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冬月十八,生日快乐


谨以此诗献给我的,和世上所有的母亲

1978年,农历冬月十八的那场大雪

一个陌生人两袖清风,从远方而来,带着一声嘹亮的哭声,从

遥远的,太阳温暖不到的地方走来

有个女人在这场大雪的病榻上努力挣扎,想要亲眼迎接陌生人的到来,却

流下两行泪:

一行是痛苦

一行是幸福

先让我带着你回到从前,回到几千年前的母系氏族去听一听牛角号在风中

沉闷的呜咽,召唤

牛角号的主人是长着两只**的生殖图腾

竖立在村落最高的高台上

一个叫母亲的女人站在它的身旁,同样的高高在上

(她们是整个部落的太阳)

脚下跪着的是她的兄弟,臣民,和从她腹中掉下的那块肉,

那个负担

那个负担在她的腹中沉甸了十个月,才瓜熟蒂落,所以他跪在最前面

那个负担------就是我

1978年农历冬月十八的那年后就再没有下过一场雪

天上却无端的多出了八个太阳

八个太阳是八种新生的苦难

女人咬一咬牙,生活的纤绳在肩头又勒进了八分

没有水。粮仓空了,麦田里打不回饱满的麦穗。。。。。。

只有血,泪,和汗水。。。。。。

陌生人噙着血和汗水的乳汁长大,连哭声都带着涩涩的味道

剩下的乳汁却流回到女人心里

数来数去,只有一滴

-----这陌生人是我,这女人是我的母亲

-----我是母亲的儿子,挥霍的是母亲所有的青春

1978年农历冬月十八的二十年后,我

肌肉饱满,精神抖擞

迎着天空多余的八个太阳的方向,振臂高呼:

太阳呵!苦难,母亲。。。。。。

然后

一路向前

一路穿过母亲的白发,母亲的白发就在身后

燃烧成一团永恒的火焰

我一路高呼:母亲呵!苦难,太阳。。。。。。

累了,我坐下来,骨骼绵延成青山

挡住那多余的八个太阳

渴了,我躺下来,骨骼蜿蜒成河流

顺着来时的路流回最初的怀抱去

母亲是海

我总要流回母亲的怀抱里

。。。。。。

母亲说:农历的冬月十八,生日快乐

母亲笑了,我哭了。

2001-12月有感于生日来临之际。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