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今生的你是我前世的爱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21

也许国外留学的生活确实很无聊,能把人腻的努力寻找能供发泄的地方,而此也是导致相互关系复杂的原因。往往相互认识还不足三天,甚至还不能熟悉对方的名字就能建立一种随叫随到,满足相互需要的关系。感情于此已在寂寞的催化下发展到生理需要的份上了。有的甚至因为相互之间距离过长而难熬等待的时间,干脆搬到一起来住。但这种3天一搬床,7天一搬家的同居游戏我玩不起,只不过更钟情于另一网络游戏——文字。 (一) 文字的游戏不过是相互扮演虚无的知己。面对面酸掉大牙的话可以在聊天室里肆虐就是一个明证。如果积累了太多肉麻的话而无从发泄还可以转成帖子博个准才子的面头,以便更好的吸引自认才女的MM,


《我的野蛮女友》观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51:12 | 浏览 :120

在第四遍看完《我的野蛮女友》后,我终于忍不住提笔想写些什么了。 大学的校园,永远变幻着流行的色彩。寒假前还热得如火如荼的《流星花园》这个学期已真的就似流星般逝去了。代之以韩流的风靡。而《我的野蛮女友》便是其中的经典之作。如果到现在为止,你说你还未看过的话,那一定会被别人冠以“老陀”的名号。老陀=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白痴》。 当初选择看《我的野蛮女友》,纯粹是因为对片名的好奇。结果,整部影片从头至尾都是在笑声中度过的。不管是让我笑得差点岔了气的地铁上女主角呕吐那场戏,还是男主角穿小鞋那段,就连男主角的名字叫做王晶也让我着实笑了一番。可是,以后,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的


粉红色的信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36 | 浏览 :39

那封信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我的书桌中,那是我前几天收拾房间时偶然发现它的,于是我放弃了继续收拾的决心,丢弃掉了干净漂亮的外表,坐在那一堆灰尘中,就连手都来不及去洗,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它了,很神秘是吧,我几乎已经快忘记它的时候它却就在那里。抚摩着那依稀可以看出是粉红色的信封,而当年在信封上用口红画着的唇印已不复存在,就象我已不在年轻是个事实一样,就连信本身也已经变的残缺不全了,就象我的人生。 我展开那已经久离喧嚣的信,那是我自己的笔迹,还看的清楚的。 “你知道人类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有时候复杂的让他们很难用言语去表书自己的真正意图及思想,生怕表述的不够清楚、详实。也有时是


积雪,在爱恨交织中融化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8:12:42 | 浏览 :47

一 傍晚时分,简单吃点饭,惠就把整个身体撂在了沙发上。今天课不多,但她却感觉异常疲乏。 惠顺手从茶几上拎起一本她订阅的《译林》杂志,翻找上次还没读完的那篇,读到哪里了?竟然记不清了。惠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能安下心来读她喜爱的文学作品了。干脆看电视吧。 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是新买的。照晓君的话说,花这么多钱全为了惠。为的是让惠空闲的时候看一看电视、欣赏欣赏碟片。那可不是一般的电视——高画质、高音质。挂在她家客厅的墙上,眩目的让她家的家戚朋友一进门都眼晕。 买来那天,晓君漫无目的地选着一个又一个的台。一边看电视,一边用余光扫着坐在沙发上的惠。女人啊,整天地看那些什么


网络时代之扑朔迷离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37

他来的第一天,我下课很晚。 天色灰灰,我看到懒懒坐在克立楼草坪边一辆破自行车后坐上的他。他左手垮垮的垂在胸前,右手配合着微弱的光线摁着手机键。 我跳到跟前的时候,书包里的电话发出清脆的音乐,全神贯注的他显然被吓了一跳,我噗嗤一声笑了,他扬头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张年轻英气的脸。他笑着站直同时将手提随意往牛仔裤后兜里一塞。 “对不起,老板的课,实在不敢翘。”我擅长给自己找各种漂亮的小借口,同时也擅长健忘,这回是两者惧犯。课后我和同学懒洋洋的去逛超市,转来转去偶一抬头看到脑袋上空的摄象机,才猛的想起他。我跟他是网友,是那种顶多见过照片和模模糊糊的个人录象,却每天习惯对着屏幕海


也谈“新新人类”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40 | 浏览 :53

曾几何时,“新人类”早就在人们的嘴里传来传去,然而似乎还没来得及让人们习惯,“新新人类”业已出现了,并以着更加惊人的速度传播者。到现在,相信年轻人已经对他是耳熟能详了。 曾在报刊杂志上了解到,“新新人类”这一词原产于日本,风行港台后理所当然的被传入内地,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一似乎代表着先锋和前卫的词汇,忽如一夜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千树万树“新”花开。各种媒体都在炒“新新人类”,年轻人就像往日的党员找到了“组织”一样欣喜若狂,学着痞子的话,喊着“我是新新我怕谁”,并且有意无意的做出一些不合常规的事情,以证明其“新新”的身份。 那么到底什么是“新新人类”呢?好像到现


曾经爱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45 | 浏览 :33

在这茫茫尘世间,最简单不过的就是爱——自然而然,不需要理由就爱上了;而最复杂不过的也只有爱——俗世之俗,那么多的遗憾才发生了。 然而,我们爱过了。爱,来的时候挡不了,走的时候留不住,只要曾经爱过,就很好…… (一) 烛·月 今夜,暗蓝的天幕上没有一颗星,只有一轮孤独的月挂在半空。 我沐着冷白的月光静立窗前。暗夜中,一支火柴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擦出了一点火光。于是,我便被点亮了。 夜风凉如水,从我身边静静流过,我随风轻轻闪动,目光流盼间,便触到了半空的那轮月。他是那么的孤独,甚至,没有一盏灯陪伴他。 他眼中的忧郁,让我心疼。一抹愁云飘来,挡住他的视线。为什么?难道他只


属猫的女人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44

——听说过吗?有的女人是属猫的。 见过猫吗?废话,非稀有怪物,谁没见过? 那属猫的女人呢? 猫 遇到小猫那天,我刚与第N任男友正式分手,那个男人对我说了一句话,也正因为这句话让我在众多男友中那么深刻的记住了他。他似乎是痛苦的说:君,你为什么会这么害怕我的靠近?你让人很费解。然后,他把我丢在了黑夜中,我清晰的看见他深深吐了气,我猜他一定在想——终于解脱这个女人了! 然后,我懒洋洋的抱着一大包爆米花,没心没肝的大吃特吃,说不上伤心。 是它凄惨的叫声吸引我注意力,在那样黑的角落,叫声的点让人毛骨悚然。 这只小猫很小很瘦,显然是只流浪猫。它很无助的躺在那里,受了簋重的伤。我


麦芽糖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1 | 浏览 :18

“小时候,一听到麦芽糖的叫声,我就再也坐不住了。” 独坐案前,忽然忆起前一段时间电视里曾播过的一个广告,广告具体为哪一种商品而播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这句广告词却时不时地从心之底层泛出,柔荡沧桑腐蚀下还残存纯真的心波。 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一个男人,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泪水流出,即便是巨大的悲痛。而在面对电视的时候总止不住要掉下泪来,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总要一个人,害怕纵横的泪水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困窘。 对麦芽糖的记忆的全部已经不甚清晰,但有一幅画面却总也忘不掉——一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拖着鼻涕,脏兮兮的小手抠着粘在牙板上的麦芽糖,那小脸上洋溢的笑容纯真无邪,露出没有门牙的


我真想飞翔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6:50 | 浏览 :59

题记: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天使那麽我们都能飞翔但,我们是天使吗? 不是,所以我们不能飞翔 人只是一种无毛的两足动物,IQ未必太高,因此,很多人为了掩饰自己那麽的可怜的IQ,选择了盲从。 盲从是什么?举例来说:1、在应试教育下,成绩代表一切能力,就有人选择了分数;2、在琼瑶小说风靡的今天,就有人选择了浪漫。我厌恶盲从,因为我的蓝天比别人的更蓝,我的海洋比别人的更宽,所以,我愿化作一只海鸥,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飞翔。 不久前,一位同学告诉我:“你的文章风格和张爱玲的很像!”天啊!我听了两眼一黑,先不说张爱玲如丝的文笔与我粗犷的个性格格不入,单是在对事物的观点上就是差异甚远


云淡风轻(七)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36 | 浏览 :29

张津带着无依来到自己的女朋友家,他们都是同一个村的,所以很快就到了。张津向自己的女朋友说明情况后,就和无依在屋里闲聊起来。 喝过酒的无依觉得自己有点飘,身子很轻,他狠狠的喝了几茶水,听说这可以解酒。 终于盼来了,无依听见窗外有自行车响,且有女人的谈话声,脚步声,开门声,进屋了,无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真的来了!要见第二次面了!但是她们并没有走进这间屋子,而是进了隔壁。还是张津镇静,他说:“别紧张,我去把她叫过了。”说着拍拍无依的肩出去了。无依一个坐在那里,用手磨着因喝酒而发烫的脸,一下一下的深呼吸,这样可以平静一下他那紧张的心。 半分钟时间,张津把诗荷带到了无依的身边


逃避虚无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3

进入九十年代,一直围绕着诗歌的光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消失了,写诗成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仅不“讨好”,甚至连敌意都讨不到。公众对它的态度是,避而远之,或如欧阳江河十多年前分析西方诗歌现状时所说的那样,“以彬彬有礼、尽管多少有些冷漠的态度对待来自诗歌的任何形式的离经叛道,使其成为对既定传统的一种补充,以及对人类集体猎奇心理的无害、无关紧要的智力刺激和情感满足。”[1]在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诗歌“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耸立还是崩溃都不具备严重性和尖锐性,丧失了引人注目的前卫作用。”[2]这也正应了欧阳江河在此文中紧接着对中国诗歌前景所作的预测:“这种普遍的枯竭(诗歌的枯


人这一生,逃不过命运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11

我爸爸的一个朋友,在我们老家的市里是一个非常出名的人物,个人资产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就过了百万,可是第一任结发妻子只为他生了两个女儿,为了财产后继有人,他再婚两次,可惜次次都是生的女儿,快五十岁的时候第四次结婚,终于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前不久,居然因为意外查出了那儿子不是他的亲生。 我多年中学同学的姐姐,长得直逼西施,(如果有人见过西施的话)见过的无人不夸,她的理想,大概也就是象许多的小女人一样,找个对她好点的有点钱的把自已嫁掉。可是从我读初中时听说她谈恋爱起,一直谈到现在也没把她自已嫁掉。我帮她算了算,现在已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我问同学,为了什么他姐姐这么难嫁?他说:


爱与哀愁,更让我渴望真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8

其实我应该算早就喜爱海岩的作品了,电视剧《便衣警察》至今令我回味,《永不瞑目》让我意犹未尽,前些日子一部《你的生命如此多情》更让我无法释怀,最近在书店新书架无意间发现他的新作《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翻翻扉页,“本书谨为正在或准备恋爱的男女而作”,于是欣然买下。养成睡前看书习惯的我当晚就开始阅读,一个充满爱与哀愁的当代都市传奇在我眼前展开:实习律师韩丁代理保春制药厂民事赔偿案时,一见倾心爱上了董事长罗保春的女儿罗晶晶。父亲去世、制药厂破产后,一无所有罗晶晶投靠了韩丁。温馨甜蜜的同居生活没维持多久,罗晶晶的前任男友、制药厂杀人案通缉犯龙小羽出现了。受罗晶晶的请求,韩丁


选择幸福?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4:54:52 | 浏览 :41

一年前刚刚认识的大学同学给我介绍了日本著名文学家渡边淳一的名著《失乐园》,当时的理由是其中有许多关于**的描写。本来是没有打算买的,但偶尔一天在大学书店翻书的时候,忽然在书架上发现了它,好奇的打开看了一遍序言,又点吸引人,就怅然的买下了。买了之后囫囵吞枣的翻一遍,没有什么感觉,它有重新找到了寄生书架的命运。一年以后也是在清理书架的时候,忽然看见了它,忽然觉得如果现在再看,定会带来一点感受。果然如此…… 也许在日本,这是一个凄美又动人的爱情故事,为了让这段爱情中的幸福永久,久木和凛子喝下毒药后在**的高潮中走进了失乐园;也许在中国,这却会成为一个遭人唾骂的爱情故事,他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