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平等与经济平等的冲突关系


政治平等与经济平等的冲突关系

欧洲的平等概念起源与启蒙(Enlightenment)阶段。最早出现的是基督教下的人人平等(人是上帝造的,上帝不偏向任何人),这就产生对抗梵蒂冈的清教徒(Protestant)。荷兰是启蒙阶段思想运动集中地之一。这种平等渐渐延伸到政治平等。到马克思的脑子发育成熟时,除了经济领域,其它领域能想到的平等都想到了。马克思到底是怎么想到经济平等上去的,我不知道,也许没人知道。但如果还想在“平等”原则上作出新成绩只能敲打经济平等了。马克思也就沿着这条唯一剩下的路跑下去了。马克思这个人无比聪明,这是不可否认的,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跑这么远,迷惑这么多人。但他这个理论却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放到哪儿,哪儿死人,大量的死人。这是马克思本人的目的吗?没人会这么想。批判马克思的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可避免有马后炮嫌疑。我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马后炮,只是希望在马后把炮打的准一点。

马克思的经济平等原则有几个学术缺陷;第一他没有详细讨论人的幸福来自何处,他只是假设人们经济平等了就幸福了,他只是看到在经济不平等的社会里,弱势方不幸福,而弱势方是社会的大多数。他没有考虑到经济不平等是人类幸福之一,且是人类幸福的重要成分。第二,由于他忽略了经济不平等是人类幸福,他就无法解释人们为什么会从事“不幸福”的劳动。他只是简单地假设人民拥有财产,为自己劳动是不会缺乏动力的。他没有想到,人们劳动在很大意义上(除生存必须外)是制造经济不平等这个幸福驱使的。没有这个幸福的驱动力,人民劳动的动力就完全丧失了。第三,这就是我要在此着重讨论的;追求经济平等必然造成政治不平等。经济平等和政治平等是两个相互对立的平等,他们不可兼得。追求绝对意义上的经济平等必然造成政治上的严重不平等,而政治上的严重不平等反过来不可避免造成经济不平等。所以绝对意义上的经济平等是一个理论上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这就是我一再强调,共产主义社会是看似天堂实是地狱的地方,距离共产主义道路越近,人类灾难越大。

为什么政治平等会与经济平等冲突呢?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搞清楚什么是“政治力量”,它的大小如何衡量。政治力量分两部分;控制力量和影响力量。控制力量是控制人们行动的力量,它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立法,执法,司法),它一般由人力和武器来衡量。在一个民主法制国家,这种政治力量的平等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影响力量是引导,诱惑人们的力量,它一般与政治团体所控制的财产来衡量。政治团体可以通过它掌握的财产来诱惑人们的行为。这个力量很难在法制的框架下保障人人平等。它不可避免产生向财产控制者倾斜的不平等。

如上所述,人类劳动是一种痛苦。它必须有一个幸福来支撑否则人就不劳动了。获得食物,制造经济不平等就是这个支撑劳动痛苦的幸福。我们劳动要么是为了存在,要么是为了追求经济不平等(优越感)。我们知道每一个人的劳动能力是不一样的。劳动能力强的人为他制造的经济不平等而幸福。他不会自愿放弃这个幸福。试图剥夺强者一部分经济结果只能采取强迫,这个强迫就必须依靠国家控制力量。剥夺来的财产需要一个再分配过程,这个分配过程的分配者就掌握了一个巨大的影响力量。这个巨大的影响力量破坏了社会的政治平等。由于人性,分配者不可避免会利用这个巨大的影响力量为自己获利。这就产生再分配过程中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对社会上进的伤害极大;它是剥夺劳动能力强的人而肥了不劳动的分配者。当这种机制走向极端时(如计划经济),社会劳动力的动机完全消失,整个社会出现饿死也不劳动的怪现象(朝鲜)

所以追求经济平等造成政治不平等,而政治不平等反过来造成另一种经济不平等。其最终效果是对社会生产力的生产动机造成伤害。欧洲福利社会是以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产生经济相对平等。但它的二次分配中的腐败现象不容忽视。这种体制对生产力动机的打击比较明显但因为这些国家一般较小可以比较容易控制。这种体制如果用在中国这种大国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无人知道。美国采取的是尽量保障政治平等而几乎完全忽略经济平等。这种方式证明在一个大国行得通。但中国无法复制美国体制,因为中国政府控制的公共财产太大了。这个财产产生的政治力量几乎无法避免腐败,也无法避免政治不平等。中国唯一可以借鉴得就是欧洲福利,希望巨大的公共财产以及再分配过程不会对生产力造成太大打击。但我个人认为中国最终的形式是美国式的小政府概念;争取政治平等,放弃经济平等。但那恐怕只是几十年,甚至百年后的梦。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