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馄饨


多年前

在落霞淹黄街道

只身穿越开始熙旺的小食摊

有矮矮的我

面汤的香气,和着叫卖

打动着我的童年

自此,我总会在回家先偷偷的吃上一碗馄饨

卖馄饨的老伯,总会在我吃完后轻轻的摸着我的头

问:

好吃吗?

两只小羊角

会用力的上下摇摆

然后

积极小步赶回家

年轻的妈妈总会倚在门框

狠狠瞪我

蝉都叫闷的暑假

停课的日子,着了魔的我还惦记

那一碗馄饨

出奇的向妈妈哭嚷要吃

妈妈平静得骑着单车

我紧抱着她

轮子辗过红绿灯杆下活得不耐烦的蟑螂,蝗虫

红的紫的溅开

成全了一块块血浆

映射光的石板路 沸腾的水雾

我依旧坐在小板凳上

滋味的吃下一碗馄饨

不同的是

妈妈在我背后

默默闪着极晶莹的眼

那天夜里我在车后更紧得

拽着她的风衣

害怕妈妈不小心把我又带摔

到现在我依然深信 当时

那个小女孩的没有看清妈妈的脸

后来我的秋天在深圳来临

多年来

我也再没吃上那好好的馄饨

但每次想起

鲜红的风衣,掉漆的单车

唯一的紧靠

热辣辣的馄饨

我对妈妈都有一种

莫名

的感动

一切的过往是张邮票

曾经用酸酸的胶水贴上

成为永远寄不出的感谢信

遗憾的惆怅

绕成没有终止的乐章

沉沉的奏出我最痛的回望

一碗馄饨

装载

太多太多的泪光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