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从网络中拾起的爱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1 | 浏览 :11

一  他是一个打字社的打字员,他不适合干其它的职业。  现实中的他没什么朋友,时常孤独,寂寞和无缘无故的无助,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像冬天的黑夜一样漫长难熬。一个人住在这个三十几平米,只有厕所和厨房基本配套设备而没有客厅的单间宿舍难免会这样那样。 好在他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日复一日的在这种感觉中生活也没什么抱怨。  整个房间除桌子上的那台上旧货市场每月花80元人民币租来的二手电脑和自己那张即当书架又真正当床的床对他来说有点现实意义以外,其它的什么都是多余的了。饿了可以吃方便面,渴了可以随便去楼下买瓶矿泉水,上厕所那就更好解决了,楼下就有公厕。有时侯他甚至想


青苹果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2 | 浏览 :14

一 小暖,是个女孩。她特爱哭,以至于后来在左眼的下方留下了一棵眼泪痣。 小暖,是个不文不静的女孩;她略微有些胖,但不臃肿,反而变的可爱。小暖不爱化装,她的化装柜前就只有简单的一些防晒,防裂的粉;还有一支苹果味润唇膏。小暖说她自己是个青苹果,甜甜的酸酸的,很讨人喜欢……:) 小暖,涩涩的声音,每次说话,犹如在品尝涩涩的青苹果。哎呀,我的杯子脏了;哎呀,小雨又在偷吃我的苹果了。涩涩的,略带着些甜味,这是在黑暗中唯一能分辨出的声音…… 小雨,是我的小名,至于我的真名,我也不知道他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从妈妈离开我那一刻起我就该名叫小雨了。略微的瘦,修长的体,不会显得单薄;白绽


烟花灭了(3)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5:12 | 浏览 :9

我对校园里第一个秋天的突然到来缺乏感觉。直到有一天中午下课之后,我和江浩用右掖夹着《学前教育心理学》,回来,在路上,我看到那用破碎石头铺成的小路上积满了黄叶,才发现秋天来了。 它的来临彻头彻尾的改变了校园的面貌。 夏季沸腾的气氛在秋日的冷风中渐渐冷却,直到有一天,天空变成灰暗。 感谢这个秋天的到来,树叶落了,我的目光穿越了,在枝繁叶茂的夏季不可能穿越的屏障,我再一次看到那个女孩,在对面公寓楼明亮的玻璃后梳着长长头发的她。 那个中午阳光灿烂。 她长长的头发,象流动着的水的一样流入我的眼睛。赵洋将他长长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咬着我的耳朵说,"哎,不错啊!" 他首先与对面


笑傲江湖2000年(二)之他是谁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1 | 浏览 :8

素袍人随即道:“兄弟,那些江湖汉子为什么三番四次的找上你?” “我也觉得奇怪呀。不过,当初余沧海杀光‘福威镖局’满门之后。他百般威胁利诱,林镇南也没有告诉他那个什么‘辟邪剑谱’的所在。余沧海就当着他的面,杀了林镇南的独子林平之和妻子王氏。要说起来,林镇南老爷的心肠够狠的,居然仍是不招!后来,他受刑不过,又眼看敌人不会放过自己,就咬舌自尽了。那天林家满门就剩下我一个趁空子跑了出来。最终,青城派挖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剑谱,于是有人说‘辟邪剑谱’在我身上。真是好笑,我要有剑谱,武功还会这么低微?那些人一试便知,却偏偏我怎么解释他们也听不进去!” 素袍人点点头,“原来如此。”


黑夜,亮起一盏灯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9:29:56 | 浏览 :78

立春有好多天了,天气还是一味的寒。三年多来,一直受着鼻炎的折磨,不能着凉,晚饭后,我站后凉台上隔着一层玻璃,观望屋外的世界。 楼下围墙外是一条农村通往城里的窄马路。正是暮归之时,马路上有不少人,有的踩着单车,有的骑着摩托车,很多车后架上挂着破旧的工具袋,上面沾着建筑泥灰。骑车的人大多数衣着敞旧,沾着污渍、灰斑。他们是在城里打做工下班回家的农民,在寒风峭雨里不穿雨衣,赤着手。丝丝冷风从窗缝隙透进来,身上一阵凉,“啊欠”一声,打了一个响喷,我赶紧裹紧身上的棉衣。 马路另一边是小荒坡,已经露出了微微的春意。小荒坡是小区建设完后多余的尾坡,坡上稀拉的杂树、草蓬里堆积着建筑垃


再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5:01 | 浏览 :3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最大意义不在于描绘了李寻欢、阿飞等人的友情,也不在于李寻欢、林诗音、孙小红之间的爱情,而在于它让我们知道了像林仙儿这样的女人对男人和社会的危害,黑暗势力的必然存在以及李寻欢这种假道学。 林仙儿这样的女人,很多人未必不能认清,但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不能避免伤害呢?为什么还会被她利用呢?究其原因,是无法拒绝她的美貌和肉体。历史告诉我们,古往今来一切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如果不能克服女色的诱惑,男人就永远无法有大的成就。因为随着男人财富的积累以及社会地位的提高,他所能遇见并可以得到的女人就越多,档次也越来越高。正如年轻时你可以逗逗隔壁杂货铺的小姑娘,成年


【美食之天下第一篇】 西安:“天下第一碗”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9:29:56 | 浏览 :151

【美食之天下第一篇】 西安:“天下第一碗” 西安是陕西省会,居关中平原中南部,北临渭河,南依终南山,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秦中自古帝王州”。西安建城有 3100 多年的历史,先后有十三个王朝在此建都,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浩瀚的文物古迹遗存使西安与世界历史名城雅典、开罗、罗马齐名,被誉为世界四大文明古都。“西安文物甲天下”。秦始皇兵马俑坑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秦皇陵是最早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国遗迹,西安城墙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古城墙遗址。近年,汉阳陵的开掘又一次造成了世界轰动,其出土的裸体彩俑被誉为“东方维纳斯”。游历庄严的钟鼓楼,安静的大小雁塔和秀美


痛心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6:32 | 浏览 :3

不知被金钱,利益冲昏头脑的人们在如此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社会。能够有几份真实纯真的爱。也许有人不会相信,我第一次接触到的是那发生在女人之间相诚信任,深切刻骨,痴情震撼的爱情。 起初,她交往过几个男友。只是很快就分离,直至遇见了琪。她很好奇于琪的幽默帅气。琪也勇敢地表现了自己对她的好感。最终,她们走在了一起,也最终使她发觉自己以前和男的不来电也是潜意识里是同性恋情,只是以前并没有想过,并没有发觉,现在才清醒。 她为琪改变了很多,琪也为她改变了很多,她们逾越了心理乃至生理上的鸿沟。 她说她们在一起很幸福,很快乐。 她说她以前活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现在她可以说是为了琪而活


读鲁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41 | 浏览 :77

第一次注意鲁迅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学了他的《阿长与山海经》。也许是那时还小,思想还很幼稚,于是不理解。感觉他写的文字太平凡了,那么拗口还有语法错误,读起来很不自然。所以我心里很不平衡,他凭什么被那么多人推崇,凭什么是世界大文豪,资本是什么? 到了高中,学了《故乡》学了《祝福》学了他最优秀的小说《阿Q正传》,明白了他作为世界伟人的资本:凭着对封建腐朽礼教的看透,凭着对唤醒民众意识的执着,凭着对国民劣根性的深刻思考,凭着他那支尖刀样的笔……这些都是当时乃至如今一般人不可到达和逾越的。他嫉恶如仇冷眼看人,他睥睨世事一副铮铮铁骨,正应了他自己说的那句:人,不可以有傲气,但不


灰 月— 第八章(上)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4:48 | 浏览 :2

一 第三天下午,丁树花即将被阴嫁出去的吉日到来之前,丁世全家里里外外挤满了村民。院内很静,如果没有院门上的贴着“喜喜”字,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将进行女人出嫁的“祭奠”仪式,之所以称作为“祭奠”,因为这里没有凡人的快乐,喜庆在此时已经化成了一种悲哀。 院内的石碾子边蹲着几个身穿整洁白布褂腰扎红布带的汉子正闷着头默默地喝着喜面。丁二牛则蹲在正屋墙根下,两眼直勾勾地瞪着面前放在地上的大碗面,若有所思地用手指不停地搓撵着黄土块,一股黄黄的泥沙正顺着他那粗糟的手指间轻轻地滑落下来,洒在碗里,使碗里那尖尖的面条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土黄色。 院外三五成群地站满了丁庄的村民们,他们有的在


雨夜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4:11 | 浏览 :2

窗外夜雨淋漓,清清爽爽地混沌着感情,连结着夜的黑暗。 “夜深时,有没有人为你点燃一盏灯,在你入梦后,有没有人给你把手放平,当你伤心时,有没有人为你擦干眼泪,在你失落后,有没有人把你拥入怀中。 难到你真的没有感觉到,你对我来说是多以的重要,难到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我的爱不需要再说什么天荒地老……“汀汀泠泠的音乐伴奏着如泣如诉雨声充满着静寂的房间,弓衣坐在黑暗的窗子前,用手托着下巴,呆呆地望着黑暗中被街灯闪亮的雨丝,那在街灯中守望的雨雾,还有,还有一团朦胧的景物,桔色的街灯暖暖地照着离人的眼泪,归人的热泪。在细密的雨丝中尽显温柔的期待,好像有种令人不解的诱惑味道。那灯火好


麦芽糖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1 | 浏览 :73

“小时候,一听到麦芽糖的叫声,我就再也坐不住了。” 独坐案前,忽然忆起前一段时间电视里曾播过的一个广告,广告具体为哪一种商品而播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这句广告词却时不时地从心之底层泛出,柔荡沧桑腐蚀下还残存纯真的心波。 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一个男人,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泪水流出,即便是巨大的悲痛。而在面对电视的时候总止不住要掉下泪来,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总要一个人,害怕纵横的泪水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困窘。 对麦芽糖的记忆的全部已经不甚清晰,但有一幅画面却总也忘不掉——一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拖着鼻涕,脏兮兮的小手抠着粘在牙板上的麦芽糖,那小脸上洋溢的笑容纯真无邪,露出没有门牙的


九月来顶球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4:10 | 浏览 :2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位老教授与学生闲聊,谈兴正浓,遂指着身后海豚戏球的雕像,说是某届毕业生送作纪念的,问所指寓意。有的说象征着头顶重任,有的说象征拼搏向上,有的说象征生命蓬勃,老教授的回答令人一惊:“大学四年顶个球”。 四年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前的晚上,大家又在那里相聚,各谈前程,因觉寓意消沉,于是大家就把它砸了。于是后来这大学又流传着一句话:“大学四年球不顶”。 当年我在校园阅览室看到这故事时,险些笑出声,如今已走出了阅览室,走出了校园,却见一大群人大包小裹的走来,原来又是九月,又是新生来顶球。 他们有的带着新来的喜悦,有的则还带着高考的失落,有的满怀憧憬,有的心存


西北浪迹(五)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0

备上干粮,打好行装,再启路程。 西宁至敦煌直通车每天10:15出发,昨日买票以前详细打听好了,该车行车路线是过青海湖过柴达木盆地经德令哈到敦煌,整个路程要经过青海腹地,且是日夜兼程,赶路中过夜,是效率最高的旅程。但上车前,再向司机确认时,他说要走甘肃张掖,再到敦煌,因为那线路好走。如果这样走,就是我回程的路线,那游览计划全落空了。于是跟他交涉说,站里调度安排的走青海湖,我就是因为要看青海湖才买这趟车票的,你能不能改走青海湖,同车一对游客也附和着愿意去,西宁的司机相当友善、乐于助人,居然同意了。 同车的只有8-9人,其中有两个从武汉来旅游,其余都是青海或甘肃人。车过湟


我在这里奔跑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0 | 浏览 :12

在注册OICQ的时候,我打上了“走钢索的人”。因为李泉。很多网友问我为什么喜欢李泉的歌,我就用了两个字:苍凉。 是的,听李泉的歌需要玩味,需要思考,需要沉静。 “走在半空中,要人命的风就快要把我吹落……” 来上海,是我第一次走出家乡,一个人。 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仿佛从来就是一个人似的,一直都是。 高三的时候,一条钢索就决定了我的路,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回头的可能,没有放纵的理由,没有想飞的欲望。流泪?太奢侈了! 所以我叫走钢索的人。 从去年走到今年。 从那一头走过来了,走到尽头,却发现自己又被扔回起点。 离了一群人好远。 来了一群人好近。 是因为终于离了家还是因为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