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婚礼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1:00:56 | 浏览 :67

朋友结婚一定去。去疯狂一下,一个人寂寞的要死。我想和他们赌钱,喝酒。闹洞房。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提起兴趣了。 晚上终于到了,孤独一个小村庄,远远的看见他家里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他朋友真多。都是一群一群的来的。只有我一个人单枪匹马想找认识的聊聊。看到他们满脸通红聊的前附后仰。只有一个人和几个老头坐在一起。无话可说。一个人喝酒。 晓东。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叫我。“你怎么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快过来”。我回头一看,好像是同学。还认识我的背影。我拿起酒杯。走了过去,有点醉走路轻飘飘的感觉。看不清是谁。“哇是你。一个人来”。我忘记了他的名字。随便应付一下。“一个人。记得我吗。去年他带


今天我相亲(3)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25

晚上回来,老三向我汇报:“黑衣服对你有好感哦,他一直在问我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算了吧,黑衣服不是给你打的批发吗?你少给我扯淡了!” “不呀,我看他对你有好感,就灵机一动,当机立断,向他全面推销了你,你可不要坐失良机哦!” “是不是你对红衣服有好感, 就把黑衣服甩给我?” “红衣服长的不错,就是过于腼腆……” “谁不错?谁腼腆?”正在这个时候,寝室那群女人推门而进:“哎,我说老大,说下情况,汇报下动向呀”,“老三,你们今天相的如何?有没有牵手?有没有拥抱?有没有……” “够了,你们还有完没完?老三,洗脸,睡觉,少理他们!”我不能让他们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明天又可


南站乡的租住户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4:54:04 | 浏览 :2

1 三弦和丈夫秦歌自从来到C城后就开始了一波又一波的租房生活。在城里生活什么都要钱,一抬脚出了这个门槛便要把好不容易赚来的钱举在手里准备散了,就象秦歌说的那样:“用钱如化纸。”三弦心里愤愤地有些不平,家里三间大瓦房不住,偏跑到城里住这间破窑洞似的的屋,还得一个月二百来块。房东老太婆坐在家里却把眉也描了,嘴巴也涂了,一个月收收房租千儿八百的就到手了。房东老太是个“小掐尖”的人物,你多给她个十块八块的,她要嘴巴咧到脖跟后面对你笑上个半天,客气地不行。但你要是想缓几天交房租,老太嘴里虽然不说什么,脸色却是在那里摆好了的。她会搬只小板凳坐在自家门口,隔着纱门看着你洗菜,看着


点歌《旅途短笛* J *》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9 06:23:49 | 浏览 :6

去年夏天,我去朱家尖参加培训,隔海就是沈家门。 同屋的老史一再游说:“沈家门的海鲜大排挡可是全国闻名啊。想想看,就坐在大海边,海风吹吹,浪声听听,啤酒喝喝,海鲜尝尝,不要太惬意啊!”直说得大家拼命咽口水,于是又想办法把一位司机也“拉下水”,半夜十一点,开车驶过跨海大桥,来到了沈家门。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海边的大排挡竟有这等规模,明晃晃的灯泡亮出二里地去,海鲜在这里才真正称得上是生猛海鲜呢。大盆小盆摆满,一律活蹦乱跳的,品种多得数不清,有不少我们根本叫不出名,只好虚心当小学生讨教:“这样东西叫啥西?”大家七嘴八舌点了十几样,或炒、或爆、或蒸、或干脆只用滚水一汆,立马开


逝去的爱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5:34 | 浏览 :4

很久以前,就想写一篇属于自己的LOVE STORY,呵呵,可惜没有题材,现如今,总算有了题材,又好象没有了以前洒脱的文笔,终于,前天我发烧感冒流涕不止,脑袋烧成极度秀豆,终于有了创作的勇气,感谢老天爷,我的LOVE STORY就这样诞生了…… 由于我本人非常健忘,想来到如今最让我难忘的应该是本世纪第一个情人节。 老实说,13号的那晚我睡的不号,因为我在幻想明天甜蜜桥段的同时还在担心他的身体,他病了,发高烧,他说超过38度就只能在家里过情人节了…… 第二天,我醒的很早,虽然仍是睡眼朦胧,但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因为我前机天的心血来潮,所以我们决定在上海度过这浪漫的一天。


太委屈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1:21:00 | 浏览 :41

当她横刀夺爱的时候,你忘了所有的誓言,她扬起爱情胜利的旗帜,你要我选择继续爱你的方式,你曾经说要保护我,只给我温柔没挫折,可是现在你总是对我回避,不再为我有心事而着急…… 相爱了整整5个月,终于还是走到了分手这一步,也许在一般的人眼里5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在我看来却象是过了一辈子。 我爱他,是的,我爱他。直到现在我都是那么告诉自己的,也许这样的回答对我现在的男朋友并不公平,但是我不想瞒着他,更不想骗的是我自己。 我和他相识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知道我和他相识经过的人并不多,所以至今这也就成了一个迷。很想把和他之间发生的故事写下来,可是却又一直不知该从何说起,每当


属猫的女人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17:28:38 | 浏览 :80

——听说过吗?有的女人是属猫的。 见过猫吗?废话,非稀有怪物,谁没见过? 那属猫的女人呢? 猫 遇到小猫那天,我刚与第N任男友正式分手,那个男人对我说了一句话,也正因为这句话让我在众多男友中那么深刻的记住了他。他似乎是痛苦的说:君,你为什么会这么害怕我的靠近?你让人很费解。然后,他把我丢在了黑夜中,我清晰的看见他深深吐了气,我猜他一定在想——终于解脱这个女人了! 然后,我懒洋洋的抱着一大包爆米花,没心没肝的大吃特吃,说不上伤心。 是它凄惨的叫声吸引我注意力,在那样黑的角落,叫声的点让人毛骨悚然。 这只小猫很小很瘦,显然是只流浪猫。它很无助的躺在那里,受了簋重的伤。我


今天我相亲(2)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6 | 浏览 :37

3月31日,愚人节的头一天,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黄道吉日,只是太阳出奇的大,天出奇的蓝。老三洗了个澡,换了身裙装。我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精心准备,出门前没洗脸,没化妆,拿了件衣服就出去了。 我们相约在男生宿舍门口等,其实我和老三早就到了那里,只是我们佯装逛商店静观动向。不一会目标出现,结果仔细一看才知道那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象是等人的那个丑陋背影是我弟弟!我和老三沉住气,不一会真的过来了两个人,一个红衣服,一个黑衣服。红衣服高高瘦瘦,轮廓仿佛还看得过去;黑衣服,白白胖胖,看样子老实宽厚。 既然目标出现,猎手也应该登场了。我拉起老三正欲大步流星的走上去,却被老三一把拉


我是一只鸟的名字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1 | 浏览 :24

我小时候老喜欢发呆。常常一个人窝在靠窗的角落,望着那时还是很高很蓝的天。 我很喜欢画鸟。 那是幼稚园的阿姨教的最简单的图画。只要把手掌平摊,大拇指稍稍外张,其余四指并拢,然后把手压在纸上,描下轮廓。就可以了,一只和平鸽便跃然纸上。笨拙可爱,生动形象的。我总是很小心翼翼地给它点上眼睛。 那是我小时候最常玩的游戏。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游戏。 我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可以飞的。就像鸟一样。拥有一种能力叫做翱翔。可以在天空留下痕迹。 我爬上过没有护栏的楼顶平台,当张开双臂时却被蛮力阻止。那个声音告诉我我飞不起来的,还警告我掉下去会死掉的。那时,我还未曾真正明白什么是死,死了以


一场风花雪月的梦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9 | 浏览 :76

(一) 无数人群上来下来的地方,是上海地上铁的站台。 其中的一个站台上,她穿着一件淡蓝色颇感舒适的短袖T恤走进地铁,站在我身旁。 外面下着很细的雨。是上海最温和的一个夏天傍晚。隔着地铁的玻璃窗,蒙着模糊而浓重的水气。车厢里拥挤而安静。只有车轨和车轮挤压的声音,轻轻地坠落在暮色中。  她的身上还有雨水潮湿的气息。 她和我差不多高,所以,转过头来就能注视着我的眼睛。 我轻轻地对她笑了笑。 她也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里有着一种说不清的内容。 大学毕业这一年,注定是多事之秋。无休止地拍毕业照、没完没了地喝散伙酒、毫无理由地打无聊架、莫名其妙地摔热水瓶。总之,在我的记忆中,大学


铁路的守望者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7 09:37:31 | 浏览 :52

我坐在京沪铁路边的一墩光缆标石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秋风卷吹着漫野的狗尾巴草。 我不知道如何就来到了这里,更无法明了自己为什么坐在了这墩光缆标石上。或许像鸟儿一样,不,其实更像鸟屎,就那么“叭”的一声落了下来。我好像是这样来的,好像也是那么个形状,只是**凉的秋风一吹,就瞬间蒸干了,于是我就伏在这墩雪白耀眼的光缆标石上一动也不能动了。我可以看到光缆标石上那几个用红漆写的字:通信光缆,严禁动土。但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看到这八个字的,似乎我的眼睛长在离我几丈远的另一个角落上,哪怕我闭上眼睛,也能看到这世间的一切。 这显然是一个秋风吹而不绝的秋天。荒远的地面此起彼伏,垫铺着


走过那年的夏天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3:08 | 浏览 :77

走过那年的夏天 爱上一个人有时只需一句温暖的话语或一个暧昧的眼神,我知道,爱上沈偶只因了那夜的烟,还有他刻意隐藏的脆弱。 走过那年的夏天 (一) 哥哥有一间小小的音像店,出售光牒,卡带,还出租影牒。不知是哥哥故意将小店弄得阴暗还是他无心打理,或者是人来人往烟雾燎绕的效果,总觉得那里不是我能待的地方。他与一些朋友聚在小店里抽烟,喝酒,打牌,吹牛,情绪激动时大呼小叫。 上高中时,我每周回家住两天,我住在小店的楼上,硬着头皮打开小店的门,然后上楼,就再也不愿意出门,我讨厌在那里进进出出。偶尔听到哥哥新结识的朋友对我吹口哨,然后就是一大帮人乱哄哄的漫骂,不怀好意的笑,我就憎


阿坝圣山行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21:52:59 | 浏览 :98

阿坝州位于四川省西北部,是个藏羌民族居住较集中的地方。 一个周末的早晨,我们驱车去阿坝。车过都江堰,天气渐渐晴朗起来,大家心情开朗了。突然汽车颠簸起来,我们像坐在飞机刚起飞时的椅子上,仰望窗外,远处岷江两岸山峦叠嶂,近处不知名的小黄花遍地盛开。我有些纳闷,在海拔千余米的地方怎么会是一片春意?容导介绍说,这里是被称为“小江南”的阿坝州汶川县,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促使这里的植物茂盛生长。我们沿着岷江边沿的青藏国道线渐渐进入山脉深处。岷江翻着微微发黄的江水,像一条难见首尾的“巨蟒”不断地向高山攀登;青藏线似一条水蛇紧挨着“巨蟒”曲曲折折向深山游去;遥望远处,岷江两岸


一个听后加了点油又添了些醋的故事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6 13:03:33 | 浏览 :3

一个人一个灵魂。 达芬奇在习画时发现没有完全角度相同的鸡蛋。人,自然不可能有复制品。 在她成为一个众人所觉不平凡的转学生之前,她仅是一个平凡而优秀的女孩。直到她来到这所学校的这个班级,她仍然优秀,却已不再一般。 班上的同学都以无比讶异的眼光注视着她,而在未来中的一天她会深深自责自己当初为何没有深究这一点。 与此同时,方璃音看着许卓航闪着光似的眼眸,再转头看向新来的转学生,听见老师介绍新同学的名字,“蓝可琪”。她似乎听见所有的同学都呼出一口气,再看向转学生。蓝可琪啊——很显然,“江紫薰”这个名字与“蓝可琪”没有什么关系。 蓝可琪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在她到来的第一天,班


粉红色的信

分类 :随笔 | 发布时间:2018-05-15 13:05:36 | 浏览 :62

那封信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我的书桌中,那是我前几天收拾房间时偶然发现它的,于是我放弃了继续收拾的决心,丢弃掉了干净漂亮的外表,坐在那一堆灰尘中,就连手都来不及去洗,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它了,很神秘是吧,我几乎已经快忘记它的时候它却就在那里。抚摩着那依稀可以看出是粉红色的信封,而当年在信封上用口红画着的唇印已不复存在,就象我已不在年轻是个事实一样,就连信本身也已经变的残缺不全了,就象我的人生。 我展开那已经久离喧嚣的信,那是我自己的笔迹,还看的清楚的。 “你知道人类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有时候复杂的让他们很难用言语去表书自己的真正意图及思想,生怕表述的不够清楚、详实。也有时是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