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少云诗歌选


任少云诗歌选

高楼在夜雾中恣长

高楼,在夜雾中恣意地伸长

那全面是它的攻略和主张

为是挡路身后的一方阳光

为是树威于人类的模样

也为是颠覆这个城市自以为是的方向

高楼,在没心没肺、没日没夜地疯狂

依旧无法满意人类登天的欲望

除非源自地层深处冒出可怖的基因

才有消退人们恣妄的梦想

在世纪末的那个晚上

世纪末的那个晚上

我独自面对

1990年已经打开的天窗

魏晋的性情侠风

也曾记得

写刻在我脸上的那阵可怖的阴凉

我无心无胆回返到现实的梦乡

没有任何道别的仪式

神秘的教堂里有唱诗班在凝望天堂

旧世纪终结在历史的记事本上

我构思的梦幻

无偿地失落在久拖贷款的路旁

我的笔已记述不清

关于那个世纪的理智和梦想

蚂蚁的思路

蚂蚁爬上荒芜的山岗

对着那尚未圆满的月亮

吟唱起幼时的歌谣

它的声调如男女构精时的放荡

蚂蚁下山去找人商量

说自己的行为只对自己负责

就如同肚里明白喝了甚么汤

蚂蚁有时侯也掌握着真理

蚂蚁也有理由藐视人类的地方

蚂蚁也可壮起天地人鬼不怕的胆量

蚂蚁的思路和智慧

时常给我心灵的启示与榜样

走在夜的情绪里

(一)

我走在自己的情绪里

让月光统治的树林

扶慰 死寂的

心灵

(二)

我,早已脱去世俗的外套

冷风披在肩上

当心潮退却之后

灵魂空荡得如同一棟纸房

(三)

黑夜做着郁黑的梦

我的情绪如此荒凉

白日心望的梦想

只,明晃晃地漂浮在

憔悴的脸面之上

(四)

我熟悉那夜的性格

静寂而荒谬郁黑却无奈

我迷失了的爱恋

躺在谁人的怀里糜烂

苍天黑得邪气

我找不着回家的路牌

(五)

夜风打来

携带着遥远的恶梦

以及一个女人哭泣的滋味

还有为爱死去的海誓山盟

(六)

寒夜穿透我痴情的心头

远去的她 残存了一些

爱的碎片 嵌在我胸口

你, 把苦果酿成的情汁

留给我的灵魂

解渴与消愁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