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王菲——“菲”常吸引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3:49 | 浏览 :11

有些东西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上癮,如吸烟,又如听王菲,想戒也戒不掉。买她的唱片已成为一种习惯,不管她唱什么。王菲的新专辑《只爱陌生人》在婚变的风波下,以及广告歌“你渴望,我期待,美好灿烂的未来”的推波助澜下,已远远抛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天王天后,也再次证实了她无可取待的位置。 喜欢她,也说不出原因,也许是她的自我。想当年她去到香港,因被赏识而签约为歌手,这对许多人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机遇;但她却清楚地知道这不是自己真正所要,因此义无反顾地放下一切去美国留学,一走就是半年。 王菲的音乐道路可分为几个阶段:《容易受伤的女人》是王菲的重生;《十万个为什么》是她的转折点;而《Di-


黎明前的萨克斯风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85

也许是凌晨五点,也许是四点、三点或更早,天还没亮,我被一种声音吵醒,猛然的坐起,把手插入头发里,拼命使自己清醒。这时我听清了那种声音,是萨克斯风的声音。 我尖叫:“神——经——病——!” 是谁在隔壁?或许是楼下的隔壁、也许是隔壁的隔壁。总之,萨克斯的声音来源与这栋楼的某个角落,然后传到了我毫无防备的耳朵里。 我无奈,只能强迫自己重新睡下。等我再醒来时,没有任何声音,天却已大亮。 一整天繁忙的工作,让我几乎忘却了凌晨吵人的萨克斯风,直到晚上收拾了床被准备睡下了,才又想起了这件恼人的事。住的这栋楼真是越来越复杂了。有些人搬走,又有些人住进来,还有的干脆把房子租出去。邻里


 初来三明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9:29:56 | 浏览 :39

初来三明 作为一个长期在西北生活从未到过南方很少出门的人来说,南方的印象是模糊的,都是书本上得来的,道听途说的,影视画面上网上看的,遂不以为然,不怎么在意。但是当我第一次来福建,就被南方的青山绿水所深深吸引,为之陶醉。 到达三明,已经是半夜了,我只好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休憩。清晨,我走出旅馆,几步就来到三明城关大桥上。那大桥真是宏伟,宽宽的,足够通行几排车辆,长长的,足有二百多米。站在桥上,对面是连绵起伏高耸入云的山脉,仿佛参天的巨人一样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么魁伟,那么坚实,同时,山上又是绿意葱茏,仿佛披上美丽的新衣。举目四顾,城市四围都是碧如翡翠的青山,苍苍茫茫,


爱情?台风!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5:21 | 浏览 :14

一 台风又来了。 这是今天早上一起床就听到的消息,今年第四号台风来了,美其名曰称为“尤特”,这并不为怪,通常恶劣的东西都会被美好的事物所遮掩,就像台风,华丽的名字背后却有那么可怕的破坏力。 窗子愤怒地吼叫,在台风中做着临死的挣扎;窗外娇嫩的花已谢了一地,但风又把它们卷起来,在半空中乱舞着,像一只被强迫飞舞的蝴蝶;那些早已破旧不堪的房屋无助地被一层一层地揭开,只残留下躯壳——没有灵魂的躯壳。 我就这样久久地望着窗外,面对着这一派颓废的景象,想起了这一年来的高一生活,这一年来的感情生活。 二 如果把大学称为恋爱的天堂,那么,高中也算是早恋的小天地,高一就是早恋的萌芽,我


云自无心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49 | 浏览 :19

云自无心,我本无心,无心感受虚幻飘渺的网络世界,无心陷入争论不休的是非之地。但是,但是可笑的是,仅仅因为一个人,我就稀里糊涂地终日与“猫”为伴。 大概,是冥明中注定的吧,一场乒乓球比赛使我好象着了魔似的,迷恋着一个遥不可及的人。即便我嘴上不说,对着镜子,还是会笑自己,真是傻得可以;虽然傻得可以,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喜欢做想做的事,至少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压抑自己。压抑自己是对自己不公。心有理智所不知的理由。 梦里梦外都看见你,你是我永远解不开的迷。 梦里梦外都是禁地,爱不爱你都是输的游戏。 ——周惠因为孔令辉的内向和腼腆,因为他的毫不张扬,很难通过一般的媒体了解他的


蓝色的眼泪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5:05 | 浏览 :2

月亮高高的挂在夜色的最深的地方,小屋里的灯光还一直亮着照的很远。虽然有月光的照射,灯光还是显露的那么明亮。 房子不大,布置的也很简单,没有华丽,也不那么破旧,只是简单的几样生活必备的家具。灯光是从一间小卧室里透出来的,在一张木刻雕制,铺着白蓝色的床单和被套的怀里静静的躺睡着一个人。旁边呆呆的坐着一个男人,嘴唇微动好象在说着什么,不停的闪露出一丝幸福。躺着那个人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很有耐心,不厌其烦的静听着他的私语。 “萍,你看看今天是你的生日,月亮也格外的明亮”那男人把从被套里露出的一只手轻轻的握着,那双手毫无血色,在从窗缝里泄露的月光照射下显得格外苍白。还好有灯光的


我爱米粉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2 | 浏览 :46

对米粉的喜欢是在家乡养成的。 家乡是云贵高原的一个小县城,山间的一个小盆地,俗称坝子。那里的气候潮湿多雨,有天无三日晴的说法,一年四季总是下不完的绵绵细雨。人们因此喜欢辛辣的食物。 从记事起,每天的早餐都是羊肉米粉。我们叫羊肉粉。 用的是山羊肉,整只羊先煮熟,然后取出切成片。那肉片薄如纸张,带皮,放在大碗里备用。 米粉用当年的优质大米制成,先泡在大盆里去酸味。 卖羊肉粉的店铺天还没亮就开门了,门口的土灶上坐着一口大铁锅,羊头羊骨头在汤里翻滚,熬出的羊油漂浮在汤面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香飘几里。 青花大瓷碗装满米粉,摆在灶边的桌子上,叠罗汉一样地堆着,师傅左手端碗,右手


美妙的铃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6 | 浏览 :122

朝气蓬勃的李树,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即将迎来他最为精彩的人生。小伙子初出茅庐,血气方刚,胸中有鸿志,指点江山,一幅舍我其谁的气概。 这李树确实有那么点嚣张的本钱。李树高大挺拔的个头,萧酒的风度,儒雅的气质,人又长的帅气,学业上出类拔萃。李树是学校里第一个考出来微软工程师认证的人。那些考取难度特别大,全国每年仅有寥寥几人得到的证件与证书,他考起来,如探囊取物一般。他拥有全国通用的律师资格证,法律顾问资格证,全国一级运动员证件……类似这样让其他人眼红的资格与证件,李树多的数不清。他把它们随便的扔到了屉匣里。李树被某些教授称为“大有作为的年轻人”。尽管李树的家境殷实,但他还


读月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21:09 | 浏览 :40

“读月”,我想到赏月,想到在朦胧的月光中独自遐想万千的悠闲望月的情景;想到古人由于官场名利至于被贬而失意对月长吁短叹的愁容;或是使思乡之情更为浓厚而有“每逢佳节倍思亲”之感;再或是对祖国命运忧愁而无力相助,隧挥笔对月大泻心中之志。 现代的“读月”是较为舒适的,轻松和幸福的。于圆月之夜,家人聚于一团,手中闲握一月饼,和家人讨论些月光的话题,时而爆些音乐和笑声,不话时轻赏一口月饼,抬眼便望夜空夹于繁星之间的正散发银色波光的月亮。这是何等的享受,抛弃所有恼人的烦事,没有思乡的苦恼,因为本身已在家乡中;没有名利所致的忧愁,因为既然家人握饼赏月,名利就早已无用了;更没有忧国忧


彩色罗马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2 | 浏览 :12

看过很多关于罗马的彩色画册,也看过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中罗马队激情四射的表演。所以就这样固执的以为,罗马是一座彩色的城市。 梦幻的色彩,都是一种主观的想象。真的走进罗马城,才懂得罗马的彩色,不是轻飘飘的缤纷,不是绚丽,而是色调浓烈,厚重,充满历史的质感。 颜色在这里是一种讲故事的放肆,大部分是有意变化的,还有错转,颠倒的,你看见的可能只是它的反色,黄的颜色你看见蓝的,红的颜色你看见绿的,昔日的颜色你看见未来的…… 就像是对客观的摄影也可以保持任意跟自我,看彩色的罗马,同样是一种个人故事,也是一种偏执。虽然,这些年的生活飘忽不定,早就习惯了不停变迁生活场景的方式,我的工


三秒钟的爱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44

我已经爱上小曼四年了。 三年前九月的一个早晨,我即将开始我的高中生活。那是个清爽得脸上如同飘着云朵的清晨。我兴奋的跑上同往学校的3路车,欣然的感受着这个崭新的世界。 车子就开进了一个隧道,浓浓的黑暗扑面而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隧道,我紧紧抓住座位。 车子很快就又开出了隧道,明亮的阳光又洒进了车内。我这时突然觉得手有点异样,同时也听到一个清脆脆的声音:“请你把手松开一下好吗?‘我侧过头往旁边看去,只见一个女孩子坐在我旁边,紧紧闭着双唇,很痛苦的样子。我这才发现自己紧紧握住的竟是她的右手。我忙松开。一阵清新的晨风从没关的车窗涌了进来,她那被风吹起的长发拂过我的脸颊,在阳光


忧蓝海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8 | 浏览 :41

我想说的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网络爱情故事。很俗气,但真实。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看了之后,保持沉默,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故事的男女主角,一个叫忧蓝,一个叫美洛。平常的人,也许就在你身边。 (一)初识 忧蓝是美洛第一次上网时就遇到的。那时忧蓝不叫忧蓝,叫狼牙,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什么话都会对你说——只要你问了。他爱着一个人,一直爱着,从初中爱到高中,但那个女孩子并没有认真爱过他。 美洛是忧蓝第一次上网就开始聊的。那时的美洛并不美丽,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如果你经过她身边,你不会回头看她一眼。她也曾经那样爱过一个人,那是在她初中,但那个人留下一个没有来得及长大的承诺


大河湾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37

刚刚告别了浑河大拐弯,我们便翻过山向南走,去寻访离此不远的苏子河大拐弯。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正是这两大河流成就了这个巨大的水库,同时也淹没了一个著名的古战场。但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与历史是无关的,我们更为看重的是此处自然山水的秀丽。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曾经作为战场的地方太多,这只能说明人类经历过太多的战乱和劫难,这其实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以为后人所称道的,假若一个地方从未燃过战火,我想,那才堪称是泽被后世的光环。幸好,自然山水胸怀博大,可以容忍她不懂事的孩子的胡作非为,然后又不声不响地将战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让后人见到的只是满目的葱茏和苍翠,而见不到一丝血迹,闻不到半点硝


象牙塔里的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7 | 浏览 :37

(一) 程鸿飞,男,S大学学生,好读书,绰号“阿飞”。 此阿飞,非彼阿飞也。 阿飞是大学校园里的读书人。能在大学里被冠以“读书人”身份的自然不能只知道张爱玲席慕蓉海明威卡夫卡,当然他还要清楚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福克纳和普鲁斯特,好在我们的阿飞这些都不在话下。 阿飞属于一类在现代青年里已经像大熊猫一样濒临灭绝的种群。他不看卡通,不玩电子游戏,不懂电脑。他说话斯文,操一口纯正的非标准普通话,但绝不搀杂时尚英文。他全部的爱好似乎都是书,各种各样的书。 他有异性恐惧症。别提谈恋爱,就是与异**谈都成问题。往往不等女生害羞自己的小脸先已红了起来,说话时更是紧张得话未出汗先流,浑没


今天,我们的故事终于结束了(完结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3:59 | 浏览 :12

虽然没有华丽的语言,但是它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叫他S吧。这是这个故事的下半段(如果想看上段可以搜索) 2001年 6月10日 又是一个很普通的周末,S还是照例在校门口等我放学,今天我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我的动作比较慢,让S多等了一会。S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T-SHIRT,蛮好看的。我们一起走在XX的校园里,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说着关于我做的恶梦,不过昨天我做的恶梦真的让我好害怕。车站到了S拿出了他帮我整理的笔记还拿着我喜欢的巧克力往我的包里塞,虽然我面部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心里还是乐滋滋的。下了车一晃眼的就是罗森超市。S问我:“冰激凌吃吗?”我想也没想突口而出“我请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