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唐韵残红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35

国破家亡,安禄山的铁蹄踏破了万丈江山。浮华的金銮殿,铜乐不变,舞姿翩翩,满堂尽是肆无忌惮的欢笑,逢迎相伴的悦颜,大唐的皇城并不寂寞。大地,似乎忘却了昨日的刀光剑影,忘却了我和群臣仓皇的逃亡,忘却了塞外的野狼已然成为了龙椅上的君王。皇城,你在背叛,背叛了我大唐正宗的皇统! 无数人的咒骂,无数人笑我荒唐。脱下华丽的龙袍,褴褛的衣裳成为了我狼狈的行装。我恨呀,我恨这帝王生活如此惨淡的收场。就算入土,我也要无数金银财宝,无数粉状艳女来陪葬。可是现在,如果我死在这荒山野岭,死在这乱石杂草之中,墓冢上的碑文呀,又怎能铭记这帝王的勋章? 我的姑母啊,你苍老、庄严的面容浮现在我的眼


成都的表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9 | 浏览 :72

成都的表情 常常想象成都的模样,揣摩成都的表情,下雨的时候,更是湿漉漉没来由地想起成都,及至我再也按捺不住,在沸腾的盛夏我去了成都。 倔强的笑容 成都还不够完美,城市缓慢的建设、人群悠闲的步伐、路边肆意疯长的杂草和尘土飞扬的工地似乎都不是一个大都市的形象,没有北京秀水街、丽江四方街、阳朔西街一样的洋人街、耳边活跃的是地地道道的成都方言、西餐厅的生意永远没有路边摊和小吃店的兴隆,所以无论怎样,相对于这个时代奔跑的速度,成都的步伐显得有些拖沓了。 茶馆里的大蒲扇摇啊摇;青羊宫里还有许多光着脚聊天的人;公共汽车售票员热情地为游客指路却操着难懂的成都话;街头巷尾有许多人在打


纪念二十七天的爱情(上)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48 | 浏览 :7

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我那二十七天的爱情,直到今天,距离那二十七个幸福的日子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多少次我以为我已经释怀,已经走了出来,可每个每个孤寂的夜晚,枯坐灯下,努力不去想什么,又确实在想着什么的时候,眼泪就真的止不住了。像极了第二十七天的那晚。 他不帅,一点儿也不,个儿也不高,肤色很黑,走路松松跨跨的,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总之,不是那种能让人一见倾心的人。爱上他之前,就已见过多次,总是那么不起眼儿,他不说话的时候,谁也不会注意他。 可是,可是,仿佛是命运之神的有意作弄,偏偏让我和他一起参加了考试。考就考吧,偏偏又推迟进场时间。迟就迟吧,偏偏那天又让他有机会


城东城西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43

这个城市并不算大,从城东到城西,骑自行车不过短短三十分钟的路程。 这个城市真的太小,小到容不下两个相爱的人能独处在一起。 雪妮住在城东,欧加住在城西。每次约会,都得提前商量好,因为有一次,两个人相见的心太切,结果,途中错过了,等雪妮赶到城西时,欧加已经在城东落了空。 两个人的约会还得躲着熟悉的人。因为,各自的父母反对。因此,这段感情几度被迫放下,又因为实在舍不得抛开曾经在一起的那些美好回忆,又重新被他俩小心地续接起。 朋友小云觉得他们相爱的太辛苦了。可是,雪妮觉得值得:“哪里还找得到象他那样爱我的人呢?” 雪妮的脑子里满是欧加的影子。自己咳嗽时,欧加骑着自行车赶来,


童年和两次“婚约”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6:39 | 浏览 :14

我的童年,是很幸福的。作为一个小孩子,有吃有穿,有父母长辈的疼爱,有同龄伙伴的陪伴,应该就叫幸福了吧。一幢旧旧的老楼,一条狭狭的小弄堂,一片密密地伫着很多老式房子的平房区,承载了我的童年。 我有很多小伙伴,生长在上海这座城市的弄堂里的小孩子,一般都是这样。一条弄堂里的孩子,只要年龄差得不是很远,就可以玩得象亲兄弟姐妹似的——我们这一代的特别之处仅仅是我们都是独生子女,根本没有亲兄弟姐妹。 那时侯我们的小弄堂里有六个我这么大的孩子,只有两个女孩,而我是最小的。于是,我就是这群孩子中的小公主。说也奇怪,可能是大人们家教得好,“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在我们这群小孩子中倒也不


央视节目主持人最佳阵容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4 | 浏览 :51

男队最佳阵容(442阵型) 左前锋10号—白岩松:严肃冷峻的面孔、坚定锐利的目光、理性深刻的语言、咄咄逼人气势和刺刀见红的劲头,具有强烈的冲击力和感染力,典型的锋线杀手品格,是央视男队前锋之首选。 右前锋11号—李咏:风趣诙谐、机智搞笑,虽长相另类,但凭借别具一格的热幽默,把单调的问答式节目搞得引人入胜、火爆非凡,他对着镜头的那一记挥拳,俨然是前锋进球后的庆祝动作。 突前前卫9号—撒贝宁:既有法律专业人士的严谨和沉稳,也有青年队员的活力和朝气,他的“十年磨一剑”的劲头和《今日说法》中的凛凛正气,让人看到了一个“影子杀手”的天赋和潜质。 拖后前卫8号—郎永淳:听他的《


爱情的温饱与小康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8:17:36 | 浏览 :43

你在追求一种小康的爱情,我只求温饱。我的同事很平静地对我 说。他在谈恋爱。谈一种很理性的恋爱。在此阶段,他的智商一点都 不低。他对女朋友说,你看我对脾气,我看你也不烦,就行了。不知 道那个二十二岁的女孩会不会觉得平淡,只是听说她不停地暗示同事 确定关系。 什么时候开始,感情已经成了一项步骤,一件必不可少的家具, 就像一回家就木呆呆盯着的电视,或者百无聊赖时打开的一本花哨的 《女友》。明知它絮絮叨叨,意义不大,却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你已 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意志,你已经被一茬茬的信息包围。周围的稻草们 在疯长,不管良莠,他们都在疯长。只有稻草人静静地站在中间,他 以为看到了


《我的野蛮女友》观感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51:12 | 浏览 :278

在第四遍看完《我的野蛮女友》后,我终于忍不住提笔想写些什么了。 大学的校园,永远变幻着流行的色彩。寒假前还热得如火如荼的《流星花园》这个学期已真的就似流星般逝去了。代之以韩流的风靡。而《我的野蛮女友》便是其中的经典之作。如果到现在为止,你说你还未看过的话,那一定会被别人冠以“老陀”的名号。老陀=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白痴》。 当初选择看《我的野蛮女友》,纯粹是因为对片名的好奇。结果,整部影片从头至尾都是在笑声中度过的。不管是让我笑得差点岔了气的地铁上女主角呕吐那场戏,还是男主角穿小鞋那段,就连男主角的名字叫做王晶也让我着实笑了一番。可是,以后,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的


一个萝卜的爱情传说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56

他和她相爱,是从两颗种子开始的,那时他们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红褐色的,发着亮光。他们紧挨着沉睡在种子袋里,睡醒了,便一起憧憬美好的明天,一起构想外面的世界。 夏天到了。他们就要被种到田里了,不知道这一别,是否还可以再相见。 “要么,我们手牵着手吧,永远也不分开。” “如果我们被种在一起,肯定会有一棵要被锄掉。”他想了想说,“相爱就让我们保持一份距离吧。” 他们麻木地随着其他的种子被撒到田里,像风中一朵柳絮,无法确定自己的方向。 雨后的泥土散发着沁人的幽香,他拼命地吸收水分,膨胀,向地面猛钻。土块顶得他头疼,不断的伸展让他筋疲力尽。 第三天早上,它终于顶破了土层


第2882040篇日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2:34:00 | 浏览 :78

ai端着她的脸盆,静静地推开门,从水房走了回来。门轻轻地吱呀了一声,轻得像干燥的木头爆裂的声音。寝室里每个人都抬起眼看了看她。 第2882040次,我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如果可以选择,那天我会选择躺在床上,或是站在窗口——像cu一样捧着本书看,我不明白哪一天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写日记。 第2882040篇日记,不用数,那数字在我心里刻着。。 第2882040次,我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如果可以选择,那天我会选择躺在床上,或是站在窗口——像cu一样捧着本书看,我不明白哪一天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写日记。 第2882040篇日记,不用数,那数字在我心里刻着。 抬头看了看cu


在你的爱情里,我是一条幸福的狗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20:54 | 浏览 :89

我们现在还在上学,你不养宠物,也不打算将来养什么宠物。因为曾经被狗咬过,所以你很怕狗,只要在路上看见狗,就会浑身战栗,使劲地抓住我的胳膊,并赶紧躲到我的身后,嘱我别动,或者嘱我快点带你离开。我知道这是所谓的“恐惧放大”,你也知道,但你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只要出现狗,你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怕…… 虽然如此,我却成了你身边的宠物,没有我,你似乎会过的很无聊,饭吃的很少,觉睡得很长,自习上的很短,网上的很长……我是令你最兴奋的娱乐,除了学习。 你带我去逛街; 你给我买衣服; 你给我讲你的神经质; 你给我吃好吃的; 你给我买书; …… 一切都在你的安排当中,你幸福滴


晴天草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3:08 | 浏览 :168

周日下午我一如既往地散步到荷塘,才发觉不过几天,荷已亭亭玉立地长起来了,满塘的翠绿欲滴让人忍不住留连忘返。 于是,我像往常一样,准备蹲下来静静地座在荷塘前的斜坡上,欣赏这美不胜收的风景。可就在我要坐下去的那一刻,我突然在身边的草地上发现了一种再也熟悉不过的植物——晴天草!竟然是晴天草!我欣喜地拨出一株,细细端详。刹那间,儿时所有美丽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如眼前的晴天草般鲜活起来! 小时候,我家门口栽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每到春天,那些花儿便竞相绽放,有怒放的大朵月季,也有开得很妩媚的凤仙。而在那些争奇斗艳的鲜花中,夹杂着一种根茎极细的青绿四叶草——我不知道称它为“叶”是否


水浒日记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51:12 | 浏览 :86

杀妻 □秋有痕 一 我叫宋江,一直过着平凡的生活,我的收入中等偏上,学历不高也不低,这在很多人 看来是比较小资的。 但是我感到我的生活疏懒平庸,没有任何激情。每天上班下班,随着城市的节奏运转:对弈、看灯、交游,甚或画舫赏月、青楼寻乐、坐聆讲古、醉赋抚琴,一桩桩重复又重复,我想我永远都走不出“生活”这个怪圈了。 我不苟言笑,即使醉倒在阎婆惜的怀中也很难见到我的笑脸。 阎婆惜是我的新婚妻子。 算命老人握着我的手仔端详。他说:“你命犯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独,无伴终生。”我大笑三声,拂袖而去。那个时候我的脚步并不稳健,我在回忆这三十年里,与我交往过的女人下落如何,得出了一个


初到南京在网吧过夜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2:34:00 | 浏览 :164

第一次来南京,没想到南京给我的是夜无归宿。 深夜,我们走访了一家又一家的旅馆和招待所,我们怀着满腔的热情和希望来到南京,我们准备为祖国的四化建设做贡献的时候,接待我们的竟然是一个个面无表情“客满”。难道真的有那么的人才需要交流吗? 我们来南京是为了赶一个人才交流会。 我们本想没有这么多人的。在火车站有许多的招揽旅客生意的,我们想住宿应该不是问题,因而我们就打算去一个离展览馆近一点的地方。然后再去找地方住。我们找了一下地图,发现SK大学里展览馆比较近,于是我们一行八人乘上南京的公交车。 一方风水养育一方人。说的真是不错。在济南,公交车是6毛钱投币;在北京,售票员就怕你


红柳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1:00 | 浏览 :50

红柳 塔里木河由西向东,流到库尔勒附近,便向南折去。河西是塔克拉玛干,河东是罗布泊。 河的两岸,是沙的世界。沙粒极其细小,如果有水有腐殖质,就是很好的沙壤土;没有水,便是沙漠。稍有风,沙就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天蓝得让人陶醉。沙丘仿佛是**横卧的巨人,起伏连绵的是他的身躯。沙丘在迎风的一面有着涟漪般美丽的纹理,纹理悄悄的向上爬,消失在沙丘弯月形的脊梁下。脊梁上迎风摇曳的便是红柳。 我喘着气登上沙丘的脊梁,灌满沙子的鞋挤得双脚发胀。身边的一丛丛红柳让我惊叹,它有着苍老的虬枝,土灰色的干裂的躯干被风吹得翘起了表皮,怎么看也不像是有生命的。然而,躯干之上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