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妓不为师”折射什么义利观?


“宁为妓不为师”折射什么义利观?

字号: 2011-09-10 08:24

一位疑似杭州女教师的“西子可儿”在博客上写下“宁可为妓,绝不为师”,被众多网友称为今年“教师节最猛的一句话”。记者调查发现,该女教师姓陈,现居杭州,曾在好几个学校执教。(昨日中国广播网)

有人猜想,该杭州女教师发此“雷语”,可能确为生活所迫,想以此炒作出名,改善现状。在博文中有这样的句子:“在杭州这样的高消费城市,我无法让自己的生活那么惬意,可以晒着爱马仕的名牌包包、可以开着豪车炫富,我有的只不过是每个月两千多的代课工资,住在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显然对现状不满。只是,收入低,待遇差,如一些网友所言,你可以去炒更兼职,何必发此重话———为人师表与堕入风尘,无异于天使与魔鬼的差别,何必呢?

争议所在,无非一个“利”字,一个“义”字。中国有尊师重道的传统。师之不存,道之不存也。可是现实情况往往是,社会对于教师期许过高,既要重义,又要轻利。比如,据说今年教师节一些学校规定,就是送老师一束花也不行。可是,连圣人教书也是要收钱的。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论语·述而》)。”这句话,历来被普遍接受的一种解释,孔子的意思是:“只要学生送我十条干肉,我就没有不教他的。”古时尚且如此,何况凡事利字当头的今日。一部分教师在义与利的双重挤压下,说出这样的气话,可以理解。

何况,教师卖身,不只是用来“炒作”的谈资,而早有实例。《南方周末》若干年前曾以《平时是天使周末是魔鬼》为题,报道乡村女教师徐萍周末卖身,含泪供三个弟弟上大学。报道直指乡村的凋敝,家庭伦理的透支。当然,做老师也是有差别的,大城市、重点学校的教师,待遇薪资可媲美白领,而边远地区民办教师,大城市打工者子弟学校教师,往往为学生奉献了全部青春还有随时失业之虞。“妓女”这个说法还让我们反省:假如那些大龄的教师、一身病痛的教师,一旦失去工作,怕是做娼妓也不得。

“宁可为妓,绝不为师”。在诸多行业职业风险加大,改革利益面临重新分配、调整的情况下,类似的说法还有:“宁当妓女,不当律师”,“宁当妓女,不当记者”,现在又轮到有人民教师站出来表示要“弃文从娼”。“妓女”这个词承载了所有不满职业窘境的人心中的道德义愤。然而,妓女就是你们想象的,只要“故作媚态”就能收入丰厚吗?就如知名性工作者权益组织负责人“流氓燕”说的:“你们就不怕扫黄吗”?

民间“宁当妓女,不当××”的句式,虽是气话,无形中已成为性工作者屈辱和受污名的同义词。鲁迅尝言: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在社会利益重新划分的过程中,底层民众更需守望相助,而非互相践踏,这也是整个社会“道”得以存留的希望所在。

责任编辑:王健

来源:综合


侧栏导航