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小津快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6 | 浏览 :90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依旧很想很想,特别想回到过去的冲动,记忆又锁不进箱子里,但最终爱情抵不过永远…… 小津快走报纸上说,某年某月某日,某市某酒店某时发生火灾,N人伤亡,损失N万元。 苏小津下了公车,开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向希尔顿香格里拉。终究,公车站距香格里拉的距离不止百米,苏小津放弃了冲刺的速度,开始一路小跑,还好,还有五分钟。苏小津,女,22岁,香格里拉某楼层收银员,此员工,工作态度基本端正,但经常出现迟到现象。被同事称为睡神。 在报纸上刊登火灾的第二天,她被行政分到了A组进行防火演习。距三分钟一点,苏小津出现在地下二层,员工更衣室。三点整,苏小津准时到达演习


年轻不轻(中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6:43:30 | 浏览 :43

1 电话铃响第一声的时候,我正迷迷糊糊地梦见一个婀娜的女孩微笑着朝我走来。铃声响第二声的时候我就完全被惊醒了,迷迷糊糊地在心里骂阿甘这小子一天到晚在网上疯狂地给那些千姿百态但往往又是满脸麻子的“美媚”留电话,害得我们全寝室的同学每晚总在美梦中被惊醒。最惨的还得数我,靠电话最近,电话铃一响阿甘就嚷:“江南接电话,看是找我的不?”即使我三天三夜没睡觉或是一次性吃了五颗安眠药也经不住这刺耳的午夜凶铃和阿甘那哭丧般的喊声。为此我每晚睡觉前都拔了电话线,可死阿甘总是怕错过哪个美女的电话,待我睡着了之后又悄悄地爬起来把电话线安上。 我气愤地拿起话筒叫道:“喂,哪个骚娘们儿?这三


每天一个不说话的电话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1:35:50 | 浏览 :16

宁静的夜晚。 音响里放着班得瑞的日光海岸, 没有污染的空灵与自然的舒缓环绕在整个房间。 电话里,你告诉我,你在海边, 你戏称,班得瑞应该再出一盘月光海岸。 你说月光迷人,心情不错。 你说这可能是最后一个电话。 今生的最后一个电话。 可是,我是不善于掩饰的人, 我没有办法附和你的刻意轻松。 我不知道, 第二天的飞机把你带离那个海边城市的同时, 是不是,也把你永远带出我的世界? 你说,如果确诊就去流浪,不会再回来。 你仿佛只是随意的说说。 我想我的眼睛氤氲了海水的气息。 你说如果没有事情, 你会立刻飞回哈尔滨。 然后陪我去看海,去爬山。 陪我吃一辈子的冰激淋。 我说:我


第一综稿酬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18

那是八十年代末期,只有十七岁的我正在学校求学,由于学习成绩较好,又十分喜欢写作,学校的领导便叫我分管学生会学习、宣传两个部的工作,而宣传部下面还有一个电影放映队。这电影放映队的工作量不小,弄得我们学习部和宣传部的同志每个周末都得不到休息,必须组织一班人马负责给全校师生放电影。但是,我们辛苦后,学校的领导也给我们有所考虑,坚持以电影养电影的做法,允许校外的市民进校观看电影,但要买票才能进得了电影院,于是,我们就用卖电影票赚来的钱给每位参加了,“工作”的同学发补贴。这对与我们这些没有经济来源的“寄生虫”来说,应该是一件再好不过的好事情了,因为当时根本没有什么边打工边上学


说出你的秘密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6 | 浏览 :51

一 “东方大厦”座落在二环路边上,属于北京的黄金地段。 这里成天车来车往。公交汽车站、长途汽车站、地铁站、停车场都设在附近。相当的热闹。 写字楼是商住两用的性质,外观是颇为大气的银灰色,外形模仿了欧式建筑,高大挺拨地矗立在一排老式建筑群中,一眼望去很醒目。是这座城市标志性建筑之一。  这一年,简在一本女性时尚杂志做编辑。 杂志社在写字楼的最高一层。第三十九层。 从电梯第一层直接上到最高一层,需要两分半钟的时间。电梯上升的速度非常之快。人在瞬间会产生耳鸣、呼吸急促、头脑晕眩、身体失衡。 杂志社租用的是一套二百多平米的复式结构的两层楼,编辑部设在一层。四周是透明的玻璃窗


梅花掌纹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0:56 | 浏览 :196

刚到这里的人一定会听老辈街坊说起这湖,因为它的风景如画、历史悠久。也一定会听说这巷子最深处的那间弄堂,古旧典雅,却荒了几十年。只道是我——一个孤苦女子几年前搬来,却不知我自正直二八年华的时候住进那,就再也不曾离去…… 烟波浩淼,细雨蒙蒙。在清早时分,无心梳妆,只披了件素色长袍,踏出门栏,有同巷子里扫庭院的白发老妪问早安,我只透过被风吹乱的长发朝她浅笑,每日亦如此。却不敢多看她,总忆起年少的光阴,不由握紧了满掌梅花。 踏上青苔,新鲜湿滑,只是昨夜落了雨,今又烟雾弥漫,染了宽袍下的及地玫瑰长裙,却依旧兴意散着,并不提起。抚着桥上凭栏,不由驻足。犹记当初,这湖畔桥上,曾执


芦花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05 | 浏览 :23

有一个少年在从小就学会了编苇席。他的家乡盛产芦苇,当芦苇长成的时候,白晃晃的芦花在湖边随风起舞。夜晚降临,少年和他的家人背着竹筐来到湖边,大地这时正孕育着生机,静静的睡去,看不见鸟儿缠绵,听不见蝉声欢叫,黑暗中只有一弯月牙儿挂在树梢,湖水在微风中散发出无尽的微鸣,穿过耳孔,直达心肺,一股清凉冒上心头。少年把竹筐放下,弯弯的镰刀过去,芦苇像散了架的风筝,直直的倒下。芦花的尖处白白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像绽放的棉花的絮,在空中一晃,头部摇摆几下就躺下了。后来他的母亲说可以了娃回家了。少年把成片的芦苇抱到一起,砍掉芦花,一码一码的堆好,用绳子捆紧背着朝月色的另一头走了。夜很


年轻的流浪(修改版)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7 | 浏览 :28

年轻,所以流浪;流浪,因为年轻。 我要流浪,冲出这个颓废世界的枷锁,出去流浪,不管哪里都好…… ——题记 1 “阿琛要退学了……” 忽然间,我觉得空气似乎才是最快的声音传播介质。我才刚刚决定要退学,一下子,这件事便已传播到了整个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 “阿琛,你真的决定要退学了吗……”洛跑来问我。 秋日的天气,格外凉爽,微风轻拂垂柳,水波层层叠叠,向人们展示着一切。踏着轻快步伐的我,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望着洛,看着她那水凝凝的双眸。 过了许久,我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洛,依然凝视着我,并不眨眼。很久,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她才轻声叹了一下,微笑着:“我不知道你是因何而要


感谢名号专家陈玉堂先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7 | 浏览 :36

一九九三年五月,浙江省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厚厚的一本《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编著者署名是陈玉堂,据说,是一位很老的老先生了。 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是怎么收集到近现代如此众多人物的名号的,他包罗万象,从历史堆里寻找出众多已经沉淀的人物。不说其它,就是寻查钩钓的功夫,都令人钦佩。能够出版一本这样的大辞典,的确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功德无量。 我之所以要感谢陈老先生,是因为在他所钩钓的沉淀人物中,就有我的父亲朱其华。而我父亲的历史和生死,是朱氏家族一直没有搞清楚的一个“大谜”,不仅朱氏家族没有搞清楚,就连许多党史研究者也是没有搞清楚的。现在,陈先生为他勾画出一幅大致的轮廓,虽


感悟《似水年华》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4:54:25 | 浏览 :5

一个美丽的故事,一个美丽的小镇——乌镇。因为这个故事,让这个小镇凭添了几分浪漫与执着。乌镇,典型的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自然而和谐,充满了古典气息。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了,究竟是喜欢这个小镇还是在小镇里发生的这段梦幻爱情。 曾拜读过余秋雨的《江南小镇》。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读者,远不敢奢望如余先生那般对江南小镇思考的深邃、透彻。仅凭着《似水年华》里反复出现的一幕幕景象去感受。却不知怎的,仍是很激动,急切的想去看看,亲身去触摸每一扇院门,每一座石桥,走遍每条石板路,与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起。像余先生所说,江南小镇是淡泊而安定的生活表征,是一种把自然与人情搭建得无比巧妙的生态


永远的第一天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4:48 | 浏览 :2

阳光刺穿窗帘,照进屋子里,我睁开眼,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几丝光线,那么刺眼,已经是正午时分,生命的早晨似乎永远与我无缘。起床后,开始打扫店堂,这个小小的水吧,今天是属于我的最后一天。因为生意不好,所以我只好将它转让。 晚上,我请来一帮朋友,算是在水吧的最后一次聚会,至少今天这里的老板还是我。关上门,今天不营业,啤酒、红酒、洋酒不醉不归。而我,却只烧一杯蓝山,静静地坐在吧台里看着他们,我不需要宿醉。给他打了个电话:“冬,我只做到今天了,明天水吧就异主了。” “为什么?” “太累了!” “哦。”电话两端是默然无语,我放下电话,有必要告诉他吗?真是奇怪。 静静地喝喝着蓝山,听


网里网外,男人女人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72

一道篱笆墙隔住了网内网外两个世界。男人看网,网里有英雄气短;女人看网,网里有儿女愁肠。网内网外的男人女人,酸辣苦甜两春秋。网外的男人,得意者豪情勃发;男人在网内,失意者雄心万丈;幸福的男人上网,想尝尝落泊的滋味;苦涩的男人上网,欲体验快乐的感觉。现在有一种误解,认为网内的男人大多会变得花心。而事实上,大多数真正花心的男人,却很少上网,因为他需要现实中的美丽娇娘;上网的好男人之所以有些人会变得花心,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好男人骨子里头其实都有那么点“有贼心没贼胆”的张扬;网外的女人骂网内的男人变得一个个贼眉鼠眼,经常偷偷地打开猫和网那端的伊妹调情;事实上大多数的男人上网充


爱情咖啡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3:48 | 浏览 :3

“兄弟啊!我恋爱了!”。我整个下午都站在我那位集同事、同学、患难之友于一体的男人面前用一种声调,一腔热血地向他宣布这件事。当我把这句话粘贴——复制——粘贴了好多遍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冲我大嚷:“爷,我都结婚了,想当年我恋爱时好象没你这么犯病嘛!自从去见了一次面,就好象红卫兵见到毛主席一样。我说同志,革命尚未成功,还须加倍努力!别吃了点牛奶就梦想成为奶牛场场长,行行好,您一边歇着去!” 嫉妒,绝对的嫉妒。进了围城后,他已经不知多少次用这种语气来刺激我了,好在我心胸开阔,想着我喜欢的女孩,想着想着就笑出一朵花来。有时候缘是那样的不经意却又命中注定。曾不懂OICQ是属什么


美美情爱往事(连载)1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46

爱情阳痿 已经很晚了,美美心事重重地走向网吧。最近她很喜欢上网,因为,在网上,她可以讲她的往事。她觉得她的往事是最与从不同的。可是她发现网上的朋友只是随意听听她的故事,从未当真过。倒是催她传相片来,或者约她到某某地方见面。再或者,便是我爱你啊,满天飞。只可惜,她心里实在提不起网恋的兴致了。怎地网上都没有可以长长久久的谈心的朋友呢?她惆怅地离开网吧,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 大街上没有多少人群,这时美美才觉得天气真是冷得刺骨。她把大衣紧紧裹住,双手交叉在胸前。她就这样慢慢地走着。不觉来到中山大街。中山大街是有名的食街,这条街很多酒家、酒吧、咖啡厅。咖啡厅的门口都站着红


樱花殇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51:12 | 浏览 :28

奈儿一直做这样个梦:一个女孩站在盛开的樱花树下,漆黑的眼睛,乌亮的长发凌散的披落,纯白的像冬日的水仙一样,清瘦的轮廓像是樱花树下的一株植物,诡异,没有花朵。她对着奈儿微笑,将自己的左手摊开,一大堆彩色的蝴蝶飞散开来。她说,这样的生命太脆弱。然后她拼命的挖着泥土,将彩蝶活埋了,泥土飞溅,彩蝶挣扎,然后同樱花的落瓣一起消失了。然后奈儿就惊醒了。 六岁的时候,奈儿将捉来的一只彩蝶活埋进了学校的花坛里,结果被班主任罚站了一个上午。她说,你残忍! 奈儿说,我养的蝴蝶死了,将它们活埋了,就不会死了。 班主任冷笑,将奈儿拖进了一个潮湿阴暗的小房间。她没有反抗。 樱花在春天的三月里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