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青春的记忆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21:04 | 浏览 :29

五一的假期有十来天,我实在是忍不住想回家看看的欲望,还是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到了家乡的小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虽然有一些陌生感。车子来了,我上了车,居然看见了何蓝和他的女友。何蓝为我和他的女友做了介绍后,有些无语。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你瘦了。”何蓝的声音和语气仍是我熟悉的那样。“是吗?”我笑了一下。“该不会是减肥吧?”何蓝开玩笑道。“我需要减肥吗?”我的语气一如当初那样厉害。很快,我到站了。我很轻松地同他们道别。然而,我的心已经不再轻松了。所有的记忆全都涌上了心头。 高二那年的秋天,我已无心学习,每天看小说看的天昏地暗。还不时写些所谓的诗,然后在教室里“发疯”


听涛灵山岛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20

幼读苏轼《石钟山记》,至“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之句,不禁怦然心动。青年时代偶经鄱阳湖,也曾泛舟于石钟山下,不知是江涛不兴还是所寻非其处,终未能领略东坡先生笔下描绘的奇境。前年盛夏季节,与友人同游灵山岛,本意是暂时躲避一下都市中蒸笼般的酷暑,享受海风拂襟的清凉,却于不意之中观赏到造物在这黄海一隅的小岛上鬼斧神工的杰作,其声之宏、其形之异、其气势之雄壮、其色彩之绮丽,比石钟山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是在山东省青岛市胶南一个叫做“积米崖”的小渔港乘上渡轮的,海面上飘着轻纱般的薄雾,排水量只有百十吨的白色小轮轻巧的划开翡翠般


他乡寻梦(一)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2:34:53 | 浏览 :54

漫步在人头攒动的广州天河街头,李冰觉得被高楼大厦、立交桥和嘈杂的人流、车流包围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鲜活的。淡蓝白花的阳伞,亮白的T恤,浅粉色的八分裤,让她成为流动人群中一抹清丽可爱的风景。 回想自己一个小时前还陷在拥挤的列车里,然后在广州车站下了车,恰好遇到一位丽琳大厦的接站侍应生把她送到旅馆,更幸运的是旅馆保安部的刘经理又是沈阳的老乡。简单地吃了一顿早饭,现在转眼之间自己又闪现在梦中城市的街头,她轻轻地笑了,忽然觉得这个离家乡几千里之外的繁华都市是如此地垂手可得。在不禁感叹“年轻真好”的同时,她哼起那首老歌:“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很纯洁……” 正当李冰好奇地


杨絮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44:58 | 浏览 :24

六月将末,却不知道有何感想,有时,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 也曾对这世界抱有美好的幻想,也曾对其失望。也许直到这一刻才明白,一直在做出改变的,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自己。我们最应该对其失望或者满意的,也是自己。 在这个杨絮飘飞的季节,你可曾想过:当年的你也曾在翠绿匆匆的树下奔跑过,畅想过,飞扬自己的梦想过。 还记得那条用杨树仔编织成的手链吗,绿绿的,看着就是满心的欢喜。也就是那个时候,自己也曾扬起那个天真的笑脸。 夏天应该是百花争艳、翠玉匆匆,而此时,却是如冬天那大片大片如落雪般的白。而树枝上,也不是那刚一抽心的嫩绿略微有些发黄的嫩芽,而是那已经有些发老的墨绿。 看见如


我的音乐盒 (上)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8:12:42 | 浏览 :89

每当要从学校回家,长途旅程百无聊赖,唯有音乐能帮我舒缓疲劳。此时汽车在飞速中跳跃不已,我迫不急待将玻璃窗扯开最大,让阳光糅合进4月的碧风里,糅合进我的心里。耳边的歌声,声声飘舞,阵阵暖心。 其实长久以来,一直想对自己情有独钟的所爱有所描绘,但却怕粗陋的笔致不能完整的烘托那些全部的情感。但现在看来,是不得不写,不得不有所言语了! 首先,要讲讲早些年特别热衷追捧的一线当红女王级歌手,Whitney Houston。 (一) 且不谈惠妮现在如何处境潦倒,至少她有一些歌确实是不错的,剃去大部分的口水歌外。那支史上第3畅销单曲I WILL ALWAYS LOVE YOU是名副


我真想飞翔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22:46:50 | 浏览 :103

题记: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天使那麽我们都能飞翔但,我们是天使吗? 不是,所以我们不能飞翔 人只是一种无毛的两足动物,IQ未必太高,因此,很多人为了掩饰自己那麽的可怜的IQ,选择了盲从。 盲从是什么?举例来说:1、在应试教育下,成绩代表一切能力,就有人选择了分数;2、在琼瑶小说风靡的今天,就有人选择了浪漫。我厌恶盲从,因为我的蓝天比别人的更蓝,我的海洋比别人的更宽,所以,我愿化作一只海鸥,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飞翔。 不久前,一位同学告诉我:“你的文章风格和张爱玲的很像!”天啊!我听了两眼一黑,先不说张爱玲如丝的文笔与我粗犷的个性格格不入,单是在对事物的观点上就是差异甚远


风中的孤魂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45 | 浏览 :74

我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四周环山。由于家庭经济的状况,我大学未读完,便回家务业了。后来挣了一些钱,我参加了县城的的夜校。以尽我未完的学业。 上夜校确实很苦,白天繁忙的工作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晚上还要骑单车行几十里到夜校上课,待课毕后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我那里午夜是经常刮风的,无论冬夏,使你毛骨悚然。 我所在的夜校是某高中的教室,学生们白天上课,晚间便被作为夜校的教室了。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的东北角,这的光线很好也很暖和。 起初,虽然繁忙却也很充实,心也倒平静,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然而,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照例拉开书桌的抽屉,准备放文具时,却惊异地发现里面端


感动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0:56 | 浏览 :66

1 生活中有太多的美,所以我总是会被感动。每当我用眼睛去认真的思考的时候,我知道,那种感觉到来了。我会品一杯清茗,把她诉诸于笔端。 有时候我会想,文字真是个好东西。当你想要获取新事物的时候,你需要用它;当你想要表达的时候,你还可以用它。它还与你的感觉联系在一起,因为它的存在,你会感动。 2 平凡如我的人是不会有故事的。但我一直固执的认为,经历是一种财富。 生活有时平淡,有时琐碎,但是人的变化是在点点滴滴中得以实现的。独立的走过一段无人扶助的路,回头看一眼留在那曲曲折折路径上深深浅浅的足印时,心里涌起的感觉是成长。  一个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像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脸面一


云淡风轻(十三)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0:57 | 浏览 :72

无依犹犹豫豫的把信送了出去。不久她收到一封诗荷的回信:无依:你好! 你知道我看完你的信是多么的伤心。没想到你对我是如此的不了解! 我忙,我不能回去!也许我们爱的很累,这样的日子我已过够。再这样下去难道还有意义?也许我不能给你带来快乐,也许我只能送你烦恼。 既然这样,我愿意消失在你的记意里。 别人在谈恋爱。我也在谈恋爱。我不能跟别人比。我们的相处,你给予了我什么?我不愿再这样过下去! 就此搁笔! 诗荷年月日 看完信,无依已不知道身处何方何地了。当时,他脑袋里一片空白。突然回过神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伤心是如此的痛苦。他猛的把信一揉,扔到了墙角。他安慰自己,这样的女人不用为


孤独的时代,孤独的网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2 | 浏览 :14

数字化的E时代,现实的更加现实。梦想是早被零落地遗忘,被匆忙和烦躁的生活和情绪所替代。爱情呢?这个时代,似乎是一种程序,空虚的心灵需要时才烦乱的抬起头左右寻找,艰难的捉住一丝未被麻木的感觉,幻想那就是爱情,那就是爱情了。 网络给了太多无助和凌乱的麻木于生活的人这样的机会,用屏幕隔开的空间,竟可以被幻想的如此美妙和纯真。冲动可以在一瞬间产生,感觉可以把自己都骗过,然而一切一切过后,当初在网上难舍难分的爱人,到头来,不过依然是各自蝇营狗苟的陌生人,说过的话,有过的幻觉,已无迹可寻。然而机械的键盘和网络,如何能去承受,有怎能去承受这么这么多让人窒息的情感啊! 排斥网络,排


天涯未了情(改写本001-002)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6:43:30 | 浏览 :73

第一部 婚前 001 一阵稀哩哗啦的响声把梁雨秋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觉得头在倒,脚在翘,分明是船在横摇。他扭亮了台灯,一骨碌从柔软的弹簧床上坐了起来,抬头一看,房间里乱七八糟的,热水瓶从架子上翻了下来,打成了碎片;塑料桶打翻了,在地板上滚来滚去;连一把没有轮子的铁椅子,也在房间里滑来滑去的,不得安宁。 他没办法再睡了,看看表,离上班的时间还早,就穿上工作服,在床脚下柜子里拿出一双皮鞋来穿上,关上台灯,走到写字台前,拉过铁椅子来坐下,再拉开窗帘,眼睛盯着窗外,一只手手扶着台面,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窗子边上的松紧螺丝柄,不让椅子再摇动。 窗外雷光闪闪,把漆黑的房间照得忽明


半晌欢.一衾寒(中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2:35:33 | 浏览 :83

惠柔这辈子享过安逸也受过离乱,铺陈开来也算得一篇传奇了。然而到了老时,谁不是也有一两段传奇可讲呢?爱也好,恨也罢,俱都湮没在几十年前的大乱里。到了最后,爱过的、恨过的都去了,单剩下两个孤苦女子,恨么?是,你可听得哪里有甚一笑泯恩仇的故事? 三十年代。 二十世纪的中国,二七年到三七年可算得一个黄金十年,大片土地上有灾荒、有战乱,城市里头却现出一些并不淡薄的歌舞升平的气象。 应恨恁早便识君 惠柔不过是殷实小户人家的女儿。小家碧玉纵再有姿色,也只是水仙一类,兴兴头头地开着时,才能惹人流连,不比兰花,精贵,就是没开花时也一般供养着。惠柔家却据说是祖上出过一朝翰林的,因之惠柔


新白洋淀纪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1

白洋淀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号称“华北明珠”。过去,这里的淀水镜一般平,稻花香,鱼儿肥,莲藕脆,菱角鲜,甚至连空气都带有新鲜的莲叶荷花香。 这是我第二次来白洋淀。每次来,感触都不同。 白洋淀的湖面非常广阔。坐在快艇里面,飞驰在湖面上,风吹在身上,感觉非常惬意痛快。景随船移。湖面非常平坦。芦苇荡很多,很密,蜿蜒曲折。大家开玩笑,说又可以打个埋伏。农民悠闲得划着小木船,船尾蹲着几只鱼鹰,不时钓鱼,又忠实的替主人吐出来。 又动了在这里盖间小木屋的念头。房子要朴实无华,象梭罗那样,亲自动手,周末过来,在这里写写东西,或什么也不干,看着湖边飞来飞去的小鸟,体味“野渡无人舟自


山夜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0:56 | 浏览 :72

(一) 和许多的南方的山一样,这一座山也没有北方之山的巍峨与突兀,少了几分壮丽与挺拔,但在葱笼与连绵之间却多了几分秀美与温柔。如果说北方的山是洒脱的男人,那么这座山便一如多情的女人! 而我,偏爱南方的山! 远看它还真如一位醉卧的女子啊!手撑高了头,玲珑的曲线起伏着,美丽的衣裙袅袅的散开,长长的延绵至云天相接的地方。而山前的那一口碧塘便成了她的梳妆镜——既使是醉,也不忘整理她姣丽的容颜! 夏日庸懒的阳光让山外的世界热气蒸腾,而山则在树木的庇护下保持它阴凉平和的心境。 翠绿郁郁郁葱葱的装扮着这山。密织的树冠伸展着化作一朵朵巨大的遮阳伞,不但隔住了炎热的阳光,也让山的精灵


爱上一卡车炸药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49 | 浏览 :9

喝咖啡纯属我的个人爱好。倒不是附庸风雅,玩弄格调,那纯粹是为了熬夜玩游戏养成的习惯——也是生活所迫啊!昨晚仗着那两大勺咖啡的兴奋劲儿,我把盟军2玩到了第四关。今天醒时已快十点了。我挣扎着爬起来,洗了脸,吃了饭,随后顶着两只黑眼圈象一个憔悴的大熊猫一路蹒跚着去找老鱼。 老鱼,我的女朋友。我们虽非青梅竹马,倒也恩爱了多年。 每个星期天的上午,老鱼的爹妈必外出打麻将。所以,每到这个时段你便能见到一个男青年在她家为非作歹,极尽喧宾夺主之能事——不用说,那个想做就做俨然家长的男青年就是我了。今天也不例外,门打开时老鱼还穿着内衣,睡眼惺忪,看样子也刚起床。 毕竟一星期都没见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