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风筝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81

那时候,九成和水竹都还是小孩子家,顶多也就是六七岁的样子。 村四围长满了竹子,绿盈盈的,有风吹过,沙沙作响,很好的景致。 九成拿了柴刀,拉着水竹的手,捋着竹枝走进去,寻了根枯枝,砍了,回到家劈成若干细条,在奶奶的活儿蓝里寻出些线,把竹条截规矩,扎好,熬些浆子,用张旧报纸糊了,一个风筝就成了。 那个季节,是放风筝的季节。 九成拽着线,在坡地里奔跑,那风筝也就在空中随了他,或东西,或南北。 水竹跟在九成身后,嘻嘻嘻,嘻嘻嘻,笑个不停。 “九成,让俺也放放么。”水竹跟着九成跑了一阵子,娇娇地说。 “女孩子家的,放什么风筝呀。”九成放得起劲,不想让水竹放,就说。 水竹嘟噜着


《我的野蛮女友》观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51:12 | 浏览 :302

在第四遍看完《我的野蛮女友》后,我终于忍不住提笔想写些什么了。 大学的校园,永远变幻着流行的色彩。寒假前还热得如火如荼的《流星花园》这个学期已真的就似流星般逝去了。代之以韩流的风靡。而《我的野蛮女友》便是其中的经典之作。如果到现在为止,你说你还未看过的话,那一定会被别人冠以“老陀”的名号。老陀=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白痴》。 当初选择看《我的野蛮女友》,纯粹是因为对片名的好奇。结果,整部影片从头至尾都是在笑声中度过的。不管是让我笑得差点岔了气的地铁上女主角呕吐那场戏,还是男主角穿小鞋那段,就连男主角的名字叫做王晶也让我着实笑了一番。可是,以后,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的


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8 | 浏览 :64

那天早上,我刚要开始一天的工作,突然接到死党惠的电话,说她肚子痛的厉害,说身上发冷,要我马上过去陪她。 我拿了一件毛衣,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了她的工作单位。 她双手紧捂着腹部,蜷成一团坐在椅上。 我将毛衣与她披上,搂着她坐下,我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她说没有,说前段时间也这样痛过,可只痛一会儿就好了,但今天痛的特别厉害。 我与她的同事赶紧将她带到医院。 挂了号,医生初步检查可能是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需要化验大小便进一步确诊。 我扶着她进了卫生间,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得到了便样。 化验结果证实确实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做手术。 我一边打电话告之她的家人,一边去


听涛灵山岛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23

幼读苏轼《石钟山记》,至“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之句,不禁怦然心动。青年时代偶经鄱阳湖,也曾泛舟于石钟山下,不知是江涛不兴还是所寻非其处,终未能领略东坡先生笔下描绘的奇境。前年盛夏季节,与友人同游灵山岛,本意是暂时躲避一下都市中蒸笼般的酷暑,享受海风拂襟的清凉,却于不意之中观赏到造物在这黄海一隅的小岛上鬼斧神工的杰作,其声之宏、其形之异、其气势之雄壮、其色彩之绮丽,比石钟山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是在山东省青岛市胶南一个叫做“积米崖”的小渔港乘上渡轮的,海面上飘着轻纱般的薄雾,排水量只有百十吨的白色小轮轻巧的划开翡翠般


西北浪迹(五)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2

备上干粮,打好行装,再启路程。 西宁至敦煌直通车每天10:15出发,昨日买票以前详细打听好了,该车行车路线是过青海湖过柴达木盆地经德令哈到敦煌,整个路程要经过青海腹地,且是日夜兼程,赶路中过夜,是效率最高的旅程。但上车前,再向司机确认时,他说要走甘肃张掖,再到敦煌,因为那线路好走。如果这样走,就是我回程的路线,那游览计划全落空了。于是跟他交涉说,站里调度安排的走青海湖,我就是因为要看青海湖才买这趟车票的,你能不能改走青海湖,同车一对游客也附和着愿意去,西宁的司机相当友善、乐于助人,居然同意了。 同车的只有8-9人,其中有两个从武汉来旅游,其余都是青海或甘肃人。车过湟


大雨过后东方白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20:54 | 浏览 :80

经历了漫长夏季的炎热,尤其是今年大面积的干旱,让人们对雨水有了太多的渴望。大旱期间,河南的一些山区里的人吃的是在泥水里澄出来的水,有的人因为没水不得不把饲养的牛羊卖掉,城市里也频频出现生活用水告急,排长队等候取水。人们对雨水的渴望,已不仅仅限于想要雨水的润泽了,亟不可待的想要大雨的冲刷和洗礼。 夏末的一段时间里,偶尔天空飘过几丝灰色的云彩,还是辜负了人们的期盼,一阵风就烟消云散了,然后,继续着烈日的炙烤、大地的蒸腾,庄稼几近枯萎,树木蔫蔫的失了生气。 终于在秋初时节,一场期盼已久的雨水姗姗的还是来了。一个午后,天空黑暗凝重,湿闷的空气里开始刮起一丝凉风,天空的黑云越


Sentimental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18:07 | 浏览 :58

漂浮不定的枫 落了 层层涟漪 激起无限伤感 这是否代表着 我的心? 一 独自一人守在家中,无聊当中想起了网络,曾经熟悉的网络——因为凌。凌并不是从网络走进我生命的虚拟灵魂,他是我生活中真实的角色。尽管每天在学校里都能相见,但我们仍然通过网络频繁地接触,并在网络上互相表白,因为爱,走到了一起。我们的爱,在虚拟的网络中产生,但却不是虚拟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你们不适合。”晾说。在我告诉他我和凌的恋情后。 “我认为适合就行了。”我在抑制我的不快。 “相信我,他还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爱你。”晾无视于我的不快。 “即使是那样,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我一脸的坚决。 “美晴,


象牙塔里的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7 | 浏览 :39

(一) 程鸿飞,男,S大学学生,好读书,绰号“阿飞”。 此阿飞,非彼阿飞也。 阿飞是大学校园里的读书人。能在大学里被冠以“读书人”身份的自然不能只知道张爱玲席慕蓉海明威卡夫卡,当然他还要清楚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福克纳和普鲁斯特,好在我们的阿飞这些都不在话下。 阿飞属于一类在现代青年里已经像大熊猫一样濒临灭绝的种群。他不看卡通,不玩电子游戏,不懂电脑。他说话斯文,操一口纯正的非标准普通话,但绝不搀杂时尚英文。他全部的爱好似乎都是书,各种各样的书。 他有异性恐惧症。别提谈恋爱,就是与异**谈都成问题。往往不等女生害羞自己的小脸先已红了起来,说话时更是紧张得话未出汗先流,浑没


粉红色的信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36 | 浏览 :63

那封信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我的书桌中,那是我前几天收拾房间时偶然发现它的,于是我放弃了继续收拾的决心,丢弃掉了干净漂亮的外表,坐在那一堆灰尘中,就连手都来不及去洗,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它了,很神秘是吧,我几乎已经快忘记它的时候它却就在那里。抚摩着那依稀可以看出是粉红色的信封,而当年在信封上用口红画着的唇印已不复存在,就象我已不在年轻是个事实一样,就连信本身也已经变的残缺不全了,就象我的人生。 我展开那已经久离喧嚣的信,那是我自己的笔迹,还看的清楚的。 “你知道人类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有时候复杂的让他们很难用言语去表书自己的真正意图及思想,生怕表述的不够清楚、详实。也有时是


诡异花 之 流水樱花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91

如果花爱上了人,就是罪了。 三月间。某江南小城。 身着粉色夹衫和绣花罗裙的奉湄小姐撑着粉白的阳伞缓步走过石筑的小桥,粉红的绣花鞋尖上的绒球带起了一点点早春里软绵绵的尘土。桥下是潺潺的春水流过。因为经过了一个春天的蛰伏而更显得清澈碧人。 美丽的女子淡淡地看着水面上漂着的一两片粉色的樱花瓣。那么孤独的花瓣,旋转着,无助又惘惑。 美丽的姑娘,你去往何方?一路上可曾有过停留的地方? 奉湄茫然地四顾,不知道是谁在她耳边轻语如诉。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河春水,和浮于其上的樱花瓣。 忧郁的眼睛像要流出水来,暗自叹息,樱花啊樱花,若我能像你一般自由,便是只有一江流水也是整个世界了……


幻游记(长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54

一、*奇怪的梦境 一、扑克迷宫和七彩石 女孩茜茜抱着她的芭比娃娃坐在窗前,望着院子里的树,天边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 “露丽,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你猜他们会给我准备什么呢?爸爸说带我去游乐园,妈妈说送我一件裙子,我希望它和我上次在商场看到的那件一样漂亮,最好有花边。”露丽是她给芭比娃娃取的名字。 但露丽很显然不会说话,女孩茜茜就撅起嘴:“你真笨,连话都不会说,我得让他们给我买一个会说话的洋娃娃了。” 她的父母在给她讲了第十个故事后睡了,她奶奶也给她讲过一个,但她听了一段就不愿意了。 “他们的故事真难听,现在他们都睡了,只剩下我一个睡不着。” 这真是个宁静寂寞的夜晚。


领导重视的背后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4:54:30 | 浏览 :14

也许翻开当今行政机关、事业单位乃至企业的公文之重要一种――总结一看,你不难发现“八股”现象的重现,或者可以说是愈演愈烈。暂且不去评说“总结”的整体“八股”现象,只取“总结”中最重要的一条所谓经验――“领导重视”来分析之。 想来,“领导重视”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重要经验。大凡是总结,总能看到她的靓影。她要么被执笔者放在首位,以突出主题、烘云托月;要么被置在未尾,以重点收官、画龙点睛。我曾一度以为总结出“领导重视”这么一条有水平、值得人人皆而效之的经验的人,肯定是一位深懂领导心思、善于溜须拍马的急欲上爬之辈。但或许是我错了,因为事实确是如此。前不久,公安部规定公安厅长、


麦芽糖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1 | 浏览 :81

“小时候,一听到麦芽糖的叫声,我就再也坐不住了。” 独坐案前,忽然忆起前一段时间电视里曾播过的一个广告,广告具体为哪一种商品而播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这句广告词却时不时地从心之底层泛出,柔荡沧桑腐蚀下还残存纯真的心波。 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一个男人,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泪水流出,即便是巨大的悲痛。而在面对电视的时候总止不住要掉下泪来,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总要一个人,害怕纵横的泪水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困窘。 对麦芽糖的记忆的全部已经不甚清晰,但有一幅画面却总也忘不掉——一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拖着鼻涕,脏兮兮的小手抠着粘在牙板上的麦芽糖,那小脸上洋溢的笑容纯真无邪,露出没有门牙的


新白洋淀纪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4

白洋淀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号称“华北明珠”。过去,这里的淀水镜一般平,稻花香,鱼儿肥,莲藕脆,菱角鲜,甚至连空气都带有新鲜的莲叶荷花香。 这是我第二次来白洋淀。每次来,感触都不同。 白洋淀的湖面非常广阔。坐在快艇里面,飞驰在湖面上,风吹在身上,感觉非常惬意痛快。景随船移。湖面非常平坦。芦苇荡很多,很密,蜿蜒曲折。大家开玩笑,说又可以打个埋伏。农民悠闲得划着小木船,船尾蹲着几只鱼鹰,不时钓鱼,又忠实的替主人吐出来。 又动了在这里盖间小木屋的念头。房子要朴实无华,象梭罗那样,亲自动手,周末过来,在这里写写东西,或什么也不干,看着湖边飞来飞去的小鸟,体味“野渡无人舟自


青音谱(一)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46:59 | 浏览 :57

一、香飘西子 明朝中年,杭州是三吴都会,参差十万人家。正值初春时节,西 湖更是十里桃花,美不胜收,令游人留恋忘返。湖畔熙熙攘攘,热闹 非凡,正是一派盛世景象。 突然,一场大雨倾盆而至,将游人驱散。少顷,便雨过天晴,雨 水将西湖洗刷的如出水芙蓉一般,愈加清新美丽。 湖东断桥边飘过一叶小画舫,舫中有位女孩弹琴唱到:“双飞燕 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阴来。” 正是北宋诗人徐师川名句《春游湖》。经舫中女孩一唱,竟如仙 乐一样好听。舫中一位女童道:“三师姐琴弹的真是好听,素素将来 也要练到这样。”另一位女童答到:“三师姐的琴艺在咱们黄山琴门 无人能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