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涉黑犯罪集团保护伞中的“四只手”


刘汉涉黑犯罪集团保护伞中的“四只手”


闲散一石

2月21日,各大媒体刊登消息,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由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于2月20日向咸宁市中院提起公诉。该案涉案人员涉嫌多个严重犯罪,是近年来国内公诉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检方指出,刘汉、刘维等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5项罪名。消息特别提到,这个涉黑集团涉嫌故意杀人5起致6人死亡、故意伤害2起致2人死亡、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并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

2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快评文章尤为引人注意。这篇《反腐打黑,除恶务尽》的文章指出,持刀举枪还藏有手榴弹,犯案数十起,杀死9人,涉嫌21项罪名……劣迹斑斑、罪行累累的刘汉犯罪集团横行当地10多年,且财富暴增。这种现象令人震惊,令人愤慨!刘汉集团之所以能坐大成势,除了涉黑犯罪集团自身的穷凶极恶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地一些党政和司法机关人员充当“保护伞”。“多行不义必自毙”。刘汉涉黑犯罪集团被摧毁,其背后的“保护伞”也将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而公之于众,并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这些消息明白无误地告诉公众,刘汉特大涉黑集团在党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当中有一个巨大的保护伞。说白了,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当中的腐败分子是刘汉特大涉黑犯罪集团能够存在并能坐大成势的主要原因,没有这些腐败分子的保护,刘汉这个涉黑犯罪集团早就打掉了,根本不可能坐大。打黑必须反腐。从打黑入手,彻底清理其背后的保护伞,才是打掉刘汉这个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最终目标。如果腐败分子不清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还在,打掉了刘汉集团,还会冒出李汉集团、王汉集团。所以,《反腐打黑,除恶务尽》特别指出,刘汉涉黑犯罪集团背后的保护伞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那么,刘汉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保护伞中,有一些什么样的人应该坚决清除,用法律予以严厉制裁呢?至少有四种人,或是保护伞中的“四只手”应该列为“除恶务尽”的范围。

第一种人,或是第一只手,刘汉集团 “黑金帝国”的“推手”。被坊间称为“资本大鳄”“矿业大亨”的刘汉,其控制的汉龙集团旗下拥有数十家子公司,横跨金融证券、能源电力等多个领域,资产高达数百亿元,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刘汉在短时间之内聚集如此巨大的财富,自然有着许多“推手”。据凉山州一名铅锌矿主向媒体称,2003年凉山州政府借整顿矿山之机,由市里主要领导现场指挥,逼着矿主签字,“自觉无条件”退出矿山;然后,凉山州政府将这些矿山拍卖给汉龙集团和宏达集团,汉龙再将矿山的部分股份高价卖给了一些大型国企。据知情人士介绍,2003年,刘汉又介入世界级大矿兰坪铅锌矿的开发。资料显示,宏达股份以自有资金1.53亿元,就控股了金鼎锌业,进而控制了价值过百亿的兰坪矿。此后数年,在川滇藏矿区,刘汉屡屡上演这种蛇吞象的惊人收购。这背后的“推手”到底是谁?

第二种人,或是第二只手,刘汉集团“以黑护商”的“帮手”。 这里所说的“帮手”,是指一些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对刘汉集团的违法犯罪置之不理、有案不查、压案不办,也就是放弃自己的职责不履行,该作为的不作为。有知情人士列举了一个细节,有一次,当地一个公安局刑警队下午召开全体会,要求每个干警都参加,很多人以生并出差等各种理由请假。但当天晚上刘汉请刑警队全队吃饭,酒店吃饭的桌子排了三十米长。大队长最后一个到,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到场,甚至连一年都没见到的人都出现了,当场就骂:“这群崽子。”1998年,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将带头的村民熊伟乱刀捅死。此案一出,村民噤若寒蝉,房地产开发顺利推进。唐先兵归案后说,出事以后我毫发无损,胆子一下就大起来了,为了公司我什么事都敢做了,杀人也不怕了。曾建军归案后也说,很多人知道是我们干的,但是后来一直没来抓我们。如此重大案件,是何人该破不破、该抓不抓凶手?这不是表明,当地的一些司法干警变相在帮着刘汉违法犯罪吗?

第三种人,或是第三只手,刘汉集团“地下武装”的打手。这里所说的“打手”,不是指刘汉涉黑犯罪集团网罗的杀人凶手,而是指其有司法机关内部的代理人,或是支持其发展地下武装,或是为刘汉压案、消案,不让其手下的犯罪分子受到法律制裁。这些人虽然没有直接动手杀人行凶,但却是十足的杀人“打手”。早在1997年3月,刘汉在绵阳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公司后,安排孙某以设立保安部为名招募一批人,建成一支打手队伍;授意刘维网罗一批“小弟”,购置大量枪支弹药,在广汉建成一支“地下武装”。2013年该组织被一网打尽时,仅公安机关追缴的就有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美制勃朗宁手枪等枪支20支,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以及管制刀具100余把。 10多年时间里,刘氏兄弟屡次涉案被查都能“逢凶化吉”。每过一道“险关”,其“江湖地位”、影响力更胜从前,连政界、商界、司法界的人也要避让三分。在刘汉一案中被提起公诉的就有当地3名这样的“打手”政法干部:原德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刘学军、原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处长吕斌和原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忠伟。据刘维供述,除了送金钱财物,他几乎每周都会和这三人在自家的会所里聚会,一起寻欢作乐,甚至吸食毒品。由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刘学军以隐匿、销毁案卷材料为条件,请刘汉帮助其升迁,发生命案后多次通风报信;刘忠伟、吕斌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专案组发现,通过行贿、帮助升迁、提供毒品等手段,刘氏兄弟建立起复杂的关系网,换取有案不查、压案不办、毁灭证据、重罪轻罚。那么,刘汉集团在司法机关仅仅发展了这三位“虾米”级“打手”吗?

第四种人,或是第四只手,刘汉集团的“违法犯罪”的“遮手”。 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之所以由湖北省警方承办,由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向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就是因为其在四川当地有众多的“遮手”。 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当地干部想进步,找刘汉比找领导还好使,刘汉被称为“第二组织部长”。2001年,刘汉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一位“贵人”将其从查处名单上撤除。 2005年,刘汉将两座水电站蹊跷变卖,多次有人向省里举报此事,但都不了了之。一位县长没有满足刘汉的要求,立即被人免职调走了,使得刘汉如愿以偿。又有消息称,刘汉曾往北京送信,“大老虎”左右地方政权。刘汉又是如何连续三次“当选”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并拥有20余项个人荣誉称号?正因为刘汉有着众多的“遮手”,所以 2013年3 月20日刘汉在北京被警方控制之后,四川官场为之震动。 人民日报发表快评文章《反腐打黑,除恶务尽》指出,刘汉犯罪集团的“保护伞”之大、“关系网”之宽、淫威之高是少见的。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中央反腐打黑的坚定决心和雷霆手段,刘汉犯罪集团不知还要继续作恶多久,还会带来多大的危害。

从现在的形势看,刘汉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成员受到法律严厉制裁是没有问题的。事实发展到今天,这个问题也不显得特别重要。刘汉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保护伞能否被打掉,才是最引人注目的。有哪些人是刘汉成为“黑金帝国”“皇帝”的“推手”,帮助其聚集了巨大财富?有哪些人是刘汉“以黑护商”的“帮手”,放着自己的职责不履行,在制裁刘汉集团犯罪方面不作为?有哪些人是刘汉“违法犯罪”的“遮手”,帮其消案化灾、助其撤换县长、听其指挥任免干部甚至左右地方政权?这些问题能不能查清楚,相关人员能不能得到应有的惩处,公众等待着一个结果。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