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


我想 此刻的我

已经将心托福给你

如一只蜻蜓 在众荷之间

选择栖息在你这一朵

这一朵

这一朵

周围荷叶最圆

叶下水最清的

这一朵

时光尚未催她老去

晚夏的凉意 初秋的寒露

都还离她很远

最尖最尖的荷

我触摸到的是你向外延伸的荣耀

永远瞧见不了你污泥下的经脉

即使这样

我仍然爱你

爱你

爱你初夏摇曳的风情

甚至爱你

我随意妄测的心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