏览 :57

云南行记 (一) 10月14日清冷宁静的早晨被我们五十多人热烘烘的心和兴奋激动的语言吵弄得热闹起来。7点多钟就搭上了去成都的火车。杨先平老师带队美术教育三个班所集和的三十余人,王少姝老师带队工艺广告两个班所集和的十余入,有次序的排队剪票上车,展示出大学生的严格的纪律组织性。 火车接步就班的慢条斯理丝毫不能理会我们的激动不安。下午四时左右达到成都,又立即买晚上八点到攀枝花的票,稍作休息调整,我们又进入了嗡鸣不休的火车车厢。得知要到次日早上十点半才达到攀枝花,而我们又只能在硬座车厢度过这十几个小时,大家都就开始体味旅途的艰辛。 夜是漫长的……不过年青人,有的是活力!感慨


恰同学少年(一)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6 | 浏览 :106

第一章东邪西毒 操场,傍晚,霞光满天。 一只足球夹着劲风如离弦之箭向我激射飞来,我侧身一闪,那只足球从我耳边擦过,我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到底是谁,胆敢暗算小爷,我非踢的他断手断足。 “杨过,你躲什么躲啊?真是胆小鬼!”武敦如冲我大吼。原来是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武修文和武敦如这两个家伙可真够霸道的,我又不是傻瓜,我为什么不躲,难道要我任人宰割。 我叫杨过,是华山大学四年级的学生,我品学兼优,气质儒雅,俊郎不凡。 我学习虽不用功,但我的成绩是班中最好的。我和武修文、武敦如和郭芙都是学法律的,无不口齿伶俐,妙语连珠。 我很小的时候娘就已经离我而去,我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


今天,我们的故事终于结束了(完结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3:59 | 浏览 :10

虽然没有华丽的语言,但是它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叫他S吧。这是这个故事的下半段(如果想看上段可以搜索) 2001年 6月10日 又是一个很普通的周末,S还是照例在校门口等我放学,今天我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我的动作比较慢,让S多等了一会。S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T-SHIRT,蛮好看的。我们一起走在XX的校园里,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说着关于我做的恶梦,不过昨天我做的恶梦真的让我好害怕。车站到了S拿出了他帮我整理的笔记还拿着我喜欢的巧克力往我的包里塞,虽然我面部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心里还是乐滋滋的。下了车一晃眼的就是罗森超市。S问我:“冰激凌吃吗?”我想也没想突口而出“我请


象牙塔里的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7 | 浏览 :35

(一) 程鸿飞,男,S大学学生,好读书,绰号“阿飞”。 此阿飞,非彼阿飞也。 阿飞是大学校园里的读书人。能在大学里被冠以“读书人”身份的自然不能只知道张爱玲席慕蓉海明威卡夫卡,当然他还要清楚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福克纳和普鲁斯特,好在我们的阿飞这些都不在话下。 阿飞属于一类在现代青年里已经像大熊猫一样濒临灭绝的种群。他不看卡通,不玩电子游戏,不懂电脑。他说话斯文,操一口纯正的非标准普通话,但绝不搀杂时尚英文。他全部的爱好似乎都是书,各种各样的书。 他有异性恐惧症。别提谈恋爱,就是与异**谈都成问题。往往不等女生害羞自己的小脸先已红了起来,说话时更是紧张得话未出汗先流,浑没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